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宫主的心头雪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5/4 18:25:34 作者:离人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宫主的心头雪
宫主的心头雪
作者:离人话来源:晋江文学城
【专栏接档文《太师的反差萌人设》连载中,预收文《相爷求你别黑化》,有兴趣的小天使去瞅一瞅啊!文案在下方】本文文案:翎城,某位爷万千城府,妖艳至极,比鬼魅更危险,而他一生所求,不过是缠着自家夫人做雪花酥。他不止一次在婉初耳边低喃:我若死,你陪葬。但每次危险来临,他都拼了命去求得婉初一线生机。那天,他性命垂危,从来杀人不眨眼的他,却在将利刃抵到婉初心间的时候颤抖了,他红了眼眶,这是他念了十多年的小丫头啊……他疯魔,狠心,残忍,周身的暴戾却因婉初眉梢微蹙而消失殆尽,变得无害温和。秦诀:夫人,你又冷落我

见日方代表的那个晚上,花山纯没有像以前一样护着她,她一点都不怨他,她以为他们就那样就结束了,他再也不会用心呵护着她了。除了非常伤心还有些许解脱,她只有把心里的人都抹去了才能再去爱人。可是没想到,这么多年,放不下的不止她一个。

月末的时候弟弟们说要回来住两天,乐竹收起晒了一天的被子,把脸埋在充满阳光气息的被子里,感觉进宏正以来的一直紧绷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

蓝竞航点着一根烟,静静的靠在车上看她收了被子,把脸埋在被子里,然后露出像小孩子一样满足的微笑。鹅黄的开衫衬得她越发娇艳,她把头发剪短了,这个长度刚好和他们刚认识时一样。

他掐掉手中的烟拿起电话,按那个他这些日子按了无数次却从未播出去的号码。他给她打电话从来不用快捷键,他习惯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按,一次又一次的默背属于她的数字。这个习惯还是大学时她督促他养成的。那个时候她特调皮,总是问他:“蓝竞航,我的电话号码是什么。”他假装记不住,她就会在电话里不依不饶的让他背。

“喂,你好,我是林乐竹。”她接起电话,对方却不讲话,只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隔了好一会儿。

“是我,蓝竞航。”乐竹讶异的将电话换到另一只耳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能下楼吗?我在你家楼下。”听着他的语气,乐竹就能想象出他一定微皱着眉头。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蓝竞航不知声,风声和呼吸声通过电话传了过来。她暗暗的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我这就下去。”挂上电话,飞快的拿起外套,不小心刮倒了桌上的水杯。她有些颓废的坐了下来。她不能这样,她得冷静,乐竹想。

她穿好大衣,在门口的镜子处照了又照,确定没有什么不妥,才往楼下走。远远的看见蓝竞航靠在车子上,低着头吸烟,他原先从来不吸烟的。

“你来了,上车吧。”蓝竞航给她打开车门,她犹豫了一下,上了车。车顺着西安路往东走,他一直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况。车里静的如同时光停滞。

她有些慌乱的看着越来越明显的海岸线。他们分手后她再没去过海边,一开始是不敢去,后来是对海有些抗拒。车子缓缓的停住,蓝竞航清澈晶亮的眼睛有些迷茫。半天才开口,声音有些飘渺。“好吗?”

乐竹点了点头,说“挺好的,你呢?”

“嗯。”只是一个轻轻的嗯字,乐竹不知道该怎么接,车里的瞬间又静了下来。又过了好一会儿。

他说:“为什么辞职?”她不语。他转过头来,灼灼的看她,似要将她看穿。“竹子,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听到他叫她竹子,她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刚分手的时她常常在梦里梦见他温柔的叫她竹子,醒来发现是梦,于是狠狠的哭泣。

“和你无关。”她咬着牙挤出这四个字,然后瘫软在座上再不吭声,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这四个字抽空了。他们就这样互相静默着,直到蓝竞航送她回去。

