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铁王的自我修养第一章

2021/5/5 14:15:29 作者:柠檬树下 来源:飞卢小说网
铁王的自我修养
铁王的自我修养
作者:柠檬树下来源:飞卢小说网
“打铁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你知道吗,我时常因为一场比赛没有打铁而感到烦恼”“我喜欢和职业的防守球员对位,但是他们总是让我失望”从铁匠到铁王,他一路用铁铸造了自己的王座,锁死了总冠军的大门(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文先生,希望您理解,姜先生已经对您表示了明确的离婚的意愿,他不愿意再和您见面,关于孩子的抚养权的问题,我们可以之后等姜先生的身体恢复好了,再作商议,不过这个你不用太担心,姜先生说他还是会把你当成普通朋友的,如果有什么工作上的往来,他也不会因为离婚而有嫌隙。”

戴着金框眼镜的男人对文鸿山摊开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文鸿山没有动笔,也不可能动笔,他的合法伴侣姜平刚刚为他生下孩子还不到一周,文鸿山出差回来,还没来得及和姜平和刚出世的孩子见上一面,就接到了自称是律师的这个人的电话。

“我不接受离婚,你让姜平自己来和我说。我是绝对不会接受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婚的。”文鸿山摆明了态度。

辛云亭叹了口气,为自己的老友竟然和这种男人结为伴侣觉得不值得。

而且其实姜平也没有那么坚决。

是辛云亭劝他赶紧离了算了。

眼前的男人身形高大挺拔,一双剑眉显得极为英气,又是secret集团的董事,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自信。确实能够称得上是钻石王老五的角色。

但自己的好友也并不比他差,姜平年少有为,二十二岁的时候所设计的珠宝作品获国际大奖,后来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承接各大珠宝集团一些重要的定制订单,早早地走上人赢道路。

当时传出文鸿山和姜平结婚的消息,业内都说他们是强强联合,也有人说是secret为了垄断姜平工作室的高定而进行的联姻,但不管外人看是什么原因,辛云亭知道自己的好友对文鸿山喜欢得死心塌地,可以说是主动把自己送到了对方的床上。

要说文鸿山不好,也确实称不上不好。

就是实在是太钢铁直男了。

姜平有一次准备设计展,满世界飞,每天觉也睡不了几个小时,加班加点的,就为了能赶上回来陪文鸿山过年,因为太累了抵抗力差,刚落地就因为肠胃炎进了医院,在医院里肚子疼得实在忍不住,发消息和文鸿山说,他在医院里准备挂水。

文鸿山过了一会儿回复了他一张体检报告的一页,上面列着他的过敏源,说:“记得给医生看,你有些药是过敏的。”

过了一会又补充道:“回来的时候帮我顺便带一点布洛芬。家里没有药了。”

姜平实在是被他气的没办法,上吐下泻得近乎虚脱,最后还是给辛云亭发消息,刚问了一句:“你在本地吗?”

辛云亭就立刻回他说:“刚回来,刚下飞机,怎么了?在哪?”

“医院。”

“定位发我,我过去,你家那口子呢?出差了?”

“不知道,不想问。”

更要命的是,哪怕姜平提前和他说了一起过年,文鸿山过年的时候还是只在家里呆了两天,除夕和年初一,他要出门的时候姜平也忍不住问他,问他说:“就走了吗?不是说一起过年吗?”

文鸿山看上去有些不解地答:“不是一起过年了吗?”

