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西紫九破九立

2021/5/4 17:47:53 作者:卫之轻纱 来源:晋江文学城
西紫
西紫
作者:卫之轻纱来源:晋江文学城
李西紫天资聪明,父母离异之后,变得越发冷漠起来。先遇见了温暖的刘哲文,又知道了表哥竟然深受自己。更在生命危险关头,明白陪在自己身边不愿意投生的爷爷奶奶原来是为了……欢迎大家提出自己的看法……谢谢

清晨的阳光总是最甜美的,透过些许薄云,温柔的洒落在大地上,也洒落在人们心里,它既没有正午时分的酷烈,也没有傍晚时分的迟暮,总是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此时,若是站在天涯岛高处,向远处的天空望去,便会发现朝霞灿烂,仿若碎金一样洒落,想来若是沐浴其中,一定是暖洋洋的。

远远的向庄园的空地望去,可见一qun三四岁到十来岁左右的孩子,正在迎着朝霞嬉戏,不时传来咯咯咯的笑声,热闹之极。却唯独有三个孩子与他人不同,其中一位手中拿着一柄银色宝剑,在太阳下,左一式右一式的比划着,不时显现出银色的光芒。另外两人,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正呆呆的盯着舞剑的孩子,眼角不时流出几分羡慕之色。

“慕凡哥哥,你刚才的几个剑招,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慕容楚楚若有所思道。

“见过就对了,青叔前些日子带咱们进山打猎时用过这几招。”

“你好厉害,见过一次就学会了。”慕容楚楚和君莫愁异口同声道,崇拜之意不难看出。

“没什么,画虎类猫罢了。”杨慕凡谦虚道。

“慕凡哥,我们去山里玩儿吧,听说秋天的山林里会有很多野果,有些还能辅助修炼的呢。”君莫愁略带乞求道,还是三岁孩子的他,又怎会少了贪玩的天性。

君莫愁是大长老君末归,也就是杨慕凡三叔的儿子,他和慕容楚楚同岁,只不过比她小了几个月。他外貌看上去不算英俊,但终归还算中规中矩,其实君莫愁和杨慕凡之间并没有那么好,只是君莫愁经常追随着慕容楚楚,而慕容楚楚又经常粘着杨慕凡,所以三个人会时不时的在一起。

听了君莫愁的建议,杨慕凡原本是想拒绝的,因为宗主明确禁止孩子独自进入山林,可当她看到小楚楚脸上不禁流露出的期许之色时,却又不忍心拒绝。

踌躇了许久,方才答道,“好吧,不过下不为例。”

“太好了,”两人欢喜之情难以言表。

殊不知,三个人在快乐的同时,却丝毫未预料到危险的降临……

整个天涯岛早在千年之前本是无人居住的,这里原本是妖兽的天堂。只是后来人们为了躲避大陆上的帝国战乱,不远千里漂泊到此。可是当那些开拓者在此定居后,才发现岛上的妖兽异常众多,且不乏化形期的妖兽。所以一开始时人类经常成为妖兽的食物,时常寝食难安。最开始玄道宗的成立,便是为了抵抗岛上众多的妖兽。直到距今七百年前,第三代玄道宗宗主,地境强者白雪城的出现,人类才开始在与妖兽的争斗中占据了上风。即便如此,这几百年来,岛上人类与妖兽的对抗也总是不分雌雄。正因为这样,玄道宗上下才和普通民众居住在同一座庄园,这样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岛上的普通人。

整个庄园,位于这苍莽山脉之中,三面环山,高峰深壑,东西南三面山壁上下足有数百米。唯有北面一条并不算宽阔的曲径,蜿蜿蜒蜒的通向荫密的山林,平时人们进出山里所赖的也就只有这条路。

此时,三个年龄尚小的孩子,行走在这蜿蜒的小径上,两个人有说有笑,却唯独那持剑的男孩,面色清冷些,紫色的眼睛不时向幽静的山林深处望去,眉目之间隐现一些担忧之色。

瑟瑟秋风轻轻地拂动着三人的头发,也吹落片片金黄的树叶,发出簌簌声响,几声高亢的猿鸣声混合着鸟兽清脆的啼叫,不时从山林深处传来。清晨的山雾尚未散去,雾霭薄薄,林霏未开,给本就静谧的山林又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杨慕凡独自在前面开路,慕容楚楚和君莫愁紧紧跟随在他身后,不时的采摘些山林中的野果,渐渐的,已经采满了两小竹筐。

“慕凡哥哥,你尝尝这绿色的果子,叫什么我给忘了,不过爸爸说过它能通气血,促进血液循环,利于修炼呢。”一边说着一边把绿色的果子递过去,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杨慕凡英俊的小脸,满是期许之色。

刚要shen手去接,忽然,一股浓烈的腥味传来。

“退后!”

