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莲芯劫之肠子长毛(5)

2021/5/5 3:47:07 作者:柳静怡 来源:17K小说网
莲芯劫
莲芯劫
作者:柳静怡来源:17K小说网
自娱自乐而已

中午,张权回到拳馆,轻松的气氛和几小时前天差地别,不用猜,沈欲赢了。

龙拳小马哥已经换好衣服,黑色的弹力绑带从前脚掌一直缠到小腿,穿白色跨栏背心,一后背的纹身。凤凰的头和翼尖刚好探出背心边缘,嚣张且艳丽。

也不知道是黑色显瘦还是他小腿特别长,张权总笑话沈欲的身材在格斗圈里属于没长开。像经历完青春期发育,身高刚刚定型,但维度还没追上骨骼的拉长。

但他只是这么觉得,沈欲26岁,身高早早定格在1米85,胸肌是龙拳的招牌。许多小姑娘冲着小马教练来报课。

“张总。”沈欲叼着烟,将落未落的汗悬在耳垂上。

“小伙儿够帅的啊,赢了?”张权在他胸肌上一弹,布丁似的。

沈欲习惯了。“嗯,现在给他们纠正姿势,打得太花哨。”

“小马哥你没有心!”小拳手们连连叫苦,“电影里都那么演,跳起来打多帅!”

“跳?跳起来你就凉了。”沈欲噙着笑叼烟,很帅。电影招式大多具有欺骗性。力从脚底发,踩不住就打不动。

“我现在教你们一个道理。”沈欲拿了一只别人的红色拳套,戴上,“拳击是技术工种,力量来自地心。地面,是挡在你们和死亡之间的倒数第三道屏障。”

小拳手们围了一圈,坐好。张晓挤在最前头。

沈欲走到不倒翁梨形球前,声量不大。“拳击的力量,是通过腿部蹬地发力,力传递腰部,再通过腰肌控制和转动上到躯干,再传递给肩,最后,送肩,经手臂骨骼直冲拳面。”

“最重要的是,速度。”最后一个字落定,红色冲成一条射线,伴随着巨大的击打声,不倒翁装备瞬间倒地,再也没起来。

张晓惊呆了,小马哥能把器械打坏?

“小马哥!”旁边的小拳手问,“那倒数第二道和第一道是什么啊?”

“先练,把肩腰腿练好再说。”沈欲弹开指尖的烟灰,吐出一口浓白的烟,笑在烟后面扑朔迷离。

“练,练,我们练。你嗓子不好,我们攒钱给你买金桔,你再给我们唱古惑仔!唱乱世巨星!”一排小弟变成电动青蛙,跳开了。

古惑仔?不要搞我了。沈欲的冷静和他们的热络对比明显,对谁都不错,和谁都不亲。

“你过来,我有事问你。”张权把他拽走,“悟空一天天长大了,你打算瞒到哪天?”

沈欲把烟随意地掸了掸。“我对不起他,不敢说。”

“他亲爸妈把他扔在大兴凯湖的,你有什么对不起?”张权像质问,“悟空从小衣食无忧,住月租两万五的房子,你给他花多少钱,再想想给自己花过多少钱,怎么对不起了?”

沈欲目光移向别处。“没买房,马上攒够。”

张权拿他没辙,死心眼,想买学区房无奈年年涨一百万。“行,那他要妈妈,你怎么办?”

“我没碰过女人。”沈欲一动未动,只有烟在烧,“也不想找男人,底下硬不起来,叫人踢坏了。”

“别编。”张权是天生断眉,脸上充满困惑。沈欲漂亮、会做饭、又能打,这要是个女人,娶他。

“我真不行,你这几年见过我有反应么?”沈欲反问。

张权哑口无言,拳手练习经常能练出反应来,沈欲还真没有过。“看过男科没有啊?”

沈欲摇摇头。“而且,我们村里的老人说,男的跟男的那什么,那什么流进肠子里就长毛了……”

张权压抑着抽他的念头,没法娶,他脑子不行。“你不会相信这种伪科学吧?”

“不相信。”沈欲抖抖烟灰,“还说长毛了就有瘾了……”

“你他妈是不是走近科学看多了?”张权匪夷所思,“你知道有种东西叫套吗?你就这么惯着对象?让他戴啊!”

