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九龙帝纪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5/4 14:38:48 作者:李森森 来源:3G小说网
九龙帝纪
九龙帝纪
作者:李森森来源:3G小说网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主角穿越到一个万宗林立,强者为尊异界里。一次红尘历练邂逅相遇一位红颜知已,两情相悦,幸福日子还没有来得及过,即被强者夺走。为了从强者手中抢回爱人,主角身怀九龙苍穹神令,手持太古神兵,踏着尸山血海以万宗为敌,遇神杀神,遇佛诛佛……这是一本有血,有泪,有爱,有情,有义的故事。为了爱人,斩尽天下人又如何;为了兄弟,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或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主角全身是血,伤口深可见骨,一双杀红了眼,渗出滴滴的血泪,手持着一把断剑,面对无数强者不惧,缓缓地回头对身边爱人和兄弟们笑笑地说:

秦筱对自己这个嫡姐是看不上眼的,一个整天跟在男人屁股后面倒追着跑,对方明明不喜欢她,还非霸者不放的女人跟她的三观怎么合得来?要不是这个嫡姐跋扈又固执,她还想好心劝一劝强扭的瓜不甜,可惜这个嫡姐不是个听劝的,她才只好出此下策。

只是不知道为何现在与计划有了出入,本想见机行事,谁料她这嫡姐也像变了个人似的。秦筱忽略心里的不适,坚决不想承认刚刚是被秦笙的气势激到,有些失控。

春杏看见这个香囊差点喜极而泣,忙不迭的点头:“正是正是,就是这个香囊,装药粉的香囊是大小姐给奴婢的!是大小姐亲手绣的想送给褚小将军,原是一对,十分别致!这是大小姐的爱物,如果没有大小姐的允许,奴婢是拿不到的啊!”

秦家大小姐绣工出众,那香囊的料子又是少有的好料子,明眼人一看就分辨的出,倒是不容抵赖。

尤其还得楚轻寒亲自证实:“确实与笙妹妹送我的那只是一对。”只这一句就叫秦筱的眼里透出一点蜜意来。

秦笙一阵恶心,懒得再同这些人周旋,冷笑一声:“呵,难得二妹妹与我的贴身丫头如此齐心,既然铁了心要把脏水往我头上泼,那可许我自证清白?”

环顾一周,秦笙越过秦老爷,看向上首的秦老太爷和楚老太爷,委屈道:“两位太爷爷,这件事情就交给笙儿处置,请两位曾祖做个见证,若笙儿冤枉,求两位曾祖答应笙儿一个请求可好?”

两位太爷俱都是古稀之年,早就不参合小辈的事了,但小辈求到头上,也不会不闻不问,尤其今天两人俱都在场,秦老太爷便点点头:“笙儿不怕,太爷爷替你做主。”

秦笙瞥了秦筱和春杏一眼:“谢太爷爷,如若不能证明清白,笙儿恐怕也无颜苟活,背后的人如此歹毒,若被我揪出,一定要她去死!”

这话杀气十足,长辈们只当她受刺激太过,唯有秦筱后背有些发寒,但她自认为不可能。

但最受惊吓的莫过于系统!它可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宿主的杀意!

“窝草,宿主你淡定!你是要逆袭她!一上来就要干掉原女主还怎么逆袭啊?”太凶残了!

秦笙没理它。她至今对任务还没有什么真切感受,她只要报仇,快点有何不好?

“那就先请太爷爷将开药的大夫并请大夫的小厮一起带上来。”

前世她惊慌失措,一被人撞破就六神无主羞愤欲死,再加上对春杏的信任,许多事情都没有细想。但是重来一回,她就轻而易举的发现,这么短的时间,如何请的大夫,如何开的药,如何熬的药,怎么这般及时?

或许根本就不是及时,而是早就备好的。

至于怕的什么,或许是怕她同楚轻寒真的成了吧?

