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做个好女配第7章在线阅读

2021/5/4 19:56:30 作者:鮮小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做个好女配
做个好女配
作者:鮮小果来源:晋江文学城
做个好女配需要什么?促进男女主感情发展,成为男女主的感情催化剂,在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的性命拯救男女主于危难之中,最后不带一丝云彩的从世界离去。跳坑需知①给基友的生日贺文②恶毒女配攻X小白女主受,1V1③渣攻贱受系统文←能看下文案再考虑要不要看文嘛?④因为据说某些避雷提示不能出现,所以请默认本文有着无数可能会踩中的雷。⑤裸奔党,无存稿,无大纲,一时兴起,生日贺文不会坑,谢谢╮(╯_╰)╭

释轩辕他见过他父亲的老板,只不过他并不知道那个老板住在什么地方。

释轩辕决定自己还是先去打探一下,把那个老板的住所给摸清楚。

在这一天里释轩辕就一直在自己的屋里面修炼“天龙拳”一直修炼到晚上才结束。

傍晚时分,释轩辕这时才修炼结束,长长的叹了口气,活动一下筋骨。

释轩辕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他打算去找那个老板,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

释轩辕从家里出来后,找了一辆出租车,一直来到了他父亲的工地上。

这时天快要黑了,释轩辕远远的看见这工地上还有四五个人在工作着。

这时释轩辕也走了过去,“大叔”你好,请问这里的老板在那里啊。

小伙子,你是来找我们老板的,你是他什么人啊,找老板干什么啊?

那个大叔问道。

“哦”你们这里的老板是我们家的亲戚,他让我来找他的。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他看我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所以他打算给我安排一个比较合适点的工作,所以我就过来找他来了,释轩辕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们老板他不在这里,他现在应该在家中,在郊外的别墅里。那个工人回答道。

释轩辕知道了那个老板的住址后,二话没说掉头就走了。

释轩辕离开了这所工地,打车对司机师傅说直接去郊外,一路上这司机师傅对释轩辕说了很多的闲话,司机问道,天都快要黑了,一个人去郊外干什么?释轩辕一路上也都是随便应付着,也没有直接的回答司机的问题。

不一会儿,司机就停了下来,说到地方了,释轩辕付了车费就下车了。

释轩辕下车后四处张望,在打量周边的环境,释轩辕很少来这郊外,对这里的情况一点也不熟悉,释轩辕也不知道那个老板的别墅具体在什么位置。

释轩辕觉得不能随便的瞎找,毕竟毫无目的的去找还不得找到猴年马月。

释轩辕打算找一个人问问路,这样也省去不少的麻烦和时间。

释轩辕看见前方有个中年男子就径直的走了过去,不好意思啊,这位叔叔,打扰一下,您知不知道这附近哪有别墅吗?

知道,这个当然知道了,我们这郊区只有一幢别墅,那是一个建筑工地上老板的别墅,那个中年男子回答道。

哦,那您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个别墅那怎么走啊?释轩辕又问道。

当然可以啦,然后那个中年的男子就把别墅的具体位置告诉了释轩辕。

释轩辕也连忙的道谢着。

释轩辕按照那个中年男子说的成功的找到了别墅,释轩辕看着眼前的别墅也在感慨着,同时也很愤怒,住着这么豪华的别墅,还欠着工人的血汗钱,释轩辕想想就觉得很生气。

释轩辕看着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了,不过释轩辕觉得现在就去别墅里很容易的就被人发现,所以释轩辕还是决定等到晚上在进入。

释轩辕这时找个灌木丛钻了进入,在里面休息一下。

释轩辕把自己藏了起来,确保外面的人看不见自己后,释轩辕进入了自己的识海。

师父,我来看你了,你还好吧。

轩辕绝杀这时也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说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释轩辕这时就不高兴了说道,师父我没什么事情就不能来看你了吗?非得有事才能来吗?

师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你要有时间还不如好好的修炼功法,等到把功法练好了,我就能传你更强的功法了。轩辕绝杀说道。

释轩辕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识海,释轩辕在灌木丛里一直的修炼天龙拳。

天色已晚,这时候释轩辕修炼完后看了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了,释轩辕觉得是时候了。释轩辕就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

自从释轩辕修炼了天龙拳,和轩辕绝杀灌入自己体内的气体后,就觉得自己身体要轻盈了很多,速度也快了很多。

释轩辕几个纵身就从别墅外面进入了里面,释轩辕进入了别墅,这别墅里漆黑一片,释轩辕只能看见眼前的一点点,可是又不敢打开手机,只能慢慢的摸索着。

“啪“一声别墅里从黑暗的一片,变成了耀眼的光芒,“咯噔”释轩辕的心里打颤了一下,心里暗想这下糟了,不会被发现了吧。

这时释轩辕抬头一看,只见到二楼上站着一个男子,正看着自己。

释轩辕这时很苦闷,这是怎么回事啊,刚进来就被发现了,太倒霉了吧。

不过释轩辕也没有多想,也没有逃走,既然来都来了,哪有轻易放弃的道理,释轩辕也看向了那名男子。

那名男子从二楼纵身一跃,就从二楼上跳了下来,稳稳的着地,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毫不拖泥带水。