“没对象。”沈欲的淡漠十分乖僻,“我不想当肠子长毛怪。”

“那你让别的男人肠子长毛不就行了?”张权终于搞懂沈欲为什么找不到对象,他这个身高又能打架却只想肠子长毛。前面还不行。

“哥!”seven突然冲进来,“你手机响,我看来电人是施美老师就接了,她说咱们悟空打了同学,让家长跑一趟!”

“什么?”沈欲一惊,烟头掉地上。

今天开园典礼,幼儿园里欢声一片,典礼结束后小朋友回班领课本。沈正悟把小球鞋摆好,穿雪白白的袜子,端正地坐最后一排。

一直是A班最高的,沈正悟自动找最后排的椅子坐。新课本在桌斗里,他一页页翻看,全是英文,一个汉字都找不到。

看来爸爸让自己努力学英语是对的,可为什么非要自己学俄语呢?又不回俄罗斯找妈妈。沈正悟拿出笔,规规矩矩写上英文名,David。

一个普通又常见的英文名,零年级就这样开始了,唉,自己长得太慢,什么时候能像爸爸那样高?或者像权叔叔、seven哥哥那样,他们都比爸爸高。可爸爸厉害,他们打不过爸爸。

同学陆陆续续来齐,沈正悟却思考如何替爸爸约小美老师。正想着,老师牵着一个从没见过的小朋友走进来。

施美是零年级A班的主负责,一进教室先看到David的小眉头,皱得那叫一个忧国忧民。作为一名幼教,她不该在心里排名,可David确实是她最喜欢的。

爸爸妈妈都在美国工作,很少回国,家长会、周末互动都是他的叔叔来。家里条件是班里最好的,一双小鞋子好几千块,全身奢侈品牌。可缺少父母的陪伴,David额外早熟。

先办正事吧,她蹲下来介绍:“小朋友们,今天老师介绍一位新同班,大家欢迎。”

周围响起热烈掌声,只有沈正悟皱眉头,替爸爸的终身大事操心。

“Echo小朋友刚刚回国,我们帮他尽快熟悉新环境,好不好?”

沈正悟仍旧皱着眉头,不知道怎么才能把爸爸嫁出去。爸爸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小美老师就很好。

“老师在这里重点提醒哦,Echo是很少见的血型,是阴性AB型血,很少见很少见。我们不可以打闹,如果Echo流血要马上举手报告老师。”

咦,阴性AB型,和爸爸一样?沈正悟这才勉强投去一个注目礼,然后继续陷入爸爸的愁嫁困扰。爸爸如果和小美老师在一起,自己就不能再偷偷跑去和爸爸睡了啊。

乔一安用标准的英式英语做了一段自我介绍,幼儿园也就普通啦,没有阿洛形容得那么好。他戴着收藏品,希望赢得所有人的喜爱,却有一个心不在焉的,根本不抬头。

很好,你完了,你居然不欢迎我,不喜欢我。乔一安任性地甩开老师,坐到那个不抬头的同学身边。

“老师!”乔一安高高举起小手,“我要坐……”他看看同桌的课本,“坐在David的旁边。”

居然叫David,好土的英文名,一听就没出过国。乔一安还没脱鞋,一脚踩住同桌的白袜子。

沈正悟慢慢转过脸,瞥了新同学一眼。想打,忍住。可是他好吵啊,他是不是神经病?

乔一安看着David,哇,眼睛和爸爸一样,金金的。他刚要开口炫耀领结,英文名字土土的同桌居然搬起小板凳,走了。

走了,他都不说话。乔一安气得小脸惨白,辫子都要气翘翘,又一次高高举起小手:“报告老师,David不坐我旁边,他不和我说话!他不理我!”

施美表面微笑内心抽搐,嗯,A班多了一个熊孩子,这学期有得忙。

停车场里,张权把宾利停好,为了沈欲冷气开到最大。“你去还是我去?”

