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这真不是我想要做的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5/4 20:20:36 作者:夜来风雨笙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真不是我想要做的
这真不是我想要做的
作者:夜来风雨笙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于不同界面的梁远只想快乐的做一条咸鱼,种种花草做做美食。歌手?钢琴家?作曲家?诗人?这都不是我想做的啊

我抹了抹汗;你可算还想得起这个问题啊……想了想,我还是道:“小女子名千澄若。”

阴阳师并不是我们唯一的身份。同样活在这个世界,我们也需要生活。每一位阴阳师都有阴之面和阳之面双重身份。在夜晚的时候,我们是驱魔除灵的阴阳师,这是阴之面。而到了白天,我们会伪装为普通人,像人类那样正常而平凡的生活。这就是我们的阳之面。

我的阳之面是一个大二的学生,化名为千澄若。与千夜同班,和普通人类少女无异。

至于在这个世界……在这个boss面前,我并不想透露的太多。

也没这个必要。

“原来是千姑娘。在下欧阳少恭。”他温和地微笑示意。我想这或许是我问他转移阵法的一个好机会,于是便就坡下驴:“欧阳先生……澄若想请教,您可否知晓转移阵法?”

欧阳少恭沉思了片刻,开口道:“转移阵法有很多种,不知姑娘问的是哪一种?”

我一听这事有希望,便详细地解释道道:“澄若是问一种特别的转移阵法,就是……时空之间的对接转移,比如,从这个地方,转换到另一个地方,从地面转移到修真法界……不不不,就是说这个意思,没那么夸张……”

不能用现代的说法,可是又解释不清……真纠结。抬头果见辛琉面露不解,心道果然不成,他们听不懂这种说法。这时却听欧阳少恭说道:“姑娘所言……却是有些困难……”

“什么?”

“关于转移阵法并未有明确记载,是否可以虚空对接。只因每个法界所存在有情众生皆不同,而今虽众多道士修仙法之徒,但真正能抵达特定法界的寥寥无几。毕竟‘各不相通’。千姑娘可懂在下的意思?”

欧阳少恭认真地说道。我不免对这个boss刮目相看,我表达成那种德行他居然还能听懂……更神奇的是还能给我解释出来。虽然不太合我意,他貌似偏向修仙之路来解说,可能以为我是想得道飞升,所以告诉我无这种捷径。但他的话已清楚表述了,其实这种法术可以一试。

想到这,我用无比真挚地眼神望着他:“那不知欧阳先生可会……这种阵法?”

欧阳少恭有些不易察觉的苦恼之色:“这……在下实在不甚擅长……”

我靠那你说个天花乱坠干啥?!再次翻白眼。

“……无妨。”大哥你不客套一句真的好么……一般不都是稍微说一下“我会帮你留意BLABLA”之类,看来老板是果真不想触发好感值啊……(松了一口气)。

如此,这条线怕是断了。

是时候撤了。

“既如此,那澄若便不多叨扰。就……”“千姑娘有急事在身么?如若不然,一同留下用晚膳可好?”

……我说辛观主您真、不、必、这、么、客、气……(咬牙切齿)可面上还要装出一副真诚又温婉的模样,道:“不必了。澄若仍有要事在身,来日方长,若有机会,再来拜会。辛观主,欧阳先生,告辞。”

大抵是看出了我去意已决,二人便也不再推辞,相互道别后,我就离开了落云观。

这个时候天已渐渐发黑,估摸着是下午五六点左右。我的脚程要是快,可以赶在天全黑之前下山。

只不过……

上山容易下山难啊。

我蹲在落云观门口挠头,来的时候是辛琉带我上来的,现在让我自己下山……真心有点……

困难。

我不甚擅长解除这种障眼法,无奈之下,我只有用转移阵法。我本不想用,只因我的阵法在这个各种仙术法术混合在一起的空间里不一定能百发百中,而且最重要的是……在琴川的阵法驻地我还没织好……

扶额,我应该做好万全准备的……

无法,我只得先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唤出冉婳,让她在琴川为我织一个阵法驻地,我则在原地等消息。不一会儿,一只金色的灵凤凰便飞上我的指尖,我知道,这是阵法驻地织好了。

正当我想施展法术回去的时候,我发觉身后有一道视线,感觉有些熟悉,再回过头时,却消失了。那种熟悉感……与让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黑影子……有些像。

是错觉……还是……

这样想着,我匆匆施展了法术回了琴川。

我要回去好好想想。那个残影……果然是故意将我送来的,只是……他有何目的……

琴川,是夜。

我望着窗外的弦月,想着近几日发生的事情。敌人在暗,我在明,我并不知那人有何目的。只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令我来此地绝对不是那么简单。难道逆转天命……?亦或是改变剧情……?喂喂喂……别开玩笑,这可不是写小说。

只是,麻烦的是,以我现在对剧情的了解,我想改变这个故事估计有些棘手。我最多只知道个大概,再说了,以我这中级阴阳师的二把刀水准,别说老板,就连千觞我估计都打不过……吧。

不行,即便这样,我得赶快修炼才行。不然到最后我连自保都不行,更何况回去。

拿定了主意,我决定寻些个野外树林,专心修炼。

由于这个世界的环境特殊,到处都有些小的妖精和鬼怪,诸如邪灵此类。我正好可以借此修习阴阳术。

于是,白日里我去森林里除些精怪,夜晚我在房中修炼心法。就这样,过了大约个把月,我终于有所突破。

渐渐地,我几乎不再去想现世的事。我的兄长,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LV兰蔻,我的舒芙蕾马卡龙……只因想也没用,也回不去。我试着用司空家的蓝符给兄长传过几封信。但均无回应,我只能祈祷他可以收到。冉婳那边也是毫无进展,她决定去更远的地方探查,估计短时间之内是不能与我见面了。

