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亡者传融入的感觉

2021/5/5 9:13:12 作者:秘水银 来源:17K小说网
亡者传
亡者传
作者:秘水银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封测十年的游戏,十三个被选中的玩家,当剧本已经倒背如流,本以为掌控全局的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在命运的齿轮里,扮演着的却是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弃坑】

当我正好笑地看着湘琴咬着笔头苦思题目的样子,F班门外突然传来江直树冷冷的声音。

“苏易浅,你出来一下。”

男神的到来让教室里立刻乱成一团

“是江直树呀,怎么会出现在我们F班。”

“找阿浅的啊,该不会是。。。”

“湘琴刚告白了,他这样是什么意思啊。”

。。。。。。。。。。

顶着各种眼神的注视,不自在的走出教室,跟着他出去了。

我看着他有些不满道“怎么了?”

“便当拿出来看看,我妈可能放错了。”他无奈的说道。

无奈的看着书包里阿利嫂准备的便当,咖啡色的饭盒袋昭示着我!又!被!坑!了!!

这种发生在女主身上的事被我蝴蝶了真的好让我无语。

还有躲在树后的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别以为我没听到。偷看就要有偷看的自觉好吗,各位F班的童鞋们。

“要不要一起吃饭?”江直树的话如晴天霹雳一般砸向我,大哥,你是故意的吗?觉得我死的还不够惨。。。

看着树后面那一群极易胡思乱想的亲故们,我连忙摇了摇头。

“我先回去了啊。”我对着江直树匆匆的交代道,便抱着便当盒飞一样的跑了,至于那些甲乙丙丁的脑补,我只想说,懒得解释。

江直树看着某只逃荒一样的身影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这家伙总是那么有趣。

果然F班小朋友们的好奇心是不可以忽视的强大,还想偷摸摸的找个角落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但刚回到教室一大群小伙伴就自动的围靠了上来。好吧,我被你们打败了,放过我吧。

“阿浅啊,你跟江直树很熟吗,你们怎么交换了便当啊,好有爱啊。”

纯美似乎有些怒气站在我面前不满的说道“苏易浅,我们都把你当朋友,可是你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这句话么,湘琴有多喜欢江直树你不是不知道,她甚至为了让直树看到她,每天都拼命的复习,你这样勾引江直树,湘琴会有多伤心你不知道么,我真是看错你了。”

纯美这到底是愤怒到什么地步了,连俗语都没有一点错误的说出来了,不过这么没脑子的随便指责别人不会太过分吗。留农拉住要冲上来的纯美,却也不认同的看了我一眼。

顿时班级里各种声音响起。。。

“你们都不要说了。”湘琴突然站起来冲着大家大声的说道,而旁边的纯美却越发的不爽,尖锐的声音指责着我。

“阿浅没有和江直树在一起,而且,我也知道是伯母把便当放错了,直树才回来找阿浅换便当,你们不要这么诋毁她。”

纯美不服的反驳道“湘琴,你不要这么傻了好不好,不要听她骗你啦,这种女人有什么好帮她说话的。”

湘琴激动地说“我就住在直树家,我亲眼看到伯母帮我们装便当的。”

话音刚落,班级里一片寂静,而湘琴也后知后觉的捂住嘴巴,悻悻的坐下,不知所措。

姑娘,你确定你这不是把自己卖了,话说,你住在江直树家这件事还没有被公布吧。你这样帮我,我虽然有点欣慰,但是你这样没关系吗,江直树应该会恨死你吧。

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想自己安静一会儿,虽然我知道纯美没有恶意,可是那样恶毒的话真的对谁都没关系吗。不是只有刀子才能伤人,有时候一句话,一次误会都会伤到人心。虽然试着谅解她,但还是感觉心里闷闷的。

坐在树下,打开色彩缤纷本该美味的饭盒,却突然没有了食欲,果然时间越长越融入这个世界,把一切都开始当做自己本来的生活了吧。

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缝,在看到那张‘女神’的脸我就知道,肯定没好事。

果然苏以橙讽刺的开口“你果然是有点本事,连江直树都能勾到手,姐姐真是替你高兴呢,只不过是个F班的蠢货而已,不要跟她计较。不过你别人东西的本领日益增强啊啊。怎么着,现在就知道抢男人了吗。不愧是苏家的女儿。”

看着苏以橙的脸,那种从心底散发出来的丑陋是在浓的妆也遮掩不住的,我已经不想和她说一句话。这种时候,这种心情,我不愿意和她玩文字游戏。

“滚”我愠怒的冲她说道

苏以橙似乎被我的无理惊住了,不过很快便恢复了优雅的样子,讽刺的笑了笑说道“你也不过如此罢了。”

管她怎么想,这种人怎么看我,我一点都不在乎。既然对他都如此,那么又怎么会因为纯美的几句难听的话而心烦意乱呢。果然把友情当真了还是会受伤吧。

树后的少年担忧的看着低着头的苏易浅,果然冲动会有不良后果,可是只是想见一见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明明就不想伤害,怎么没想那么多就做了间接伤害她的事呢。

冷静下来发现自己陷入这个世界有点深了,我不是只做我自己么,为什么被别人影响了呀,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上辈子像江直树一样的生活早让我忘记了什么是友情,常年离家的父亲和不知去向的母亲同样让我不知道亲情的滋味。有痛苦有伤害,有开心有欣慰,有责备有误会,有关心有照顾,或许只是尝到了感情的滋味让我乱了阵脚。这件事只是让我开始发现这个世界让我改变,给了我一部分缺失的情感和生活。