沈欲没来得及换衣服,穿了seven的牛仔裤。“你去吧,我嗓子不行。”

“行,我去。”张权不等他说完,“你放心,悟空不是动手打架的孩子。肯定有误会。”

沈欲抓了把头发。“我当然放心,他是我儿子,我了解。只是万一真把同学伤着了,你和家长说私了解决。多少钱我付得起,千万别报警。”

园长办公室里,施美一筹莫展。张权进来先找孩子,悟空站得笔直手里还捏着一根圆珠笔。他抱了起来:“施老师您好,我家孩子把谁打了?”

“是一个新同学,两个人抢课本,可能……David的力气大了些。”施美尽量委婉,“我当时在准备课件,另外几名老师都在。刚刚看过监控,是无意间碰倒了椅子。”

沈正悟紧紧攥着笔,倔强地不表态。

“你告诉权叔叔,是你碰的吗?”张权问悟空,“不用怕,你说实话。”

沈正悟低下脸,慢慢点了点。“嗯,我推了一下,把Echo推倒了。爸爸说专业不打业余,我没打。”

“没有打架……小孩子推搡而已。”施美查过数次监控,确实不赖David,“David正在写字,Echo非要抢他的笔才闹起来。只是那位小朋友的哮喘发作了,园方不得不通知家长。”

“对不起哦。”沈正悟第一次被单独请家长,“小美老师,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权叔叔在,不怕啊。”张权心里有了大概,事情不严重,老师也愿意作证,就看对方家长的态度。

黑色凯宴一次急刹车,阿洛从副驾跳下来,车门都不关只管挡人。“你他妈刚才闯红灯了!”

“我闯红灯还少么?”乔佚绕过兄弟。

“爷爷你回来!”阿洛誓死阻拦,“这可是幼儿园!”

“我知道,安安犯哮喘了我接他回家。”乔佚换个方向,不料阿洛又绕回来。

他干脆站住了:“让不让?”

雨过天晴光线正好,把阿洛的发色打亮好几度。“当然不让,这是幼儿园,里面的男人平均年龄4岁,你进去太危险。”

“危险?”乔佚的嘴角天生弯,可不是笑容,“我去接儿子。”

阿洛努力克制揭他老底的冲动,按住他的肩。“你听我说,安安是你儿子,也算我儿子,但是他的能耐你还不知道?只有他欺负同班的可能,不可能被别人欺负,他熊死了。你在外面等,我进去找老师,如果真的严重给你打电话,行吗?”

乔佚笑了。他这个嘴型笑起来很有迷惑感,容易让人乱。

这样一笑,阿洛庆幸没让他进:“你能别笑吗?”

“我他妈连笑的权利都没有了?”乔佚的嘴角继续上翘,眼睛被光线打穿,金色变浅。

阿洛不信这套,从他和乔佚20年的交情来看,这狠逼一笑,保准没好事,而且往往捎带上自己倒霉。“我求你别笑,你踏踏实实当冷面酷哥,老天爷给你这张脸就没准备让你走阳光路线。现在我进去,你上车,等我消息。”

乔佚敛起笑容。“那你快去,我在车里等,一步都不走。安安要是难受就抱他回家。”

“行,你原地待命,为了苏维埃。”阿洛跑进幼儿园,准备给熊孩子擦屁股。在老师引导下他冲进医务室,果不其然,小祖宗晃着细腿在吃水果盒。

“乔一安!”阿洛虎妈上身,“你给我过来!”

“你这么凶干什么……”乔一安露出委屈的表情,“我刚刚差点犯哮喘,你们都不许凶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无敌二次元系统你的唇怎么破了

    云淡风轻中却带着深深的讽刺,战临谨的话让夏安柠身上激起阵阵冷风,眼眸越发的冷然,“与你何干?你又知道什么?!”“我该知道什么?”战临谨嗤笑一声,“这个世界上,我战临谨想要知道的事情,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遗漏!”心一慌,夏安柠下意识的想要扯住他转身离开的身影,却抓了一个空,眼睁睁的看着口中吐着狂妄之言的男

