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破天踪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5/5 15:56:11 作者:草根辟谷 来源:17K小说网
破天踪
破天踪
作者:草根辟谷来源:17K小说网
远古时期,天地不分,一片混沌。上古大神盘古以无上神通开天辟地,自此混沌开;阴阳分,天地运行;万物孕育而生。这万物之中有一元灵,窥天地之玄机;悟众妙之法门,并创玄功于后世。此玄功一分为四,各为:清,灵,空,明四气。正是:清灵天地,空明在世。心是明镜,破天寻踪。

阿修慢慢睁开双眼,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我这是…在哪,兰姐呢?龙叔和陈叔上哪去了?”

突然黑暗中出现了一束光,强光刺得他咪起双眼,用手掌挡了挡。在指缝中,他看见了前面站着三个人。

龙叔,陈叔,还有已经死了的小飞哥,都活生生地站在他眼前。

小飞哥微笑着,张嘴对着他说了些什么,向他伸出了手。他什么都没听清。他只是飞快跑过去,想去拉住他伸出的手。

“小飞哥,你不是已经……”

阿修的手穿了过去,掌心只有一片空空荡荡。他愣住了。连忙去抓陈叔和龙叔的身体,同样抓了个空。他们都只是微笑着,不约而同地对他说了句什么。然后一缕火苗从他们脚下升起。

“等等!!你们要到哪去!!!!”

他想抓住龙叔的肩膀,却再次抓了个空。

金色的火焰迅速扩散开,三个人的身体开始燃烧起来,在这黑暗的空间里,亮眼得像三颗小太阳。飞起的火星星星点点,然后在黑暗中熄灭,什么都没有剩下。

火焰烧尽,最后一点光亮熄灭,空间重新归于一片黑暗中。

“阿修,要替我们,一起活下去哦。”

眼泪倏地流下,他蜷起身子。

“可是没有了你们,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他抱紧了自己。

“阿修?”

黑暗的空间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呼唤。他猛地抬起头。

“阿修?”

“阿修!”

黑暗如潮水般褪去,周围的一切都明朗起来了。他看见了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温润如玉的脸上满是脏兮兮的灰尘,头发乱糟糟地搭在肩上,眼角还有眼泪冲出的痕迹。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撒入,爬上窗帘,爬上床沿,在地板上延伸,然后在另一侧墙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他伸出手,捋了捋兰姐脸上的几缕紊乱的发丝。

“阿修,你……”

兰姐看阿修的反应有些奇怪。

“我没事的,兰姐。我只是,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力量的强大不在于破坏大地,破坏自然,或者杀光尸群,而在于守护。守护自己所在乎的,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只要是基于这种目的,都有无限的力量。兰姐,之前我在你们的守护下活了下来。现在他们走了,那么,就由我,来守护你吧。”

阿修站起了身,挺直了腰板,遮住了窗外射进的阳光,灰白的墙上留下一个挺拔的身影。少年肩膀尚且瘦削,但是他的目光坚如铁石,炯炯有神。黑暗在他脸上勾勒出了冷硬的线条,那张脸和在火光中龙叔远去的脸慢慢重合在一起,再也分不清两张脸的区别。

“嗯,我听你的……”

……

又是两个月过去了。

“兰姐,我出去了。”

阿修向屋里说了一声,拿起包走到门边,扭了扭门把手,沉重的木门打开。

“嗯,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屋内传来兰姐的声音。

“嗯。”

门在吱呀声中再次合拢。

两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他们又重新找了个居住所,就是他们现在在的这栋小别墅。别墅周围围了一圈的铁栏杆。在正对别墅大门的铁栏杆处有一个铁门,将别墅与外面分隔开。他们也因此可以对外面的草地做一些利用。

