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我是淮阴侯韩信死别】

2021/5/4 21:46:01 作者:弓长氏 来源:17K小说网
我是淮阴侯韩信
我是淮阴侯韩信
作者:弓长氏来源:17K小说网
我是淮阴侯韩信。我不要胯下之辱,谁若欺我,我必百倍报之。我不要身死长乐宫,纵横天下,舍我其谁。我要大汉百姓以汉为荣,南北开疆,东西臣服。我要大汉铁骑为汉而战,马革裹尸,虽死无悔。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犯我天威者,虽强必诛!------------------------------------------------------------------------------每日一章免费,一章V。加更的话依次循环

“驾,驾,驾。都给我闪开,都给我闪到一边去。”中州府最繁华的中州大道上,几个少年策马扬鞭,急性冲冲的驾马往前冲去,冲在最前方的一个少年更是满脸急色,不用看,这正是从百媚香中急冲而出的赵无咎一行人。

此刻的赵无咎一脸沉重,再也没有了之前在百媚香中寻欢作乐之时的那份跋扈和洒脱,对于赵无咎来说,今天绝对是他有生以来面临着最严峻抉择的一次。

重生到这个世界上十六年,赵无咎一直过的都是飞扬跋扈,肆意妄为的日子,因为在他身后站着一柄巨大的保护伞,这柄保护伞便是赵无咎的父亲,大晋皇朝的丞相赵渊涯,因为有这么一个强势的丞相存在,帮助自己遮风挡雨,所以尽管每次赵无咎都在外面花天酒地,胡搞一气,但是这些年来却一直都是平平安安,相安无事。

如果说真的按照大晋律法来论判的话,赵无咎早就应该千刀万剐,斩首千万次了,但是都因为丞相赵渊涯的袒护,大晋皇朝三省六部九卿却没有一个部门敢对赵无咎出手。

但是眼下却不一样,如果说赵渊涯真的被皇帝收回权力,下令斩首的话,那么一直架在赵无咎身上的保护伞就将消失,而一旦赵渊涯倒台,那么昔日被赵渊涯压在身下的敌对势力肯定不会放过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定然群起而攻之。

赵渊涯倒台了,自己应该怎么办?昔日赵渊涯那些敌对力量在失去了赵渊涯这个政治目标之后,肯定会继续寻找敌对目标,而这个目标,毫无疑问,肯定就是自己。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但是同样的,一旦一个权臣失势,那么连带受罪的,肯定也是殃及整个家族,从来都是丞相得意时权倾天下,失势时如丧家犬,举族受罪,株连九族,祸殃门生。

如果说这些人一下子都将矛头对准了自己,欲将自己置于死地,那么自己又应该如何应对呢?而如果说这些暗中的敌人此刻正在刑场等待自己的话,那么此番前去岂不是自投罗网,自己送上门去找死?

一路上,赵无咎的脑子中快速的变换着各种各样的思想,甚至于赵无咎都想立即调转马头,马上离开刑场离开中州大道,直觉得,赵无咎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烦,恐怕将会有性命之危。

只不过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赵无咎多加思考,因为此刻刑场上即将要行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尽管这些年来赵无咎从来就没有在心地上承认过这个男人,但是毫无疑问,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的话,自己无论如何也到来不了这个世界,或者说,哪怕是来到这个世界上,也不能过着这么逍遥自在的日子。

这个时候赵渊涯很有可能已经半个脑袋上了断头台,这个时候如果说赵无咎还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前去刑场,那可就真的太混账了,于情于理这个时候赵无咎都没有不去为自己的父亲送别的道理。

刑场之上,负责执行斩首任务的乃是当今的太子殿下,未来的大晋皇帝秦隆演,在文德皇帝的诸位皇子之中,只有皇太子秦隆演最有文德皇帝的风范,因为诸王夺嫡的惨烈斗争中,秦隆演取得了嘴中的胜利,被文德皇帝册封为皇太子,尊贵四方。

秦隆演抬头看着天上高高挂起的太阳,此时已是日上三竿,太阳早已经高高天上,按理说监斩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太子殿下却像是没有看见一般,依旧不慌不忙的等待着,同时双眼还在四周逡巡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一般。

负责陪斩的刑部尚书白云岩见状,不明所以,他悄悄转头,在秦隆演身边说道:“殿下,时辰差不多了,是不是该下令斩首了?”

