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再世虚荣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5/4 21:36:39 作者:殇哀霜 来源:纵横中文网
再世虚荣
再世虚荣
作者:殇哀霜来源:纵横中文网
机缘巧合之下,退役职业选手陈默穿越到了一个以电竞为主流的世界,作为初来乍到的拥有多年职业经历的“新人”,陈默又将在这个世界里掀起什么样的一股风暴呢?

观辉城,江南水乡的一座小城。虽只拥有不到万户人家,但在附近州县却是数一数二的繁华商业都城。因为远离京城,这里的人们显得随意而任性,从物品的贩卖到百姓的生活,甚至在别的城市里不可能被允许的女子论嫁,在这里都相对自由。

提起观辉城,就不得不提菊南温家,原因无它,此城内的大半产业都属于温家。

距观辉城数里之外,有一座依山而建、菊花满园的山庄,引晋代大隐士陶潜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命名为菊南山庄。提起这山庄的主人温凌夜,那可真是赫赫有名!他年青时习文学武,不仅博得当时武林第一公子之雅名,后入仕为官,短短数年间就官居三品。然而他却在鼎盛之时激流勇退,携一妻二妾荣归故里,造此菊南山庄,潜心静养。短短十数年间,他便令名不见经传的观辉小县一跃成为客商频繁往来的一大商业名城,而温家更是成为江南数一数二的富豪。

如今温凌夜虽早已不问世事,他的家产也改由他家的二公子掌管,但他的名字在武林、商场甚至官场却留下种种神话般的传闻。其中最为大众所津津乐道的传闻是,温凌夜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发迹,皆因他少年时机缘巧合,曾寻获一件秘宝。得此秘宝者,入仕为官可平步青云,行走江湖可统领武林,隐于市井便可得大富贵。但此秘宝究竟为何物,众人却莫衷一是。有人说是点金石、百宝箱,有人说是聚宝盆、摇钱树,甚至还有人猜测,温家暗地里养了一只法力无边的狐仙,只要对它许下愿望便可梦想成真。

暂且不论江湖如何传言,观辉城内的百姓对菊南温家无不感恩,温家的到来,不仅令贫寒的县民衣食无忧,更从此过上了富足安逸的生活。时值温老爷五十大寿,观辉城内到处张灯结彩,街道两旁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色。

突然,一阵不和谐的吵闹声从街旁温家最大的客栈中传出:

“大胆,你竟敢蔑视本公主!”

“不敢不敢,本店店小,容不下公主您这尊菩萨,就恕不远送了。”

喧哗声中,一名十七、八岁少女怒气冲冲地从客栈中走出,店主温智四平八稳地跟在她的身后,嘴角挂着一丝淡淡地嘲讽。

只见那名少女,身穿一袭上紧下松的异族长裙,窄腰圆臀,玲珑曲线完美毕现。她头戴平顶小帽,腰缠镀银长鞭,足蹬牛皮短靴,行走间,银光闪闪,顿地声声。

细看此少女的五官,杏眼柳眉,秀鼻丰唇,肤白若雪,发黑如墨,一半秀发结成细碎长辫,另一半散于帽下。她的眼窝略深,双目极美,顾盼间,长睫忽闪,秀发甩动,令人心动的异族风情怦然而至。此时她的双颊因气恼染上了淡淡的绯色,更是艳光四射地直让人移不开双眼。

在异族少女的身侧,一名黑衣侍卫无声紧随。他头戴一顶压得极低的斗笠,将大半张脸遮去。虽然看不清容貌,但虎背熊腰,身形伟岸,无形中自有一股威武之气。

温智将二人送至店外,对异族少女深躬一礼,面无表情地长声唱喏:“恭送公主!”

异族少女对温智怒目瞪视了片刻之后,一把抓过黑衣侍卫牵来马匹,利落地蹬鞍上马,长鞭一挥,纵马而去。黑衣侍卫亦驱马紧随。

待二人走远,温智衣袖一抖,不屑地撇了下嘴角,转身往店中走去。

有与温智相熟的路人忙扯住他,好奇地询问:“我说温掌柜的,那美人儿可真的是公主么?”

