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召唤玛丽苏!在线阅读清倌

2021/5/5 9:31:32 作者:风晓樱寒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召唤玛丽苏!
召唤玛丽苏!
作者:风晓樱寒来源:晋江文学城
【现言新文《沉睡的方程式》已开。】黑魔王被玛丽苏杀死了,然后他重生了。这一次他知道了剧情,可是……他还是死了==然后他又重生了,又死了……又重生了,又死了……然后……没有然后了,坑爹的作者得到报应穿越了!穿越到自己写的苏文里,还要将自己笔下的女主角杀死才能回家?而失败的下场,则是被系统大神彻底抹杀……面对金手指全开的玛丽苏们,她唯一一个技能,竟然是……召唤自己笔下的女主角!?难道她穿越后,等待她的……是……不是被玛丽苏们就是被黑魔王杀死的命运么?这是一个带着坑爹游戏系统穿越到自己的文里的倒霉作者

“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没有理会对方调侃的眼神,枫清语只是埋头苦吃,她现在饿死了,要不是突然想吃这家伙做的饭菜了,她也不会大晚上的跑这迎风楼来,毕竟这迎风楼是什么地方,这宣州没有一个人是不知道的,不过,这世间却甚少有人知道,这迎风楼的老板是如此的风华绝代,又烧的一手好菜,只是,这秦砚很少做饭,这世上少有人能够吃得上他做的饭,不过,枫清语恰巧就是这少有的人之一。

其实,枫清语和秦砚的交情也不算太深,也就是刚逃到这里的时候,顺手帮秦砚解了一次围,后来,枫清语隐居在了迎春阁,做了那里的头牌,在一次的花魁大赛中,再次遇见了秦砚,那个时候的秦砚正被几个女子缠着脱不开身,枫清语再次做了一次好人,把那几个女子给气走了,也是那次枫清语才知道,秦砚是迎风楼的老板,只是,这秦砚虽然是迎风楼的老板,经营着小倌的皮肉生意,身边的花蝴蝶却接连不断,每次枫清语见到秦砚的时候,她身边都会有一位绝色美人,或清新,或妖媚,或温婉,风格百变,口味独特,倒也都是这世间少有的美人儿。

一来两往之后,枫清语和秦砚之间就建立了一种奇怪的关系,每次枫清语遇到秦砚的时候,就恰巧是他最悲惨的时候,不管多糗的样子,都被枫清语给看到了,后来,秦砚自己把枫清语奉为座上宾,而枫清语也是看在秦砚那一手好厨艺的面子上,有空就会去秦砚那里转转,顺便带走一坛桂花酿,没错,秦砚不仅做的一手美味佳肴,而且酿的一手好酒,那桂花酿更是人间一绝,就算皇帝也难得喝上一杯。

“当然是你这里的美味佳肴啦,难不成你以为是你那一身皮相啊。”舒服地打了一个嗝儿,枫清语觉得自己在这家伙面前完全不需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因为对面的那家伙绝对会比你更加没有形象,有谁会像那家伙一样翘着二郎腿,衣衫半解,一只木屐挂在脚边,另一只木屐不知身在何处,满头青丝早已松散开来,发带更是不知去向,就这样端着酒杯,一脸痴笑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枫清语。

“清儿说话还是如此直接,难道不知道这样会伤了秦某的心吗?”魅惑的桃花眼看了一眼枫清语,缓缓地站了起来,打了一个酒嗝,随后高声吟唱起来。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

脚底踩着木屐,手里有节奏地敲着拍子,秦砚满脸的沉醉,最后摇晃地走到枫清语面前,“清儿,你今晚就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吧。”

被喝醉酒的秦砚死死地抱住,枫清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家伙又开始发酒疯了,每次自己来找他的时候,就会搬出他珍藏已久的美酒,喝上几坛,然后醉醺醺的满嘴胡话,可是,秦砚你可知道,你醉后都说了些什么?我想你应该不会知道吧,否则你第二日起来也不会跟没事人一样,没心没肺地经营着你的迎风楼了。