我想这倒也好,兵分两路,也好过一棵树吊死。

如今也只有把希望都寄托在冉婳的身上了。希望她能找到联络哥哥他们的办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田园小福女第6章在线阅读

    虽然莫言柒决定了接受攻略严谨安的任务,但是从来没有攻略过人没有谈过恋爱的莫言柒纠结的看着银球,自己什么都不懂怎么做任务?莫言柒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翻看看了大半的合同,此时也没有了心思继续看下去。拿起手机,开始查找如何追人的帖子。第一步,接送对方回家,让对方能够感受到你的体贴和温柔。莫言柒看着第一条内容

  • 悔婚(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一个下午姑且算是无痛的上了1600,情怀叽的心情显然非常的好,“哎我说秀秀啊,我们晚上去代打算了,我觉得按照我们这么犀利的水平,这上1600毫无压力啊。”“别人都33上2000了。”肖允顺手点了个退出就回到了主城,“打完了吧?还打吗?”“打打打,大奶的大腿就要好好的抱住。”情怀叽显然很开心,站在扬州

  • 网游之我有无限分身之九尾:总有刁民想害朕!(3/5更,求收藏)(3)

    “有趣,竟能在我的脑海里植入记忆片段。”型月宇宙,位于古不列颠的花之魔术师梅林,在接受到叶辰上传的记忆视频后,古井无波的心神,第一次掀起了惊涛骇浪。梅林是更高次元的生命,梦魔与人类的混血,有着冠位英灵的实力,比如魔王所罗门,比如冠位刺客王哈桑。(嗯,虽然荆轲才是真·冠位刺客,佩服她当年刺秦的勇气)对

  • 花都星际真龙第六章

    姜倾一直把余铭当成是衣冠禽兽,但她知道她错了,这货连衣冠都不要了,就是一实实在在的禽兽!而现在,这禽兽还怪瘆人地朝她笑,一瞬间,姜倾有点怂怂的。但一想到候在楼下的锐锐,她又鼓起了勇气。她扯了扯嘴角想牵起一个笑容,奈何她可怜的面肌尴尬才受到不小的惊吓,一时间有些不受控制,以至于笑容有些扭曲。她抬了抬手

  • [综英美]魔法少女在哥谭第9章在线阅读

    “死了,而对手的手法很利落,不像是普通异兽干的,应该经过了智慧上的强化或干脆就是妖物!这才能让一个组的人死得一点声响都发布出来!而且它们还只袭击离队的尖兵与后卫,懂得一点一点的削弱我们,背后应该有指挥者......所以这座山八成有主!”李鑫想了想,无奈的说“现在我们的对讲机也被屏蔽了,在有山魈的情况

  • 恐怖都市之谜藏邪

    “什么!这……这也太残忍了吧?”听到独孤断尘的话,妖夭突然花容失色。“残忍吗?哈哈,逗你玩玩的,屠魔战场上的那些家伙才会这么干,咱们嵊泗弟子可是正派人士,这种龌龊之事想想都恶心,不如先把她留着,就算她嘴硬撬不出信息,凭她的地位,肯定也会有人来救她,咱俩可以守株待兔,你想想,如果立下功劳,咱们都可以进

  • [综英美]正义路人之第五章

    离开‘竹之屋’,挥别热情的老板娘,裴蝉衣走在人声鼎沸的街道上,他还在思考先前与系统讨论的问题。‘系统,如果忍者变成了普通人,他们的命运会有所不同吗?’【我不知道。】‘我觉得你挺聪明的。’【谢谢夸奖。但是,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是吗……’【忍者自从在以来就一直卷入战火,那时候是战乱时代。】‘嗯,那

  • 重生之有花堪折直须折在线阅读第1章

    我们所处的银河系呈盘旋状,她的中心伸出大小数条盘旋臂。这些旋臂充满了各种天体和星际尘埃。如果能够飞出地球和太阳系乃至银河系,像造物主那样俯看着整个银河系星盘,就可以看到太阳系处于远离银河系中心,在一条位于两条大旋臂之间的小旋臂边缘。这段小小的旋臂被称为猎户座旋臂(OrionArm),而旁边靠近银河系

  • 罪临二次元在线阅读第五章

    执风醒来了,房间内依旧是漆黑一片,万籁寂静。这时,门“咯吱”一声开了,在这静的诡异的夜里显得特别的可怕。黑暗中一个苍白的脸看着执风,慢慢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执风眼睁睁看着,想叫却叫不出来,想动也动不了。眼看尖刀冲着心脏扎了下来,执风大叫一声醒来了,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此时执风捂着激

  • 都市:开局奖励珠江新城CBD第二章在线阅读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四年了,但石头却十分清晰的记得那个雪夜。那一夜,雪大,风也很大。可能是太冷了,也可能是外面的呼呼风声让石头感到害怕,躺在小床上的石头盯着那张空空的大床却怎么也睡不着。“叔叔说过年时回来,可是这年都过去了,叔叔怎么还不回来呢?”尽管那个有些疯癫的叔叔对石头并不好,尽管他知道他只是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