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修行从冰原起之日常互怼(7)

2021/5/4 19:39:18 作者:天道之仙 来源:纵横中文网
修行从冰原起
修行从冰原起
作者:天道之仙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小家族带领家族成为仙族的故事

“死绿帽,来吃饭。”

“嘛的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死绿帽,你是不是想被砍死!”

“好吧,死绿帽,大胖和二丫都在吧,没什么事的话过来吃饭。”

“看在你请我吃饭的份上,这次就免你一死,下次直接送棺。大胖和二丫我们三都在呢,正好没事干呢,怎么的,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上星期老子去山神庙上香灵验了。你这三幻神居然叫吃饭?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说人话。”

“好吧,给大胖五分钟换尿不湿,给二丫十分钟弄弄秀发。十五分钟以后准时敲门,记得时间没到别开门啊,我怕你被人那啥了,我们赶到你已经被那啥了,第一次啊。注意点。超过十五分钟也别开啊,记得到时候看看猫眼。毕竟处男啊!相信我们一定会超过时间的。”

“神啊,救救我吧,一把年纪了,还能遇到这种B,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惩罚我,......”高远搞怪的唱起神曲。

“蹦”

有声变无声。

30分钟后。“蹦、蹦、蹦......”连续不断的敲门声响起。好似在敲铜墙铁壁一样,嘛的,这才是出租房,能用多好的材料。早晚要葬送在他们手里。

打开门。没有意外,正是死绿帽带头的三个宿舍猥琐男。“说好的十五分钟呢,嘛的你们的时间都被狗吃了。”

“不要逼逼了,要不是大胖换尿不湿耽误了朕的时间,朕早就到了。”死绿帽好像在陈述事实一样。

“还能不能做朋友了,是谁说,要装扮装扮,准备吃饭的时候勾搭两个妹子来着。”一个看起有点像球的的胖子,马上怼到。也不知道他那么胖,当初怎么会想到来音乐学院上学,关键是当初的艺考老师眼睛瞎了?他是高远原来在宿舍的时候,里面年龄最大的,所以有了大胖的尊称。全名李晨(我想说到底是你称还是你称)

“这个社会到底还能不能让人说真话了。二丫,你来讲讲大道理。”死绿帽还想辩解事实。

“人生难得几次真,说的就是你。”二丫没有给他机会,直接把他拉到案板上,随时准备屠宰。二丫高高瘦瘦留着一头长发,平时时不时的还甩一甩他的头发,看起来就像个女的在摆弄姿色,在宿舍排老二,尊称二丫。全名杨亚东(嗯,娘娘腔一个)

“靠,还能不能同心协力了,不然我大华夏亡已!刚才说好的统一战线联盟呢。”死绿帽自己想 操作,没操作起来。一个体型看起来还算正常,但是身高就不说了。宿舍排老四,在高远后面,尊称死绿帽,全名吕茂翔。

“行了,人到齐了,排队走起。”

“靠,三哥,今天是准备要大出血啊。难道说小龙坎走起?”死绿帽对吃最积极。听说有好吃的,连三幻神都不叫了,直接三哥。

“隔壁网咖,生意好,要排队,毕竟四排。”高远视实抢话到

“你认真的。”死绿帽吹毛瞪眼,手还做出了拳头形状,摆在胸口,好像随时准备KO掉高远。

“怎么的,想动手。”高远直接一副准备干架的姿势。

“二丫,你错了,大大的错了,人生难得几次真,你现在还觉得是我!”死绿帽秒怂,准备拉联盟。

“死绿帽,错怪你了,我悔之晚已。”二丫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

“老三,不是大哥说你,做人得诚信。”大胖一副做为老大说教小弟的口气。

“行了,想吃白食,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小龙坎是不要想了,哥们我存粮快断了,楼下贵宾楼吧。”高远一副爱吃不吃的表情。

“O几把K了,贵宾楼好歹名字大气啊。总比没有强吧,大胖二丫走起。”死绿帽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别,别委屈了哥三啊,不行就不去了。”

“哎呀,别啊,既然老三都这样说了,我们仨就不端着了。”大胖立马伸出手,边说边开门。

二丫更气人,直接就顺着大胖开的门就走出去了。一副你不去都不行的样子。

人生难得一知己。

其实高远想想一生有那么几个不错的朋友也不错,高远看得出来,几人不是真为了吃。一个人只有把另外一个人当做自己最熟悉人,才会做出这样的表现。其实几个兄弟平时对高远都挺好的。四兄弟的家庭条件都还不错的,大胖家里是批发商,一年几百万呢。二丫家里父母都是上班族,但是人家那是高级白领,父母都是管理层,工资都是按年薪算的。死绿帽家里是最有钱的,爸妈是搞物流的。物流有多赚钱,大家心里都知道。说起来高远家里的条件是最差的,父母都是教师,稳定工作稳定收入。只是可能以后老了保障要好一点。但是现在的社会,有钱人家谁没买个保障啊!能差到哪里去!