温智回过身,僵冷的脸松驰下来,笑着答道:“她自称是高昌国公主。”

路人抓了抓头,疑惑地问:“这高昌国在哪里啊?我怎么听都没听说过。”

温智身后的伙计接口道:“高昌不就是前年被我大唐征服的西域小国么。当时嚣张得不得了,本来已经归顺了我大唐,却又去投靠突厥,结果惹得皇上大怒,我大唐军马一到,一下子就给灭了。”

路人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了!当时曾流传过一个笑话,我大唐军马兵临城下,那小国的国王看到我大唐军马如此声势浩大竟一下子吓死,他儿子刚当了一天的国王就被迫投降。原来那个西域小国名叫高昌啊。不过我听说,那小国里的所有贵族连同刚上任的国王在内不是全被押解进京了吗,怎么现在又蹦出来个高昌公主?”

温智嘿然一笑,脸上露出高深莫测地神情:“不知你发现没有,那美人儿虽有几分西域血统,身上穿的也是西域服装,但她身旁的那名侍卫却是个纯正的汉人。再说了,如果真是公主又岂会只带着一名侍卫?”

路人略一思索,恍然大悟:“原来又是个来温家打秋风的骗子!”

温智瞬目而笑,递过去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

路人又问:“温掌柜的,你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的?”

温智摊摊手,叹口气道:“还能怎样处理。按老爷订下的规矩,给她十两银子做川资,客客气气地送走了呗。”

“十两银子!”路人瞪大双眼,感慨万分:“温老爷可真是个大好人哪!”

……

“十两银子!温家实在欺人太甚,竟敢如此辱我!”城郊的一处荒坡旁,异族少女踏步疾走,怒气冲冲,“想当初温家每年都与我高昌都有大批的货物交易,哪次不是价值上万两的银子,如今却这般地翻脸不认人!”

黑衣侍卫牵马旁立,沉声劝道:“以往的货物交易都是朝里的贵族大臣们在管理,自从他们被押送长安,货物交易就已断绝。商人们从来都是重利轻义,没有货物确实难以筹借到银两。你贵为公主,当有公主的气度,不必为此等人气恼。”

“想不到中原全是些狗眼看人低的奸商!”异族少女狠狠地踢了一脚路边的长草,烦燥不安地说道:“咱们从北走到南,从西走到东,眼看期限就要到了,却连所需银两的七成都还没有凑够。当初还不如听赛尔库的,扮成马贼去抢银子回来!”

黑衣侍卫眸中一黯,缓声说道:“你也知道咱们现在的实力,为了不被其他各族吞灭,只是护住残存族人的生存都是勉力为之。若是这仅有战力去做了马贼,一旦引起其他各族的联手打击,灭族恐怕只是一夕之间。要想高昌复国,现在绝不能生事,必须让族人们好好地休养生息。”

异族少女突然泄了气,停住脚步,心烦意乱地说道:“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黑衣侍卫默立了一会儿,说道:“此城中应有我的故人,我去寻上一寻,再想想办法。”

“你去吧。”异族少女心烦不已地挥了挥手。

“公主保重,萧引告辞!”黑衣侍卫郑重地向她深施一礼,目光决然地转身离去。

异族少女望着杂草丛生的荒坡发了会儿愣,突然从怀中摸出温智给的十两银子,猛地向草丛中掷去,高声道:“气死我了!温家的人实在太可恶了!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你们好看!”她大吼了一通,仍不解恨,又取下腰间长鞭,欲向草中抽去。

“喂喂喂!你拿银子打我,我也就忍了,犯不着还用鞭子抽我吧!”长草丛中忽然传来一阵朗朗的笑声。

“谁在那里!”异族少女虽吃了一惊,却毫无慌乱之色,反而将鞭子扬得更高。

但见长草一阵晃动,一名男子自草丛中支起半个身子,带着一种慵睡方醒、似笑非笑的神情望着她,嘴角边还叼着一片长长的草叶。

“你是何人!”异族少女紧紧握住长鞭,杏眼瞪得溜圆。

“小生公子夜。”那男子二十出头年纪,眉目俊逸,表情闲散自得。他慢悠悠地站起,抖抖衣袖后,又低头轻轻拍打了几下衣服,然后抬头对异族少女灿烂一笑。

“公子夜?”中原人的名字叫起来总觉得有些奇怪。异族少女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他穿的是一件质地上佳的青绸暗花长衫,却因躺在草里到处是皱褶,上面沾满了泥屑草根,便是头上也沾有不少草屑,但他的神情却好似才沐浴更衣过,神清气爽得不得了。