爆喝一声,杨慕凡随之转身,同时抽出了银色宝剑,剑柄上为银色龙雕之案,这可不正是杨遗风留给他的玄天剑吗。

嗖,一道漆黑的影子蹿了出来,当三人看清其为何物时,都不由得震了一惊。而小楚楚与君莫愁,都不禁发出了一声尖叫,毕竟二人还都还是三岁的孩子,在可畏之物面前,难以抑制住自己的恐惧。

那妖兽身长四米有余,短小而又粗壮的四肢撑地,通体为暗黑色,背上长着坚实而又细密的鳞片,带有倒钩的尾巴在空中左右摇晃,两双锋锐的前爪足有十公分长,一双褐色的眼睛盯着三个人,不时吐出粉色的信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到了三个孩子,有些垂涟欲滴了,就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黑尾蝎!”杨慕凡忍不住低呼一声,心中竟也是有了些紧张。

因为杨慕凡知道,从体积上看这头黑尾蝎,至少也是一只成丹期的妖兽,这可是相当于人类强者中玄境初期的妖兽!

庄园里的老人们,自孩子们小时候,就告诉过他们关于岛上妖兽习性,外貌,甚至是境界的划分。所以岛上孩子自小便知道妖兽共分为初生、开光、成丹、离合、空冥、化形、渡劫、大乘八个境界,而妖兽的每两个境界对应人类武者的一个境界。

眼前的这头黑尾蝎显然就是只成丹期的妖兽,更加重要的是,它也是一头是ròu食性妖兽,它背后的鳞甲防御力极强,尾钩上更是有着剧毒。

当杨慕凡看到这头四米长的黑尾蝎时,心头不由一震,可是坚韧的性格却不容他退缩,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两个比他小两岁的孩子。

杨慕凡向往前一步,将小楚楚与君莫愁护在身后,玄天剑往身前一横,紫色的眼睛怒视黑尾蝎,一副你过来我就和你拼命的样子。

与此同时,恐怖的黑尾蝎也是凶狠的打量这三人,大zui咧开,露出yin森的白牙,不时发出恶臭的气息,似乎在琢磨着眼前的三个小孩够它吃多久似的。

“我拦住他,你俩快走。”虽然杨慕凡平时看上去比其他孩子成熟许多,可终归也是个孩子,背后也已经寒毛直立,可却丝毫不见他坚定的步伐有任何退缩。

“不,要走一起走。”虽然慕容楚楚已经吓得两股颤颤,躲在杨慕凡身后,丝毫不敢露头去看黑尾蝎一眼,却也是没有后退逃跑。

“好,慕凡哥,你等着,我马上去叫宗主和我爸爸赶过来。”说着,君莫愁转身向庄园飞奔而去,那速度,真是恨自己少长了两条腿。

看到有一个孩子逃跑了,黑尾蝎用粗壮的后腿猛然蹬地,直奔面前的两人扑来。

尚未经过觉醒的杨慕凡,连黄境的门槛都算不上,可他却举起手中的玄天剑,向黑尾蝎迎头劈去。因为要保护好身后的小楚楚,面对黑尾蝎的攻击,他是无法侧身闪躲的。

黑尾蝎显然愣住了,原以为面前二人只有束手待食的份,却实在想不到是什么给了面前的这个小家伙勇气。

噗!