从海边回来后,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和蓝竞航怎么认识的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记得那年冬天特别长,那一天风很大还夹着些小雪花,地上结着很厚的冰,蓝竞航非要请她吃饭,她鬼使神差的就去了,结果两个人互相搀着走冰面的时候,楼上突然探出好几个脑袋吹口哨,一边吹一边喊:“蓝竞航,蓝竞航。”

她红着脸要撒手,他脚下一滑,就跩了个跟头,楼上一片哄笑。后来只要是在路上遇见蓝竞航和她一起走,他的同学准定会冲过来,七八个男生把他们往中间一围,一个个像模像样的掏出手机,七嘴八舌的叫她,“嫂妹子,蓝嫂,妹子,把你电话给我呗。”

蓝竞航护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想要她电话的来找我,那谁谁,别以为我没有你女朋友电话,再要就揭发你。”就这么叫着叫着她就真成了蓝竞航的女朋友。

那时候他俩不同院,蓝竞航主动申请陪她上课,他经常是上完课从北院一路小跑跑到南院,满头大汗的在最后一分钟冲进合堂教室。上完课一起吃饭,然后去上自习。有一回,乐竹陪他去他们院上自习,那是乐竹第一次去他们院,商学院是完全美式教育,走廊的墙上贴着各种海报宣传单,她边下楼梯边好奇的左顾右盼,他跟在她身后忽然叫她名字,她一回头,一个吻就落在了她唇上。

温温的,软软的,那是他们的初吻。一开始还浅尝辄止,他扶着她的肩渐渐加深了那个吻,她脑子里乱糟糟的,耳朵发烫,手心里全都是汗。他放开她时还取笑她:“一点吻技都没有,像小孩子一样。”

蓝竞航特别喜欢海,他们定购了一个沙滩帐篷,几乎每个周末都去海边,那个城市的海岸没有他们没去过的地方。有一次他们正趴在帐篷里看电影,帐篷外边一个男人和他老婆打电话,一开始还好好的谈离婚谈分家产,谈孩子的抚养权,后来就演变成破口大骂,夫妻俩在电话里对骂,帐篷里的他们都听的一清二楚。

蓝竞航搂着她的手紧了紧,“竹子,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她狠狠的点了点头。那天她趁他睡着,跑到沙滩上堆了一颗心,用三种语言写rose,I love you,署名标的是她一个特别男性化的外号。他睡醒了发现她不在身边出来寻她,就看见她蹲在那认认真真的堆沙子。

“怎么写得像跟媳妇求婚似的。”

“谁让你叫rose来着,你怎么出来了?”

“老婆没影了,我能不出来找吗?”听见他这么说她低着头傻笑。

后来他们学生公寓有个寝室放烟花,惊动了整个公寓城,公寓城像开记者招待会似的,到处都有闪光灯在闪。蓝竞航给她打电话说,“竹子,等你毕业了,我也来这么一次,在学校大操场放,让全校都知道我要跟你求婚。”

那时她觉得,全世界就属她最幸福。

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结果忘记盖被子,早上起来脑子嗡嗡的,顶着黑眼圈去上班,照例还是花山纯的特助给她一份文件让她翻译。最近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女人来找花山纯,有明星,有模特,甚至还有女警察。乐竹几乎要怀疑他说他是她男朋友的话是幻听。他天天像走秀似的,带着那些女人高调在她眼前走过,边走还边调情。

她这总经理花上亿砸下来的新欢没出一个月就成了过去时,同屋的同事既有怜悯看着她的也有幸灾乐祸的。乐竹选择无视。总裁偶尔也带她去谈几回生意,似乎有意的让她多学点东西。

中午一通电话,她又被叫了出去。

“好久不见了,武塞。”

武塞是蓝竞航大学时期最好的朋友,接到他电话那一刻乐竹就明白了他是蓝竞航派来的说客。

“好久不见了,乐竹。”

