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天命倾君:绝世狂妻太嚣张在线阅读第3章

2021/5/4 19:21:35 作者:肉桂圆 来源:掌阅小说网
天命倾君:绝世狂妻太嚣张
天命倾君:绝世狂妻太嚣张
作者:肉桂圆来源:掌阅小说网
宋笠歌,将军嫡女,知名废柴,深受欺凌小可怜?不错不错!初始配置妥妥的女主角!什么?!她是救世主?限时铲除大魔王?等等!这剧本确定没有拿错?人家穿越,身怀无上密宝,法宝做玩具,丹药当糖豆,最可气,美男萌宝在怀,翻手为云覆手雨。她穿越,一觉回到解放前,死亡金手指,宿敌无限多,最烦心,美男病娇最难撩,该掀怎样风暴?她本张狂,亦不曾掩饰。“一切,我全都要!”

哈!哈!哈!把孩子留下,否则我把你们一家全杀了。这时公孙一家每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上了、公孙穆道,凭什么把我的孩子留下给你。哈1哈!哈!凭什么,就凭我的实力。说话间闪了出来。公孙一家一看,原来是个人首马身的怪物,这到是让两位夫人当场晕了过去。念、公孙穆闪了过去接住妻子、管家也把老夫人扶住。这时公孙无崖道,区区一个马妖,我还怕你不成、说话间也已摆出了迎架样子、随时预防马妖突袭。哼!就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少斤两。说完只见马妖伸出右手,手指间闪出一道黑色光线,直奔公孙无崖而去,眼看黑色光线已到眼前。退是不能的了,避也无法避,公孙无崖没想到对方只不过是随便伸个右手,就把自己避得无法招架。直感到一阵心痛,身体也无法由自己控制的向后倒退出去。到了七八仗远的时候才勉强立住倒退之势,身体一阵发麻,公孙无崖自己也不成想到,自己一个结丹后期的高手,既然无法接对方一招就已败下阵来、当真是汗颜啊。当下喝到:穆儿,你马上带着他们几个离开,有多远就逃多远,这里的事我来顶着。公孙穆看到这一幕,也已知道今天不管怎么逃也是逃不过这马妖的了,当下说道:爹,还是您老走吧、这马妖就由我顶着。管家你先带着小少爷走,千万不要回头。等我儿子长大成人,你就告诉他,我们一家是给这马妖害的。少爷请放心,这时管家也已经累流满面的道:老奴定当把小少爷抚养成人,说完转身向着东南方扬长而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马妖一个腾身跃起、已到离管家不到一仗的地方。刚想扑上去,不料一人从后方一把揽住腰身,马妖一时怒火由心而发,对着揽住腰身之人就是一掌下去。顿时把揽住腰身之人打得七孔流血,可公孙穆不知那来的力气就是死死的揽住腰身。对、这揽住腰身的就是公孙穆,当时看到马妖腾身跃起,公孙穆也不敢多想,也就跟着过来,然后飞身过去揽住马妖腰身。当下阻了阻马妖腾身跃起之势,也是这一阻挡,却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不过他不后悔,也是这一阻挡救了自己儿子一命。马妖眼见管家也已跑得没了人影,不由大怒,转身对着公孙穆三人发起了猛攻,首先左右手扎起公孙穆的裤裆向上抛起,右手伸向天空发出一道带着黑气的闪电,正好击中公孙穆给抛到空中的身体,顿时一声轰隆隆的响声响起。

这响声也正好把几人从昏迷中带到了现时,公孙穆的妻子、念、当下大喊不、、、要、、、,可是啊字还没叫出声来人已又从现时陷入了昏迷当中。公孙无崖却不知那来的力气,当下猛扑了过去。右手劈出一掌,左手同时抄起背上的宝剑,向着马妖肚脐捅去。可马妖却不看好他的这一掌一剑、只是随手画了个圆圈,顿时化去公孙无崖的一掌一剑之力,公孙无崖眼看这一掌一剑之力已被化去,当下闭起眼来,左手击出宝剑右手横在胸前结起法印来、口念咒语,狂、、、风、、、五、、、斩、、、赫。只见公孙无崖四周围起五条金色的五爪金龙,五条金龙分着上下左右中直奔马妖而去。这时马妖也已看出公孙无崖是动用了自己的灵魂和全部灵力发出的一击,当下也不敢小看、立时防出妖魂,只见妖魂发出一道黑气,向道屏幕挡在了马妖身前、一时只听见轰隆隆的巨响,直震得马妖身心一抖,妖魂也已被震得七零八落,马妖喉咙里一阵血腥之味上涌,一时忍不得狂吐了几口鲜血。

可公孙无崖就没这好下场了,那时用了全部灵力和自己的灵魂发出的一击,也就代表着这世界上以后没公孙无崖.

这时管家刘福海也已抱着小少爷公孙灭仙逃离了几十里路,嘴里唠叨着什么,然后直接蹲在了一棵大树底下,上气不接下气的陷入了梦乡之中。可是刚坐下没多久,一声婴孩哭叫声又已把他拉了回来。原来是公孙灭仙在哭、当下一拍后脑勺,嘀咕着、怎么就给忘了,小少爷已从昨天傍晚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一点东西下肚呢、可现在该怎么办还呢、站起来前顾后望的,想找户人家、好讨点水米饭来填饱小少爷的小肚子,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前边不远处就有户人家,当下也不管有多累,直挺挺的走了过去,可双脚不知怎么了就是不听使唤的只想弯下,不、我决不能倒下,小少爷已经一夜没东西进肚子了,我不能倒下,也实在佩服他的意念力惊人、也已走到了那户人家的门口,就已经支撑不住的倒下。

