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惜时梦第1章在线阅读

2021/5/4 20:06:37 作者:叶落相思 来源:飞卢小说网
惜时梦
惜时梦
作者:叶落相思来源:飞卢小说网
杨蒙蒙被神器砸中了膝盖,获得了梦想成真的本事……这下发了,不过……梦不受杨蒙蒙控制!!!成真的东西也是随机的……第一次就梦到了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动画片,把灰太狼具化到现实来了……第二次梦到猫和老鼠……第三次梦到叮当猫…………这日子没法过了……——谨此文记惦我逝去的童年,还有祭奠我死去的青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一节:绝世废材采花郎

黎明破晓,闻一声鸡鸣,日出东方。

红橙相容的色彩,渲染了延绵万里的彩霞,如大鹏彩凤的双翼,托住光色柔和的金乌,缓缓升上至紫沐流花域的天空中。一阵若有似无的鸣啼随着太阳四散出的七彩光波响起,时言原本昏暗的视线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时言此刻正盘坐在一间草屋的屋顶,双眼目无焦距的望着远方太阳升起的方向,自言自语道:“还是不行,是初晨的金乌之力太过微弱了吗?难道我的极寒体质,连金乌之力也无法化开脉络中凝寒的寒气?不对!”时言摇摇头暗自否定,“金乌点亮天地,其本源金乌之力乃至阳之力,已是现知的火种中品阶最高的无上神火!【识穹】虽然是一阶法诀,但是这感知、吸收的能力却是罕见的能力,我所吸收的绝对是金乌之力没错。那问题是处在哪里?”

时言脸色一暗,站起身,单手扶住屋顶,双脚一蹬,从屋顶跃下,平稳的落在地上。“或许是金乌之力不足吧,虽然初晨的金乌之力很弱,但是已经是我这种废人所能承受的极限了。我能感觉的到,如若它再稍强一些,我的身体恐怕已经被焚至飞灰了。”

时言说自己是废人,并没有任何的夸张。别的地方时言不清楚,但是在紫沐流花域,资质一般的人,十七八岁就能达到化脉期顶峰,摸到修炼的门扉。而资质差一点的,也能达到化脉期五重天。像时言这样,十九岁的人,修为却只有化脉期三重天,实属罕见,或者说得难听一些,目前也就只有时言一个例子。所以被称为绝世废柴都不为过了。

化脉,顾名思义就是化通经脉,这是修炼最基本的条件。当化通全身大大小小所有经脉的时候,才能摸到修炼的门槛,推开那扇门,才跻身于修者的行列。

而时言自幼全身经脉受极寒之气侵蚀,浑身脉络受损,仿佛寒气已在体内冻结成了冰,使灵力无法在经脉中运行。像久未疏通的河道,受到淤泥堵滞,最终干涸。不知道寻求了多少方法,都无法破开经脉中的寒气,仿佛寒气已在体内冻结成冰。

所以,十多年来,时言的修为都一直停滞在化脉期三重天,这还是时言小时候未受寒气之前努力修炼所达到的境界。

小时候时言被称为天门圣体,七岁便达到化脉七重天,备受天门域各界人士关注。只可惜天妒英才,极寒之气的侵蚀,使他止步于此,而且修为还渐渐的衰退。

“时言,时言!你在发什么呆,我都叫你老半天了!”一袭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每每看到铭香,时言都会深深的感慨,花涧派的弟子不愧是紫沐流花域所有男子的梦中情人,就连一个外门弟子都有如此姿色,更别说内门的那些仙子了。

“铭香姐姐,一大早的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来找我啦!”时言嬉笑道:“难道我时言的魅力真的有这么大?连铭香姐姐都深陷其中,哎呀,真是难为情呢!”

“难为情你个头,就你这脸皮,连飞剑都刺不穿,还会难为情?”由于天刚亮,一路走来衣上沾满了露珠,铭香整了整衣裳,瞥了时言一眼:“师妹们都说你贫,没想到真的够贫的啊,我的玩笑也敢开。难怪一个个都不敢到你这来送手帐,感情都是被你吓的啊!”