这时那名男子对着释轩辕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回到这里来。

释轩辕也没有回答他,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关你什么事。

很好,挺有个性的,希望待会你也能这么硬气,那名男子说完,一拳打了过来。

释轩辕也毫不示弱的一拳迎了上去。

两拳相对,释轩辕一拳打在那名男子的拳上就感觉对方的拳头就好像是钢铁一样硬。

释轩辕被男子一拳震的往后退了五六步才稳住了身体,反观那名男子还是稳稳的站在那里。

释轩辕一想,今天是碰上了高手了,虽然刚才那一拳没有用尽全力,不过也使了七八分力了。

对方的实力肯定在自己之上,这时那名男子一个侧踢,攻了过来,这速度太快,释轩辕看着对方踢了过来,自己也无法躲避了,只能硬着头皮硬接了。

释轩辕双臂横在身前挡下了着一脚,顿时感觉双臂上传来了巨大的力量,感觉就像是一座大山撞了过来,释轩辕就像是断线了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又甜又暖小农妇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的名字叫张小七,是一个蓬莱人。我用过很多个名字,我们蓬莱人是很长寿的,平均寿命200多岁。在世人的眼里我就像一个妖怪一样存在。因为我们在成年后容貌的变化比较缓慢,所以每隔20年我都会换一个地方生活。由于本人的记性太差了,在资讯越来越发达的时代,如果要记起自已之前的名和事。我借鉴了外国人姓氏里加上一

  • 超凡无影兵王之婚礼风波3(8)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疯子,你就不怕我告诉他们,到时看他们还要不要你这个儿媳”花胖子气得浑身打颤,她真的不敢置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漂亮单纯的女人心思居然如此阴毒,竟然能狠下心去设计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彭明怎么能娶这样的一个女人,不行,绝对不行,她要去告诉他们。张婷看出了花胖子的意图,也不着急,依旧不紧不慢道

  • 这个世界太危险之第一章(下)灵魂变异(2)

    杨龙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一个差字来形容了。两个月的精心研习,《狂龙决》可以说已经基本上钻研的算是透彻了。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事情,终还是发生了。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杨龙越是研读,就越是觉得这本《狂龙决》不简单。《狂龙决》分内外两决,外决乃是体炼之法狂龙霸体决,内决是精神的修炼法诀狂龙霸道决。其中狂龙

  • 王之间之天要下雨女朋友要分手(6)

    秦沐雨闻言嚯地一下站了起来,美眸带着寒光,紧迫地与容迟瑞对视,很不悦地反问道:“所以容总你在告诉我,我有眼无珠地救了个白眼狼?”容迟瑞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他不怒反笑,只是眸色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我是白眼狼,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呆在这里受秦天华的气?”秦沐雨忽然伸手抱住他精壮的腰身,将头埋进容迟瑞的怀里

  • 都市女狼之妖孽(3)

    姬花影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除了姬宁修,不接受一切探视。在医院静养了一个月,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医生松了口说可以出院。姬花影随便伸展了一下筋骨,便皱起了眉,颇为嫌弃这副身体,不禁感叹软件再好,硬件跟不上也白搭。身体的原主人是舞蹈社的顶梁柱,身子柔韧度很好,但始终是没经过训练的身子,魂魄就算有一

  • 卿本倾城第3章在线阅读

    慕容婉盈没有多做停留,转身奔下楼梯准备离去。“你想去哪儿?”慕容婉盈吓了一跳,黑暗中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他手中燃烧的香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你~~~你怎么~~~”慕容婉盈没有想到莫离尘会去而复返,她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几步。莫离尘站起来打开了客厅里的灯。他看到慕容婉盈穿着他的衣服站在原地瑟瑟发抖,心中

  • 幻世游戏在线阅读第3节

    亲爱的合家欢啊,你娘子我,来啦……因为最近何欢的手机出了点问题,正在维修,所以这两天我们便很少联系.毕竟一直用宿舍里的电话煲粥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是矫情的人,少见面少说话就会哭得死去活来不肯罢休的那种.我呢,则是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崇尚的就是精神独立,人格独立,金钱独立.当然,除了最后一个,基本都

  • 七星散月第3章在线阅读

    黑色的细长指甲在资料上滑动,凤眼闪烁着莫名的光亮,粉嫩的红唇勾起诱人的弧度,此刻的宫本葵慵懒而魅惑,宛如黑夜中的猫,神秘而充满着未知的危险!电视画面的变化使得宫本葵将视线转移到她那三个“可爱”的员工身上:“很羡慕吧?”“对啊!”异口同声!“很心动吧?”“对啊!”异口同声!“很想将电视上的人拖下来换上

  • 都市随性之人之孩子

    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道明亮的闪电,片刻便传来了隆隆的雷声,一个娇小的身影急匆匆的从校园内跑出来,急的连一把伞都没拿。夜已经深了,校门口没什么车,她咬咬牙一口气跑了一大段路,才拦到出租车,雨水模糊了她的双眼,整个人差一点儿就冲到出租车的跟前去。所幸出租车司反应快,迅速的停了车。她莽莽撞撞的上了车,说:“去

  • 金德在线阅读第7章

    蔓生当然不会去承认,只是此刻纵然是鲜少动怒的她,都不免气到胸闷。“林小姐,上次拿走你的钱,我现在还给你。”尉容道。“不用了!”蔓生冷声拒绝,立刻起身,“就当是那天晚上我付的房费。”“林小姐。”他又是呼喊。蔓生停住,狐疑望向他,他却开口笑问,连眉眼都像是在调情,“要不要留个号码?”蔓生的脑子像是当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