结果如预想一般,湘琴住在江直树家这件事被公之于众了,而纯美小心翼翼的更我道歉,不过已经没关系了,毕竟过了就过了,而且这次这么大的反应和心情波动不仅仅因为纯美的出言中伤,我自己的内心才是让我情绪如此激动的根本原因。我好像是个更加完整的人了。

在湘琴担忧的目光下,我轻轻抱了抱纯美,告诉她没事,不过冲动如她,如果有人这么对我,她应该也会为我这个朋友声讨别人吧。而且我对江直树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不是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寒门子权臣之路之天生奇观(4)

    “日本猴子又来了!”尼尔特的声音有些颤抖,作为副驾驶他还没独立操作过飞机,更何况是这么恶劣的飞行条件,屁股后边还跟着敌人。“转向,转向,向西飞!”岳寒很快做出了决断,向西的地方有着明显更厚的云层,只要能够成功钻进云层之中,C-47就能够抢回来一丝活命的机会,速度太快的零式在进入迷雾之后,他撞上那些高

  • 荒野之未来水世界在线阅读邪珠再现

    天星帝国位于大陆的北部,最初由道恩建立,国内设有魂岚学府,综合国力还是很强的,这个国家的人大部分都推崇“武学至上”的理念,因此天星帝国武者非常繁多,与邻国关系不好,尤其是东方的奇顿国,常年发生战争。哈文与黄沧所在的沼泽森林,在帝国的码头附近,出行非常方便,就因为如此,哈文才选择将实验四设立在这里,但

  • 盐枭霸世在线阅读计划

    “这么说约里克先生已经想到办法了吗?”内瑟斯问。“嗯,可以这么说。”约里克继续悠闲地品茶:“我们面前的对手,一个是蛮族之王泰达米尔,一个是战争之王潘森,这两货都有万夫莫当之勇,而且强将手下无弱兵,他们的军队也个个以一顶百,如果硬拼,我们将毫无胜算。不过,所谓弱生于强,正因为他们的无比强大,才会产生一

  • 风雪夜归人在线阅读第8章

    8.8.进来的人被请到了茶座上,门外的侍卫端茶倒水,恭恭敬敬道:“大师,老爷在回来的路上了,请您稍候片刻。”大师?来人是天问?顾之洲和齐武各自盘踞在一角,不动声色的看着底下。茶座上,天问盘腿品茶,从顾之洲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和一尊瘦削的背。他打量着,目光从天问的发顶落到端茶的手,这人喝茶很有一套

  • 我和男配成亲了在线阅读第四章

    说这话时,谢思安其实格外盼着道武帝的表情能有松动。哪怕有一丝一毫也好,堂堂皇帝,别弄得和洛京名角行如风一样无戏不欢。可道武帝还是让谢思安失望,他的表情先怒后怜没有半分破绽,亲昵地拉着谢思安的耳垂说:“原来昨夜对朕这么热情,都是为了那个奴婢,思安这般,朕要不高兴了。”谢思安顺势靠在道武帝的怀里,指尖不

  • 何以安山河哮天,你是真要日天啊

    刚刚走出凌宵宝殿的杨戬,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狗影。“主人,我们什么时候去下界。”哮天犬带着一丝迟疑,面对着昊天,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心中的冲动,他怕在这里呆久了,再一次像现在一样,只是在凌宵宝殿外见到昊天,就有一种想咬昊天的冲动。“就这几天,赶紧把天庭的任务做完,我们就下界。”杨戬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 体坛之无限加点在线阅读第7章

    老爷,我们回来了!”“嗯,我和男爵相谈甚欢呢。好了,古森男爵就去宴会上转转吧,贤侄可以和小女撒洁儿她们一起玩玩。我也该去母亲那里祝福了”“你们就别跟着我了,好烦的啊!唉唉,是你啊!那个老头呢,你们快来给我讲笑话,好笑的话,我让爸爸给你奖励哦。”红扑扑可爱的小脸上竟是高兴,闪亮闪亮的的眼里满是兴趣,像

  • 若有缘之第二章

    易贻所在的二中14班,虽然是普通文科班,但她正在做的晨间数学题也足以让她抓狂。14道题,对她来说分为4种:一下就知道怎么做并且好算的、知道怎么做但是非常耗时间算的、研究一会儿也能知道怎么算的、再研究也不会算的。通常后3种她都容易错,一个早自习就在拼命抓紧时间计算中度过。但往往最后两道题还是来不及算,

  • (知否)齐国公家的兰花之挣钱啦!(6)

    市里的百货大楼比县城供销社要大很多,上下两层有800多平米。一楼卖烟酒糖茶,二楼服饰百货。考察零售市场是谢韵的本行,比较商品、查看价格驾轻就熟,当然拿来作对比的是后世的商品。70年代跟后世相比,还完全是卖方市场,购物凭票,市场供应不丰富,商品品类少,数量也不多,来了好东西,很快就会被听到风声的顾客迅

  • 人雾之初至

    这是一个小小的庭院,院中有几棵松柏,栽种着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庭院中有着一套石桌椅,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大约5,6岁的年纪,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他慢慢的品着这杯中的好茶,满脸的怡然,突然一阵急迫的喊声传来:“小叶子,小叶子!你看看爷爷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个邋遢道人,这道人边跑边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