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腐草为萤在线阅读第2节

2021/5/5 12:18:09 作者:栀栀桃桃盐奶盖 来源:晋江文学城
腐草为萤
腐草为萤
作者:栀栀桃桃盐奶盖来源:晋江文学城
“娃娃机和人生一样具有随机性,你说得没错。”“但是它有它的好处。就算不能如愿以偿,你还可以花费不太多的成本,再试一次。”世界很大,人生很长,离去的时光不会倒流,做过的选择无法回头。谁都胆怯过,无论是你还是我。好在我把此时此刻牢牢握在手中。既然确定了心意,我也敢勉强一回,再试一次。因为总有少数值得期待的事物让我愿意挥洒出全部勇气去追逐,比如未来,比如你。再试一次吧。再试一次吧。我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我和你也一定会有。

“火焰炮!”络腮胡男子跃起在四米多的空中,他右手横挥而出,那一瞬间,空气仿佛被他手掌引爆了一般。翻滚的橙色火焰在空气中剧烈膨胀,形成一道直径一米多的火柱,直朝白泽所在位置扑面射来。

白泽猝不及防,立刻被淹没在熊熊烈火之中。刚被解放的「源力」无法完全抵挡火焰的侵蚀,皮肤在高温中迅速碳化。

白泽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意识也很快模糊起来,四周的一切都逐渐的消散在朦胧之中。最后,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冰冷,颤抖!

这里是……

当白泽睁开双眼之际,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副人山人海的画面。

这里是一个广场,广场上整齐的坐满了围观的人群。

眼前的擂台上,两名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在进行战斗。

最前排座位上坐着一群身穿绿色制服的异能导师,他们手中基本上都拿着笔记本与笔,正一笔一画的记录着擂台上那些毕业生的战斗数据。

白泽并不惊讶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脑海中也没有自己是否还活着的疑问。他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回到了七天前,纪元2000年,10月10日,也就是「西盟政府」旗下第一百五十八异能培训学院新一届毕业典礼的那一天。

白泽非常清楚,这并不是单纯的重生。因为在自己身上出现的重生现象,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白泽在异能学院毕业典礼的考核擂台上,被在校学员徐屿活活打死。死后时间倒回了七天前,当时白泽就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重生。

第二次,白泽在知道徐屿的攻击方式后,在擂台上侥幸存活了下来,但后来却死在已经毕业并取得D级能力者凭证的叶然手上。同样,死后时间又倒回了七天前。

第三次,也就是刚才,白泽在侥幸逃过两劫之后,却遭遇了徐屿的异能导师霸天、也就是那个络腮胡男子的突袭,结果被活活烧死。而这一次也不例外,时间倒流回到了七天前,也就是与徐屿在擂台上决斗的那一天。

一次又一次的重生现象告诉白泽,自己很可能进化出了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能力。很显然,这个能力就是「时间重启」。而触发这个能力的条件,就是自己的死亡。

白泽仔细的想了想,这也就是说,只要自己遭遇不测导致死亡,时间就会被重置,倒流回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而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提前预知死亡,从而避免死亡。换句话说,自己已经拥有了不死的逆天能力!

“白泽哥哥,你在想什么呢?”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白泽此刻的思绪。白泽转头望去,一名头发雪白,左侧头顶戴着樱花瓣的少女正紧张的望着自己。

这名少女名叫兰雪,是学院里少数几个认可白泽的人。方才的考核中,她已经通过了,并正式成为了D级能力者。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一副紧张的模样。她自己上场的时候都不见如此,但此时此刻,她却表现得这般紧张。

“没什么,雪儿,别担心。”白泽这才意识到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上台考核了,此刻雪儿正在为自己担忧,因为接下来自己将会在擂台上与别人进行比试。白泽很清楚,那个人便是徐屿。

白泽并不知道徐屿那家伙最近是吃错了什么药,最近一年老爱找自己麻烦,甚至还要借助考核的机会取走自己性命。

但是这一次,白泽不会就这么妥协了,这一次,他决定采取报复。

白泽知道,自己是时候逆袭了。就在刚才,他才意识到自己进化出一种震惊世界的罕见能力——「时间重启」。

不仅如此,就在刚才死亡的前一刻,白泽在战斗中无意间释放出了「源力」。

白泽记得非常清楚,当时霸天朝自己劈出了刀刃,由于速度太快,当时自己根本就无法闪躲,只能用双手抵挡。

而霸天劈出的刀刃便正好击中自己右手手腕上所佩戴的护腕,护腕被击碎的那一刻,无穷无尽的「源力」就仿佛喷泉一般的从腹部涌现了出来。

但那为时已晚,霸天的速度惊人,紧跟着朝自己发动了火焰能力的攻击,在自己爆发出强大的「源力」前,就已经将自己埋葬在熊熊烈火之中。

白泽并不觉得遗憾,因为他拥有无限从头再来的机会。因为那足矣证明自己并非无法解放「源力」的废材,自己之所以无法解放「源力」,很有可能跟右手上佩戴的护腕有关。

而此刻,那个黑色的护腕依旧还佩戴在白泽右手手腕上。只要将这个护腕拿下来,白泽又能够感受到临死前那股强大的「源力」。

想到这里,白泽的内心就兴奋不已,他立即掏出一秉随身携带的短刃,将短刃对准护腕狠狠的刺去。

这护腕是白泽小时候母亲给自己亲手戴上的,自从母亲死后,这么多年了,白泽一直都将护腕戴在右手手腕上,从来都没有取下来过,也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取下来的办法。

但母亲为什么要将这种护腕戴在自己的手腕上呢?护腕又究竟暗藏着什么玄机呢?