刑部尚书白云岩乃是赵渊涯的死敌,他对赵渊涯简直就是恨之入骨,因为赵渊涯的关系,他虽然名义上是六部之一,位尊尚书,但实际上的权利却小的可怜,其下的刑部侍郎就是赵渊涯的死党,白云岩空有刑部尚书之名却没有刑部尚书之实,等若是一个被架空了权力的傀儡罢了。

眼下文德皇帝终于出手下令处斩赵渊涯,往日一直被赵渊涯压在身下的刑部尚书白大人终于找到了一个一雪前耻的绝好机会,从此以后便可以扬眉吐气,昂起头来做人,因此此刻那是分外兴奋,恨不得马上将赵渊涯这个罪大恶极的巨枭斩首。

看见时间渐渐临近,白云岩当然是愈发的着急,万一这个皇帝陛下临时起意,又要放了赵渊涯怎么办?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再者说赵渊涯和皇帝的关系又众所周知,唯恐夜长梦多,还是早早了解了安心。

秦隆演淡淡的看了白云岩,对于白云岩心里打的什么心思,他心里一清二楚,事实上整个朝堂上恨赵渊涯的人不少,但是说起来他们秦家对于赵家是有所亏欠的,而且赵渊涯也确实是一个能臣,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赵渊涯的所作所为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秦隆演淡淡的说道:“再等下吧,时间还早。”

时间还早?白云岩对此嗤之以鼻,都等了好几个时辰了还叫早?日上三竿那也叫早?只不过说这句话的乃是大晋的皇太子,白云岩纵然是心中再不敬,却也不敢有半点的不敬,不然的话自己这个刑部尚书算是做到头了。

白云岩唯唯诺诺的退开,正在这个时候,一路狂奔的赵无咎一行人终于赶到了刑场。

“父亲。”看见被捆绑在邢台之上的赵渊涯,一身纯白的囚服上,一个大大的红色囚字是那么的刺眼,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曾经傲骨铮铮顶天立地的一个大男人现在却屈辱的跪在邢台前,披头散发,再也不复往昔权倾天下,纵横儞侔之时的威风。

一时间,一种莫名的情感涌上了赵无咎心头,赵无咎只觉得鼻子酸酸的,很是冲动的冲上刑场,口中难以自制的喊道:“父亲。”

负责警戒的士兵看见赵无咎竟然想要强进法场,当即刷刷的拔出手中的钢刀,围在赵无咎跟前,烈日之下,钢刀铮铮,银光闪闪,那刺眼的反光让赵无咎睁不开眼。

“给我滚开。”赵无咎在这个世界上十几年,从来都是飞扬跋扈,只有他欺负别人,哪里会有别人来欺负他的分,看见这些士兵竟然敢阻拦自己的,当即是一声大喝,竟然就要强自冲进去。

如果是在平时,或者九城都尉没有哪一队士兵敢对着赵无咎这个相门公子下手,但是现在不一样,赵无咎的老子都已经下台了,谁还会在乎他这个失去了庇护的小流氓,往昔这些士兵没少受到赵无咎的欺辱,现在终于看见赵家失势,哪里还会客气。

赵无咎既然敢强进法场,他们自然就敢下狠手,虽然说不能光明正大的将赵无咎杀死,也没有谁敢这么做,但是下点狠手,占点手上便宜,却也是可以的。

“大胆狂徒,竟敢强进法场,来人啊,给我打。”负责警戒的一个小头目看见赵无咎竟然想要强来,想都不想的便下令毒打道。

“啪。”赵无咎的左脸被人打了一个巴掌,赵无咎刚想破口大骂,他的胸膛就被一个士兵大力的一脚踹开,赵无咎孱弱的身子哪里能够经得起这般的打斗,刷刷的便向后倒去,摔倒在地上,嘴角溢出了些许的鲜血。

“住手,都给我住手。咎儿,你怎么样,咎儿。”邢台之上,赵渊涯老泪纵横,看见自己的儿子遭人毒打,偏偏自己却不能做点什么,这种感觉当真刺伤。如果是在平时,自己权重之时,莫说是毒打,就连碰都没有人敢碰赵无咎一下,但是现在,自己一旦失势,这些天杀的小子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毒打自己仅有的独苗,赵渊涯恨得双目睁裂。

“太子殿下,快快住手,老臣求求你,快点让他们住手,咎儿孱弱,经不起这般的毒打啊太子殿下。”

……

……

【第一次在17K发书,发现新人真的好难啊,一点人气都没有,朋友们喜欢的话不妨收藏一下,也我点继续写作的信心,手中有鲜花的能打点一点就更好了,二更,祝大家新年快乐,虎虎生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豪野犬合集]一米六和小玫瑰老师救我啊

