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抬杠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5/5 4:41:06 作者:恶人斋王元吉 来源:飞卢小说网
抬杠就能变强
抬杠就能变强
作者:恶人斋王元吉来源:飞卢小说网
周小寒穿越到天元大陆,得到一本上古奇书《杠经》,只要和人抬杠,就能变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张良起身从兵器架上拿起一把短剑,借着阳光看了看。这把剑朴实无华,乌黑的剑身上泛着淡淡的青光,剑长一尺左右,上有云纹应该是柄千锤百炼的好剑。张良手握此剑在空中挥砍两下,宽大的袍袖带着呼呼的风声,看上去笨拙可笑。

“此剑名曰逐日,你可知道是何意?”张良看着剑锋,点点寒光一闪一闪。

凌毅摇摇头。张良道:“日者,太阳也,逐日便要噬日!想哪秦皇嬴政灭我国家杀我子民,我身为堂堂韩国后人岂能坐视不管,嬴政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必杀之!”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凌毅斜靠在桌上。

张良道:“你不是想知道是谁杀了濮阴的百姓吗?那我告诉你,就是嬴政!”

“啥?”凌毅一下坐直了身子:“你是说皇帝杀了濮阴的人?为什么?”

张良将逐日剑放好,俯身坐下,对凌毅道:“濮阴有天星陨落,有好事者在其上刻字以羞辱嬴政,嬴政正是为了报复,才杀了天星坠地周围三十里没所有活物,即便是老鼠也不放过,嬴政此人心狠手辣乃是暴君一个,除了他还有谁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凌毅低头沉思,不等凌毅转过弯来。张良紧接着到:“即便壮士知道真相又能如何,你我皆一介布衣,嬴政贵为皇帝,别说报仇,恐怕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即便能见,想必也如荆轲、高渐离之辈,死在嬴政的屠刀之下,倒不如似壮士这般偷了太守的钱隐居于乱世来的逍遥自在!”

“屁话!”凌毅被激怒了。他从小就有个毛病,别人越说他办不到他就越要试试。张良这么看不起自己,他还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刺杀皇帝替老娘和村里人报仇,即便是死也值了。凌毅一脸的怒气:“嬴政怎么了,我见过他,也是一个脑袋两条腿,杀他就像捏死一条蚂蚁,你等着,我到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杀他的!”

“壮士留步!”张良急忙起身拦住凌毅:“如果壮士真有刺杀嬴政之心,我这里到真有一个好机会!”

凌毅就是一愣,他猛然间好像回过味来。转过脸直勾勾的盯着张良,冷笑两声:“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办法,刚才是在激我?”

“哦?呵呵呵……”张良一笑:“壮士误会了,你我都有杀嬴政的理由,为何不联合起来,这样才更有把握一些!”

凌毅盯着张良,过了一会说道:“那你先说说你的计划,我先听听,假如觉得可以那咱们就商量商量!”

“好!”张良一躬到地:“有凌壮士这样的人帮忙,我们的计划一定成功!”

凌毅最终答应了张良的联合。不管能不能成功,凌毅终于知道了谋杀他们全村男女老幼的人是谁,既然如此那就不能不报仇。当年父亲被官军强行拉走的时候,凌毅只有十岁,要不是自己的老娘拦着,凌毅一定扑上去和官军拼了。如今父亲被逼迫去劳役,老娘也被杀了,说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始皇帝嬴政。

凌毅每天无事可干,便跟着铁匠铺的一帮人学打铁。混熟了之后,凌毅才知道。这个铁匠铺表面上看和普普通通的村子铁匠铺没什么区别。实际上那些摆在外面的农具只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所用。每天叮叮当当打造的都是藏在屋里的那些兵器。

张良此人本是韩国的贵族,祖上做过韩国的国相。自秦灭韩之后,张良一夜之间从贵族公子变成了普通平民,张良的耳朵里每天都能听见祖先们呼喊他复国的声音。张良的弟弟死了,他没有安葬,而是散尽家财、遣散奴仆,在这个平平常常的村里弄起了这个铁匠铺,暗中积蓄力量准备行刺皇帝。如今手下已经聚集三五十众,各个都是不怕死的壮士。

凌毅有打石头的基础,力气奇大,抡起打铁的大锤一天都不觉得累。经他打过的刀剑,上面的云纹更加清晰。为了这次的刺杀,凌毅为自己专门打造了一个重达八十斤的大铁锤。以凌毅的说法,这一锤下去便能将嬴政连同他的马车,砸的**崩裂。

除了打铁,凌毅闲暇之时,就在铁匠铺的后院跟着一个从楚国来的剑士学剑。这名剑士颇不简单,他乃是铸剑世家,所铸宝剑都是削铁如泥的宝刃。他告诉凌毅,剑的诀窍不再凶狠,而在灵动。比起大锤大斧,宝剑没有强大的分量,比起匕首、飞刀,宝剑没有灵活的速度。宝剑的精妙之处在于长短合适,轻巧灵活。向前可杀敌于手臂开外,向后可格挡进攻。

此人不善言谈,只有说道宝剑之时,才变的滔滔不绝。凌毅一心求学,他则乐于教授,两人便把铁匠铺的后院变成了教学场。此人剑法没有花哨的招式,没有狠命的劈砍。杀人只在一两招之间,这些都是他们家族几代人从铸剑之中摸索出来的诀窍。凌毅每每与此人对上,三招之内必败。

凌毅多次想拜此人为师,那人只是笑笑,摇头道:“我们乃是世家,所有绝学皆不外传,你若拜我为师,我便是坏了家规,死后便不能葬于祖陵,还是以朋友相称为好!”

凌毅又问那人姓名,那人又笑笑道:“今日之朋友,他日或许便会同赴黄泉路,何必多一个牵挂,我和你只是随便玩耍,当不得真!”

