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全网黑她去打职业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5/5 11:58:48 作者:岸上鸢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网黑她去打职业了
全网黑她去打职业了
作者:岸上鸢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新文《薄荷奶绿[重生]》已开文案“如果能回到学生时代,你会做什么?”“要跟最好的朋友多去几次小卖部,少吵几次架;早点跟喜欢的男孩告白,最好能拥有一段甜甜的高中生恋爱恋爱;元旦联欢一定要出够风头,毕竟都重生了,还能没点儿金手指?””言情小说里的各种情节,就让我来一一实现吧!”可当许扶蓝真的回到自己的少女时代后...她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妖魔鬼怪都莫挨劳资!我要上北大!***“什么?我的暗恋对象也喜欢我?”“不能的呀,他喜欢的不是隔壁班班花吗!”“...他早点说,咱俩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本文

“老板,可是此人?”巷道胡同里,一个中年人讨好地问。他从怀里掏出颗透明的石头,这块石头倒也奇特,里面画有人物风景,栩栩如生。更奇的是,这石中人物好似活的一般,有动作有声音。

他的对面是个面色阴寒的壮汉,满脸黑密的络腮胡子像密密麻麻的钢针。他阴翳地盯着石头中正在吃早点的年轻人,咧开一嘴黄牙,听不出声音的喜怒:“没错,就是他,你干得不错,接着,这是赏钱。”

“诶,谢谢老板,谢谢老板。”中年人掂量着手中锦囊,眉开眼笑。

叶七用计逃脱冯焰和蛇君的追击,一路南下,赶了几天路,总算见着小镇。他摸摸干裂的唇角,一溜小跑,赶村镇而去。

“老板,来壶茶水,渴死我了。”他大咧咧地坐下,开口道。

这些天为了躲开冯焰和蛇君的追击,叶七又分别将衣服撕下布条,系在冬鸟走兽身上,为了赶路更是连夜不寐,除开填饱肚子,都没好好的休息过。

“客官,你的水来了。”

“老板,这里是什么镇?”叶七虽辨得清方向,但这些小镇在地图上比比皆是,他无法判断。

“这是清水镇。”老板好奇地看了看这个火急火燎的年轻人,听到有人唤他,这才撤了茶壶,赶别的桌去。

清水镇?嗯,方向没有走错,在清水镇往小蓬莱的路上,还有一座城,是出了名的混乱之城,如果蛇君他们还能追上来,就只能先到那里去避避难了。

叶七喝着茶水,心中计较。丝毫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变化,等到他喝完,再看周围,不由吓一跳。

好家伙,我被追杀的时候一个正派修士都没见着,原来都赶这儿来啦?

只是一个喝茶的功夫,这座小酒楼就被平常见都见不着一面的修士给占满了。叶七心中好奇,拉过一位身背三亭大砍刀的仁兄,出口询问。

“诶,这位道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小小酒楼里面聚集了这么多修士?”

被他叫住的仁兄,仔细打量了他一眼。点点头,回答道:“你想知道?凑近点,我告诉你。”

“哦,好。”叶七依言,把身子凑过去。刚准备再次开口,身侧劲风一闪,那位仁兄将三亭大砍刀从背上卸下,破着风就朝他砍来。

叶七哪里想到这阵势,慌忙之中生生折过身子,被削下半片衣物。“道友,有话好说,我和你有何仇怨,要突施辣手?”他心中茫然,不明白为什么同为正道,竟然会相互攻击。

“我和你没有仇怨,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曾结怨与你,怪只怪你被悬赏。”那持三亭大砍刀的仁兄嘴角泛起冷笑,话不多说,抡起砍刀换着方向再砍。

“嘭!”一声巨响,他的背部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拜托,你只是法诀一重,最小只的那个,这么嚣张干嘛。叶七收回右手,无奈地看着躺在地上疼痛哀嚎的道友。

“兄弟们还不快上,都想着坐享其成,被他逃走,大家都没好处!”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众人纷纷醒悟,各种真气涌动,刀剑钩斧钺,各式各样的武器向叶七招呼过来。