“什么,竟有这种事,亏我待这些小妮子不薄,竟然在背后说我坏话,打小报告,看我不轻饶了她们!”时言故作愤怒。

铭香知道时言是什么样的人,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典型的口不对心。“好啦,跟你闹着玩呢。”铭香递过一块玉石,说道:“这是这次的手帐,里面需要的东西和平常有些不同,你仔细看看。”

“铭香姐姐你吩咐一声,我就算远在域关也要赶过来,何必亲自送过来呢!”

“我哪敢啊,您老可是我们花涧派的宝贝啊,就凭您那一手练到第三层的【识香】,除您外,找尽整个紫沐流花域也没有一个吧!小女子哪敢吩咐您啊。”铭香阴阳怪气瞥了他一眼。

“呵呵,看你说的,我就是一采花夫,哪里能和你们比啊。”时言结果手帐,神识扫过。

铭香见他脸色一暗,才知道自己无意之间刺中了时言的伤心事,心中有些歉意。时言经脉堵塞,无法修炼,这事情是铭香知道的,不止铭香,与时言比较要好的人都知道时言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时言并没有对这个秘密进行隐瞒,而是很豁达的告诉了身边的朋友。铭香是第一次看见时言这样的表情。

“三品紫檀花?”时言看向铭香,“这三品紫檀花可不是随处可见的货啊,就算我最拿手的【识香】练到第三层,想要找到它,也要花好些功夫。”

“我知道,但是这是大师姐要的东西,而恰巧门内库存已尽,到空海收购也不一定有,况且品质定没有现摘的好,所以只有请求你啦!”铭香一脸哀求。

“大师姐?大师姐不就是铭香你吗?”时言有些糊涂了,铭香是外门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人,已经达到化脉期九重天,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

“我算什么大师姐,只是个外门弟子罢了。人家可是真真正正的大师姐,子轩师姐!”

“莫子轩?就那个冷面冰花轩仙子?”时言好奇的问道,“这小妞不是能耐大的很吗?怎么也会求我们这些边缘群众帮她?”

内门弟子看不起外门弟子和食客,根本算不上什么秘密,不仅在花涧派如此,其他门派也是一样,一个个眼高于顶,哪会看得上他们。

“嘘,连大师姐的玩笑都敢开,要是让大师姐知道了,还不拔了你的皮。”铭香赶忙捂住时言的嘴,小声在他耳边道:“她可不会顾及你是不是宝贝,惹恼了她,她可不管其它。”

“真的假的,听你这么说,这任务我都不敢接了,天知道万一找不到三品紫檀花她会拿我涮了还是烤了。”

“别啊,人家可是大师姐!”铭香见他有些犹豫,连忙提醒道。

时言苦笑道:“可就算是掌门,我也没办法啊,这东西不多见,或许整个花涧谷也只有一株。”

铭香突然抓着时言的爪子,苦苦哀求道:“时言好大哥,要是弄不到三品紫檀花,我就完了!拜托拜托~~~”

看她那一脸的哀求,时言也不忍心。

“好吧,我尽力。不过你还是派人赶紧到空海去打听打听,凡事都要有两手准备,以防不测。”时言提醒道。

“我知道,我已经派人去了。”铭香舒了一口气,笑道:“这边就拜托你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的!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子轩师姐的灵兽【木絮】即将突破通灵期进入炼气期,若是你找回了三品紫檀花,或许大师姐的木絮会在突破时从二品进阶到三品呢?到时候,嘿嘿,或许大师姐心情好,亲自来感谢你呢!”

时言仿佛已经看见莫子轩身着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折纤腰以微步,缓缓的向自己走来。

时言狠狠的吞下一口唾沫,拍着胸口保证到一定一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三品紫檀花,招来铭香一阵阵白眼。

待铭香走后,时言反身进屋,整理工具。

这次没有个三四天估计是回不来了,所以随身携带的工具一定要充足。

破金镰、驱雾符等等一切用得着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往一个巴掌大的丝绸袋子里装。可别小看这个丝绸袋子,里面的空间即使装下整个草屋加院子都绰绰有余,这可是二品空间类法宝,市价二十颗二品灵石。

眼观这间破破烂烂的草屋内所有的一切加到一起还不值十颗一品灵石,而这只袋子就价值二十颗二品灵石,这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啊!要知道,一百颗一品灵石才等于一颗二品灵石。

时言将袋子往腰间一系,得意的得瑟着,哥以前也是有钱人!