阿修看了看四周的栏杆外,只有寥寥几只丧尸在游荡,并没有注意到他。

拉开沉重的门栓,呼吸着早晨新鲜的空气,阿修来到了马路上。

随手将门合上,他弯腰贴在路边一辆车旁。透过车窗,看着车另一边的一只丧尸慢慢晃悠过去,心中一片平静。

已经是第八次了单独外出了吧……

说来挺不可思议的,当时第一次出去居然都没怎么害怕。明明之前连一只被束缚住的丧尸都不敢杀。

阿修自嘲地笑了笑。

现在每次外出,看着那些非人之物,开始像看一种猎物一样审视它们。

视力奇差,听觉灵敏,行动缓慢,但是在接近时会进行扑击。扑击力量很大,但重心不稳,很容易摔倒……

虽然这些特征龙叔也和阿修讲过,但远不如自己亲身体验来的实在。不过也多亏了他,阿修才能在那个警察局里活下来……

一个借势翻翻过车顶,落地的声音不小心惊动了它。

那个丧尸转过头来。阿修摇了摇头。

“真没办法,这可是你自找的啊…”

他将一柄匕首送入它的心脏,直至没柄。它甚至双手还没举起,便再次垂落下去。

他拔出匕首,它的身体软倒在地。阿修在它的衣服上擦了擦血迹,将匕首收回腰间。

横刀早在那次就丢失了。这把匕首,是他在龙叔走的地方找到的。握柄已经有些磨损,抓紧了有些刺手。不过却能抓得很紧,不容易滑脱。可惜步枪被炸坏了,所以他到现在还没能搞到把枪。

马路上挤满了各式车辆,车辆中间夹杂着一些丧尸。这些丧尸之前,应该也是逃亡大军中的一员吧。阿修看它们有的身上还背着旅行包,包里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着什么。可惜他们却永远留在了这里,再也逃不出去了。

而这些丧尸会成为他的重点关注对象,因为他们的包里经常装着一些药品,食物和水之类的生存必备品。他们没法活着享用这些,于是就便宜阿修了。

他盯住了一个背着黑色旅行包的丧尸,悄悄绕到了他身后。

在确认周围不会被其它丧尸发现后,他将匕首刺入了它的后脑,然后将它慢慢扶倒在地,迅速扯下了它的背包。

不过这里并不是检查背包的好地方,他立刻慢慢离开了马路,来到一间大楼入口。他在入口附近找到一个小办公室,检查完里面后便把门合上,开始看那个旅行包里有什么好东西。

三瓶水,五袋压缩饼干,还有一小瓶消炎药和一瓶消毒水。打开最大的那层,里面塞了大概三套衣服。夹层里还有一些钱……等等,他摸到了一张硬纸卡,他拿了出来。原来是一张照片。

照片应该是在一座山的山顶照的。一个男人在照片中间朝着镜头笑着,他的女儿骑在他的头顶伸开双臂想要拥抱天空,还有一个女人静静依偎在他身旁。

他们身后是一轮正逐渐升起的太阳。真是美丽的一张照片……

看样子,阿修杀的那只丧尸,应该就是照片中的这个男人了吧,也不知道他们母子后来怎样了。这该死的末日……

他心想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元灵神盘第2章在线阅读

    002菜品端上来,五花八门的。过了百多年,食物的味道也略微有些变化。顾云梦不是没吃过宫里的饭菜,他捧着碗细嚼慢咽,一点也不似他的风格。上一次在宫中吃饭时,他战战兢兢地和朱棣在一起。那时候皇上尚是新帝,眉宇之间却是褪不去的疲色,一顿饭吃到最后,琴白还让他药倒了皇上。分明是没多久之前的事情,如今回忆起来

  • 乘风微阳之朋友和母亲

    李天越打来电话,周三来出差,早班的好处就是晚上的时间方便协调。吴珏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子才到了饭店。李天越已定居北京,因为刚有了孩子,父母跟着去照顾孩子了。父亲退休前一直在工厂工作,家也在工业区,现在工业区已整体外迁,他家附近的环境倒是好了许多,高中的时候,很多个周末都是在李天越家里度过的。包房在三楼,