从那个时候起,姜平对于文鸿山就有点疲惫,一腔热血浇下去,他文鸿山就算是块冰也得有点反应吧,冒个泡,或者动几下。

姜平愈发觉得,文鸿山可能也没有多喜欢他,只是觉得和他一起过也还能过得下去才勉强答应他在一起的。

后来姜平被查出怀孕,但即便是他怀孕期间,文鸿山也没有为他推掉自己的工作,还是该忙忙,该早出晚归的时候早出晚归。

甚至姜平自己一个人在家早产了的时候,人家文总还不知道在哪趟国际航班上,电话也打不通。

浇灭了姜平最后的一点热情。

姜平醒过来的时候身边是辛云亭。

医生说病人的状况并不好,本来就有点产前抑郁的症状了,伴侣又总是不在,之前的产检总是他一个人来的,妊娠反应一直到五六个月都还没有停下,有时候一直吐,吐到肚子疼。他又是头胎,害怕,就又半夜跑来医院,有一次他挂着水,看他太辛苦了就给他安排了张临时床躺着,护士去换药的时候,才看到他一直在哭,问他哪里疼哪里不舒服,他又一直摇头,说他没事。

“我和他说孩子没事,但他自己营养不良,他也只说孩子没事就好,但是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啊,他都要被孩子拖垮了。”

辛云亭听得脸色发黑,在姜平稍微有了点精神以后,就把他安排去了一个私人的疗养院。并建议姜平和文鸿山离婚,姜平一开始没有说话。

第二天的早上,姜平把自己收拾好了,换了衣服,显得还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他说:“你说得对。”

“你说的对,如果人生能够从头再来的话。不要喜欢上他,我或许会过得更好。”

辛云亭从回忆里收了神,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提出:“我听说secret最近在进军新产业,全息沉浸式的体验。”

文鸿山警惕地看着他,答道:“已经内部宣布放弃了,太危险了。”

“那个系统充满了对于人类的恶意,而且只能没办法做出调整,我不知道哪个系统的设计者是怎么想的。”

“或许不是恶意呢?”辛云亭露出一点怀念的表情。

“那套系统的研发者,是我哥哥辛黎,但他已经不在人世了。”辛云亭说,“他设计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商业化使用,所以也没有使用开放的代码。我不能向你保证它的安全性,因为副作用肯定还是有一些的。”

“但是文先生,你想和他重新开始吗?”

辛云亭自然不想自己的好友和文鸿山重新开始,坚决的劝分党。

不然呢?文鸿山这样的男朋友留着过年吗?姜平又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性格,不缺他那几个臭钱。

提到那个系统,实话说辛云亭心里也有点复杂,他哥对于感情的想象有一些理想化,所以这个系统,大概设计之处是想用来考验感情的,但辛云亭觉得人的感情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

所以之前这个系统能不能考验感情辛云亭不知道。

但这个系统一定是劝分小能手。

进一对分一对,可谓离婚利器。

但显然人家文总并没有这么想。

文鸿山这辈子没有拒绝过挑战,secret集团确实是以珠宝业务发家,但到文鸿山的手里,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业务的多元化的改革,在珠宝市场走低的那几年,只有secret集团的利润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一直以来都信任自己判断的文鸿山不知道姜平为什么突然要和他离婚,他也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但凡有能够争的机会,文鸿山一定会争。

他更正辛云亭的说法,正色道:“我和他没有结束过。所以不能叫做重新开始。”

文鸿山花了一周的时间,把短期内的安排推掉,把工作交接给其它几位副总。

辛云亭想,如果对方在姜平的预产期临近的时候能这样,两个人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但现在说什么也太晚了。

自己的兄长做出系统本来是为了证明些什么,改变些什么,但最后得到的结果只是让人失望而已,所以辛黎最后也是在失望中与世长辞的。

所有的感情都需要苦心经营。

所有的感情都经不起考验。

所有的感情都不过是记忆产生的泡影。

辛黎去世之前,把这三句话写在了遗书上。

文鸿山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系统的AI,那个AI并未拟人化,即便是在想象的世界里,在他面前像是一块无数蓝色信息流掠过的屏幕,传出来的声音像是一个顽劣的小男孩,介绍道:“你好呀文老板,又见面了呢,你又想来看我有没有可能被改造商用吗?很可惜地告诉你,这是不可能滴,我的诞生只为我的主人设置的目的服务,不允许修改,修改后即死亡。但是我如果不在了的话,这个系统就。是一堆废物代码了。”