响声传来,玄天剑竟是在黑尾蝎头部留下了一个不小的伤口,显然由于年龄的原因,杨慕凡劈斩的力量并不是很大,但却奈何不了玄天剑的锋锐呀。

一击之下,显然激怒了这头成丹期的黑尾蝎。

一个冲锋,黑尾蝎仗着自己四米多长的体型,直接把杨慕凡撞飞出去。

噗!杨慕凡忍不住喷出了一口紫色鲜血,双手用力把剑cha在地上,努力的想撑起自己摇摇晃晃的身体,却奈何使不上力气,最终也没能站起来。

“慕凡哥哥,你没事吧?”小手抹去杨慕凡zui角的血迹,泪如梨花带雨的落下,拿起杨慕凡手中的剑,转身就要和黑尾蝎拼命。

闻到空中新鲜血液的气味儿,黑尾蝎不禁用粉色的信子舔了下yin森的白牙,口水流出的更多了,后腿蹬地,猛然再次向两人扑来。

看到黑尾蝎疯狂的扑来,杨慕凡骤然用力将小楚楚压倒,用自己身体做了这最后的屏障。一个五岁小男孩的身体当然是十分rou软的,此刻却看上去是如此的坚不可摧。

“不!不要!”

足有十公分的利爪好像划破了什么似的,紫色的ye体,就这样从那个小小男孩的背部淌下……

时间静止在了这一刻。

在这一刻,她哭了,而他却笑了。

因为他好像瞬间明白了,能够为一个自己所关心的人去死,是会有多么的欣慰,尽管在这个年龄,他们还不懂什么是男女之爱。

死,或许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从出生的那一刻,他身上就背负了太多,爸爸为他而死,妈妈抛弃了他,而他又饱尝人间冷暖,他那小小的心灵再如何刚毅,他也只有五岁呀!

此刻,他所挂念的也就只有身下已经哭成泪人的她和远在天国的爸爸了。

看着目光渐渐空洞无神的他,她渐渐停歇了哭泣,眼前的一切是一场梦吗?可梦不是不会痛吗,为何我的心是如此的痛,总感觉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似的,夹杂着一种很锐利的声音,很痛,隐约有种刺耳的鸣动,像是一个被遗忘的梦,很清晰的伤感,却不记得内容……

小男孩渐渐陷入了沉睡,他也同样做了个梦。梦里他看见一颗紫色的太阳高悬于九天之上,在紫阳旁边的是一道黑色的身影,这身影身着一袭黑色的华丽长袍,面容姣好精致,一头柔顺齐腰的紫色长发无风而动。最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和小男孩有着同样的神秘紫瞳。在他的目光里,小男孩仿佛看见了自己,然后便听见了他用略显沙哑的声音,道:

“魔道真身,九破九立!”

霎时,一股仿若来自亘古蛮荒的恐怖威压,从小男孩身上喷薄而出,这恐怖的威压竟是指向着四米多长的黑尾蝎而去。

砰——

四米多长的漆黑身影被抛到空中,随之四散而裂,只留下了许多散发着恶臭的尸块和腥味浓重的血液。

一点紫色光芒从杨慕凡的额头亮起,紫光渐渐扩大,化为一个指甲盖儿大小的紫色光点,在他的额头上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一个足有直径尺余的紫色太阳图案,从他背后缓缓浮现而出,几乎覆盖了他的整个后背,氤氲的紫光就像一层紫色雾气覆盖在那里。在这紫光之下,原本深可见骨的伤口竟也是迅速愈合,整个身体竟是宛如一块紫色的冰晶,坚不可摧。

渐渐的,紫光稍歇,一切都恢复如初,只剩下了满地散发着恶臭的尸块和抱在一起陷入沉睡的两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笑靥如花梦一场之花魁之夜(一)

    躲在朱红雕花柱子后的双月元璃二人此时神情各自凝重,双月在刚刚窥探卓城梁的时候已经尽力压制气息了,想不到在这人声鼎沸的环境下,卓城梁还是能凭借着些许的气息察觉到她的敌视。此人的武功着实不错,双月心中暗想。差一点就被发现了,真是好险。双月元璃互相对视一眼,多年的陪伴自是清楚对方心中的所想。“我先回刘雨檀

  • 异大陆战国第五章在线阅读

    男人的眼神闪着温暖的微光,初夏突然感觉心里也暖暖的,此刻她竟有一种荒谬的错觉,如果能和他做一对天长地久的夫妻,或许也是不错的结局……她垂眸,朝男人灿然一笑,摇头回道:“10万太少了,我要赚大的!”说完,她猴急地去至第二座“金山”跟前一看究竟。“第二关,20万!游戏规则很简单,只要你头部完全埋在水里五

