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脑洞短篇在线阅读第5章

2021/5/5 15:01:55 作者:六道先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脑洞短篇
脑洞短篇
作者:六道先生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些有的没的

司徒晨又一次不合时宜的出现在赵思琪和刘飞扬的面前,“嗨。”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赵思琪都刻意回避司徒晨,尤其是在刘飞扬面前,她不想表现出任何的情绪,“你好。”司徒晨丝毫不理会赵思琪的冷淡,更不介意刘飞扬就在旁边,“我找你有事。”

“现在吗?我们正好有事情。”赵思琪还是面无表情,不顾司徒晨,拉着刘飞扬就走。司徒晨才不会就此放弃,他拉起赵思琪的手打开车门就一把把瘦小的赵思琪塞进了车里,“别啰嗦,上车吧。”

“你干什么司徒晨。”赵思琪挣扎了两下,可惜完全不起作用。刘飞扬立刻上前拉车门,可是车门已经被司徒晨锁死了,“喂,你倒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只想借用一下你的女朋友,我想你这么大方的人应该是不会介意的吧。”

“司徒晨,你放我下去,我要下车,你太过分了。”

“司徒晨,思琪。”刘飞扬只是干着急,“你倒底要干什么?”

“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我可不想和你在学校里打架,我们很快就会回来。”司徒晨说完也上了车,开着车扬长而去。刘飞扬跟着车追了几步,“司徒晨。思琪,思琪。”可显然也只是徒劳。

“司徒学长,你放我下去,司徒晨,你太过分了。”赵思琪使劲地拍打车门,可是司徒晨却装作没听见一样,“飞扬,飞扬。”赵思琪回头仍然可以看见在车后面追车的刘飞扬,“司徒晨,你倒底想干什么,你把我掳上车究竟要带我去哪里,你说话啊。”赵思琪刚掏出手机就被司徒晨一把抢了过去,“你还抢我的手机,还给我。”

“我告诉你,你可别乱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负责。”司徒晨用赵思琪的手机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后就把赵思琪的手机关了机,扔到了后座上。刘飞扬拨打赵思琪的手机,已经关机。

“司徒学长,你究竟想干什么?”

“你只管乖乖坐好,听到没有。”

“司徒学长,你这是绑架,你知不知道我可以报警的,你放我下去。”赵思琪无计可施,只能狠狠地看着司徒晨。

“实话告诉你吧赵思琪,我爱上你了,我要追你。”

“神经病。”赵思琪转过头不再看司徒晨。”

“我再说一遍,我爱上你了。”

“爱对于你来说是不是从来都是随口说说的事?”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爱上你了。”司徒晨的忽然告白虽然出乎赵思琪的意料,但是赵思琪还是依然淡定地回应:“你一直都是这样对女孩子表白的吗?”

“我是认真的。”司徒晨故意把这几个字说得很慢很重。

“你有完没完,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司徒晨猛踩一脚刹车,赵思琪差点撞到头,她吃惊地看着司徒晨,司徒晨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赵思琪也猜不透他倒底在想什么。司徒晨只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再次发动了车子,他没有再说话,赵思琪也不敢再说话,几次战战兢兢的偷看司徒晨,司徒晨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司徒晨的侧脸冷峻,不由得让赵思琪觉得有几分害怕。

司徒晨把车缓缓停在路边,转过头看着赵思琪,嘴里硬生生地挤出八个字:“赵思琪,我要定你了。”随后强吻了赵思琪,赵思琪完全蒙掉了,拼命地挣扎,车厢里的空气好像一下子都凝固了,只剩下喘息的司徒晨和一脸惊恐,死死拼命挣扎的赵思琪。“司徒学长,你干什么,你放开我,你太过分了,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你这个人太可怕了。”赵思琪打了司徒晨一个巴掌,司徒晨看起来根本满不在乎,反而还很享受的样子,“我是什么人,你倒说说看。”

司徒晨死死地控制住赵思琪,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都容不得她别过头去,让赵思琪感觉到无比恐惧,因为她不知道司徒晨接下来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但是赵思琪还是强装镇定,“蛮横无理,没有素质,大男子主义,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你就是一个浑蛋,流氓,无赖。”赵思琪一口气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不堪的词语都用在了司徒晨身上。