武塞笑得非常亲切。乐竹只觉得很累,当初蓝竞航和她分手时,他们谁都没帮着劝劝,现在倒跑来当说客了。

“有什么事吗?”她有些不耐烦,还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乐竹,我的来意想必你已经猜到了,不过我不是来帮竞航当说客的,你放心。”他顿了顿,“我跟竞航一起念大学,一起出国,一起奋斗,后来跟着他回蓝氏,这些年来,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竞航的事。”

她打断他,“他的事和我无关,我和他早分手了,你也最清楚,不是吗?”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个声音一直在叫嚣,听他说、听他说……

“你先听我说完,就当听个故事,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他当初为什么非要和你分手?”

乐竹转了转杯子,不再讲话。

“其实,如果不是他这次回来又遇到你,我也不会说。竞航现在状况很不好,作为他的兄弟我是真看不下去了才来找你,这几年他在美国也不见得过的多好,除了埋头学习就是工作,我知道他一直忘不了你,才过的那么苦。”

喝了口水,他接着说:“这件事竞航不让我告诉你,他说我要是敢告诉你就跟我绝交,可是我现在宁可他跟我绝交也要说,那年大年初四,你父母给竞航家里打电话,要求你们分手,竞航不同意,他们直接打到竞航父亲公司,竞航母亲知道了这件事,立刻就火了,和你妈在电话里大吵了一通,告诉竞航要是不和你分手,她决不让你有好日子过。”

她皱了皱眉,也不言语,只是怀疑的看着他。

“乐竹,你要不相信我可以问你父母。”

乐竹只觉得指尖冰凉,她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疑问,本来好好的,为什么一开学蓝竞航就要和她分手,所以那一段时间的事,她记得很清楚。那年初四,她去姐姐家玩,手机扔在家里充电,回来时发现呼出记录里有蓝竞航家的电话。她从来都只打蓝竞航的手机,当时还以为是按错键,她还问过父母,是不是用她手机打电话了,他们说没有。

“乐竹,你是不是在意蓝竞航后来交那个女朋友啊,那是他不甘心为了气你的,他们什么都没有,本来他应该早半年去美国的,可是你们分手时,你上楼找竞航说给竞航一年时间,一年后你还来找竞航,竞航就真等了你一年,可是你没来。他后来喝醉了和我说,你要是来了,他就带你走,他宁可做不孝子,他只要你。”

乐竹浑身发冷,本来昏昏沉沉的头痛得更厉害了,鼻子也不通气了,握着杯子的手一个劲的抖。“上哪去问啊,妈妈已经不在了,爸爸也不理我了。”她低声喃喃。

“乐竹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乐竹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蓝竞航接到武塞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乐竹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整个人几乎埋在雪白的被单里,显得那么小一点儿。他轻轻的走到床边,就那么安静的看着她。就是这个女人,那么点儿个人,却有那么大的力量,让自己念念不忘。

本以为爱过了,放手了,离开了,就再也没有牵扯了。可是自己做不到,她就像自己的一部分,就那么印在心里。如果当初知道会这么痛苦,他决不会放手,无论是谁阻拦他们,他都不应该放手的。

那年初四他在家接到她的电话,拿起电话刚甜蜜的叫了声宝贝,一个有些严肃的女声打断了他。

“你好,蓝竞航是吗?我是林乐竹的母亲。”

“阿姨,您好。”第一次接到她妈妈的电话,蓝竞航突然很紧张,生怕自己表现的不够好,留下什么坏印象。

“大过年的给你打电话说这些不太好,可是这是我和乐竹的父亲考虑很很久才决定的,正好今天有这个契机,我们希望你能和乐竹分手。”

蓝竞航就那么握着电话,半天没说出话来,直到手心里都是汗,快握不住电话才反应过来听到了什么。“阿姨,为什么?是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是温和,“谈不上好与不好,现在就让你们分手,你可能会觉得突然。可是你和我们家乐竹不合适,趁着感情不深赶紧分手,对你对她都好。你要是个懂事的孩子,就和她分手吧。”

“阿姨,我需要个理由。”蓝竞航非常不平,没有理由就觉得他和乐竹不合适,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就让他和她分手。至少要有个理由。

“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你们好,你们不会成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恋爱,女孩子终究是吃亏多一点,作为乐竹的父母,我们不希望她将来遭罪。她是个单纯的孩子,你们家的环境不适合她。况且,你能保证给乐竹幸福吗?”

