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爱恋你在我的青春被夺走的命运(1)

2021/5/4 19:55:03 作者:白鲵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爱恋你在我的青春
爱恋你在我的青春
作者:白鲵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心动因你开始,青春为你结束。课堂上,魏雨辰看了看卷面上的题目,开始为喻嫣讲解起来:“你的先认真读题,从已给的条件中入手,你看这个是九十度,是个直角三角形......”魏雨辰一点一点讲,喻嫣一点一点听。片刻讲完了,男孩侧过头,用笔头点了点题干:“会了了没?”“嗯。”喻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给我讲一遍。”魏雨辰看了看喻嫣。“......好。”喻嫣拿起笔用魏雨辰刚刚讲的思路给他讲了一遍。多年后,魏雨辰回想起这个画面,心里还会涌出最初的那种心动的感觉,只是多了些悲伤....下一本开《恋与雨》奈恋

容词病了,那天早上从容家出来后就病了,一开始只是小感冒,但这感冒一直都没有好,咳嗽,头晕,到了最近几天,连下床都变得困难起来。

“咳咳——”容词单手撑着自己的身体,用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不停地咳嗽着。

许妈妈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她坐到床边,双手扶正容词,之后取过碗,“小词,来,喝药了。”

容词看着那碗里乌黑色的药汤,皱起了眉,她摇摇头,十分抗拒地说:“许姨我不想喝……”

许妈妈摸了摸容词的脑袋,她轻声地哄着:“不喝药的话,病就不会好了,小词要乖乖听话。”

容词痛苦地喝下许妈妈喂给她的药,刚一喝完,容词便急忙推开,苦涩的味道停留在口中,容词难受地咳了好几下,以为这能让苦意消失。

“咳——”

许妈妈拍拍容词的后背,等容词缓和些了,她才放下手,“好好休息,许姨晚点再来看你。”

“嗯……”容词点点头,她重新躺回了床上,目光追随着离开的许妈妈,直到她走出去,容词才闭上了眼睛。

刚喝完药,脑子里乱七八糟,什么都不想想,只想这样睡过去,什么都不想的睡过去。

……

喉咙干燥的厉害,容词左右翻了下身,睡的非常不安稳,难受的感觉让她很是不好受。

迷糊间,听到有什么声音,容词下意识地伸出手,喊着:“水……”

好久,都没有喝到水,容词不由得张开了眼睛,房间里很黑,早上的时候,她并没有拉上窗帘,她应该是睡到了晚上。

容词难受地坐了起来,她单手抓了抓自己的脖颈,正要下床,忽的就瞧见了靠在她前面桌子上的人。

黑漆漆的一个人,在这黑暗的房间里并不显眼。

“你……是谁?”容词不安地问着,她说着话,声音嘶哑难听。

那个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话的是一个男声,听着还有几分的温柔,但是他说的话容词却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先不要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一点就好。”

“你要死了。”

“因为我在生病吗?你莫名其妙的闯进来,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就不担心,我会报警抓你吗?”容词摇摇头,她半点都不信这个人说的话。

容词听见那个人的笑声响起,低低的,带着份冷漠,“许音会死,你会死。”

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的口吻,是她的同伴吗?容词不禁这么想。

“——而你是许音。”

容词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心脏仿佛被人用一只大手紧紧的攥在手心里,稍微牵扯一下,都觉得疼痛难忍。

那个人走了过来,停在容词的面前,容词看见他伸出了手,那只手穿过她额前的碎发,落在她的额头上,凉薄的冷意穿了过来,激得容词身体一颤。

“你成为了许音,继承了她的过去,得到了她的未来,许音的未来是死。”

“成为了许音的容词,她的未来也是死。”

她,会死?

容词怔怔地看着走到她面前来的人,不假思索的话脱口而出。

“为什么?”

“你和许音交换了姓名,身份,家庭,在你们交换的那一刻,你便成了许音,你接管了许音的一切,相对的,许音也接管了你的一切。”

“许音早该死的,她会死,重来改变了死亡的结局,但却没有改变她命运中这个时候与她有关的死劫。”

“许音要死,而成为了许音的容词将代她去死。”

他反复地重申着一句话,许音会死,死去的是成为了容词的许音。

容词要代替许音去死,因为容词现在是许音了。

“你说的话,很奇怪,假如这么简单就可以避开人人都想避过的死亡的话,那么对于那些身在高位,有着许多人爱戴与追求的人来说,死亡并不算什么吧?”