花涧谷,是紫沐流花域一处偏僻的山谷,花涧派便依偎在花涧谷边的山岭上。由于附近只有花涧派一家,所以花涧谷周围一圈山岭全部归花涧派所有,总计五十三重山峰,地方极大。

外门弟子和食客居住外围十五重峰,而重地花涧谷只有划出一小块地方列为外谷,随外门弟子和食客使用。

时言便是花涧派二百食客之一。

原本以时言一手三层的【识香】,纵然无法修炼修为只有化脉期三重天,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加入任何一个门派成为外门弟子,但是花涧派历来只收女徒,时言只能在花涧派当一名食客。由于花涧派以盛产美女闻名紫沐流花域,所以不少食客都是蹦着这一点来到花涧派。即使有些人在别派进入内门绰绰有余。

花涧谷内谷,原本只有花涧派内门弟子可以进入,但不知道铭香那小妮子不知道使了什么法,为时言弄到一块通行令牌。或许是莫子轩大师姐着急于自己的灵兽突破,所以才允许时言进入内谷吧。

时言在花涧派可是有着不小的名声。花涧派的修炼心法,有不少都需要各种灵花補助,不只是灵兽,人的修炼也一样。但是花涧谷灵花数以亿计,纵观花涧派的掌门,有着金丹期修为的花若想要找到一株所需的灵花也是不易。而时言的一手【识香】,则能够非常容易的找到,这恰恰是花涧派最为需要的。

所以时言在花涧派的地位与一般的食客大为不同。

时言所修的【识香】和【识穹】一样,都是感知系的法诀,并不高深,主要是探知周围灵力的走向与浓密分布,几乎人人都会,但由于修为突破到筑基期后,不需要【识香】也能感知灵力,而且【识香】练到第二层后,便难以精进,除非有所奇遇或是顿悟,所以以鸡肋般的存在,没人肯去花功夫。就像在花间派内,也有人为寻灵花特意修炼【识香】,但是修炼到第二层后,怎么都无法更进一步,于是便无奈放弃。

不过时言是个异类,因为身体原因无法修炼,筑基期对他来说是镜花水月,与是他便专心钻研这些法诀。不过还真被他钻研出些许别人都没有注意的东西。就比如【识穹】,大家都知道【识穹】是门观测天象,灵雨预测的法诀,但是时言却发现了它隐藏的能力,吸收!

而【识香】的隐藏能力,则为辨别!

除此之外,时言还懂一门法诀,【识脉】!不过【识脉】是时言所掌握的三门法诀内最弱的一项,目前只修到第二层,却怎么也无法再进一步。所以时言也不知道它会不会像【识香】和【识穹】一样拥有什么隐藏能力。

手持通行令牌,内谷雾气驱散,露出一条小径。

沿路古树苍虬,芳草遍地,幽香弥漫,一派生机盎然,不时能见到一些还未化智的凡兽。

灵兽和修者一样,都可以修炼。修者需化通脉络方可修炼,而灵兽体质异常,天生经络全通,灵气畅通无阻。但是没有令其规律运行的智力,所以灵兽必须达到化智期后,才能够修炼。未达到化智期的兽,统称凡兽。

这一路,到处都是禁制,或明或暗。一些强力禁制甚至以灵兽为阵眼,偶尔释放的恐怖威压,令他几近窒息。以他才只有化脉三重天的修为,感受这些灵兽磅礴的灵力,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

这是一种威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矿花的六零年在线阅读第一章

    这里是次草艺术学院,全市最有名的贵族艺术学院啊,这里的学生们要么就是名门之后,要么就是大集团大企业的接班人啊.当然了,其中也有意外的呢.比如说,这个带着黑框眼镜,甚至还戴着牙套,梳着土土的发型的沈静怡,她就是来自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的啊.而她刻意打扮得跟自己的家世一样普通,其实就是为了在这个可谓是众星