叶七慌忙躲避,但双拳难敌四手,被这么多人攻击,还是结结实实得挨上几下。好在里面没有法诀三重以上的高手,最高的也就二重,只打得他真气紊乱,浑身疼痛。

“大家同为正道,为什么要互相残杀?”叶七心中岔怒,以为他们都是接了蛇君冯焰的悬赏,过来追杀自己。

“哪里来的傻子,是刚出门的公子哥吗?”一根宣花长棍劈头盖脸砸来。

“真是迂腐,正道之间互相残杀的难道还少吗?”一剑寒芒挥洒。

“修行之路,百舸争流,资源有限,自然都是竞争,施主还是放弃抵抗,成全我辈吧。”一道拂尘拦腰拂过。

叶七身子歪斜侧开,躲过当头棒喝,脚下挪转,避开寒芒长剑,但终究被口中义正言辞的道士捉住破绽,又在腰间添处伤痕。

“你们这是逼我大开杀戒吗?”他听着各方言论不断颠覆自己的认知,心中愤懑想要反驳,但又找不到理由,身上伤痕越来越多,原本只是躲闪的叶七也有了怒火。

“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你不成?”“来吧,看你有何本事。”“聒噪!”

“唰!”二刃青钢剑出鞘,叶七不再一味防守,寒潮真气澎湃,悍然出击。“苍点七星!”他看准打得最狠的一剑一棍,还有那偷施毒手的虚伪道士,剑芒一一点过。

寒光突闪,措不及防之下,几声惨叫传来,有人被叶七的苍点七星点中,阴寒刺痛之下,张口痛呼。

“怎么回事,我的真气!我的身体动不了了!”

“可恶,他的剑上有毒!”

“端的狡诈,起初骗我们以为是初出茅庐的蠢货,找准时机突施手段,真是有辱正派之风!”

他们体内被寒潮真气所伤,截住了运转的真气,蔓延开来身体更是开始僵硬,无法动弹。眼见肥肉在前却无法收取,只能嘴中谩骂抹黑叶七。

好不要脸!叶七面带寒霜,这是他第一次生这么大的气。之前遭遇的西华山二鬼和蛇君一伙,都是魔门中人,虽然做事残忍毒辣,对自己喊打喊杀,但他并没有觉得奇怪。正魔不两立,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然而今天,一群正道同门,竟然公然对自己污言秽语、群起而攻之,不禁令他怒火中烧,凛冽反击。

此地人数太多,更有几个与我同为法诀二重的没有出手,肯定是想让前面的炮灰消耗我的真气,顺便探探虚实。我已出招震慑,趁他们还在心中迟疑,先逃出包围再说。

叶七突然一声大喝,寒潮真气漫开,连带着二刃青钢剑上都覆上浅蓝光芒。“是你们逼我的!”

“要遭,快闪,他放大招了!”

众人看到他这样,以为狗急跳墙,想跟自己同归于尽,一个个慌忙躲避,原本密不透风的包围圈顿时四散开去。

“不要慌乱,守住包围圈!”“一群蠢货!”藏于后方伺机而动的法诀二重修士,见前面的人群散开,恼怒阻止。但为时已晚。

叶七哪里管他们怎样,觅着破开的空隙,他脚下用力,踩过几个人的头顶,抽身离去。“诸位,后会有期,不用送了。”

“追!”“快追!”

逃出镇外,叶七心中又气又怒,越想越恼。

真是没有一刻消停的,才躲过蛇君两人的追击,又陷入同门正道的包围,后者更是让他心寒不已。等我回到剑仙殿,一定要将此事告诉师傅,以师傅的修为作风,肯定会好好整治他们一番。

叶七正恼着,眼前一暗,突然有道赤衣身影拦在路前。

嗯?他抬头,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络腮胡子像钢针般直挺的壮汉。

感觉不到他的修为,至少是法诀三重!

“你也是来追杀我的?”叶七强装镇定地问,心中已提到嗓子眼。莫非是蛇君同伙?三个三重境的魔修,之前怎么没见过他?