她这要求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小厮和大夫此时都在府里候着,要请来问话倒是便宜的很。

小厮是楚家的小厮,十分懂规矩,一进来就垂手立在一旁,倒是大夫有些奇怪,行了礼便询问:“可是楚小将军情况有了反复?这药性并不强烈,喝了药多喝点茶排泄几次就无碍了。”

秦笙听见大夫说药性并不强烈眼底划过一丝讽刺。上辈子春杏可是口口声声说这药猛烈,一定可以成事。

“哦,大夫对这药性如此熟悉,可是大夫亲手配的?”秦笙问的十分寻常,一不注意还以为她在问药理,但是反应过来的大夫一下子就额头沁出了冷汗。

秦筱和她的丫鬟明月也是惊了一跳,微不可查的对视一眼,都疑惑难道她们露了马脚被秦笙抓住了?

“小姐说的什么话!在下是贵府请来替病人开解药救人的,精通医理不过寻常,某不知何人所为,但小姐言下之意是要颠倒黑白,将某这救人的逼成害人的不成?就是堂堂尚书府的千金,也不能这般草菅人命吧?”大夫说的义正言辞,但内里已经有些色厉内荏。他还当是寻常富户的后宅阴私,反正配的药效不强,又约好让他及时解救,他便答应下来。谁能想到是竟然是尚书府呢?他就不该贪那些银子!

秦笙就当没看见大夫的异样,微微一笑又问:“不知大夫用的是什么解药?”

大夫不知她何意,只照实回答:“用的某自制的解□□丸。”刚刚他一来就拿出药丸化了温水与楚小将军喝下,有目共睹。

秦笙:“呵,这么说,大夫出门看病是常备此解□□丸了?可是寻常人家也经常有人中此药呀?”

这下大夫连后背都起了冷汗,辩解不似刚刚那般利索:“这,寻常人家,偶尔也有别的虫咬蛇毒之类,需要此药丸。”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嘴硬,但他知道这就是同买药的人约了及时救治特意提前准备的药丸,只秦家再找个大夫验一验他就露馅了。

秦筱当然也知道,这还是她吩咐明月的。再这样问下去,必然会牵扯到明月。她必须阻止秦笙!

秦筱当即出声,她晃了晃手里的香囊,一副天真的样子问:“笙姐姐,不是要解释香囊的事情么,怎么跟大夫过不去了?行医者,随时带些自制的解毒丸妹妹觉得也是应该呀。而且大夫可是救了轻寒哥哥,妹妹觉得感谢还来不及,笙姐姐这样不是伤轻寒哥哥的心么?”

话落,又转向楚轻寒,天真的嗓音里又多了一丝娇俏:“轻寒哥哥,你快叫笙姐姐别为难大夫了,要不然外边的人该说我们尚书府以权压人,欺压百姓了呀。”

秦筱也是有些慌了,不然她不会让楚轻寒来阻止秦笙,但就算这样,她也不忘给秦笙扣个飞扬跋扈的帽子。

秦笙想,秦筱简直无时无刻不在顶着一张天真无辜善解人意的脸给人挖坑,而且很会拿捏别人的软肋。

她上辈子的软肋可不就是楚轻寒么,上辈子吃了那么亏也怨不得旁人。

但是这一世,她已经没有软肋了。

秦笙不吃她这一套:“二妹妹急什么呢?香囊的事情后面自然会水落石出。二妹妹若是不怕,只管看着就好。后面我还有事问二妹妹呢。。”

“……我有什么好怕的,做坏事的又不是我。”秦筱着实被秦笙问的有些心虚,但她又觉得不可能,秦笙什么样她太清楚不过了,跋扈又愚蠢,她不可能知道是她做的。

秦笙也不再跟大夫废话,而是转头问小厮:“你可认得这个香囊。”

小厮看了一眼香囊摇摇头:“回大小姐,小的不认得。”

秦筱见她问了这么个蠢问题,稍稍放下心来,她自然不可能这么笨什么事都只差遣一个人。

但是下一刻,秦筱就听见秦笙沉声问:“谁让你请的大夫?在哪里请的大夫?”