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天色也已入夜,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双手一搂、这才发现小少爷也已经不在怀里、当下惊道、我的小少爷、当下跳下床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然后摸摸后脑勺,自言自语答:我怎么在这里,小少爷给谁抱走了,我对不起他们公孙一家啊,我没用啊!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呢,这时房门吱呀一声的被人打开,管家刘福海大惊道:谁、大叔您醒了,您都睡一天了。管家刘福海一看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当下心里一宽道,小姑娘是你救了我吗?小呢孩道:是啊、我和妈妈听到有婴孩的哭叫声,就走了出去,不料发现您和您怀抱里的婴孩倒在了门口,我们就把你们抬了进来了。哦!那我就替我家小少爷先谢谢那么了,那现在我家小少爷呢?小女孩道:我妈妈在抱着他睡觉呢、我现在就带你去,好吗,叔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田园小福女第6章在线阅读

    虽然莫言柒决定了接受攻略严谨安的任务,但是从来没有攻略过人没有谈过恋爱的莫言柒纠结的看着银球,自己什么都不懂怎么做任务?莫言柒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翻看看了大半的合同,此时也没有了心思继续看下去。拿起手机,开始查找如何追人的帖子。第一步,接送对方回家,让对方能够感受到你的体贴和温柔。莫言柒看着第一条内容

  • 悔婚(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一个下午姑且算是无痛的上了1600,情怀叽的心情显然非常的好,“哎我说秀秀啊,我们晚上去代打算了,我觉得按照我们这么犀利的水平,这上1600毫无压力啊。”“别人都33上2000了。”肖允顺手点了个退出就回到了主城,“打完了吧?还打吗?”“打打打,大奶的大腿就要好好的抱住。”情怀叽显然很开心,站在扬州

  • 网游之我有无限分身之九尾:总有刁民想害朕!(3/5更,求收藏)(3)

    “有趣,竟能在我的脑海里植入记忆片段。”型月宇宙,位于古不列颠的花之魔术师梅林,在接受到叶辰上传的记忆视频后,古井无波的心神,第一次掀起了惊涛骇浪。梅林是更高次元的生命,梦魔与人类的混血,有着冠位英灵的实力,比如魔王所罗门,比如冠位刺客王哈桑。(嗯,虽然荆轲才是真·冠位刺客,佩服她当年刺秦的勇气)对

  • 花都星际真龙第六章

    姜倾一直把余铭当成是衣冠禽兽,但她知道她错了,这货连衣冠都不要了,就是一实实在在的禽兽!而现在,这禽兽还怪瘆人地朝她笑,一瞬间,姜倾有点怂怂的。但一想到候在楼下的锐锐,她又鼓起了勇气。她扯了扯嘴角想牵起一个笑容,奈何她可怜的面肌尴尬才受到不小的惊吓,一时间有些不受控制,以至于笑容有些扭曲。她抬了抬手

  • [综英美]魔法少女在哥谭第9章在线阅读

    “死了,而对手的手法很利落,不像是普通异兽干的,应该经过了智慧上的强化或干脆就是妖物!这才能让一个组的人死得一点声响都发布出来!而且它们还只袭击离队的尖兵与后卫,懂得一点一点的削弱我们,背后应该有指挥者......所以这座山八成有主!”李鑫想了想,无奈的说“现在我们的对讲机也被屏蔽了,在有山魈的情况

  • 恐怖都市之谜藏邪

    “什么!这……这也太残忍了吧?”听到独孤断尘的话,妖夭突然花容失色。“残忍吗?哈哈,逗你玩玩的,屠魔战场上的那些家伙才会这么干,咱们嵊泗弟子可是正派人士,这种龌龊之事想想都恶心,不如先把她留着,就算她嘴硬撬不出信息,凭她的地位,肯定也会有人来救她,咱俩可以守株待兔,你想想,如果立下功劳,咱们都可以进

  • [综英美]正义路人之第五章

    离开‘竹之屋’,挥别热情的老板娘,裴蝉衣走在人声鼎沸的街道上,他还在思考先前与系统讨论的问题。‘系统,如果忍者变成了普通人,他们的命运会有所不同吗?’【我不知道。】‘我觉得你挺聪明的。’【谢谢夸奖。但是,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是吗……’【忍者自从在以来就一直卷入战火,那时候是战乱时代。】‘嗯,那

  • 重生之有花堪折直须折在线阅读第1章

    我们所处的银河系呈盘旋状,她的中心伸出大小数条盘旋臂。这些旋臂充满了各种天体和星际尘埃。如果能够飞出地球和太阳系乃至银河系,像造物主那样俯看着整个银河系星盘,就可以看到太阳系处于远离银河系中心,在一条位于两条大旋臂之间的小旋臂边缘。这段小小的旋臂被称为猎户座旋臂(OrionArm),而旁边靠近银河系

  • 罪临二次元在线阅读第五章

    执风醒来了,房间内依旧是漆黑一片,万籁寂静。这时,门“咯吱”一声开了,在这静的诡异的夜里显得特别的可怕。黑暗中一个苍白的脸看着执风,慢慢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执风眼睁睁看着,想叫却叫不出来,想动也动不了。眼看尖刀冲着心脏扎了下来,执风大叫一声醒来了,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此时执风捂着激

  • 都市:开局奖励珠江新城CBD第二章在线阅读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四年了,但石头却十分清晰的记得那个雪夜。那一夜,雪大,风也很大。可能是太冷了,也可能是外面的呼呼风声让石头感到害怕,躺在小床上的石头盯着那张空空的大床却怎么也睡不着。“叔叔说过年时回来,可是这年都过去了,叔叔怎么还不回来呢?”尽管那个有些疯癫的叔叔对石头并不好,尽管他知道他只是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