“我不走。”将秦砚扶到了床上,枫清语终于舒了一口气,秦砚如果你下次喝醉后再胡说,我可就真的当真了……

小心地给对方盖好被子,关好门窗,退了出去。

“枫姑娘这就要离开了?”走在楼梯上,遇上了元宝,枫清语点了点头,不离开难道等到那个醉鬼醒过来,然后看到他跟平日里一样对谁都媚笑三分,四处招蜂引蝶啊。

“对呀,你上去照顾你家老板吧。”有元宝照顾那醉鬼,她算是可以走的放心了,那家伙喝醉了就喜欢踢被子,如果没有人看着,说不定连他自己都会跳下床去睡一宿。

在心里嘀咕了几句,元宝上楼去了,只是他心里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枫姑娘过来,老板都会喝醉啊,可是,老板平日里酒量很好的啊,但是,他真的亲眼看到老板喝醉酒后的样子,在房间里又蹦又跳的,抱着枫姑娘不肯放手,又亲又搂的,只是,每次都会在关键时候呼呼大睡过去,他元宝在旁边看着也着急啊,可是,他又帮不上什么忙,最奇怪的是,每次老板醒过来之后,就不太记得自己前天醉酒后做过的事情,唉,还真是令人担心啊。

原本打算出门的枫清语停下了脚步,刚刚二楼好像扔下来什么东西,只听一声巨响,有桌椅碎裂的声音,循声望去,枫清语便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子,鲜艳的红衣,苍白的面容,紧闭的双眼……

急急忙忙地走了过去,在那人鼻尖探了一口气,还好没事,但这浑身是血,战况未免也太惨烈了吧,这人刚刚该不是得罪了哪位客官被从楼上扔了下来吧,算了算了,左右秦砚那醉鬼现在也是醉的不省人事,还是先看看眼前这人怎么样了。

叫人给末儿送了一口信儿,又请来大夫,既然被自己遇上了,也就没有不管的道理。

听元宝说,这人是迎风楼新来的清倌,因为有伤在身,本不用陪客的,只是,没想到被那醉酒的薛家少爷误闯了进来,上来就是一番激烈的争执,才会出现如今这个局面。

将那醉酒的薛家少爷安抚好,枫清语吩咐元宝下去煎药,自己照顾床上这昏迷不醒的陌生人,元宝说这个叫月华的人被卖到这迎风楼的时候,浑身都是伤,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手脚经脉全被挑断了,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康复,现在又被从楼上活活给摔了下来,伤上加伤。

月华?名字倒是不错,和你的容貌很相称,虽说是面无血色,但也隐约可以看出那不凡的气质和风采,和秦砚是两种不同性质的风华绝代,各有千秋,又是一个惨遭厄运的人,月华恐怕不是真名字吧,只是,看着眼前这人,枫清语倒平生出几分亲近和熟悉,和曾经的自己很像。

等他醒过来,自己倒有几分兴趣,玄悲大师说过,既然无法忘怀,何不释怀?

过去的事情,有些痛苦是无法彻底忘记的,也只有尝试着释怀,即使午夜梦回,也无愧于心,心安勿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踏破仙巅之堕落

    天刚亮的时候,阿三就起身了。他去屋外打了水,简单洗漱完,去厨房做了早饭。吃完早饭,纪圆还没醒,阿三去菜地割了菜,喂了鸡和鸭。天气很好,太阳光透过窗户,把屋内照得明亮许多。纪圆悠悠转醒。身旁早已没了人,她穿好衣服,来到院中。不出意外,男人在喂他的“宝贝们”。鸡和鸭围绕在他周围,叫得欢快。在阳光下,他的

  • 仙剑最强二世祖在线阅读第5节

    跟在如同风中摇曳的身姿,细嗅前方传来的淡淡芬香。张峰不知不觉间已经沉醉其中,无法自拔。“到了。”清冷的声音将张峰出窍的元神生拉硬拽的勾了回来。“这么快?还没看够和闻够呢……我是说这周围的风景。”语无伦次的张峰也忍不住老脸一红。如同偷吃的猫被发现一般。“哼。”一声不屑的冷哼,紫罗推开面前的门,缓步走了