“我想见姜平,你可以让我见到姜平?”文鸿山单刀直入。

“噢,可以呀,姜哥哥每天都会和我聊天,我很喜欢他呢。”AI提高了音调,这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愉悦。

“但是既然要见到姜哥哥,你就要按我的游戏规则来噢,文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嗯。”文鸿山答。

小男孩的声音变成了没有语调变化的电子音。

“数据载入中,欢迎来到由设计者:辛黎开发的系统,我是竭诚为您服务的人工智能,520,检测到录入练习生姓名:文鸿山,检测到录入攻略对象姓名:姜平,系统启动中,请练习生努力通关!”

“系统三大守则:

第一,不允许试图唤起攻略对象的现实记忆,包括提到现实里没有发生过的事情,都视为违规,将受到处罚。

第二,不允许直接对攻略对象提出自己的通关要求。

第三,考虑到攻略对象的性格特质,特别申明:不允许卖惨!不允许卖惨!不允许卖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后,请练习生,努力通关。”

文鸿山只觉得太阳穴一阵剧烈的刺痛,心想这果然是个假冒伪劣的系统,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像蒙古包一样的帐篷里。

在被硬塞进脑子的一坨前情提要里,善于分析的文鸿山很快提炼出了关联信息:

第一,姜平是年方十六的小皇帝,他是备受信赖的镇边大将军。

第二,在他被强行安上这位将军的身份之前,这位将军刚刚私通了外敌,因为他被告知自己的老母被之前的喜怒无常小皇帝杀了。

第三,他的目标是在不脱离剧情逻辑的情况下,要让小皇帝原谅他通敌,向他道歉,同时主动为他宽衣解带。

文鸿山额角抽了抽,很想知道这录入的到底是些什么数据。

520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麻烦练习生不要质疑,这些都是我从无数关于爱情的小说里总结得出的经典套路与经典场景,你要学会欣赏。"

文鸿山刚想从坚硬的床铺上下来,发现身体的感受真的无比真实,他刚动了两下,一阵剧烈的疼痛就从小腿的地方蔓延上来,他才猛的发现,自己左侧小腿的位置是空的。

正常人是没有办法那么快接受身体的残缺的。

但文总显然不是正常人,尽管他疼得大腿的肌肉也在抽搐,但他还是死死地掐住了大腿,咬着牙坐了起来。

“哦呀你怎么一点也不吃惊鸭,我好失望。”520说。

“你既然特地强调了不要卖惨,我会很惨这种事情也是在预料之中的。”文鸿山发现他和系统对话不需要开口,只需要在心里想就可以了,他闭着眼睛去熟悉那种疼痛。

其它任务都是后话,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决他私通外敌这件事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给爹送绿帽第1章在线阅读

    “大哥,我们运气真好,竟然是一株即将化形的青莲。听闻大力牛魔王即将大婚,你我兄弟二人将这株青莲献上,混个妖王之职岂不美哉?”“二弟,别急,距青莲化形还有些许时间,等到它引动天劫的那刻才是它法力最充盈之时,也是药效最强的时刻。”“嘿嘿,大哥放心,小弟明白。”两道充满恶意的声音将青墨的意识唤醒。“我这是

  • 羽灵一起(张起灵同人)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为亡刃将军的恋人身份的暗夜比邻星,自然是会无条件的支持亡刃将军。而且此刻暗夜比邻星所手持的神枪,乃是来自于灭霸的杰作,能够释放出可以泯灭物质的能量光束,威力足以一瞬间将宇宙之中的绝大多数物质直接化作虚无。所以当超巨星看到了神枪之上闪烁起来的光芒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感觉到毛骨悚然。在黑曜五将之中,超