但如今事关重大,为了验证自己是否是废材,白泽必须得舍弃掉这个母亲的遗物。

“白泽哥哥,你这是在干嘛?”对于白泽的异常举动,雪儿感到疑惑不解。

“马上你就知道了。”白泽随便回答了一句,随后用短刃猛戳黑色护腕。但无论他怎么用力,护腕都丝毫没有被破坏的迹象。

很显然,这个护腕已经达到了金属的硬度。霸天却能够利用源力轻易的将其切开,足以见得霸天的实力非凡。

雪儿被白泽的这番举动吓坏了,她立即搂住白泽的手:“白泽哥哥,你干嘛呢?太危险了!快停下,刺中自己的手怎么办?”

白泽也停顿了下来,他知道这样戳下去是没有意义的。

而就在这时,几名少年从远处漫步走了过来。

白泽听见脚步声便已经知道接下来即要发生的事情,没错,那几个家伙是来嘲笑和打击自己的。

他们是和徐屿一届的学员,和徐屿一样,平时就喜欢没事找茬,动不动就对白泽耀武扬威,给下马威。

“喂,废物!你在干什么?这么快就自暴自弃了吗?”眼角有刀疤的少年来到白泽面前,露出一脸轻蔑的笑容。

这个家伙名叫张宇,是找白泽麻烦的这群人中带头的人。他接着说道:“明明就是个废物,还银发、银牙、银指甲,整得与众不同,生怕别人认不出你是那个远近闻名的废材一样。”

白泽的相貌是很另类,银发、银牙、银指甲。但他也不想这样,因为这些特征是天生的,他也没办法呀。

白泽并没有回答,反而是雪儿挡在了白泽身前:“又是你们几个,白泽哥哥到底哪里惹到你们了?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哟哟,每次靠女人来帮你说话呀,废物这个词硬是被你发挥得淋漓尽致呀!”张宇故意讽刺道;

另一名少年也跟着应声道:“是呀,像你这种废物,居然还敢来参加毕业考核,不怕被打成残废吗?劝你还是放弃考核,滚回家喝奶去吧!”

听到这里,白泽捏紧了拳头,坚硬的指甲刺入皮肉之中,传来一阵刺疼。深呼吸一口,调整了气息后,白泽抬起了头,狰狞的望着几人,声音低沉而压抑:“听好了……”

说着,白泽朝自己竖立起了大拇指,大声吼道:“我可是要成为「异尊」的男人!无论面对什么事情,我都不会退缩的!”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表现得极度不屑,纷纷用手捂着肚子哈哈的嘲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听见了吗?这个废物又把这句话搬出来了?真是太搞笑了!”

“连个异能都没有,还整天吵闹着要成为异尊?你能成为异尊的话,全世界都是异尊了!”

“就是,只有没有能力的废物才会整天幻想着要成为异尊……”

对于废物这个词,白泽已经听得麻木了。

白泽很清楚没人会看得起自己,谁让自己是学院中百年难得一遇的废材呢?曾经在开学典礼上夸下海口,说自己是要成为「异尊」的男人。但培训八年,不仅没有进化出异能,就连「源力」都无法解放出来。

虽然无法解放「源力」,但白泽对「源力」的起源也有一定了解。「源力」乃指宇宙万物的能量根源,即物质最原始的能量,也是发动异能的基本因素。

宇宙万物皆有能量所在,人类也不例外。只是远古的人类并没有学会解放身体最原始的能量,自人类的天敌「尾兽」出现后,这种原始的能量才逐渐被后人所领悟。

如今时代,源力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主调,就连刚来培训一年的新学员都能解放出源力,但唯独就是白泽无法解放源力。没有源力也就意味着即使拥有异能,他也无法使用。

为了解放自身的源力,白泽付出了非常人的努力。但他的努力就仿佛同被吸进了一个无穷无尽的黑洞一般,一去不复还。

就因为这样,白泽成为了「西盟政府」旗下第一百五十八异能学院百年难得一遇的废材,上江城中人尽皆知的笑柄。

而导致这一切祸根的源头,已经可以确认就是右手上的黑色护腕。一想到这个护腕让自己蒙受了多年的屈辱,白泽便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立即将护腕砸得粉碎。

但护腕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砸碎的,白泽不知道它是什么材质,感觉上就跟金属一样坚硬。

而且,护腕也是母亲死后唯一留下的遗物,真要砸碎了,白泽又舍不得。但除此之外,又有其它办法可以取下来吗?