  • 腹黑前任日常撩第1章在线阅读

    “来,来,来”在一片漆黑的混沌里略带诡异的声音不断响起,放佛没有尽头般的黑暗在无限的延伸出去......“啊!”一声惊叫响彻小小的木头屋子里,只看木门也随之被人推开,凝神看去,只见是个仿若二八的女子,但已经盘起了长发,显然已为**子。此人有着一头深黑的头发,离得近还能察觉到这黑发还泛着些许深青色。大

  • 炉石之最强户外主播在线阅读第5节

    这个声音是芍药的,众侍女一愣,停下手来,朝着芍药看去。芍药立在门口,她的身边还站着一道人影。站在她身边的白衣少年,正是朝华苑的主子,百里朝华。看到百里朝华,侍女们都吓呆了,连忙跪倒在地。虞芳铃趁着她们不注意,悄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百里朝华皱眉道:“去看看怎么回事。”芍药颔首,走到虞芳铃身边,蹲在她身

  • 万古神帝之今生无悔之挑衅(8)

    琼琚跳下马车,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侍卫们面前,霍然出手,从腰间亮出一块镶金嵌玉的令牌来。侍卫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用颇有些纳闷儿的眼神扫了同僚一眼,最后对琼琚点了点头。琼琚嘴角紧抿,顾不得同他交谈,收起那令牌便往宫中走去。她凭着记忆向北走,饶了几个弯,过了一溜儿宫殿,又走了几百米,却是越走越糊涂,十分困惑

  • 极品战神之偏爱(二)

    多么可怕,烂到那种地步了,居然还在活着。“那,那是丧尸吗?”王大军也顾不得对李木头的畏惧了,把人一挤,躲在了乔嘉树的背后,不安地问道。乔嘉树摇了摇头:“不是。”“不是?”“他都那样了……”王大军手舞足蹈地比划着,“确定不是生化危机吗?就像电影里的那样,得了病的人变成活死人,然后疯狂地要吃血肉,他要吃

  • 极限武尊之野蛮子的天堂(3)

    一望无际的长草,视野里一片空旷,这里是伯利亚平原,野蛮子的天堂。贸易的商人以及收税的官员从不敢踏足这里,但今天,一只精灵出现在了这里,他不像是自己找来的,倒像是被人当成垃圾,随意地扔在了这里。这只精灵头顶的上方还盘旋着一只乌鸦,缓缓落下的同时开始放大变形,转瞬之间完成了从乌鸦变成人这一壮举。这个人出

  • 这个仙女不太冷之我找了你好久

    现在已经开学好几天了,各方面检查也开始严格起来。每天学校门口都有人之人检查,学生一准全都穿上了校服,每周一周二是检查最严格的时候,女生的头发只要稍微长点都要扎起来的。幸亏九中的校服对得起它的名头,没有让学生穿肥肥大大看不出一点性别的衣服,全都在上个学期结束之前都定做好了。乔还是转学生,班主任特地给她

  • 华夏利剑局秘档第二章在线阅读

    面对着眼前排成一排的白色光球。苏昊仍然还是有些分不清现在自己到底是处于一个怎样的状态,不由得喃喃自语起来:“话说,这是梦吗?”他不明白,自己明明只是在宿舍里休息,怎么会来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神秘的声音再度在苏昊的脑海中响起:【这并不是梦,宿主已经并不在原来的世界。】【系统已经检测到宿主现在身处的情

  • 武侠之开局就被杀之演唱会异变

    安离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小人儿:纯白露肩T桖配上黑色超短裤。一双黑白相间的帆布鞋尽显青春活力。银色机械手表加上小型耳麦,简朴的淡妆,樱桃小嘴,一尾流萤。手中小心翼翼撰着一张精致的演唱会门票,上面有一张妖孽而清冷的脸庞。安离感受着内心激动的心情,眼眸微闪,笑容愈盛。把车停好,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安离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