“你骂起人来还真是不留情,口才不错。”赵思琪没有想到司徒晨会这么回应,“你。”司徒晨又强吻了赵思琪,随后再次发动汽车,“知道我要带你去哪里吗?你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今天是平安夜,我带你一起去庆祝庆祝。”赵思琪一开始就看得出来司徒晨的身价不菲,她平时最厌恶那些看似有钱有权有势,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富二代”,赵思琪整理整理衣服,“我才不稀罕,我从来不过什么圣诞节。”

“我说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有多少人求我,我都不带他们玩儿。”

“那就是你不对了,你完全可以带他们去任何地方,我才不要去。”

“你不去也得去,因为我只想带你去。”

“莫名其妙。”赵思琪心想,司徒晨追女孩儿的套路果然很深。

“因为我爱你,我是认真的。”司徒晨把脸凑近赵思琪。

“你的套路已经过时了,你别忘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有男朋友又有什么关系,他只是比我抢先一步认识了你而已,你们又没有结婚,我还是有机会的,况且对于我来说,你的那个什么男朋友根本就和我不是一个级别的,更谈不上竞争了,只要是我喜欢的,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赵思琪,我告诉你,只要你不是别人的女人,我就要定你了。”

“狂妄自大的家伙,懒得理你。”

“你这么不留余地的骂我,就不怕我会生气,把你给……”

“我才不怕,你还会把我吃了不成。”赵思琪强装镇定,可是身体却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吃了倒不会,不过我会……”司徒晨再次把脸凑近赵思琪。

“会什么?”司徒晨再次停下车,赵思琪又紧张起来,“为什么停车,你又要干什么,啊。”司徒晨故意靠前,赵思琪只得大叫。

“还说不怕,逗你玩的。”

“神经病。”赵思琪白了司徒晨一眼,尽量调整好呼吸。

“到了。”车子照例停在了他们上次吃饭的地方,“到都到了,进去吧。”吃过饭后,司徒晨又绑架似的带赵思琪看电影,K歌,用司徒晨的话讲,就是提前预习一下谈恋爱的内容。很多年后,赵思琪回忆起这个晚上,虽然司徒晨有些强迫性,但是自己还是没有反抗的跟着司徒晨一起走,要问为什么,赵思琪说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这个词用在赵思琪和司徒晨的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司徒晨把赵思琪送回来的时候,宿舍已经熄灯了,赵思琪远远就看见宿舍楼外那个熟悉的身影,于是她没让司徒晨把自己送到宿舍楼下面,“你不要把车子停在宿舍楼下,其他同学看见总是议论,影响不好,就停这里吧。”

刘飞扬看见赵思琪回来赶忙跑过去,“思琪,你怎么才回来,司徒晨带你去哪里了?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他对你说什么了吗?你倒底有没有事?”刘飞扬对赵思琪左看右看,他要确定赵思琪倒底有没有事。

“飞扬,你别这么紧张,弄得我都紧张了,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司徒学长,司徒晨只是无聊罢了,他还敢对我怎么样。”赵思琪故作轻松。刘飞扬把赵思琪牢牢地抱在怀里,好像生怕她丢了似的,“担心死我了,你的手机也打不通,我那么无助,生怕你出什么事情,却眼看着一点儿忙都帮不上。”

“手机没电了,没事的,他就是无聊而已,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别瞎想了。”赵思琪心疼刘飞扬,“对不起,害你担心了,你等了多久,也不知道穿件厚一点的外套,冷不冷?”

“不冷,一点都不冷,倒是你,你真的没事才好,担心死我了。”

赵思琪不敢告诉刘飞扬,司徒晨向她表白的事情,她怕那样的话刘飞扬会更加担心。

过了新年,终于考完试了,漫长的冬季也已经过半,所有的同学都准备离校,回家过年,“飞扬,你要回家过年吗?”

“是啊,那你呢,和思诺去澳洲吗?”

“不,今年寒假思诺报了班,我也想好好看看书,还有,我还可以帮你照看我们的小家呀。”

“你干脆跟我一起回家吧,正好让丑媳妇儿见见未来的公婆。”

“瞎说什么呢!还是不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那只有你们两个人在这边过年会不会太冷清了。”

“我和思诺从小到大早就已经习惯了,你不用担心我,别忘了给我带礼物回来啊,我等你。”赵思琪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她一样舍不得和刘飞扬分开。

“我舍不得和你分开。”刘飞扬一把把赵思琪拥入怀里。

“我也是,记得每天给我打电话,发微信。”