闲暇十分,挑选铁铺里最好的铁胚,由那人亲自掌锤,凌毅在一旁帮忙,两人叮叮当当的整整忙活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清晨,那人从炭火中拿一柄发着红光的宝剑,一把抓住凌毅的手。将暗红色宝剑塞在他的手里。凌毅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却不敢吭一声。周围的人都看着,不知道这是造出了什么。

一股烧焦的皮肉味道,可凌毅皮肤并没有完全烧焦,鲜血在剑身上慢慢的流淌,一条长长的印记从剑尖一直流到剑柄处。众人看着宝剑在凌毅鲜血的滋养下,由暗红色慢慢的变成鲜红。直到一片火红,那剑士才将宝剑置于水桶之内进行淬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际传说在线阅读第3节

    (新书求鲜花、收藏、打赏)天空浮现淡淡的阴阳鱼,太极两仪逐渐分化,四象八卦互演。看着开天的一一幕,躲在混沌珠的梁昊天傻傻地愣住了,震慑于盘古的如此恐怖威力。盘古所开的天地空间仍旧不稳定,虽然说相对于圣人以上的大神通者来说,新开的天地已经比混沌有了很大的不同,但终归时天地初开,死气沉沉。盘古略微一沉思

  • 田园小福女第6章在线阅读

    虽然莫言柒决定了接受攻略严谨安的任务,但是从来没有攻略过人没有谈过恋爱的莫言柒纠结的看着银球,自己什么都不懂怎么做任务?莫言柒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翻看看了大半的合同,此时也没有了心思继续看下去。拿起手机,开始查找如何追人的帖子。第一步,接送对方回家,让对方能够感受到你的体贴和温柔。莫言柒看着第一条内容

  • 悔婚(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一个下午姑且算是无痛的上了1600,情怀叽的心情显然非常的好,“哎我说秀秀啊,我们晚上去代打算了,我觉得按照我们这么犀利的水平,这上1600毫无压力啊。”“别人都33上2000了。”肖允顺手点了个退出就回到了主城,“打完了吧?还打吗?”“打打打,大奶的大腿就要好好的抱住。”情怀叽显然很开心,站在扬州

  • 网游之我有无限分身之九尾:总有刁民想害朕!(3/5更,求收藏)(3)

    “有趣,竟能在我的脑海里植入记忆片段。”型月宇宙,位于古不列颠的花之魔术师梅林,在接受到叶辰上传的记忆视频后,古井无波的心神,第一次掀起了惊涛骇浪。梅林是更高次元的生命,梦魔与人类的混血,有着冠位英灵的实力,比如魔王所罗门,比如冠位刺客王哈桑。(嗯,虽然荆轲才是真·冠位刺客,佩服她当年刺秦的勇气)对

  • 花都星际真龙第六章

    姜倾一直把余铭当成是衣冠禽兽,但她知道她错了,这货连衣冠都不要了,就是一实实在在的禽兽!而现在,这禽兽还怪瘆人地朝她笑,一瞬间,姜倾有点怂怂的。但一想到候在楼下的锐锐,她又鼓起了勇气。她扯了扯嘴角想牵起一个笑容,奈何她可怜的面肌尴尬才受到不小的惊吓,一时间有些不受控制,以至于笑容有些扭曲。她抬了抬手

  • [综英美]魔法少女在哥谭第9章在线阅读

    “死了,而对手的手法很利落,不像是普通异兽干的,应该经过了智慧上的强化或干脆就是妖物!这才能让一个组的人死得一点声响都发布出来!而且它们还只袭击离队的尖兵与后卫,懂得一点一点的削弱我们,背后应该有指挥者......所以这座山八成有主!”李鑫想了想,无奈的说“现在我们的对讲机也被屏蔽了,在有山魈的情况

  • 恐怖都市之谜藏邪

    “什么!这……这也太残忍了吧?”听到独孤断尘的话,妖夭突然花容失色。“残忍吗?哈哈,逗你玩玩的,屠魔战场上的那些家伙才会这么干,咱们嵊泗弟子可是正派人士,这种龌龊之事想想都恶心,不如先把她留着,就算她嘴硬撬不出信息,凭她的地位,肯定也会有人来救她,咱俩可以守株待兔,你想想,如果立下功劳,咱们都可以进

  • [综英美]正义路人之第五章

    离开‘竹之屋’,挥别热情的老板娘,裴蝉衣走在人声鼎沸的街道上,他还在思考先前与系统讨论的问题。‘系统,如果忍者变成了普通人,他们的命运会有所不同吗?’【我不知道。】‘我觉得你挺聪明的。’【谢谢夸奖。但是,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是吗……’【忍者自从在以来就一直卷入战火,那时候是战乱时代。】‘嗯,那

  • 重生之有花堪折直须折在线阅读第1章

    我们所处的银河系呈盘旋状,她的中心伸出大小数条盘旋臂。这些旋臂充满了各种天体和星际尘埃。如果能够飞出地球和太阳系乃至银河系,像造物主那样俯看着整个银河系星盘,就可以看到太阳系处于远离银河系中心,在一条位于两条大旋臂之间的小旋臂边缘。这段小小的旋臂被称为猎户座旋臂(OrionArm),而旁边靠近银河系

  • 罪临二次元在线阅读第五章

    执风醒来了,房间内依旧是漆黑一片,万籁寂静。这时,门“咯吱”一声开了,在这静的诡异的夜里显得特别的可怕。黑暗中一个苍白的脸看着执风,慢慢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执风眼睁睁看着,想叫却叫不出来,想动也动不了。眼看尖刀冲着心脏扎了下来,执风大叫一声醒来了,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此时执风捂着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