与徐屿的对战近在咫尺,目前白泽已经没有其它办法可行了。白泽估算了一下,根据护腕的大小,如果能将手掌上多余的肉体切除,应该就能够拿下护腕了。

想到这里,白泽在那些家伙的嘲讽声中拿起了匕首,脑海中开始思考着到底要不要这样做,切?还是不切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元灵神盘第2章在线阅读

    002菜品端上来,五花八门的。过了百多年,食物的味道也略微有些变化。顾云梦不是没吃过宫里的饭菜,他捧着碗细嚼慢咽,一点也不似他的风格。上一次在宫中吃饭时,他战战兢兢地和朱棣在一起。那时候皇上尚是新帝,眉宇之间却是褪不去的疲色,一顿饭吃到最后,琴白还让他药倒了皇上。分明是没多久之前的事情,如今回忆起来

  • 乘风微阳之朋友和母亲

    李天越打来电话,周三来出差,早班的好处就是晚上的时间方便协调。吴珏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子才到了饭店。李天越已定居北京,因为刚有了孩子,父母跟着去照顾孩子了。父亲退休前一直在工厂工作,家也在工业区,现在工业区已整体外迁,他家附近的环境倒是好了许多,高中的时候,很多个周末都是在李天越家里度过的。包房在三楼,

  • 邪灵问道一瞥

    离非正翻到三百年前的两族大战记事时,一把冷剑从背后搭到肩上,离非低头看了一下剑刃,没有回头。“你一直如此讨厌我,是因为我的身份吗?”“姑娘过虑了,我只是做好我该做的。”“看来我和雪月姐姐是没有办法成为朋友了。”离非起身,欲离开。“站住。”雪月收回剑,“姑娘身体已恢复,请尽快离开山庄。”“我不要,我喜

  • 余生有幸之乱步生气地问(5)

    005.度过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上午,日向沙耶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手机一早上都响个没完没来了,好不容易到中午消停了一会,却没想到正当她准备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了一个电话。不会又是她的男朋友打来的吧?这次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没有任何备注。应该不是男朋友了吧?毕竟这个电话她都没有备注过名

  • 末日之老子是丧尸第二章

    第2章第二日,酆都月在书房处理着外出时积压的公务,一剑随风来见酆都月。酆都月一边处理着公务,一边吩咐道:“与不夜长河的交易已经谈妥,商队半个月后就会出发,你记得调派人手护送;昨日的那批新人已经通过试炼,这批新人的素质不错,接下来的训练由你负责,完成训练后,就补上之前的空缺。”一剑随风一一应着,两人事

  • 异界我最富之纵横在线阅读第1节

    四月,乍暖还寒,法国,戛纳。化妆室里。女人垂着头,微微咬着唇角,纤白手指停顿片刻,似是犹豫不决,那样小心翼翼,又带着点偷偷的甜蜜:“今天红毯的定妆照,好看么?”下方就是一个照片,照片里的自己一袭素色长裙,红唇雪肤,眼睛乌黑明亮,看着镜头有些微微的羞涩,像看着情人的青涩少女似的。她手指选中那张照片,又

  • [系统]带着奇迹暖暖上分在线阅读第6节

    06猛料的诱惑(下)虽然跟江牧野说定了,江北却还是先从自己这边开始查起来。首先要排查的就是自己手机的聊天记录,万一是自己不小心分享出去了那她就得准备负荆请罪了。没翻几条,就破案了。江北就看到了“自己”将视频发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梁英。但江北很确信自己没有给任何人发送过这段视频,那么就只

  • 冰龙物语在线阅读第七章

    鲁王手指一激灵,把整个棋盘都撞落在地,眼神发狠:“先生,你说的可是真的。”聂长风摸摸手里的拂尘傲然道:“自是真的,若是王爷不信,可当虚妄。”鲁王眸色一时间闪烁不定,她先前就已经见识过聂长风算卦的本事,此时,不由得她不信,她先前本是先帝长女,理当继承皇位,可先帝偏袒,竟将我封号定在远离上京的汴州,她不

  • 妖姬血瞳第一章

    舞池里男男女女混合在一起,一群寂寞的灵魂在肆意的起舞,他们和嘈杂的音乐一样,不知疲倦,弥漫在空气里的是数不尽的纸醉金迷。一杯酒顺喉而下,从喉咙辣到胃里面,他像喝凉白开一样往下灌,微微睁开眼睛,透过五彩斑斓的光,红色分外显眼,来回交换,竟然一时之间分不清天上人间,萧安榛右手挡在眼睛面前,唇角勾起的弧度

  • 『灵珠同人』女娲神传之神农手卷疑团

    周海醒来的第一件事就问妖怪除了没有,当白羽把罐子交给他的一瞬间,这哥们竟然哭了。男人有时候可能就如此简单吧。这次还多亏了白兄弟了,要不是你我老周就交待在这了。白羽回道:周大哥,客气了。你我相识一场即是朋友,我怎么会见死不救呢?白兄弟,冒昧的问一句,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第九处呢?周海问道。周大哥的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