“嗯。”对于热恋中的两个人来说,分开一分一秒都是残忍的,恨不得所有在一起的时间都用来相爱。没有在一起过的这个春节是赵思琪和刘飞扬两个人共同的遗憾,因为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一起过了。

春节的时候,赵思琪故意没有留校,但还是收到了司徒晨的邀请短信和辗转寄来的礼物,赵思琪没有回应,连司徒晨加她的微信,赵思琪也没有理会,她希望时间可以让这段插曲尽快过去。以前虽然也有很多人追求自己,什么花样儿和千奇百怪的招数也都领教过,赵思琪也从来不放在眼里,可是像司徒晨这样霸道野蛮的追求者,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况且自己现在和刘飞扬在一起,赵思琪实在是不想徒增烦恼,更不想惹麻烦,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像赵思琪想的这么简单,事态的发展已经是她无法控制的了,因为司徒晨的追求行动已经开始变本加厉了。

因为司徒晨频繁的出现在学校,大家都在议论司徒晨,赵思琪也多多少少了解到了一些关于司徒晨的事情。

“自从开学后,怎么总是在学校看到司徒学长?”

“你认识他?”

“只是听说而已,他这样的人想不知道都难,听说他以前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不过好像以前除了校庆和教师节,他从来不来的,而且连前几年的校庆和教师节都没有参加。”另一个女生也跟着八卦起来。

“他哪有时间,他去年才刚刚回国,又要打理家族集团,还要应付那么多的追求者。”

“你对他倒是挺了解的。”

“我也是听老师们和学长学姐们他们说的,而且校内论坛之前也有很多关于司徒学长的帖子,听说他有很多女朋友,以前上学的时候就天天有女生在教室和宿舍楼门口等他,送他礼物,据说女生送他的礼物,一个教室就装不下。”

“你也太夸张了吧。”旁边的女生简直不敢相信。

“一点儿都不夸张,他那么帅,又那么有钱,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儿往他身上贴呢,他今天不是带这个女生出去,就是带那个女生出去,不信你们上校内网查查以前的帖子就都知道了。”

“整个一风流浪子啊。”

正当赵思琪在教室里听几个女生议论司徒晨的时候,司徒晨却出现在教室里,拉起赵思琪的手就走,“赵思琪,跟我走。”

“喂,去哪里?司徒学长,司徒学长。”赵思琪低着头,根本来不及躲避刚才议论司徒晨的那几个女生讶异的眼光和指指点点,还有其他同学的议论,就被司徒晨拉出了教室。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司徒学长?”

“和赵思琪?

“赵思琪不是有男朋友吗?”

“谁知道啊。”几个女生又开始新一轮的八卦。

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司徒晨拉走,赵思琪已经很明显地看到了周围的同学们对她指指点点,她更感觉到经过的同学们都对她和司徒晨退避三舍,议论纷纷,想到刚才教室里那些女生们说的话,想到司徒晨对她的表白和举动,赵思琪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她不想掉进去,不想被牵扯,不想和这个“臭名昭著”的什么家族集团总裁有任何瓜葛。“喂,我好像跟你不是很熟吧,你不要总是找我好不好。”赵思琪实在受不了,用力甩开司徒晨的手,转身就走。

“你敢走,你要走,我就当着所有老师和同学的面说我爱你。”赵思琪听司徒晨这么说,马上又折返回来,特意压低声音跟司徒晨说:“你倒底有完没完,你倒底想干什么?”

“我想和你交往,我想让你做我女朋友。”

“莫名其妙,痴人说梦,我有男朋友。”说完赵思琪掉头就走。

“赵思琪,我爱你,赵思琪,我爱你。”赵思琪捂住耳朵,最后干脆跑起来,司徒晨冲着赵思琪的背后一直喊,赵思琪只好又折返回来冲着司徒晨吼道:“你疯了。”司徒晨照例还是无所谓的样子,“那我们做好朋友总可以吧,只要你不排斥我,怎样都好,我说话算话。”赵思琪不知道,这只是司徒晨的缓兵之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捡到一只洛基喵[综英美]第三章

    司容没听到邓布利多的回答,他终于感受到了这片空地过于静谧的氛围,抬眼一看,邓布利多正在和一位银白短发的青年人默默对视。而那位青年人身后的一众下属都躬了身子静静等待着。他挑了挑眉,毫不体贴地打断了他们,上一个敢忽视他的人,早不知被他一掌拍到哪里去了。“两位两位,眼睛出问题了?不着急,你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 大圣食用指南少年努力吧