  • 又甜又暖小农妇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的名字叫张小七,是一个蓬莱人。我用过很多个名字,我们蓬莱人是很长寿的,平均寿命200多岁。在世人的眼里我就像一个妖怪一样存在。因为我们在成年后容貌的变化比较缓慢,所以每隔20年我都会换一个地方生活。由于本人的记性太差了,在资讯越来越发达的时代,如果要记起自已之前的名和事。我借鉴了外国人姓氏里加上一

  • 超凡无影兵王之婚礼风波3(8)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疯子,你就不怕我告诉他们,到时看他们还要不要你这个儿媳”花胖子气得浑身打颤,她真的不敢置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漂亮单纯的女人心思居然如此阴毒,竟然能狠下心去设计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彭明怎么能娶这样的一个女人,不行,绝对不行,她要去告诉他们。张婷看出了花胖子的意图,也不着急,依旧不紧不慢道

  • 这个世界太危险之第一章(下)灵魂变异(2)

    杨龙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一个差字来形容了。两个月的精心研习,《狂龙决》可以说已经基本上钻研的算是透彻了。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事情,终还是发生了。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杨龙越是研读,就越是觉得这本《狂龙决》不简单。《狂龙决》分内外两决,外决乃是体炼之法狂龙霸体决,内决是精神的修炼法诀狂龙霸道决。其中狂龙

  • 王之间之天要下雨女朋友要分手(6)

    秦沐雨闻言嚯地一下站了起来,美眸带着寒光,紧迫地与容迟瑞对视,很不悦地反问道:“所以容总你在告诉我,我有眼无珠地救了个白眼狼?”容迟瑞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他不怒反笑,只是眸色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我是白眼狼,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呆在这里受秦天华的气?”秦沐雨忽然伸手抱住他精壮的腰身,将头埋进容迟瑞的怀里

  • 都市女狼之妖孽(3)

    姬花影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除了姬宁修,不接受一切探视。在医院静养了一个月,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医生松了口说可以出院。姬花影随便伸展了一下筋骨,便皱起了眉,颇为嫌弃这副身体,不禁感叹软件再好,硬件跟不上也白搭。身体的原主人是舞蹈社的顶梁柱,身子柔韧度很好,但始终是没经过训练的身子,魂魄就算有一

  • 卿本倾城第3章在线阅读

    慕容婉盈没有多做停留,转身奔下楼梯准备离去。“你想去哪儿?”慕容婉盈吓了一跳,黑暗中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他手中燃烧的香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你~~~你怎么~~~”慕容婉盈没有想到莫离尘会去而复返,她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几步。莫离尘站起来打开了客厅里的灯。他看到慕容婉盈穿着他的衣服站在原地瑟瑟发抖,心中

  • 幻世游戏在线阅读第3节

    亲爱的合家欢啊,你娘子我,来啦……因为最近何欢的手机出了点问题,正在维修,所以这两天我们便很少联系.毕竟一直用宿舍里的电话煲粥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是矫情的人,少见面少说话就会哭得死去活来不肯罢休的那种.我呢,则是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崇尚的就是精神独立,人格独立,金钱独立.当然,除了最后一个,基本都

  • 七星散月第3章在线阅读

    黑色的细长指甲在资料上滑动,凤眼闪烁着莫名的光亮,粉嫩的红唇勾起诱人的弧度,此刻的宫本葵慵懒而魅惑,宛如黑夜中的猫,神秘而充满着未知的危险!电视画面的变化使得宫本葵将视线转移到她那三个“可爱”的员工身上:“很羡慕吧?”“对啊!”异口同声!“很心动吧?”“对啊!”异口同声!“很想将电视上的人拖下来换上

  • 都市随性之人之孩子

    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道明亮的闪电,片刻便传来了隆隆的雷声,一个娇小的身影急匆匆的从校园内跑出来,急的连一把伞都没拿。夜已经深了,校门口没什么车,她咬咬牙一口气跑了一大段路,才拦到出租车,雨水模糊了她的双眼,整个人差一点儿就冲到出租车的跟前去。所幸出租车司反应快,迅速的停了车。她莽莽撞撞的上了车,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