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荆州乱出发

2021/5/5 4:19:58 作者:千山暮雪之明 来源:17K小说网
荆州乱
荆州乱
作者:千山暮雪之明来源:17K小说网
三国,一个人才辈出,金戈铁马让人热血沸腾的时代。作为天下九州之腹的荆州,原本一片宁静祥和,但是伴随着荆州牧刘表的突然遇刺一切都变得波谲诡异起来。北有曹操磨刀霍霍,东有孙权虎视眈眈,内有二子分家,政局不稳。外有新野刘备收揽人心,浑水摸鱼。荆州到底花落谁家,谁又是真正的幕后真凶,各方势力又将怎样的征战伐交,各出奇谋,且听慢慢道来。

考核的内容很简单,百米开外,战士用斗气击破远处的一块两米见方的巨石,魔法师则是要瞬放三个初级魔法。

化气级的战士特征便是斗气透体,这个级别的战士不但力大无穷,并且斗气可以通过招式随意的攻击百米之内的人或者物,威力无比,而且斗气源源不尽,战斗力极其强悍。到了金刚级,那斗气更是浑厚不说,同时附带着让人诡异莫测的属性力量,或炽热,或寒冷,甚至七阶的金刚将斗气点燃,便会成为传说总的火焰斗气,或者寒冰斗气。高原站在场上,看着远方的巨石,右手一抬,随意来了一招斧劈山。斧劈山看上去架势很猛,就像人用手刀当头砸下,只见一道一米宽的月牙形气芒呼啸而出,远处的巨石轰的一声,炸成碎片。那坐在椅子上的中年人眼睛闪过一道精芒,示意高原通过。

那门人看到中年人点头,便带着高原离开场地,绕过几道走廊,来到另外一片场地,只见那场地上稀稀拉拉站着十几个人,均是年轻人,一个个神情倨傲,似乎把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里。高原随地找了个地方坐着,那些人看到高原席地而坐,眼睛中的倨傲和蔑视更加浓郁。高原也不去理会众人,眼神扫了下,却是没看到巴尔,不由得有些奇怪。

过了大约有一个钟,见几个门人拥护着刚才那位白衣中年人走了过来,原本还极为倨傲的众人忙收起了自己的傲气,变得无比恭敬起来。那中年人也比较随和,就地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便招呼众人坐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无比怪异,但很快,就学着中年人就地坐了下来。

高原微微一笑,心里却道:“这人却是个妙人,一般高高在上的人,哪个肯像他这样,席地而坐。但以这点看来,这中年人的心性修为就比众人强了太多。”那中年人一眼看到高原,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高原一愣,却没想到中年人会问他名字,周围人也都一副奇怪的样子看着高原,没想到中年人会问高原名字,搞不懂什么名堂。高原老老实实回答:“我叫高原。”中年人听了道:“高原,嗯,你很不错。”随即向众人说道:“这次报名的人很多,可到现在也只有各位过关了。原因呢,我也不多说,我需要的是有实力的人。至于那些人,他们虽然都是化气级的天才,可是比起各位来,却还是差多远。”

众人听到中年人的话,眼睛里流露出笑意,那中年人接着说道:“明天,小女就要随着各位远去王都,此去路途遥远,兼之我的仇敌此次肯定不会放过这报复我的机会,因此险恶就不必多说,相信各位也都有了解。如今各位还有什么问题,或者疑惑,我都可以回答。”

高原这才知道,原来这中年人,居然是黑龙城城主夏黑龙,原本以为会是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没想到会如此模样,所以也就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城主大人,小子有一件事不太明白。”

黑龙城主微微一笑:“你说。”

高原咳了一声道:“按照咱们黑龙城的规模和地位,应该有传送阵一类的工具,放着如此方便的方式不用,为何要路途跋涉,浪费时间不说,还凭空多了许多危险。”

高原说完之后,发现,不光黑龙城主,就连众人都一脸怪异的望着他。

岂料那黑龙城主哈哈一笑:“高原,你确实说笑了。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你一个化气级的人物,怎的连帝国规矩都不知道?”一个年轻人对高原嗤之以鼻。

高原也不恼怒,笑道:“小子自小在山野长大,就连一身本事也是老师教导,我那老师只教我拳脚斗气,却是从没教过我帝国礼节,还望城主莫怪。”