  • 邪灵问道一瞥

    离非正翻到三百年前的两族大战记事时,一把冷剑从背后搭到肩上,离非低头看了一下剑刃,没有回头。“你一直如此讨厌我,是因为我的身份吗?”“姑娘过虑了,我只是做好我该做的。”“看来我和雪月姐姐是没有办法成为朋友了。”离非起身,欲离开。“站住。”雪月收回剑,“姑娘身体已恢复,请尽快离开山庄。”“我不要,我喜

  • 余生有幸之乱步生气地问(5)

    005.度过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上午,日向沙耶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手机一早上都响个没完没来了,好不容易到中午消停了一会,却没想到正当她准备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了一个电话。不会又是她的男朋友打来的吧?这次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没有任何备注。应该不是男朋友了吧?毕竟这个电话她都没有备注过名

  • 末日之老子是丧尸第二章

    第2章第二日,酆都月在书房处理着外出时积压的公务,一剑随风来见酆都月。酆都月一边处理着公务,一边吩咐道:“与不夜长河的交易已经谈妥,商队半个月后就会出发,你记得调派人手护送;昨日的那批新人已经通过试炼,这批新人的素质不错,接下来的训练由你负责,完成训练后,就补上之前的空缺。”一剑随风一一应着,两人事

  • 异界我最富之纵横在线阅读第1节

    四月,乍暖还寒,法国,戛纳。化妆室里。女人垂着头,微微咬着唇角,纤白手指停顿片刻,似是犹豫不决,那样小心翼翼,又带着点偷偷的甜蜜:“今天红毯的定妆照,好看么?”下方就是一个照片,照片里的自己一袭素色长裙,红唇雪肤,眼睛乌黑明亮,看着镜头有些微微的羞涩,像看着情人的青涩少女似的。她手指选中那张照片,又

  • [系统]带着奇迹暖暖上分在线阅读第6节

    06猛料的诱惑(下)虽然跟江牧野说定了,江北却还是先从自己这边开始查起来。首先要排查的就是自己手机的聊天记录,万一是自己不小心分享出去了那她就得准备负荆请罪了。没翻几条,就破案了。江北就看到了“自己”将视频发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梁英。但江北很确信自己没有给任何人发送过这段视频,那么就只

  • 冰龙物语在线阅读第七章

    鲁王手指一激灵,把整个棋盘都撞落在地,眼神发狠:“先生,你说的可是真的。”聂长风摸摸手里的拂尘傲然道:“自是真的,若是王爷不信,可当虚妄。”鲁王眸色一时间闪烁不定,她先前就已经见识过聂长风算卦的本事,此时,不由得她不信,她先前本是先帝长女,理当继承皇位,可先帝偏袒,竟将我封号定在远离上京的汴州,她不

  • 妖姬血瞳第一章

    舞池里男男女女混合在一起,一群寂寞的灵魂在肆意的起舞,他们和嘈杂的音乐一样,不知疲倦,弥漫在空气里的是数不尽的纸醉金迷。一杯酒顺喉而下,从喉咙辣到胃里面,他像喝凉白开一样往下灌,微微睁开眼睛,透过五彩斑斓的光,红色分外显眼,来回交换,竟然一时之间分不清天上人间,萧安榛右手挡在眼睛面前,唇角勾起的弧度

  • 『灵珠同人』女娲神传之神农手卷疑团

    周海醒来的第一件事就问妖怪除了没有,当白羽把罐子交给他的一瞬间,这哥们竟然哭了。男人有时候可能就如此简单吧。这次还多亏了白兄弟了,要不是你我老周就交待在这了。白羽回道:周大哥,客气了。你我相识一场即是朋友,我怎么会见死不救呢?白兄弟,冒昧的问一句,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第九处呢?周海问道。周大哥的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