蓝竞航被这句话说得哑口无言,他确实保证不了,可不代表以后不能保证!“阿姨,我喜欢乐竹,我不会和她分手的。我知道我现在还不能保证给她幸福,可是将来我一定可以的。”

“将来?!你还年轻,很多事不是你想可以就可以的!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蓝竞航握着电话在沙发上坐了一下午,不停的拨打乐竹的手机,一直都无法接通。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蓝竞航突然觉得很恐惧,怕她就这样消失了。为什么不接他电话?为什么她母亲用她的电话打来要求他们分手?竹子是怎么想的?他急切的想知道,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她。

赵冰怒气匆匆的进了家门,看见儿子正消沉的坐在沙发上,她的怒火蹭的一下撺的更高。

“马上和那个女孩分手,我们蓝家决不允许那种女孩进门!”她有些失控地尖着嗓子对蓝竞航说。

“妈!你怎么了?”蓝竞航有些迷茫地看着母亲。

“怎么了?你交的女朋友,人家妈妈打电话到公司要求你们分手!什么玩意儿啊,想嫁入我们蓝氏还得掂量掂量,她女儿算老几?!我儿子看上她是他们家的福分!竟然那么嚣张!”

“妈!你说什么了?”蓝竞航有些急迫地问。

“说什么了?!我告诉她她女儿想进我们蓝家,门都没有,我们蓝家不要那种没修养没素质的女孩!”

“妈!”蓝竞航心力交瘁的坐回到沙发上,事情越来越糟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和妈妈就是这种态度的?!就为了那个没水平的女孩?”赵冰的怒火已经达到了一定成度。

“不是的,妈,竹子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孩,她很好,真的。”

“很好?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儿女,我不信她妈那样她能好哪去!”

“妈!”

“你不用说了,你必须马上和她分手,否则我会亲去找她。”说完气愤的转身上楼,只留蓝竞航一个人颓废的瘫在沙发上。

晚上蓝泽峰回来就把蓝竞航叫到了书房。

“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孩?”蓝泽峰微皱的眉头。

“很活泼开朗……”话还没说完就被蓝泽峰打断了。

“我知道那个女孩可能很吸引你,可是我仔细想了想,你们确实不合适。你妈妈正在气头上呢,刚才说话可能过了点,可是我希望你能体谅她,她也是为了你好。”

“爸?”

“你长大了,自己的事可以自己做主,可是,我希望你凡事多想想你妈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见鬼在线阅读第6章

    在山区待了整整一个星期,虽然时间不长,但却让时若雨牢牢记住了那里。她还记得和老村长的对话,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助这里的孩子。呵呵,孩子你能有这个心就可以了。说这话的时候,老村长眼里含着泪的。现在回来了,自己能做什么呢?稿已经拟好了,发出去会有反应吗?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吗?山区的孩子还需要她呢,如果得不

  • 李大官人的南唐之旅在线阅读第七章

    载着柳叶先生等人的马车向着隆家大院缓缓而来,既然得知隆天生已经好转,眼下又离隆家堡不远,更主要的是车内的人还在研究着阴谋的细节,自然不急着赶路。在马车行至离隆家大院十里处时,便迎头遇到一队人马。乃是隆力率族中一些主要人物出行十里,隆重迎接柳叶先生,隆天生自然也在前来迎接的众人之中。如今隆天生已经好转

  • 大唐第一首富之第四章(4)