“在!公主有何吩咐?”公子夜拱手应道,嘴角边噙出抹暖暖的浅笑。

“你识得我?”异族少女眼睛一亮,松开了鞭子。

“这个么?”公子夜托着下巴,围着异族少女转了一圈,玩味地啧啧砸嘴叹道:“就凭姑娘你这副相貌,扮谁不可,却偏偏要去扮那亡了国的高昌公主,只能说你空有一副好皮相,却长了一个草包脑袋。”

“你!”异族少女气得又扬起鞭子。

“不过小生相信,你确是高昌公主。”就在鞭子快要落下之时,公子夜悠然说道。

异族少女手腕灵巧地一转,银鞭贴着他的身侧呼呼作响地在草地上划出一道深痕,却没伤他分毫。一手鞭技,叹为观止。

异族少女瞪着他,眼中充满戒备:“哦?你刚才不是还说我是假扮的吗?”

“那是刚才没有看清你的鞭子。”公子夜躬身拾起银鞭的鞭梢,用力地拉了拉,再仔细看过地上的鞭痕后,自信满满地道:“此鞭看似银鞭,实则内由强韧的天蚕丝与金丝混合而成,只外面包了一层极薄的银皮。这种包银技术就连素有‘玉手神娘’之称的杜纤纤也做不出来。能做出此鞭的只有西域的兵器大师珉末节,而他据说只为西域皇族效力。”

“算你有眼光!”异族少女缓了脸色,一抖手,鞭子如训养的灵蛇般绕回手上。

公子夜一笑,弯腰拾回草丛中的银锭,托到异族少女面前。

异族少女刚要伸手去接,公子夜却又将手缩回。异族少女抓了个空,气恼地喝道:“你这是做什么!”

“公主急需银两吗?”公子夜笑吟吟地用两根手指捏住银锭,举到眼前旋转赏玩。银锭在阳光下发出道道光芒,映得他的眼睛似也闪着银光。

“是又怎样?”异族少女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这人刚才偷听了她与萧引的谈话,此时却又来明知故问!

公子夜侧头啐掉口中草叶,神色肃穆地说道:“那就请来与我谈一笔生意吧。”

“什么生意?”异族少女好奇地问道。

公子夜将银锭高高抛起再轻巧地接住,歪头望着她,含笑道:“就用这十两银子,我帮公主去赌一下温家的万贯家财如何?”

异族少女心中大疑,却又升起一线希望,不禁问道:“怎么去赌?”

“这么说来,公主是答应与我做这笔生意了?”公子夜灿然一笑,牵起她的马,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异族少女微一迟疑,跟了上去。她死死地盯住公子夜,想要看出个究竟。他的侧脸抑扬有致,山风之中,几缕长长的青丝在他光洁白皙的脸颊旁随性拂动,缭绕得有些看不真切。

公子夜似对她火辣辣的目光全无知觉,随口问道:“不知公主如何称呼?”

“曲银霞。”

“银色的霞光么?我喜欢这个名字,一听就很有财运!”公子夜赞道,笑得如淋春风。

银霞紧了紧手中银鞭,一眨不眨地瞪着他,恶狠狠地道:“我这条鞭子名唤银电,如果你胆敢骗我,我就用它抽断你的脊梁!”

*********

注:高昌王族本姓“麴”([qū] 同“曲”),此字繁僻,为了方便小说阅读,改作“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贞观盛世在线阅读第十章

    而这半个月的时间,南宫历会对她嘘寒问暖,南宫清月因为从未感受过半点父爱,一时大意,逐渐打消对南宫历的警惕。一次宫宴,皇后生辰。南宫历将南宫清月带入宫中,说是带她去见识见识。南宫清月心想向来只有在电视中看到皇宫,既然有缘走此一遭,不如亲临其中。一番参观后,不得不感叹古代人的智慧和才能,雄伟壮观的皇城,