    接下来我也没了疑问就跟老头一边喝酒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告诉我他是北方人叫刘义山,是个道士。因为追寻一个妖怪来到这里。至于为什么混成这副模样,他说是为了防止被妖怪发现。原来厉害的妖怪是能感受到人的气味的,特别是修道者,浑身散发着正气。追踪很容易就会被发现。老头没办法才出此下策,以污垢尘土掩饰自身

  • 异世侠客行危机将至

    雪山之上,大雪飞扬,漫天的狂风怒号着卷起积雪,放眼望去,眼前尽是鹅毛大小的雪花。这种天气莫说是在万丈的雪山之巅,就算是在平地上都绝对算的上恶劣,可是少年墨白依旧在大雪之中来回闪转腾挪。“太慢了!”牧横手拿一根小木条,轻轻一刺就点在了少年发力的薄弱点,几乎没怎么用力就破掉了墨白的进攻。少年后撤,目光紧

  • 与26岁姐姐的生活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天,栾木醒了过来。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炸了锅似的疼痛难忍,一会渐渐消退了一些。他先晃了下自己还有些疼痛的脑袋,之后慢慢站了起来。忽然间,他注意到刚刚自己竟然躺在厨房的地上。估计晚上在厨房睡了一宿。而且厨房像是被什么东西扫荡了一般,杂乱无章,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了!。栾木有些不敢相信,看着一片狼

  • 末世英杰在线阅读猛鬼出笼

    乱了。一切已乱。整个城市都在混乱中。哭嚎,哭嚎,哭嚎……没有一张面孔不在哭嚎,混着撕破喉咙的口水,转眼被更大更惨的嚎声淹没,异变正在发酵,这一刻,凡是身上有伤口的,感冒了的,还有抗性地的人群无一幸免。他们在奔跑中迅速干涸,一瞬间蒸发大量水分,发出已不似人的咆哮。有青春可爱,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眨

  • 重生极品先生在线阅读第十章

    冲天的火光,被鲜血染红的城墙,持续的战争,让昔日繁荣的希拉特利斯走向灭亡。曾几何时,在沉睡的千年时光里,那些惨痛的回忆理应被岁月吞噬,可它偏偏喜好扎根于人心,既便是千年后,它也不时出来制造恶梦,让人不得安宁。“克莱拉……你要记住,你有延续王族血脉的义务……”“姐姐,你一定要活下去,为了我们,更为你自

  • 东莞一龙道长在线阅读第5章

    白浔回到家殷噬正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闭目养神,每次月圆殷噬就会显得特别没有精神,这天也是他最虚弱的时候。看到白浔殷噬朝他笑了笑,“回来了,怎么晚了”白浔把回来时遇上少年的事情说了,也跟他说了白砌对他放狠话的事情。对此殷噬是跟白浔一样不在意的,谁都没有把白砌放在心上。白浔把书包放下打开的冰箱,殷噬的厨艺不

  • 火影之最强血统第6章在线阅读

    “报告军团长,军大机甲学院已到达!”纪律严明的士兵大声报告道。廖钊动作利落地跳下军车,道:“郭成跟我去实验楼,其他人原地待命!”“是!”一个留着寸头的士兵站出来,跟其他人一起行礼应道。留着寸头的士兵郭成钻进车里,取出一个盒子,跟上廖钊的步伐,朝着实验楼走去。郭成紧紧抱着盒子,这里面是军团长的机甲,非

  • 极宙之上惊天言语

    走路来后山可能要点时间,开车的话就几分钟的事了,胡一把一脚油门,大家就到了地方,周风第一个下车,打开了车后的门。随后就是各种东西被陆续搬下车,几人也没有耽搁,架好烤炉,放上木炭,摆上自己喜欢的肉食,没多久,就已经是肉香飘逸了。鼓鼓捣捣,边吃边烤,几人弄了两个多小时才吃饱喝足,想着下午也没事情,大家就

  • 无限之极致数据影

    木筱彤处理完之后,踱步走向我俩,停在我俩的面前,笑了笑说,“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我的团队不需要废物,解决了一个垃圾感觉舒服多了。”李旭和陈杰全程冷眼旁观,没有任何想要帮忙的打算,甚至连一句求情都没有,看来这个团队有着严格的上下级制度,上级就是绝对的权威,可以掌控一切甚至是团队成员的生死。不过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