络腮胡子咧开一口黄牙,对他冷冷一笑。“不。”

叶七听到他这话,松了口气,要是他也来截杀自己,那可真是不给活路。

络腮胡子见他一脸放松的模样,又冷哼一声。“我不是来追杀你的,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我就是悬赏你的那个人!”

叶七原本刚松懈下来的心又再提起,不可思议地问。“你?你为什么要悬赏我!”

“因为你杀了我的胞弟,李奎!”络腮胡子怒目圆睁锁定叶七,恨不得把他一口吞下才解气。

“李奎,李奎是……”叶七刚想问李奎是谁,自己下山以来就杀过一个人,就是西华山二鬼中的那个尖锐劫匪。

想到此人,叶七一脸嫌恶神色。“哦,原来是他!杀害无辜,劫道做匪,我杀他是除魔卫道,怪不得旁人!”

“好一个怪不得旁人,你可知道,他是李家的人!李家的人,做什么事都天经地义。”

“天经地义?好霸道的口气,李家算什么,敢说出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知道对面的修士是法诀三重,在自己之上,叶七并没有胆怯,据理力争道。

“狂妄!你究竟是哪家公子,趁我还没有杀了你,报出名号,我李奇好替你去你族报丧!”

“哈欠。”叶七仿佛没看到李奇那张愤怒得快要扭曲的脸,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一脸困乏的样子。“说完了?说完了就快动手吧,我叫叶七,剑仙殿弟子,快杀了我,你好去跟我师父报丧,定有重谢哦。”

叶七?剑仙殿?这小子莫非是在唬我?李奇见他满不在乎的神情,心中反而怒火稍退,冷静地思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你杀不杀?够不着吗?我再靠近两步?”叶七轻松随意,说完就上前迈过两步,走到离李奇只有一臂距离的地方,口中催促。“还不动手?知道我的身份,怕了?”

他越是这样说,李奇越是怀疑他话的真伪,一时犹疑间竟然没有出手。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杀我的。师傅啊师傅,为了活命,叶七只好略施阴谋诡计,还请师傅莫要责罚。

叶七把李奇的举动看得真切,瞅准他心思迷茫之际,瞬时苍龙破渊,一掌探出。

“嘭!”蕴含着寒潮真气的力道打在李奇身上,阴寒刺痛之下,他又惊又怒。没想到叶七竟然敢出手,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辈唬住!

“你找死!”李奇运转真气,羞怒中决定动用法诀取他狗命。这才发现体内的真气陡然一滞,竟被一道至寒之气截断。

一个是法诀三重,一个是法诀二重,九归寒潮诀虽有截脉的特性,但对修为比自己真气高的对手,效果要弱上些。

李奇不能大肆凝聚真气,给叶七致命一击,但还是汇聚出小股真气于掌中,如叶七般一掌拍回,打在他的胸口。

叶七只觉体内寒潮真气巨震,经脉筋骨无一不麻,险些失去知觉。好在他意志坚韧,咬牙坚持住没有倒下,而是趁着李奇被突袭的寒潮真气截住大部分真气,动作迟缓的时机,强提一口真气,转身奔走。

往混乱之城的方向赶去。

“可恶,你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敢惹我李家,我跟你没完!”身后,李奇狂吼叫嚣,震彻穹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邪灵问道一瞥

    离非正翻到三百年前的两族大战记事时,一把冷剑从背后搭到肩上,离非低头看了一下剑刃,没有回头。“你一直如此讨厌我,是因为我的身份吗?”“姑娘过虑了,我只是做好我该做的。”“看来我和雪月姐姐是没有办法成为朋友了。”离非起身,欲离开。“站住。”雪月收回剑,“姑娘身体已恢复,请尽快离开山庄。”“我不要,我喜

  • 余生有幸之乱步生气地问(5)

    005.度过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上午,日向沙耶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手机一早上都响个没完没来了,好不容易到中午消停了一会,却没想到正当她准备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了一个电话。不会又是她的男朋友打来的吧?这次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没有任何备注。应该不是男朋友了吧?毕竟这个电话她都没有备注过名