秦筱的心又瞬间提了起来。

小厮就是一个外院跑腿的,才十一二岁,大小姐问他,他自然全盘脱出:“回大小姐,是一个穿绿衣裳容长脸丫鬟姐姐,跟我说大夫就在临街的茶楼里,叫我到那请的。”

秦笙:“呵呵。”

这下不用她说,就知道这大夫是一早就候着的,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有人谋划好的!

府里出了这样的事,最丢脸的就是秦老爷这个一家之主,只见秦老爷怒不可遏道:“来人,把府里的丫头都给我叫过来,一一对质!”

秦老爷发话了,秦夫人立马让丫头去叫人,过来一个个让小厮指认。这事刚发生没多长时间,小厮对丫鬟还记的清楚,没一会就认出人来。

正是秦筱院子里的粗使丫头大妮。容长脸,黑黑瘦瘦,倒是十分好认。

说来这丫头还是秦筱“病好”以后从外边救回来的,还没学几天规矩,胆子又小。被秦老爷一喝,立马竹筒倒豆子的似的把明月指使她的事招了出来,还口口声声:“明月姐姐,二小姐,救命啊!”

秦笙想,她真的两辈子都没有见过秦筱的脸色如此精彩。让她上辈子惨死的郁气稍稍纾解了一些。

但这是开始。

秦笙这才重新问那个大夫:“大夫,不知道现在您认不认识那个香囊?”

大夫当即腿软跪下:“小的,小的认识……”这香囊如此别致,配制这种春-药的还是个漂亮姑娘,就算没有后面的事,他也记得。

大夫指认了明月,将明月怎么抓药,怎么跟他做的约定招认的清清楚楚。明月无从抵赖,只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求饶:“是奴婢猪油蒙了心,帮春杏做出这样的下作的事情,还请老爷饶命。”她不敢把秦筱供出来,只余光向她求救。

明月将主要责任都推给了春杏,但春杏却不是吃素的,她再想不到自己中了圈套就是白痴了,因此将这段时间明月总是煽动她怎么当姨娘,怎么让大小姐心慌意乱,引-诱大小姐给楚小将军下药事交代了个清楚。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秦老爷丢尽了脸,气了个仰倒。一叠声的吩咐:“来人,把这几个背德乱主的丫头都给我统统杖毙!其它人都给我看好了,要是有人胆敢再犯,这就是下场!至于大夫,在尚书府行窃,来人直接送到衙门。”

秦老爷话落,一排家丁进来就拿几个丫头往外拖拽,春杏一边被拖着一边哭求说自己是被蛊惑的:“是明月对楚小将军有心啊!”

秦笙半点不可怜她,只盯着明月,看着明月哀求的眼神望向秦筱,直到她被拖出去再看不见秦筱,也没等到秦筱为她求情。

秦笙看着明月眼里的绝望,讽刺一笑,这就是秦筱的“善良”。余光瞥到楚轻寒,只觉得上辈子可笑不已。

外院天井里长凳一字排开,木杖击打在身上的沉闷和惨叫此起彼伏。

秦筱难受的想哭,她是一个现代人,她自问可以公平平等的对待身边的丫鬟,她知道她该去为明月求情,但是外院的惨叫将她吓住了。

秦笙在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元灵神盘第2章在线阅读

    002菜品端上来,五花八门的。过了百多年,食物的味道也略微有些变化。顾云梦不是没吃过宫里的饭菜,他捧着碗细嚼慢咽,一点也不似他的风格。上一次在宫中吃饭时,他战战兢兢地和朱棣在一起。那时候皇上尚是新帝,眉宇之间却是褪不去的疲色,一顿饭吃到最后,琴白还让他药倒了皇上。分明是没多久之前的事情,如今回忆起来

  • 乘风微阳之朋友和母亲

    李天越打来电话,周三来出差,早班的好处就是晚上的时间方便协调。吴珏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子才到了饭店。李天越已定居北京,因为刚有了孩子,父母跟着去照顾孩子了。父亲退休前一直在工厂工作,家也在工业区,现在工业区已整体外迁,他家附近的环境倒是好了许多,高中的时候,很多个周末都是在李天越家里度过的。包房在三楼,