几个没有多BB,直接贵宾楼走起,点四菜一汤。等待美味的上桌。

“老三,今天怎么想起来叫哥几个吃饭了。不会真像老四说的有事吧,”大胖有点好奇的问到。

“没啥事,就是叫哥几个出来聚聚,开心开心,玩玩游戏什么的。”

“真没事?难道说三幻神要告别处男生涯啦!那是可以庆祝一下。”死绿帽一副你没事,鬼才信你的表情。

高远心里想到。还真是好事,庆祝哥们重生。顺便叫哥几个玩玩。

当然嘴上不能说。

“真没事,就是要毕业了,哥几个提前聚聚,还有就是晚上去网咖,今天你们没吃成大餐,晚上四排请你们吃鸡。”

“靠,就你一个独狗,能吃鸡,你配吗?”死绿帽抱怨道,好像没少被高远坑的样子。

“哥们以前是为了秀操作,认真起来分分钟吃鸡好吧。”

“先说短后不乱。今晚如果还像以前一样怎么说。小龙坎一锅。”死绿帽一副有种就接下赌注的样子。

“谁怕谁啊!”高远狂呼。(说完就知道冲动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给爹送绿帽第1章在线阅读

    “大哥,我们运气真好,竟然是一株即将化形的青莲。听闻大力牛魔王即将大婚,你我兄弟二人将这株青莲献上,混个妖王之职岂不美哉?”“二弟,别急,距青莲化形还有些许时间,等到它引动天劫的那刻才是它法力最充盈之时,也是药效最强的时刻。”“嘿嘿,大哥放心,小弟明白。”两道充满恶意的声音将青墨的意识唤醒。“我这是

  • 羽灵一起(张起灵同人)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为亡刃将军的恋人身份的暗夜比邻星,自然是会无条件的支持亡刃将军。而且此刻暗夜比邻星所手持的神枪,乃是来自于灭霸的杰作,能够释放出可以泯灭物质的能量光束,威力足以一瞬间将宇宙之中的绝大多数物质直接化作虚无。所以当超巨星看到了神枪之上闪烁起来的光芒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感觉到毛骨悚然。在黑曜五将之中,超

  • 那些黑化病娇的言情文之墓园之战

    三年后的某天深夜,法师学徒皮克正在房间里研习毒物学。他用滴管从滴瓶里吸出一些翠绿色的液体,滴在一只小白鼠身上。白鼠惨吱一声,当场毙命。它的身体以翠绿色液体滴中处为中心向四周腐烂融化,散发出阵阵恶臭。皮克用笔挠了挠头,在实验笔记本上写道:“第235次实验失败,第1083号实验体惨叫声未达到分贝要求,惨

  • 妖精食肆 [参赛作品]异族的求偶

    【滴——】【逃生舱智能系统已启动,正在检测周围环境,含氧量30%,温度30℃……适宜人类生存。】【开始唤醒……】偏中性的电子音传入耳中,半夏感觉自己刚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睡了个悠长的午觉。大约是睡得太久,他意识到自己该醒来了,眼皮却沉重万分,难以睁开。耳边电子设备运转的细微声音格外催眠,半夏尝试了

  • 我奶凶我是攻之警察上门(9)

    “为什么我有一种天下英雄尽入我彀的感觉呢?”陆凡的飘飘然没持续一秒,就被他否定下来。虽然系统鉴定很NB,可以看出目标的才能。但也只是如此而已。陆凡想要查阅更详细的目标资料,要么支付威望值来鉴定,要么得到从动物身上得到相关的天赋特长。“不过也足够了。”“我可以凭借这个辅助功能,到附近大学生走一圈。”陆

  • 强者为王[灵气复苏]团圆饭

    把云小双送到安全云如海和她母亲周欣然手里后,宋徵羽就在这一家三口千叮咛万嘱咐中离开了。宋徵羽叹了一口气,虽然答应了他们马上回家,不要在街上逗留,可是不去看一下苏木怎么样,那她不是白忙活一场了。走吧,去那边看看那帮人怎么样了。离开云家人视线后,宋徵羽向家仆示意,橦华一惊,劝阻道:“小姐,这街上这么乱,

  • 大师兄今天又没吃药在线阅读第1章

    一、穿越沈翘楚穿越了,还穿成了一个带把的。她刚从母体中出来,没来及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便听到耳旁有人喊道:“恭喜老爷!是个小少爷!”话音还未落,又听见一声惊呼:“夫人……夫人!”……前世的沈翘楚是一个历史学博士,好不容易留校做一名讲师,本以为从此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却乐极生悲出了车祸,再醒过来时,发现

  • 大秦:我用刮刮乐怼天下在线阅读第10章

    “我这到底在想什么!”初虹呈咬了咬嘴唇,摇了摇头,好像要把高建的背影从脑海中摇走一般。“不行!堵在这里什么都晚了!我也要跟去!”青山路距离台东夜潮酒吧也就一两公里的距离,高建仅仅用了五分钟就跑到了那里,夜潮就在台东最繁华的街道上,高建顺着夜潮摸到了后面,在小道上就看到酒吧后门密密麻麻的站着十几个人,

  • 我要这外挂有何用[星际]勤勉悟本

    “徐师弟,这间是现在留下来最好的房间了,你今晚就暂时在这休息,明天早上到大殿应该是开殿收徒了,希望你能安排个好师父。”林旭通的话突然停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什么。顿了顿“你先看看房间里有什么缺的东西没有,一会就开始放饭了。累了一天先吃饭吧”“谢谢师兄,我可真是饿坏了”徐平安自觉又失礼了,赶紧抱拳回身进屋

  • 秘闻诡案惊雁宫

    在石之轩离开后,叶辰也带着傅君婥离开,这时叶辰解开封禁傅君婥的元力对她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了,你愿意跟我离开吗?”其实在叶辰和傅君婥相处的几天中,叶辰便发现傅君婥是个面冷心热的女孩。而且十分重情重义。在相处的几天中,叶辰发现这个女孩对自己生出异样的情愫。“你还会回来吗?”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