  • 末日之老子是丧尸第二章

    第2章第二日,酆都月在书房处理着外出时积压的公务,一剑随风来见酆都月。酆都月一边处理着公务,一边吩咐道:“与不夜长河的交易已经谈妥,商队半个月后就会出发,你记得调派人手护送;昨日的那批新人已经通过试炼,这批新人的素质不错,接下来的训练由你负责,完成训练后,就补上之前的空缺。”一剑随风一一应着,两人事

  • 异界我最富之纵横在线阅读第1节

    四月,乍暖还寒,法国,戛纳。化妆室里。女人垂着头,微微咬着唇角,纤白手指停顿片刻,似是犹豫不决,那样小心翼翼,又带着点偷偷的甜蜜:“今天红毯的定妆照,好看么?”下方就是一个照片,照片里的自己一袭素色长裙,红唇雪肤,眼睛乌黑明亮,看着镜头有些微微的羞涩,像看着情人的青涩少女似的。她手指选中那张照片,又

  • [系统]带着奇迹暖暖上分在线阅读第6节

    06猛料的诱惑(下)虽然跟江牧野说定了,江北却还是先从自己这边开始查起来。首先要排查的就是自己手机的聊天记录,万一是自己不小心分享出去了那她就得准备负荆请罪了。没翻几条,就破案了。江北就看到了“自己”将视频发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梁英。但江北很确信自己没有给任何人发送过这段视频,那么就只

  • 冰龙物语在线阅读第七章

    鲁王手指一激灵,把整个棋盘都撞落在地,眼神发狠:“先生,你说的可是真的。”聂长风摸摸手里的拂尘傲然道:“自是真的,若是王爷不信,可当虚妄。”鲁王眸色一时间闪烁不定,她先前就已经见识过聂长风算卦的本事,此时,不由得她不信,她先前本是先帝长女,理当继承皇位,可先帝偏袒,竟将我封号定在远离上京的汴州,她不

  • 妖姬血瞳第一章

    舞池里男男女女混合在一起,一群寂寞的灵魂在肆意的起舞,他们和嘈杂的音乐一样,不知疲倦,弥漫在空气里的是数不尽的纸醉金迷。一杯酒顺喉而下,从喉咙辣到胃里面,他像喝凉白开一样往下灌,微微睁开眼睛,透过五彩斑斓的光,红色分外显眼,来回交换,竟然一时之间分不清天上人间,萧安榛右手挡在眼睛面前,唇角勾起的弧度

  • 『灵珠同人』女娲神传之神农手卷疑团

    周海醒来的第一件事就问妖怪除了没有,当白羽把罐子交给他的一瞬间,这哥们竟然哭了。男人有时候可能就如此简单吧。这次还多亏了白兄弟了,要不是你我老周就交待在这了。白羽回道:周大哥,客气了。你我相识一场即是朋友,我怎么会见死不救呢?白兄弟,冒昧的问一句,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第九处呢?周海问道。周大哥的美意,

  • 我是你的太阳第3章在线阅读

    苏府,西北角最偏僻的梨园里。苏泠风盘腿坐在梨树下的石凳上,一手捧着一只大海碗,一手用勺舀着碗里的肉丸子往嘴里送,她吃的速度很快,但吃相并不粗鲁。嗯,好吃,这肉丸子味道真不错,苏泠风满足的叹息,在委内瑞拉的热带雨林里受训半年,她就从没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无法生火时,她连能食用的活虫子、活老鼠都吃过了。

  • 绿茵飞扬君臣

    “孤深夜召众卿前来,只有一事相商。”昭君移步含章殿坐定,目光扫过殿内群臣。“朕欲加封天下十五国为王!”殿内空气一窒,中书省众臣皆低头不语。昭君也不急,只闭目扶额。沉默良久。殿下众臣中终有一人越众而出,俯身下拜。“大君,微臣以为封王之事不妥。”昭君闻言睁开双眼,微微一笑。“哦?徐卿给孤讲讲,如何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