黑龙城主摆了摆手,随后,似乎发现高原实在不知,便向他说明了原因。

原来,那城主之女远嫁王城,却是要嫁给一王室贵族,乃是皇室旁亲。按照当世习俗,嫁入地位比自己高的,不得通过传送阵,代表着从一个阶级到达另外一个更高的阶级,要行程万里,长途奔涉。一来显示王室地位,二来彰显臣民忠心。若是平民之间的婚嫁,却是没有这般礼节了。黑龙城主虽然贵为一方诸侯,地位尊崇,可也不能违背礼节,若是那样,便会有无数的麻烦接踵而至,轻则摘掉官帽,重则诛灭九族。

高原咂了咂舌,心道:“这阶级压制比封建社会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与众人聊了一会之后,黑龙城主便嘱咐门人带着各位去休息。

待到众人走后,黑龙城主坐在地上闭目养神,过了一会,过了一个护卫。黑龙城主也没抬头,问道:“怎么样?”

那护卫道:“那高原的来历查出来了,此人两年前来过黑龙城,据当时的人说,是与黑石村的骑士一起来购买了些生活器具,其他的就无从知道了。”

黑龙城主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道:“你下去吧。”那人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只留下黑龙城主一人:“黑石村,骑士,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的实力。什么时候黑石村隐藏了这样一位高手?难道是那边的人?”

那门人给高原他们安排的却是一人一间的雅间,高原随便洗漱了下,便上床休息,原本以为会有刀光的夜晚却无比的宁静,想来那贼人也知道这黑龙城主之女外嫁的前一晚上肯定备受保护,是以也没人来偷袭,安安全全的到了第二天。

天刚一大亮,高原便和昨天的十几个人来到了城主府门口,等待城主的安排。与他们同在的,还有一直黑龙军,原来那黑龙城主终于还是决定,在护送女儿北上的路上派遣一直军队作为保护,而高原他们则被安排到了队伍之中的不同位置。

城主府门口一架极为豪华的马车停放着,那拉车的是甚为高大的怒焰马,这种马据说是魔兽赤炎马的衍生种类,虽然名字带了怒焰,却不是魔兽,更不会魔法,只是耐力极好,速度极快。

带队的是黑龙城主的一个亲信,名叫扎克,是一个极为厉害的护卫长,黑龙军八大统领之一。同时高原还了解到,那远嫁的是黑龙城主的小女儿宁雪郡主,据说他这次下嫁的是木亲王的长子陆凌峰。宁雪郡主和陆凌峰同是天龙魔武学院的学生,两人两情相悦,那陆凌峰便托父亲木亲王陆放向黑龙城主夏黑龙提亲,便凑成了这门亲事,当然这些都是高原早晨起来,听那些同行的人说的。

待到日上三竿,便看到一轿子从城主府抬了出来,轿子在门口停下,便有丫鬟掀开帘子,搀扶着一位女子坐上了门口的马车上,那女子穿一身大红婚衣,头戴花冠,众人都没看清什么样子。待到马车帘子放下,司仪一声吆喝,浩浩荡荡的队伍便拥簇着马车缓缓的由城主府门口向着城外驶去,自始至终,那黑龙城主夏黑龙都未曾出现。

待到队伍走远,拐过弯角,夏黑龙才从门里走了出来,身边跟着一位老人。热闹的街道因为队伍的离开显得异常宁静,夏黑龙静静的站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有些冷,于是说道:“快冬天了吧。”那老人回答道:“是啊,按照往年的经历,还有半个月,这入冬的第一场雪就该来了。”听到老人的话,夏黑龙却是不再说话。

良久,那老人对着夏黑龙道:“老爷,回屋吧,都走了。”

夏黑龙微微一笑:“嗯,走了,回屋吧。”身子却是没有动,依然怔怔的看着。老人见状,也不再催促,陪着夏黑龙就那么矗立着。

黑龙城往北的主城是瑞雪城,属于跟黑龙省相邻的省份的主城,从黑龙城到瑞雪城的路程大概有一个月。瑞雪城往北是大威城,从瑞雪城到大威城就比较近,只需要半个月路程。穿越了大威城再往北一个礼拜的路程便会到达王城荣耀城,也就是荣耀帝国的帝都。荣耀帝国的帝都在荣耀帝国最东边,临山靠海。横断山脉一直从黑龙城的管辖范围延伸到大威城的区域,它的余脉则是一直延伸到荣耀城东南一千里之处。所以,高原他们这一路都几乎能看到横断山脉的影子。那横断天地的巨大山脉,留给所有人的,都是无比想象的空间,每个人看向它,除了畏惧,便是憧憬,传说中,只有达到雄天,才能在横断山脉自由来往。