那个人突然就笑了起来,容词感觉他的笑声有些骇人,她听着总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得很。

“换命后,活下来的是披着壳子的另一个人,他所要继承的是那个壳子的命运,而不是自己的命运,也就是说,他不再是他了。”

“从云端到低谷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既然有站在云端的能力,那么迟早会从低谷爬回云端,而换命的那个壳子却没有站在云端的命运。”

男人松开了手,他笑着看着面前的女人,说出了容词所想知道的事情。

这些年来,他见过许多人,换命者就是其中一人,或者说他们经常见到的便是这类人,只是每个人经手处理的任务皆不相同。

他见过有人为了能够活下去,与他人交换,最后无法忍受平凡的生活,也无法忍受自己平凡的死去,最后碌碌无为,整日酣酒。

他也见过有人换命之后,完全的适应换命后的平凡生活,平淡的活着。

也见过有人被换命,好坏皆有。

只不过,不允许的事情便是不允许的,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善意的,恶意的,这都是不被允许存在的。

容词沉默着低下头,她看着地面,闷闷地问道:“许音会死,那容词呢?”

“容词自然是幸福美满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为什么,要信你?”

“我也不需要你相信,我只是告诉你,至于你信不信这是你的选择。”

“为什么?”

“一开始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了。”

“什么时候?”容词下意识地追问,可是那个人却没有再回答她,她抬起头,房间里空无一人,安静的仿佛刚刚那个人的存在只是她的错觉。

门突然被推开来,容词惊慌地抬起头,出现在门口的是许妈妈,她一手端着饭菜,一手推开了房间门。

“我还以为小词你还在睡。”

“身体好些了吗?先吃点饭吧,你一天都没有吃过饭了。”

容词摇了摇头,她将许妈妈递过来的饭推了回去,“许姨,我不想吃。”

“怎么可以不吃呢。”

“许姨,我……想见妈妈。”

许妈妈一下子就安静了,容词感觉空气都是窒息般的痛苦,她不知道为什么许姨要拦着她去见,是不愿意她这个已经变成了许家女儿的人去见以前的妈妈,还是妈妈不允许容词回去见她。

“小词不喜欢许姨家吗?”

容词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喜欢。”

她一点都不喜欢许家,不是不喜欢喜欢,是不喜欢要让容词留下来的许家。

“许姨家很好,可始终不是容词家。”

忽然,容词听见始终温柔的女人问她,“小词你想回去吗?”

她一直在问,一直在问容词的答案,可始终没给出自己的答案,容词问,她也是模糊的扯到下一个问题上。

容词不想去想别的什么,想那些会让她觉得难过的答案。

“许姨你愿意让我回去吗?”

是询问,而不是恳求。

这个孩子早就知道了……许妈妈的手一颤,她握着的饭碗险些掉在了地上,她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手,许妈妈将碗放在了桌子上,过了好一会儿,容词才听见她说:“小词跟着许姨不好吗?”

“许姨为什么会觉得容词跟着你一定会好?”

为什么呢?自以为是的认为,自以为是的这么去做,自以为是的不顾她的想法,为什么呢?

容词有很多很多的不明白。

没有等来许妈妈的答案,容词自己转开了话题。

“许姨,许音明天就要嫁了吧?”

“嗯……你……”

之前听到的声音不是那个男人的声音,而是其他别的什么,容词就想着是不是隔壁发生了什么,“我今天有听到声音,就想着她是不是要嫁了。”

想着,容词不禁笑了起来,她问着:“许姨明天会去吗?”

许妈妈点点头,紧跟着又摇了摇头,她想要去,但又不怎么想去,一想到最后一次和许音见面的情况,她怎么都没法去见这个女儿。

“许姨和我一起去吧,这是最后一次见许音了吧,等她嫁了,就要和陈子睿一起回去了吧?”

看着容词的笑容,许妈妈想要拒绝的想法被一一的塞回去,最后她张了张嘴,吐出的只有一个字。

“……好。”

……

许家外面。

“明天,你说会是怎样的风景?”男人好奇满满地问着身边的女人,女人连一个目光都不愿给他,她轻道:“多事。”

被她这样子指责,男人也不在意,他笑笑:“你就不好奇,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吗?”

“被人改命,被人夺走父母,被人夺走自己的一切,不甘心吧,怎么都会不甘心的,只要容词发疯,这个世界便会被毁,世界会重新开始,回到我们所期待的本我世界。”男人顿了下,他扭头看向身边的女人,笑着说:“这是最正确的选择。你指望着夺走他人一切的恶人会醒悟,倒不如指望将小绵羊变成大恶狼。”

“你会毁了她。”女人打断他的话,平淡的口气听不出她的喜怒,也不知她是否真的在为这事生气。

“她已经被毁了。”男人笑了笑,毫不在意地说着,他抬起手指向容家的方向,“被许音,被她的父母。”

最后又指向了站在他身边的女人,“被你这个袖手旁观的观望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者荣耀/约策]倾盖如故在线阅读第九章

    情绪释放的需求固然是有的,但是并不是那么强烈,因为知道对方仍还活在这世上。花晴雪想,这已经是最好的安慰了,所以我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伤心。感情之于我不是必需品,去寻找他的身影也仅仅是为了确认那一份真实,倘若还能有更近一步的可能,那大概是一个拥抱吧。对,只是一个拥抱。或者,牵住他伸过来的手,满足他一

  • 兄弟有系统姐妹你真的是程律吗?