  • 欲渡长生在线阅读梦魅

    可是万一一会儿安若雨和袁媛回来了,他可就不能再装睡了,不然这招数可就太明显了。胡甲甲烦躁地挠了挠脑袋,耳边忽见听见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赶紧站起身,四处翻找自己的外套,然后从里面拿出手机来接通电话。“喂,什么事?”看见居然家里打来的电话,胡甲甲有些诧异,随意开口问道。“胡甲甲,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昨晚死

  • 万界之八号当铺之第一继承人(10)

    楚风气的一甩袖子不去理会楚霸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邪邪一笑,大咧咧的看了看众人一眼,道:“那个……我刚才说到哪了?哦……对了,我且问你们,你们知道我为何打了张东这个恶奴?”“你有屁就快放!”不知道为什么,楚霸康看到楚风如此怪异的神情,心中升起一丝不安,怒喝道。“是啊,我不急着放屁,你倒急着来闻了,

  • 华坊记之玉梨诗在线阅读第十章

    陆一恒伸臂一伸拿过莫凌菲的手机直接给关机了,然后“嘭”扔到矮柜上。莫凌菲发誓从此要将陆一恒本人当空气,只要他还愿意收留莫氏的员工,愿意把莫氏的烂摊子归于他的恒大旗下,那么她莫凌菲就永远做陆家有名无实的少奶奶,恒大的员工,至于陆一恒和谁在一起,那不是她莫凌菲说了算的,爱跟谁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她绝不会伤

  • 异冰武法士英雄救美

    “欧老师,你是在耍我吗?”米小星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欧凯递给自己的素描纸,接着抬头愣愣望了他一眼。纯白色的纸上熟练的笔触,细腻的线条将物体的每一个细节都刻画得以假乱真,只不画中画的是一堆的香蕉苹果!画的不是她吗,怎么变成了静物素描?“欧老师,这是怎么回事?”米小星抓着欧凯的“杰作”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你

  • 暗杀者联盟之绝不示弱

    奚蓝看着两个人“声情并茂”的表演,直接就朝着他们冷笑,像是在看小丑的样子,即使脚被扭到,她也不会向楚文钦示弱。“嗯?你没事吧,没事我们就走了。”楚文钦冷淡的对奚蓝说道。奚蓝气炸了,生气道:“楚文钦,我不管你在外面有什么女人,多少女人,不要在我面前玩,你这样子,只会让我觉得越来越恶心,还有,在别人房门

  • 完美因为你好看

    “这是……”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李曼解释。第一,我跟贺靖樊又不是朋友。第二,我跟他又不是恋人,只是有过一次荷尔蒙的碰撞而已。婆婆见到我一夜未归,并且出现后身边还是这个男人,不免火大的来找我算账。她跟李默走到了我的身边,抬手就要教育一下我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却被贺靖樊在半空之中拦住了:“老太太,你知道

  • 我和漂亮女老师之小拖油瓶

    在龚娜和小破孩期待的目光中,夏染柒吐出三个让小破孩想灭掉她的名字。“不如叫拖油瓶……”“如果不喜欢的话,觉得不可爱也可以叫小拖油瓶,我都觉得很合适。你看他的样子,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像拖油瓶的,叫这个名字又生动,又有内涵……我今天才发现,自己肿么这么有才。”从头到尾只有夏染柒一个人自言自语。我倒…

  • 红包系统千金逆袭记在线阅读相亲序幕7

    在秦芳芳去卫生间的功夫,刘海龙犹在自言自语:“真是不虚此行啊!想不到一场意外的相识,竟然能够遇到这么优秀的人才。佳蓝美女,我有个不情之请,非常诚意地邀请您到我的公司做事怎样?”沈佳蓝盯着刘海龙的面部,察看那上面的每一块肌肉里写着怎样的企图。秦芳芳甩着刚刚冲洗过的手走了过来:“在聊什么?”刘海龙忙说道

  • 绑定漫画论坛的我改变了原著[综]在线阅读第5节

    (PS:请大家投一下免费金砖、点击、评论、收藏、支持你喜欢的书籍。)无数颗串联在一起的巨大魔晶石将整个深谷照耀的犹如白昼。小桥流水、潮湿温暖的气候、百花争艳、活泼泼的一个世外桃源。一时间,谢旭竟然被下面的景色看的有些痴醉在其中,喃喃自语道:“蜜洁儿,你说这天堂跟地狱是不是只差一线呢?啊……”“刚才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