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自然恐怖第四章 铁矿

2021/5/5 3:53:27 作者:自然恐惧 来源:17K小说网
自然恐怖
自然恐怖
作者:自然恐惧来源:17K小说网
森林覆盖减少,全球变暖,南北极冰川融化,大气层遭破坏,导致各种病菌,细菌不断变异,动物,植物,开始进化,人类也跟着它们的脚步,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百分之八十多的人居然变成了丧尸,是大自然的报复,还是人类的终结,敬请关注,“自然恐怖。”

晌午,张虎拎着一只不大的野鸡赶回村中,村里的妇女见到了都一阵的眼红,纷纷凑上去要求来蹭饭,虎子瞪着双眼一阵嘶吼,“这是给小天补身子的!”,听到是给那个病秧子的,大伙也是一哄而散,谁都知道杨天的父母双亡,而且那个孤儿的身体弱不禁风,比大姑娘还要娇嫩,在看到张虎背上那一道猩红的伤口,大家也就识趣的散开了。

中午开饭,难得的是炖的鸡汤,看着虎子哥背上那道新添的伤口,杨天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

“怎么回事?抓一只野鸡,也能受伤?”饭桌上,张铁匠看着儿子包扎好的伤口,皱着眉头问道。

听到张铁匠的疑问,杨天也竖起耳朵听了起来!原来,早上出去打猎的虎子,一直搜索到很远的路程,都没有发现一只猎物,猎人队事先放的几个捕兽夹,都是空空如也。虎子只能继续往山里寻找,可是,倒霉的虎子遇到了几头土狼,如果放在以前,猎人队的十人小队根本不用惧怕这几头土狼,完全可以射死了赶紧拽着尸体往回跑,可是这次只有虎子一个人,仓惶的逃窜之下,虎子还是被一头土狼抓破了后背,借着反作用力,虎子跳上了一颗大树,看着猎物逃向树上,几头土狼等待了一阵,就退去了。虎子在回村的路上,恰巧发现了一只野鸡,顺手就猎了回来。此时的虎子,呲着牙忍着疼痛笑了起来。

听完虎子的叙述,杨天完全能够想到当时的危险,如果虎子哥不是逃到了树上,哎!“虎子哥,对不起!”

“小天,这有啥!下次我跟村子的猎人队一起去,没事的!”将一块鸡肉夹到杨天的碗中,张虎拍了拍杨天的肩膀。

“我喝鸡汤就行,肉给素素吃!”将碗中的鸡肉夹给旁边一脸馋相的素素,杨天端着碗将鸡汤一饮而尽。

下午的阳光一如既往的毒辣,杨天拿起一旁的砍柴刀,开始挥舞着劈柴,挥动了几下,就感觉力气像是被抽空了,细密的汗珠“滴答滴答”的从脸颊落下,喝了几口井中的凉水,擦了擦汗,杨天继续挥舞着。

院子里树荫下打铁的张铁匠看着一旁砍柴的杨天,眼中露出了一丝赞许!

“呼呼!”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杨天走到了树荫下开始休息,“张叔!你在给我讲讲部落的故事吧!”

停下手中的铁锤,张铁匠的神色露出了些许向往。

张铁匠原来在的部落只是一个小型的部落,那时候张铁匠才二十岁出头,他的父亲也是一名铁匠,张铁匠本名叫做张铁,在部落里,只是一个铁匠学徒。部落中有很多大型的打铁工具,能够打造出百炼的精铁来铸造兵器,百炼精铁铸造的刀剑,可以说是十分珍贵的武器了,对付一些防御厚重的野兽更是犀利。他们部落里有一名首领和十几个副首领,大家都唤他们叫做族长和副族长。因为他们这个新型的部落是由十多个大型的村子合并而成,除了族长是大家推举出来的,十几个副族长基本是村子以前的村长。族内的事情大多是十几个人商量决定,而一旦遇到外部的威胁或者重大的决定,族长的命令是高于一切的。

听着张铁匠的叙述,杨天心里又生出了一个疑问,是什么情况使得张铁匠离开了部落,流落到这个偏僻的小村子的?

看着张叔的神情,很是怀念他的部落,难道?心里似乎通明了,难道是别的部落吞并了张叔的部落,张叔才沦落到了这里?

休息了一会,打开面板看了下自己的血量,15%!别的属性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变化,杨天拿起砍柴刀继续砍柴。

夜晚总是来临的很快,在张大娘家吃完晚饭,杨天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躺在床上的杨天再一次看了下自己的血量,16%!不错,看来自己的血量还在慢慢的上升,不过自己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堪,看来要想变强,只能想办法凑贡献点了。

杀人?对于现阶段的杨天来说,杀鸡都没杀过,就别提杀人了。更何况自己这幅惨不忍睹的身体,除非有人伸着脖子给自己杀,不然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而且,就算是杀人,也要杀敌人或者野兽,绝对不能杀村子里的人。杀野兽?自嘲的摇了摇头,杨天也放弃了这个想法。

难不成自己要做一名伟大的小偷,来实现梦想么?要是被抓到的话,自己这幅身板,估计也就交代在那了。

要怎样才能找到有价值的回收物品呢?苦思冥想的杨天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铁矿?

对!铁矿!回收栏里既然能够回收铁枪头,那么一些铁矿石应该也能回收,一些别的矿石肯定也不在话下。

张铁匠既然能够打铁,那么一定有铁矿的来源,明天去请教下张叔,看看能不能问出张叔的铁矿石从哪弄来的。

打定了主意,杨天蜷在床上,没过一会,就沉沉的睡去了。

清晨的鸟叫声传来,杨天从井中打了一桶水洗了把脸,听到张叔那熟悉的打铁声,便走进了院子。

“张叔!早!”

