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玫瑰予我江湖传言

2021/5/4 21:07:05 作者:抹茶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玫瑰予我
玫瑰予我
作者:抹茶梨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本开《偷吻水蜜桃》】【微博@温柔岛的梨】近日,裕耀集团大小姐时眠看上了一位医生男人穿着白大褂,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瞳仁漆黑干净,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时眠见色起意,展开追求攻势众人都不看好。朋友劝她:“许医生,贼他妈冷淡寡情,多少人都惨败。这块冰山捂不热的,追不上就别追了。”她不听劝,主动直白得过分许言深漆黑的眼没什么情绪,嗓音冷得像冰:“时眠,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时眠心凉了一半,落荒而逃谁也不知道,冷风裹挟白雪的黑夜,许言深身上带有寒冬的气息,单膝跪地举戒,嗓音低哑:“眠眠,嫁给我

一个人行走江湖自在是自在,但毕竟孤独,刘文轩开始怀念和林紫萱在一起的那几天,虽然容易生气,但是刘文轩还是喜欢这种感觉的,至少不是一个人。刘文轩躺在树杈上,仰望天空,突然想起了师父,也不知道羽化登仙后,少谷真人是什么神位,人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少谷真人得了道,自己却什么也没落着,还得一个人闯荡江湖,什么世道嘛。

就在刘文轩自我感叹时,一道黑影从身边飞过,刘文轩马上坐了起身,望着黑影消失的方向,突然又有好几道黑影从身边飞过,速度很快,似乎这是被追杀啊,刘文轩一想还是打算追上去看看。

这些人轻功一般,速度不快,刘文轩很快就追上了,从后面看清了,他们共有五人,只见这群人来到一个破院子里,发现追的人不在,五人四周张望了一些,拿出兵器向屋子摸去,走在最前面的人,拿着刀推开了门,一步一步慢慢走近,其他四人跟在后面,突然从门后一刀横劈过来,走在最前面的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刀吓到,根本来不及挡就被砍了脑袋,只见那脑袋滚下了阶梯,停在了其他人前面,四人见状怒气冲天,但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更加小心翼翼,四人慢慢走进屋子里,刘文轩坐在院墙上看着热闹,看到人都进去了,还在考虑要不要也进去瞧瞧,可是里面突然传来打斗声,没多久有一人从窗户处滚了出来,摔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兵器掉落一边,胸口掉出一块铁块,那人马上把布塞回去。

四人走了出来,拿刀直指“把东西交出来。”

那人用手撑着往后退,四人一步一步逼近“你逃不了了,现在不交出来,等会儿也得交。”

那人还在不停地后退,虽然移动很慢,但还是存在侥幸心理,期待存在希望,但是四人一步步靠近,自己知道交是死,不交也是死,自己的体力已经支撑不了了,不在移动了,四人中其中一人举起了刀,要杀了他,一刀落下,只听嘭的一声,那人被打飞了。那刀落下时,刘文轩手握镇阳棍挡下了这刀,只是镇阳棍的威力太大,人被震飞出去了,晕死过去。

其他三人望着被打飞出去的人,大为震惊,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人,不仅坏了自己的好事,还打了自己的兄弟,这东西志在必得,无奈之下,提刀砍向刘文轩,三把刀同时劈下,刘文轩横握镇阳棍,砸向三人,三人被砸到在地,痛得趴不起来。

原来已经准备赴死的人,睁开眼只见一人站在自己面前,其他人四人倒在地上,疼痛不已,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救自己,真是大难不死啊。见其他四人已经倒地,自己硬撑着站了起来,走到刘文轩面前,作揖道谢“感谢少侠救命之恩,请受白千陌一拜。”

刘文轩扶起白千陌“举手之劳。”说完看了看那四个人“这些人怎么处理?”这些人不能留,自己是知道的,但是刘文轩不想杀人。

白千陌捡起地上的刀对刘文轩说道“这种小事交给我来吧,恩公暂且休息。”说完白千陌握着刀依次走到每个人面前把刀插进了每个人的胸口。刘文轩不忍见到这种血腥的场面,背过身去,闭上了眼睛,默念往生咒,为这些人超度。

二人找到一客栈,点了些酒菜,对坐而饮。

“恩公,这一杯酒必须敬你,感谢救命之恩。”白千陌双手举起酒杯,毕恭毕敬地对刘文轩说道。

“举手之劳,不必记挂。”刘文轩也举起酒杯对饮。

二人对饮之后,两人开始闲谈起来,刘文轩端起酒杯停了下来,看向白千陌“他们为什么杀你。”

白千陌是个飞贼,江湖中一直有一个传闻,有一上古神器,得之可称霸天下,无人能敌,但是却无人知晓其模样,甚至叫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一直传言,有一块铁块,只要能参透里面的奥秘就能找到上古神器,正巧白千陌四处寻觅货物时,偷到了洪门,不小心看到了这块铁块,将其偷了出来,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被人发现,一路追杀,好不容易躲过了几波追杀,最后还是被人抓住,差点命丧黄泉,还好遇见刘文轩救了自己一命。

“早知道我就不拿这个破东西了,惹来杀生之祸。”白千陌说完喝一口闷酒,气鼓鼓吃着菜。

刘文轩听完很好奇,倒是很想看看这个铁块到底长什么样“这块铁块我能看看吗?”

白千陌听到这个时候,筷子停了下来,犹豫着。

刘文轩看出白千陌的担心“怕我抢你的,我如果真想抢你的东西,你活得了吗?”