雄天,多么令人神往的境界啊。

高原他们一行人被扎克安排在队伍中不同的位置,这群人战斗力都极为彪悍,可以单独应付一些突发情况。高原的位置被扎克安排在队伍的最后方,在他身边的全是黑龙军。那扎克将黑龙军分为四股,一股在头,两股在马车旁边,一股在尾部。这样的安排,如论什么时候遭到攻击,四股力量都能迅速的靠拢,可以说是极为高明的安排。当然在高原眼中,这种安排却又极为低级,如若对方来个高手,一招可以就击溃他一个小队的话,那么他的四股队伍可能还来不及聚拢,就有可能被对方消灭。

离开黑龙城已经十五天了,十五天来,队伍没有受到一次袭击,众人的神经却依然紧绷。队伍慢慢就地扎营休息,高原他们被召集到一块,扎克一脸严肃的向着各位说道:“这一片地带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方,我们现在所在是一片大平原,因为快入冬的原因,荒草干枯,看上去极为萧条,而且这平原往东不远便是横断山脉的一个峰头,当地人叫它赤蛇峰,远远看出,异常险峻。敌人如果在此发起袭击的话,我们的出路有两条,一是边走边战,加快疾行,突出重围,只有到达北边瑞雪城的范围,就会有援军救援,而另外一个,就是冲入横断山脉的赤蛇峰等待救援。还有此地有一个极为有名的马贼团,叫疾风狼马贼团,在此区域非常有名,无恶不作。路过这片区域的商队经常被劫,因为平原的原因,来无影,去无踪,很是难缠。曾经黑龙军联合瑞雪城的军队几次围剿都被其逃脱。

听到疾风狼马贼,众人都吸了口冷气,显然对这马贼团有耳闻。

见得众人样子,扎克道:“不过大家也不用担心,这疾风狼马贼经过几次围剿已经元气大伤,而且每次碰到黑龙军都是望风而逃,想来这次应该不会来触城主的霉头,但不管怎样,还是希望这几天大家都能够打起精神。”

随即让各位回到自己位置,就地吃了个饭,然后拔营起身。

高原百无聊赖的骑在马上,身子东倒西歪,旁边的黑龙军士脸色很冷漠,似乎除了执行命令之外,眼中没有其他任何存在。

“吁……”一声响鼻提起了高原精神,只见队伍头部的扎克冷冷的看着三百米开外的一队人马,示意身后的队伍停下。高原抬头一看,那是一群穿着不怎么统一的军队,看上去有三五千人。带头的是三个中年男子,为首一人头上戴了个大圆帽子,胡子拉碴,看不清楚模样,身穿破布似的衣服,那衣服打满了补丁,手拿了一把足有怒焰马一般高的巨剑,旁边的两人一个比较瘦弱,穿一件带兜帽的红色大袍子,右手手像扔玩具一样不断的抛着手里一把鸡蛋大小的火焰。另外一个赤着上身,一头火红的头发杂乱无章,看不清面孔,拿着一把跟那首领差不多的大剑。在他们的身后,一个画着狼头的大旗迎风招展。

双方的人马都不怎么说话,一阵秋风吹来,无边的寒意蔓延了整个队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第一首富之第四章(4)

    此时在宸国清王府清王的书房内,一个长相异常妖异俊美的少年背对着地上跪着的两人,整个房间充满了压抑与寒气,少年缓缓地回过头来,看着地上跪着的两人,慢慢的开口道:“魑,你先说。”“是,王爷。皇上给王爷和亲的对象是风国公主,名叫风清扬,风情雅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在风国并不受尊重,从小并没有生活在风国皇宫,

  • [综影视]陶之娇娇2第三章在线阅读

    哲成那小子也不说什么,还真就和舞雪当朋友的开始处着,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突然站到舞雪身后,伸手过来为舞雪改打出的错别字,每次都让舞雪很尴尬,很不乐意的说:“不就是爱写错别字吗?我就喜欢错别字。哼!”.舞雪知道哲成不表态的原因了,原来是那个叫雯娟的女孩,有天晚上很晚了,舞雪肚子很饿下楼去买东西吃的时候,看