  • 因果[陈情令魔道乙女向]踏上装X之路

    姜衍沉坐在村口,理了理思绪,然后拿起战利品,这时系统的声音响起了。叮~恭喜宿主升级到炼气期7层,叮~发现圣级功法残篇太游步,宿主是否完修复?姜衍一下愣住了,啥?圣级功法?在哪里?系统说到:“玄黄玉内存有一部圣级功法残篇太游步,如果现在修炼只是天阶功法(不推荐学习),暂时请宿主完全融合这个记忆体获得更

  • 失色第10章在线阅读

    乘着夜色离开丰县后,薛湘灵直往沛县而去,在沛县郊外荒僻处脱下裹在身上的斗篷,划了火柴将其烧毁。如今正值三伏天,酷热烈暑下穿着斗篷是生怕无人注目,但在夜里将自己裹成一团黑,倒是方便行事。而后她又从地上沾了泥土,将自己抹得灰头土脸的,像个最平凡不过的流民村姑。自打她出了薛城之后,一直用这样的办法掩饰自己

  • 不悲哀在线阅读第六节

    “姑娘都闭门不出快一个月了,连小郡主的请也回了,这是要在浣墨阁里待到哪一日?”笼烟把早膳摆在桌上,刚立夏不久,天却陡然热起来,厨房都是挑着清淡的饮食做上来。沈云砚瞧了瞧面前的一碗薏仁粥,三四碟时蔬小菜和两样点心,摇了摇头:“还是想吃你前几日做的马蹄羹,你去做一碗来吧。”“姑娘且先吃些东西垫垫肚子,那

  • 都市娱乐生活在线阅读第3章

    把自己——当谁?顾笙笙的话很轻,但每个字都刺在耳朵里,配上她淡薄的神情,薄言马上想到了那个女人,那个总躲在阴暗角落里,终年见不得光的女人。她喊他的名字时,没有亲昵,没有憎恨,就是这么淡淡的,吐出的每个字却冰凉又无情。顾笙笙现在的这副模样,跟她尤为相似呢。薄言挺直了脊背,白色的衬衫贴合肌肤,这种约束感

  • 封号从玄元大陆开始第1章在线阅读

    “听说了嘛,寒冥将军祁连山死了!”原本静谧的茶馆突然躁动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情啊?寒冥将军前段时间不是还去灭绝之境诛杀了好几只高畜吗,怎么突然就。。。”大家普遍对他的死感到意外。“我也是听在尚武者联盟里的朋友说的。据说寒冥将军不是在诛杀高畜的过程中牺牲的,其实是被自己人给杀了。”一个客人环顾四周后

  • 我,忽悠了全世界第6章在线阅读

    【三天后上海】周小芽:(这就是上海啊?真是一座美丽的滨海城市)(小芽拉开车帘探头往外看)周小芽:车夫,还有多长时间?车夫:小姐,马上就到了周小芽:好的【客栈】周小芽:(终于到了,周小芽你一定能做好)(给自己打气以后,小芽随着管家进到客栈)罗德:周小姐路上辛苦了,我让下人为你准备了很多美味菜肴周小芽:

  • 全能奥特系统在线阅读第6章

    溯游抱着我迅速逃离了东壁宫,后来见没人追来才将我放了下来。我捧腹大笑,兴奋至极,觉得这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溯游敲了敲我的脑门,道:“还笑,刚刚你可能差点就没命了知不知道。”我不以为然,还是笑:“不知道。”溯游正了正神色:“他仿佛不愿与我正面交手,但从他挡我那一招来看......着实很像我派之术。”我摇

  • 重生之一夜暴富第六章在线阅读

    “姐姐,你听我解释……”唐天雅泪眼连连匆匆走过去哀求着唐奕,心里却是止不住的高兴。唐奕闹的越是不可开交,她越高兴。“妹妹?我妈只生了我一个,我可没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妹妹……”唐奕十分嫌弃地推开做戏的唐天雅。“雅儿?”温宇急忙接住唐天雅,把她揽在怀里,脸色阴沉,身上有抑制不住的怒气:“唐奕,天雅是你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