  • 邪灵问道一瞥

    离非正翻到三百年前的两族大战记事时,一把冷剑从背后搭到肩上,离非低头看了一下剑刃,没有回头。“你一直如此讨厌我,是因为我的身份吗?”“姑娘过虑了,我只是做好我该做的。”“看来我和雪月姐姐是没有办法成为朋友了。”离非起身,欲离开。“站住。”雪月收回剑,“姑娘身体已恢复,请尽快离开山庄。”“我不要,我喜

  • 余生有幸之乱步生气地问(5)

    005.度过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上午,日向沙耶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手机一早上都响个没完没来了,好不容易到中午消停了一会,却没想到正当她准备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了一个电话。不会又是她的男朋友打来的吧?这次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没有任何备注。应该不是男朋友了吧?毕竟这个电话她都没有备注过名

  • 末日之老子是丧尸第二章

    第2章第二日,酆都月在书房处理着外出时积压的公务,一剑随风来见酆都月。酆都月一边处理着公务,一边吩咐道:“与不夜长河的交易已经谈妥,商队半个月后就会出发,你记得调派人手护送;昨日的那批新人已经通过试炼,这批新人的素质不错,接下来的训练由你负责,完成训练后,就补上之前的空缺。”一剑随风一一应着,两人事

  • 异界我最富之纵横在线阅读第1节

    四月,乍暖还寒,法国,戛纳。化妆室里。女人垂着头,微微咬着唇角,纤白手指停顿片刻,似是犹豫不决,那样小心翼翼,又带着点偷偷的甜蜜:“今天红毯的定妆照,好看么?”下方就是一个照片,照片里的自己一袭素色长裙,红唇雪肤,眼睛乌黑明亮,看着镜头有些微微的羞涩,像看着情人的青涩少女似的。她手指选中那张照片,又

  • [系统]带着奇迹暖暖上分在线阅读第6节

    06猛料的诱惑(下)虽然跟江牧野说定了,江北却还是先从自己这边开始查起来。首先要排查的就是自己手机的聊天记录,万一是自己不小心分享出去了那她就得准备负荆请罪了。没翻几条,就破案了。江北就看到了“自己”将视频发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梁英。但江北很确信自己没有给任何人发送过这段视频,那么就只

  • 冰龙物语在线阅读第七章

    鲁王手指一激灵,把整个棋盘都撞落在地,眼神发狠:“先生,你说的可是真的。”聂长风摸摸手里的拂尘傲然道:“自是真的,若是王爷不信,可当虚妄。”鲁王眸色一时间闪烁不定,她先前就已经见识过聂长风算卦的本事,此时,不由得她不信,她先前本是先帝长女,理当继承皇位,可先帝偏袒,竟将我封号定在远离上京的汴州,她不

  • 妖姬血瞳第一章

    舞池里男男女女混合在一起,一群寂寞的灵魂在肆意的起舞,他们和嘈杂的音乐一样,不知疲倦,弥漫在空气里的是数不尽的纸醉金迷。一杯酒顺喉而下,从喉咙辣到胃里面,他像喝凉白开一样往下灌,微微睁开眼睛,透过五彩斑斓的光,红色分外显眼,来回交换,竟然一时之间分不清天上人间,萧安榛右手挡在眼睛面前,唇角勾起的弧度

  • 『灵珠同人』女娲神传之神农手卷疑团

    周海醒来的第一件事就问妖怪除了没有,当白羽把罐子交给他的一瞬间,这哥们竟然哭了。男人有时候可能就如此简单吧。这次还多亏了白兄弟了,要不是你我老周就交待在这了。白羽回道:周大哥,客气了。你我相识一场即是朋友,我怎么会见死不救呢?白兄弟,冒昧的问一句,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第九处呢?周海问道。周大哥的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