  • 开局我被林正英当成僵尸之兽山奇遇(8)

    休息完了之后,梵无夜继续前进着,此时还是正午时分,距离落日还有段时间,所以梵无夜打算再深入修炼。渐渐深入,梵无夜来到了一处峡谷,这里烟雾缭绕,视野低,而峡谷内侧更是雾气阴森,感觉想是一只凶兽的大口,随时准备吞噬万物。梵无夜小心谨慎的前行着,发现了这里的气氛与外面的森林截然不同,雾霭挡住了阳光,参天的

  • 都市妖神诡异的老人

    王伟几人哈哈大笑,得意忘形,根本没注意到韩宇急速而来的怒拳。但几人修为毕竟比韩宇高出许多,韩宇拳头还没到前便发现了,瞬间暴怒,没想到韩宇竟然敢动手,急忙把手掌护在胸口,并向旁边闪去。只是王伟察觉的太晚了,根本没能躲过韩宇这暴怒的一拳。“砰”的一声,韩宇幼嫩的拳头打到王伟匆忙护在胸前的手掌上,本就想后

  • 柳儿的歌之自古学长学妹一家亲

    “你应该知道,和我作对对你没什么好处,即便你不愿意嫁给我,明天的婚礼你还是逃不掉。”秦谚书的眸底闪过一层晦暗的光,宛如暗夜里的一头狼。“除非你想佟氏集团因为你而倒闭,最疼爱你的爷爷因为你气的住进医院....”秦谚书点到为止,他知道佟安晚是一个知道权衡利弊的人。果然,他话音刚落,佟安晚就乖乖的从窗户那

  • 唇色诱人在线阅读第7章

    他和往常一样在路口等待着女孩,可是五分钟过去了,女孩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他觉得很奇怪,是跟昨天的事有关还是因为其他?他猜不出来于是他决定去女孩的家看看,熟练地翻过围墙,男孩纵身跃进了草坪中,偷偷地来到窗下,可是窗锁了,往屋里看,依旧是精美的家具,但是空无一人男孩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感,她走了?

  • 灵界小修士在线阅读第3节

    李天桥为了不引起父母的怀疑,当天晚上吃了晚饭后就睡觉了。到半夜的时候,李天桥突然睁开了眼睛,往父母的床上看去,他们俩睡的正香。李天桥小心地爬起来,盘膝坐在床上,开始按照以前学习的逍遥心法开始修炼内功。当一丝天地元气进入百会穴时,李天桥吃了一惊,赶紧停止行功,这次吸收的天地元气好多啊,这只是第一次吸收

  • 鲛人脍在线阅读第5节

    苏沫雪急忙往后躲,直到退到了沈靳言的身边,被他握住了手腕,拉到身后保护。“茉莉,不要胡闹!”沈靳言挡在苏沫雪面前,拦住了高茉莉,“赶紧给我回家!”高茉莉红着眼睛:“我没有胡闹!”手里的餐刀指着苏沫雪,“今天我跟这个贱女人,你死我亡!”沈靳言眉头一皱,抓着高茉莉的手腕,胳膊一用力,顺势就将已经站在了门

  • 宇宙始祖十子之冥神三级拳师(第二更)

    第8章三级拳师林家练武场。这里是林家族人平时练武的地方,但是今天所有的人却全都聚集在最中央的那块练武场周围,短短的半天时间,整个林氏家族全都知道,今天家族的废物林羽要和大长老的孙子林楠比武了。要是平时两个小辈只见比武,根本不会引起大家的围观,但是林羽在家族中有些特殊,他的爹娘再加上林羽出生的诡异经历

  • 天龙之无心醉在线阅读第二节

    若是说白天还可以若无其事,只要不说话,不照镜子,不扭头去看隔壁床的“自己”,叶依一还可以欺骗自己说什么都没发生过,她只是单纯的出了一场车祸。可是到了晚上就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叶依一强忍住尿意拒绝了女人的搀扶,坚持自己颤颤巍巍地挪进卫生间。镜子中的自己脸色惨白,蓝白相间的病号服罩在自己身上。叶依一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