    那男生此时正专注于调制面前的鸡尾酒,当最后把柠檬片贴在杯壁后,他才开口道:“让我替你还人情可以,但怎么说也得有好处吧?”罩着一个小女生不难。但如果这个小姑娘和林星澈有关系,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讨点好处,也太亏了。程律听了他的话,放在旁边的手机提示音响了都没在意。他敲着桌面,姿态懒散,打着感情牌,要笑不

  • 书行诸天在线阅读第一章

    “啊啊啊啊,好烦啊,怎么还不开学!”没错,这是因疫情延迟还未开学的大二学生向婉,此时她正像条泥鳅一样躺在床上扭来扭去。“嚷嚷什么嚷,我看见你还头疼呢”向婉的妈妈推开门进来斜了向婉一眼“啊,你还是我亲妈吗?不是昨天还说我是你的小棉袄呢,今天就开始嫌弃我了。”向婉本来躺的好好的,听见妈妈说完这句话,气的

  • 咸鱼翻身手记炎帝

    “再待下去,恐怕就真的舍不得小轩辕了。”在另一边出现了,侯坤,叹了叹口气说。“我先去逛逛吧,古华夏我还没见过呢,今天正好见识见识。”在有熊部落,到时候他都没去参观一下,现在只能在别处看看了。不过估计没什么好看的,毕竟现在还是太古时代。这附近全是兽皮做的帐篷,有些甚至还是石洞,或者几根木头搭成的小屋,

  • 少年派:我夺舍了林妙妙第五章

    花洗尘刻苦修行,平日还要下山为阁里积攒功德,和林苏相处得很少。林苏性格活泼随性,走哪都是热闹,可同他一个月也不定能说上一句话。只是甚少往来的他们,也发生过一件不为人知的事,而花洗尘今晚就梦见了这件事。一年前的中秋,昆仑宫上下一同开宴喜迎佳节,共度良宵。花洗尘刚从山下回来,风尘仆仆,打算回屋洗漱一番再

  • 仲夏恋歌第七章在线阅读

    林煦晚自习打开手机,微信群里那个高二大群突然炸开了锅。9班:千真万确,听说是高二艺术系的莫诗灵!8班:啊我女神!!9班:天呐也太羡慕了!好羡慕好羡慕*100867班:命太好了吧,不过好般配啊我天!6班:她真的超级好看,9999一排9999刷下来,林煦满脸莫名其妙,拿起水杯喝了口水,一直划到最上面,他

  • 全能战兵在线阅读第五节

    “找我什么事?”洛尹觉得,既然是游戏,眼前这个是NPC,那她也没必要去伪装自己去迎合一个纸片人物,所以做回自己,从不屑的语气开始。从上班到下班,这裴觉就像个冷酷无情的机器,坐在一边,看着某次发呆,然后反复的进行:点菜,吃菜,点菜,吃菜。每次点一点点,吃一点点,一顿饭硬是给折腾到她下班,而他也硬是没吃

  • 也有白月牵衣袖之穷鬼与土豪(5)

    ”叮“终于又解救出一本,嘴角勾笑,可是他又发现个问题,以前是兑换系统的时候吧,还有个袋子可以把这些都存在里面,现在袋子也没了,这东西没地方放啊,放怀里它占地方,插腰上,不美观,用手拿?现在就一手一个了,放脚下?哼哼,让系统爸爸看到,非一个大雷击脑瓜子上不可。”你可以试试刷新商城,看看有没有专门储物器

  • 雄兵连之终极圣战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现在站立的地方是一处山丘之地,地势不是很高,树木只有寥寥的几棵,地面则长满了杂草。四周荒无人烟。此时正值夜深,我却没有丝毫睡意。那些草,湿漉漉的,还很扎人。加上这个地方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存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安心入睡。走到一棵大树旁,平躺在大树之下,双手垫在脑后。透过大树那茂盛的树叶缝隙,望着夜空之上

  • 慢性占有欲在线阅读仙女小七

    不过他只一瞬间便恢复了。“好美啊。”李寻在心中由衷地赞叹。在他眼前的,是一位穿着白衣赤着玉足的曼妙少女,身后伴着长长的星光丝带在草地上欢笑跃舞,奇怪的是她竟然脚不沾地,而且落地之处定会长出五颜六色的斑斓奇花。身散银芒,眼有星辰,身姿婀娜犹如那翩翩起舞的彩蝶,笑声清澈如那风中晃荡的风铃,冰肌玉骨,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