    此时在宸国清王府清王的书房内,一个长相异常妖异俊美的少年背对着地上跪着的两人,整个房间充满了压抑与寒气,少年缓缓地回过头来,看着地上跪着的两人,慢慢的开口道:“魑,你先说。”“是,王爷。皇上给王爷和亲的对象是风国公主,名叫风清扬,风情雅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在风国并不受尊重,从小并没有生活在风国皇宫,

  • [综影视]陶之娇娇2第三章在线阅读

    哲成那小子也不说什么,还真就和舞雪当朋友的开始处着,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突然站到舞雪身后,伸手过来为舞雪改打出的错别字,每次都让舞雪很尴尬,很不乐意的说:“不就是爱写错别字吗?我就喜欢错别字。哼!”.舞雪知道哲成不表态的原因了,原来是那个叫雯娟的女孩,有天晚上很晚了,舞雪肚子很饿下楼去买东西吃的时候,看

  • 开局我被林正英当成僵尸之兽山奇遇(8)

    休息完了之后,梵无夜继续前进着,此时还是正午时分,距离落日还有段时间,所以梵无夜打算再深入修炼。渐渐深入,梵无夜来到了一处峡谷,这里烟雾缭绕,视野低,而峡谷内侧更是雾气阴森,感觉想是一只凶兽的大口,随时准备吞噬万物。梵无夜小心谨慎的前行着,发现了这里的气氛与外面的森林截然不同,雾霭挡住了阳光,参天的

  • 都市妖神诡异的老人

    王伟几人哈哈大笑,得意忘形,根本没注意到韩宇急速而来的怒拳。但几人修为毕竟比韩宇高出许多,韩宇拳头还没到前便发现了,瞬间暴怒,没想到韩宇竟然敢动手,急忙把手掌护在胸口,并向旁边闪去。只是王伟察觉的太晚了,根本没能躲过韩宇这暴怒的一拳。“砰”的一声,韩宇幼嫩的拳头打到王伟匆忙护在胸前的手掌上,本就想后

  • 柳儿的歌之自古学长学妹一家亲

    “你应该知道,和我作对对你没什么好处,即便你不愿意嫁给我,明天的婚礼你还是逃不掉。”秦谚书的眸底闪过一层晦暗的光,宛如暗夜里的一头狼。“除非你想佟氏集团因为你而倒闭,最疼爱你的爷爷因为你气的住进医院....”秦谚书点到为止,他知道佟安晚是一个知道权衡利弊的人。果然,他话音刚落,佟安晚就乖乖的从窗户那

  • 唇色诱人在线阅读第7章

    他和往常一样在路口等待着女孩,可是五分钟过去了,女孩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他觉得很奇怪,是跟昨天的事有关还是因为其他?他猜不出来于是他决定去女孩的家看看,熟练地翻过围墙,男孩纵身跃进了草坪中,偷偷地来到窗下,可是窗锁了,往屋里看,依旧是精美的家具,但是空无一人男孩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感,她走了?

  • 灵界小修士在线阅读第3节

    李天桥为了不引起父母的怀疑,当天晚上吃了晚饭后就睡觉了。到半夜的时候,李天桥突然睁开了眼睛,往父母的床上看去,他们俩睡的正香。李天桥小心地爬起来,盘膝坐在床上,开始按照以前学习的逍遥心法开始修炼内功。当一丝天地元气进入百会穴时,李天桥吃了一惊,赶紧停止行功,这次吸收的天地元气好多啊,这只是第一次吸收

  • 鲛人脍在线阅读第5节

    苏沫雪急忙往后躲,直到退到了沈靳言的身边,被他握住了手腕,拉到身后保护。“茉莉,不要胡闹!”沈靳言挡在苏沫雪面前,拦住了高茉莉,“赶紧给我回家!”高茉莉红着眼睛:“我没有胡闹!”手里的餐刀指着苏沫雪,“今天我跟这个贱女人,你死我亡!”沈靳言眉头一皱,抓着高茉莉的手腕,胳膊一用力,顺势就将已经站在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