  • 贞观盛世在线阅读第十章

    而这半个月的时间,南宫历会对她嘘寒问暖,南宫清月因为从未感受过半点父爱,一时大意,逐渐打消对南宫历的警惕。一次宫宴,皇后生辰。南宫历将南宫清月带入宫中,说是带她去见识见识。南宫清月心想向来只有在电视中看到皇宫,既然有缘走此一遭,不如亲临其中。一番参观后,不得不感叹古代人的智慧和才能,雄伟壮观的皇城,

  • 欲渡长生在线阅读梦魅

    可是万一一会儿安若雨和袁媛回来了,他可就不能再装睡了,不然这招数可就太明显了。胡甲甲烦躁地挠了挠脑袋,耳边忽见听见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赶紧站起身,四处翻找自己的外套,然后从里面拿出手机来接通电话。“喂,什么事?”看见居然家里打来的电话,胡甲甲有些诧异,随意开口问道。“胡甲甲,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昨晚死

  • 万界之八号当铺之第一继承人(10)

    楚风气的一甩袖子不去理会楚霸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邪邪一笑,大咧咧的看了看众人一眼,道:“那个……我刚才说到哪了?哦……对了,我且问你们,你们知道我为何打了张东这个恶奴?”“你有屁就快放!”不知道为什么,楚霸康看到楚风如此怪异的神情,心中升起一丝不安,怒喝道。“是啊,我不急着放屁,你倒急着来闻了,

  • 华坊记之玉梨诗在线阅读第十章

    陆一恒伸臂一伸拿过莫凌菲的手机直接给关机了,然后“嘭”扔到矮柜上。莫凌菲发誓从此要将陆一恒本人当空气,只要他还愿意收留莫氏的员工,愿意把莫氏的烂摊子归于他的恒大旗下,那么她莫凌菲就永远做陆家有名无实的少奶奶,恒大的员工,至于陆一恒和谁在一起,那不是她莫凌菲说了算的,爱跟谁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她绝不会伤

  • 异冰武法士英雄救美

    “欧老师,你是在耍我吗?”米小星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欧凯递给自己的素描纸,接着抬头愣愣望了他一眼。纯白色的纸上熟练的笔触,细腻的线条将物体的每一个细节都刻画得以假乱真,只不画中画的是一堆的香蕉苹果!画的不是她吗,怎么变成了静物素描?“欧老师,这是怎么回事?”米小星抓着欧凯的“杰作”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你

  • 暗杀者联盟之绝不示弱

    奚蓝看着两个人“声情并茂”的表演,直接就朝着他们冷笑,像是在看小丑的样子,即使脚被扭到,她也不会向楚文钦示弱。“嗯?你没事吧,没事我们就走了。”楚文钦冷淡的对奚蓝说道。奚蓝气炸了,生气道:“楚文钦,我不管你在外面有什么女人,多少女人,不要在我面前玩,你这样子,只会让我觉得越来越恶心,还有,在别人房门

  • 完美因为你好看

    “这是……”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李曼解释。第一,我跟贺靖樊又不是朋友。第二,我跟他又不是恋人,只是有过一次荷尔蒙的碰撞而已。婆婆见到我一夜未归,并且出现后身边还是这个男人,不免火大的来找我算账。她跟李默走到了我的身边,抬手就要教育一下我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却被贺靖樊在半空之中拦住了:“老太太,你知道

  • 我和漂亮女老师之小拖油瓶

    在龚娜和小破孩期待的目光中,夏染柒吐出三个让小破孩想灭掉她的名字。“不如叫拖油瓶……”“如果不喜欢的话,觉得不可爱也可以叫小拖油瓶,我都觉得很合适。你看他的样子,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像拖油瓶的,叫这个名字又生动,又有内涵……我今天才发现,自己肿么这么有才。”从头到尾只有夏染柒一个人自言自语。我倒…

  • 红包系统千金逆袭记在线阅读相亲序幕7

    在秦芳芳去卫生间的功夫,刘海龙犹在自言自语:“真是不虚此行啊!想不到一场意外的相识,竟然能够遇到这么优秀的人才。佳蓝美女,我有个不情之请,非常诚意地邀请您到我的公司做事怎样?”沈佳蓝盯着刘海龙的面部,察看那上面的每一块肌肉里写着怎样的企图。秦芳芳甩着刚刚冲洗过的手走了过来:“在聊什么?”刘海龙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