白千陌听完一想,也是,刘文轩武功高强,自己绝对不是对手,何况救过自己的命“好吧,这东西就是一个祸害,给你瞧瞧吧。”说完从衣服里拿出那块铁块,交到刘文轩手中,这块铁块很普通,丢到铁匠铺,估计都认不出来,刘文轩感觉这块铁块中蕴含着一股能量,那股能量从铁块中流向手中,一路往上,来到刘文轩的额头上,突然铁块发烫,刘文轩烫得赶紧放手,掉到桌上。

“怎么了?”白千陌看着刘文轩这样,赶忙问道

刘文轩看了看手,指着铁块“烫”。

白千陌听闻发烫,用手去摸,凉凉的“不烫啊。”白千陌说道,说完就收了起来,生怕刘文轩将其抢走。

二人继续喝着酒聊着天,直到天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又甜又暖小农妇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的名字叫张小七,是一个蓬莱人。我用过很多个名字,我们蓬莱人是很长寿的,平均寿命200多岁。在世人的眼里我就像一个妖怪一样存在。因为我们在成年后容貌的变化比较缓慢,所以每隔20年我都会换一个地方生活。由于本人的记性太差了,在资讯越来越发达的时代,如果要记起自已之前的名和事。我借鉴了外国人姓氏里加上一

  • 超凡无影兵王之婚礼风波3(8)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疯子,你就不怕我告诉他们,到时看他们还要不要你这个儿媳”花胖子气得浑身打颤,她真的不敢置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漂亮单纯的女人心思居然如此阴毒,竟然能狠下心去设计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彭明怎么能娶这样的一个女人,不行,绝对不行,她要去告诉他们。张婷看出了花胖子的意图,也不着急,依旧不紧不慢道

  • 这个世界太危险之第一章(下)灵魂变异(2)

    杨龙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一个差字来形容了。两个月的精心研习,《狂龙决》可以说已经基本上钻研的算是透彻了。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事情,终还是发生了。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杨龙越是研读,就越是觉得这本《狂龙决》不简单。《狂龙决》分内外两决,外决乃是体炼之法狂龙霸体决,内决是精神的修炼法诀狂龙霸道决。其中狂龙

  • 王之间之天要下雨女朋友要分手(6)

    秦沐雨闻言嚯地一下站了起来,美眸带着寒光,紧迫地与容迟瑞对视,很不悦地反问道:“所以容总你在告诉我,我有眼无珠地救了个白眼狼?”容迟瑞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他不怒反笑,只是眸色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我是白眼狼,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呆在这里受秦天华的气?”秦沐雨忽然伸手抱住他精壮的腰身,将头埋进容迟瑞的怀里

  • 都市女狼之妖孽(3)

    姬花影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除了姬宁修,不接受一切探视。在医院静养了一个月,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医生松了口说可以出院。姬花影随便伸展了一下筋骨,便皱起了眉,颇为嫌弃这副身体,不禁感叹软件再好,硬件跟不上也白搭。身体的原主人是舞蹈社的顶梁柱,身子柔韧度很好,但始终是没经过训练的身子,魂魄就算有一

  • 卿本倾城第3章在线阅读

    慕容婉盈没有多做停留,转身奔下楼梯准备离去。“你想去哪儿?”慕容婉盈吓了一跳,黑暗中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他手中燃烧的香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你~~~你怎么~~~”慕容婉盈没有想到莫离尘会去而复返,她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几步。莫离尘站起来打开了客厅里的灯。他看到慕容婉盈穿着他的衣服站在原地瑟瑟发抖,心中

  • 幻世游戏在线阅读第3节

    亲爱的合家欢啊,你娘子我,来啦……因为最近何欢的手机出了点问题,正在维修,所以这两天我们便很少联系.毕竟一直用宿舍里的电话煲粥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是矫情的人,少见面少说话就会哭得死去活来不肯罢休的那种.我呢,则是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崇尚的就是精神独立,人格独立,金钱独立.当然,除了最后一个,基本都

  • 七星散月第3章在线阅读

    黑色的细长指甲在资料上滑动,凤眼闪烁着莫名的光亮,粉嫩的红唇勾起诱人的弧度,此刻的宫本葵慵懒而魅惑,宛如黑夜中的猫,神秘而充满着未知的危险!电视画面的变化使得宫本葵将视线转移到她那三个“可爱”的员工身上:“很羡慕吧?”“对啊!”异口同声!“很心动吧?”“对啊!”异口同声!“很想将电视上的人拖下来换上

  • 都市随性之人之孩子

    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道明亮的闪电,片刻便传来了隆隆的雷声,一个娇小的身影急匆匆的从校园内跑出来,急的连一把伞都没拿。夜已经深了,校门口没什么车,她咬咬牙一口气跑了一大段路,才拦到出租车,雨水模糊了她的双眼,整个人差一点儿就冲到出租车的跟前去。所幸出租车司反应快,迅速的停了车。她莽莽撞撞的上了车,说:“去

  • 金德在线阅读第7章

    蔓生当然不会去承认,只是此刻纵然是鲜少动怒的她,都不免气到胸闷。“林小姐,上次拿走你的钱,我现在还给你。”尉容道。“不用了!”蔓生冷声拒绝,立刻起身,“就当是那天晚上我付的房费。”“林小姐。”他又是呼喊。蔓生停住,狐疑望向他,他却开口笑问,连眉眼都像是在调情,“要不要留个号码?”蔓生的脑子像是当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