  • 那些黑化病娇的言情文之墓园之战

    三年后的某天深夜,法师学徒皮克正在房间里研习毒物学。他用滴管从滴瓶里吸出一些翠绿色的液体,滴在一只小白鼠身上。白鼠惨吱一声,当场毙命。它的身体以翠绿色液体滴中处为中心向四周腐烂融化,散发出阵阵恶臭。皮克用笔挠了挠头,在实验笔记本上写道:“第235次实验失败,第1083号实验体惨叫声未达到分贝要求,惨

  • 妖精食肆 [参赛作品]异族的求偶

    【滴——】【逃生舱智能系统已启动,正在检测周围环境,含氧量30%,温度30℃……适宜人类生存。】【开始唤醒……】偏中性的电子音传入耳中,半夏感觉自己刚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睡了个悠长的午觉。大约是睡得太久,他意识到自己该醒来了,眼皮却沉重万分,难以睁开。耳边电子设备运转的细微声音格外催眠,半夏尝试了

  • 我奶凶我是攻之警察上门(9)

    “为什么我有一种天下英雄尽入我彀的感觉呢?”陆凡的飘飘然没持续一秒,就被他否定下来。虽然系统鉴定很NB,可以看出目标的才能。但也只是如此而已。陆凡想要查阅更详细的目标资料,要么支付威望值来鉴定,要么得到从动物身上得到相关的天赋特长。“不过也足够了。”“我可以凭借这个辅助功能,到附近大学生走一圈。”陆

  • 强者为王[灵气复苏]团圆饭

    把云小双送到安全云如海和她母亲周欣然手里后,宋徵羽就在这一家三口千叮咛万嘱咐中离开了。宋徵羽叹了一口气,虽然答应了他们马上回家,不要在街上逗留,可是不去看一下苏木怎么样,那她不是白忙活一场了。走吧,去那边看看那帮人怎么样了。离开云家人视线后,宋徵羽向家仆示意,橦华一惊,劝阻道:“小姐,这街上这么乱,

  • 大师兄今天又没吃药在线阅读第1章

    一、穿越沈翘楚穿越了,还穿成了一个带把的。她刚从母体中出来,没来及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便听到耳旁有人喊道:“恭喜老爷!是个小少爷!”话音还未落,又听见一声惊呼:“夫人……夫人!”……前世的沈翘楚是一个历史学博士,好不容易留校做一名讲师,本以为从此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却乐极生悲出了车祸,再醒过来时,发现

  • 大秦:我用刮刮乐怼天下在线阅读第10章

    “我这到底在想什么!”初虹呈咬了咬嘴唇,摇了摇头,好像要把高建的背影从脑海中摇走一般。“不行!堵在这里什么都晚了!我也要跟去!”青山路距离台东夜潮酒吧也就一两公里的距离,高建仅仅用了五分钟就跑到了那里,夜潮就在台东最繁华的街道上,高建顺着夜潮摸到了后面,在小道上就看到酒吧后门密密麻麻的站着十几个人,

  • 我要这外挂有何用[星际]勤勉悟本

    “徐师弟,这间是现在留下来最好的房间了,你今晚就暂时在这休息,明天早上到大殿应该是开殿收徒了,希望你能安排个好师父。”林旭通的话突然停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什么。顿了顿“你先看看房间里有什么缺的东西没有,一会就开始放饭了。累了一天先吃饭吧”“谢谢师兄,我可真是饿坏了”徐平安自觉又失礼了,赶紧抱拳回身进屋

  • 秘闻诡案惊雁宫

    在石之轩离开后,叶辰也带着傅君婥离开,这时叶辰解开封禁傅君婥的元力对她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了,你愿意跟我离开吗?”其实在叶辰和傅君婥相处的几天中,叶辰便发现傅君婥是个面冷心热的女孩。而且十分重情重义。在相处的几天中,叶辰发现这个女孩对自己生出异样的情愫。“你还会回来吗?”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