“早啊!小天!”张铁匠今年四十多岁,但是一身肌肉却是菱角分明,右手挥舞着一柄沉重的铁锤,没过一会,一个镰刀摸样的铁器就慢慢成型了。

“这么多镰刀的坯子!张叔你真厉害!”一记马屁直接拍过去,张铁匠的脸上泛起了笑容。

经过张铁匠的指点,杨天来到了村外的一处山坡下,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石头,杨天显然激动万分。

据张铁匠说,他的铁矿石都是在这采集的,不过这的铁矿很是稀少,张铁匠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来这开采石头,毕竟村子里用铁的地方不多,所以还是能够自给自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珠CYZTR在线阅读第三章

    林染和陈之夏周一下午没有课俩人越好去逛街,谢忆吴雨婷俩人下午刚好都有课,没法和她们去,心里欲哭无泪,只能诅咒她们被太阳烤焦,哼哼。林染换好了她的格子小短裙,穿了件白体恤,穿了双高帮帆布鞋,对着镜子照了照很满意。背着包包,陈之夏刚好换好衣服从卫生间出来,俩人打了辆滴滴,刚上车她的手机就响了,是“苏狗燃

  • 我为凡人第1章在线阅读

    “现下,万金方是唯一的线索。”长孙十一如刀刻般清晰的轮廓浸在昏黄的烛火中,若明若暗。“你准备怎么做?”姜云凝注着他。“你去一趟太医令苏衍的府邸。”“你要让他帮你查?”“母亲在临死前拼命将这三个字写在我的手上,可知这三个字一定藏着极重要的秘密,或许事关真正的幕后黑手。而知道这三个字真正含义的,恐怕只有

  • 给爹送绿帽第1章在线阅读

    “大哥,我们运气真好,竟然是一株即将化形的青莲。听闻大力牛魔王即将大婚,你我兄弟二人将这株青莲献上,混个妖王之职岂不美哉?”“二弟,别急,距青莲化形还有些许时间,等到它引动天劫的那刻才是它法力最充盈之时,也是药效最强的时刻。”“嘿嘿,大哥放心,小弟明白。”两道充满恶意的声音将青墨的意识唤醒。“我这是

  • 羽灵一起(张起灵同人)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为亡刃将军的恋人身份的暗夜比邻星,自然是会无条件的支持亡刃将军。而且此刻暗夜比邻星所手持的神枪,乃是来自于灭霸的杰作,能够释放出可以泯灭物质的能量光束,威力足以一瞬间将宇宙之中的绝大多数物质直接化作虚无。所以当超巨星看到了神枪之上闪烁起来的光芒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感觉到毛骨悚然。在黑曜五将之中,超

  • 那些黑化病娇的言情文之墓园之战

    三年后的某天深夜,法师学徒皮克正在房间里研习毒物学。他用滴管从滴瓶里吸出一些翠绿色的液体,滴在一只小白鼠身上。白鼠惨吱一声,当场毙命。它的身体以翠绿色液体滴中处为中心向四周腐烂融化,散发出阵阵恶臭。皮克用笔挠了挠头,在实验笔记本上写道:“第235次实验失败,第1083号实验体惨叫声未达到分贝要求,惨

  • 妖精食肆 [参赛作品]异族的求偶

    【滴——】【逃生舱智能系统已启动,正在检测周围环境,含氧量30%,温度30℃……适宜人类生存。】【开始唤醒……】偏中性的电子音传入耳中,半夏感觉自己刚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睡了个悠长的午觉。大约是睡得太久,他意识到自己该醒来了,眼皮却沉重万分,难以睁开。耳边电子设备运转的细微声音格外催眠,半夏尝试了

  • 我奶凶我是攻之警察上门(9)

    “为什么我有一种天下英雄尽入我彀的感觉呢?”陆凡的飘飘然没持续一秒,就被他否定下来。虽然系统鉴定很NB,可以看出目标的才能。但也只是如此而已。陆凡想要查阅更详细的目标资料,要么支付威望值来鉴定,要么得到从动物身上得到相关的天赋特长。“不过也足够了。”“我可以凭借这个辅助功能,到附近大学生走一圈。”陆

  • 强者为王[灵气复苏]团圆饭

    把云小双送到安全云如海和她母亲周欣然手里后,宋徵羽就在这一家三口千叮咛万嘱咐中离开了。宋徵羽叹了一口气,虽然答应了他们马上回家,不要在街上逗留,可是不去看一下苏木怎么样,那她不是白忙活一场了。走吧,去那边看看那帮人怎么样了。离开云家人视线后,宋徵羽向家仆示意,橦华一惊,劝阻道:“小姐,这街上这么乱,

  • 大师兄今天又没吃药在线阅读第1章

    一、穿越沈翘楚穿越了,还穿成了一个带把的。她刚从母体中出来,没来及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便听到耳旁有人喊道:“恭喜老爷!是个小少爷!”话音还未落,又听见一声惊呼:“夫人……夫人!”……前世的沈翘楚是一个历史学博士,好不容易留校做一名讲师,本以为从此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却乐极生悲出了车祸,再醒过来时,发现

  • 大秦:我用刮刮乐怼天下在线阅读第10章

    “我这到底在想什么!”初虹呈咬了咬嘴唇,摇了摇头,好像要把高建的背影从脑海中摇走一般。“不行!堵在这里什么都晚了!我也要跟去!”青山路距离台东夜潮酒吧也就一两公里的距离,高建仅仅用了五分钟就跑到了那里,夜潮就在台东最繁华的街道上,高建顺着夜潮摸到了后面,在小道上就看到酒吧后门密密麻麻的站着十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