    神通大陆自古以来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明明讨厌却还要勉强自己,是什么导致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被逼的啊!混蛋!”云凡狠狠地将手上的书扔在了地上!”周围的人齐齐的望向云凡。云凡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失态了!失态了!”林萱故作严肃的说道:“麻烦这位同学注意下自己的言行举止,不要影响到其他的同学

  • 捡到一只洛基喵[综英美]第三章

    司容没听到邓布利多的回答,他终于感受到了这片空地过于静谧的氛围,抬眼一看,邓布利多正在和一位银白短发的青年人默默对视。而那位青年人身后的一众下属都躬了身子静静等待着。他挑了挑眉,毫不体贴地打断了他们,上一个敢忽视他的人,早不知被他一掌拍到哪里去了。“两位两位,眼睛出问题了?不着急,你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 大圣食用指南少年努力吧

    接下来我也没了疑问就跟老头一边喝酒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告诉我他是北方人叫刘义山,是个道士。因为追寻一个妖怪来到这里。至于为什么混成这副模样,他说是为了防止被妖怪发现。原来厉害的妖怪是能感受到人的气味的,特别是修道者,浑身散发着正气。追踪很容易就会被发现。老头没办法才出此下策,以污垢尘土掩饰自身

  • 异世侠客行危机将至

    雪山之上,大雪飞扬,漫天的狂风怒号着卷起积雪,放眼望去,眼前尽是鹅毛大小的雪花。这种天气莫说是在万丈的雪山之巅,就算是在平地上都绝对算的上恶劣,可是少年墨白依旧在大雪之中来回闪转腾挪。“太慢了!”牧横手拿一根小木条,轻轻一刺就点在了少年发力的薄弱点,几乎没怎么用力就破掉了墨白的进攻。少年后撤,目光紧

  • 与26岁姐姐的生活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天,栾木醒了过来。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炸了锅似的疼痛难忍,一会渐渐消退了一些。他先晃了下自己还有些疼痛的脑袋,之后慢慢站了起来。忽然间,他注意到刚刚自己竟然躺在厨房的地上。估计晚上在厨房睡了一宿。而且厨房像是被什么东西扫荡了一般,杂乱无章,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了!。栾木有些不敢相信,看着一片狼

  • 末世英杰在线阅读猛鬼出笼

    乱了。一切已乱。整个城市都在混乱中。哭嚎,哭嚎,哭嚎……没有一张面孔不在哭嚎,混着撕破喉咙的口水,转眼被更大更惨的嚎声淹没,异变正在发酵,这一刻,凡是身上有伤口的,感冒了的,还有抗性地的人群无一幸免。他们在奔跑中迅速干涸,一瞬间蒸发大量水分,发出已不似人的咆哮。有青春可爱,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眨

  • 重生极品先生在线阅读第十章

    冲天的火光,被鲜血染红的城墙,持续的战争,让昔日繁荣的希拉特利斯走向灭亡。曾几何时,在沉睡的千年时光里,那些惨痛的回忆理应被岁月吞噬,可它偏偏喜好扎根于人心,既便是千年后,它也不时出来制造恶梦,让人不得安宁。“克莱拉……你要记住,你有延续王族血脉的义务……”“姐姐,你一定要活下去,为了我们,更为你自

  • 东莞一龙道长在线阅读第5章

    白浔回到家殷噬正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闭目养神,每次月圆殷噬就会显得特别没有精神,这天也是他最虚弱的时候。看到白浔殷噬朝他笑了笑,“回来了,怎么晚了”白浔把回来时遇上少年的事情说了,也跟他说了白砌对他放狠话的事情。对此殷噬是跟白浔一样不在意的,谁都没有把白砌放在心上。白浔把书包放下打开的冰箱,殷噬的厨艺不

  • 火影之最强血统第6章在线阅读

    “报告军团长,军大机甲学院已到达!”纪律严明的士兵大声报告道。廖钊动作利落地跳下军车,道:“郭成跟我去实验楼,其他人原地待命!”“是!”一个留着寸头的士兵站出来,跟其他人一起行礼应道。留着寸头的士兵郭成钻进车里,取出一个盒子,跟上廖钊的步伐,朝着实验楼走去。郭成紧紧抱着盒子,这里面是军团长的机甲,非

  • 极宙之上惊天言语

    走路来后山可能要点时间,开车的话就几分钟的事了,胡一把一脚油门,大家就到了地方,周风第一个下车,打开了车后的门。随后就是各种东西被陆续搬下车,几人也没有耽搁,架好烤炉,放上木炭,摆上自己喜欢的肉食,没多久,就已经是肉香飘逸了。鼓鼓捣捣,边吃边烤,几人弄了两个多小时才吃饱喝足,想着下午也没事情,大家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