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白月光穿成替身后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5/5 0:24:34 作者:连山栀 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月光穿成替身后
白月光穿成替身后
作者:连山栀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恐怖灵异向无限流《愚人之旅[无限]》有兴趣的话麻烦点个收藏哦=================寒蓁前世随主赴死,恨极了害得她们主仆殒命的六皇子。谁知一朝穿越,又因为长得与新帝的白月光太像,被人算计,要将她献给已经登基为帝的六皇子!寒蓁捧着镜子寻思:这不就是我前世的脸吗?*全大楚的人为他们的新帝操碎了心。圣明的新帝千好万好,就是年过廿五,膝下无子。其实新帝心里有个早夭的白月光,除了她,眼里再容不下旁人。——心如磐石,未曾少改。【小剧场】一开始寒蓁(小声逼逼):离我远点狗皇帝!后来的后来旁人眼

“什么?”

苏渝愣怔地盯着他的脸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和她说名字。

苏渝没听清又不好意思再问,“哦”了一声,心里只暗暗想,他果然不是人,哪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的。

“所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苏渝有些好奇地问男人,想了想措辞,“不是说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要来?今天我从楼上掉下来,也是你接住的,对吧?”

好像怎么措辞都不太对。

苏渝觉得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比自己的任何一任病人都疯。

男人安静地看着苏渝在这边胡思乱想,只镇定地坐着。

就在苏渝以为自己又得不到任何回应的时候,忽然说了话。

“我一直在……你的附近。和你的想法和安危有关,当你处于特别危险的情况下,或者你在想我时候,会离得近,而且,我是可以触碰到你的。”

这个说法实在让苏渝大吃一惊。

“一直在?!吃饭睡觉的时候都一直在?”

“……嗯。”

“那我洗澡的时候……刚刚你也?!”苏渝倒吸一口凉气。

男人的脸色终于有了些变化。

他的手放在膝盖上,稍稍移开目光对着她说。

“……我会转过身去。”

男人格外白的脸颊耳垂透出一丝浅粉,很快隐去。

“一般情况,我是可以不在视线范围内活动的,除非,你在想我。”

苏渝顿时五雷轰顶一样。

除非……她在想她……

她可不就在想他吗!

从少女心到淫.秽色.情……

苏渝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我现在,怎么能看到你了呢?之前怎么从来看不到?!”苏渝不死心地问。

男人似乎也在疑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气氛一瞬间陷入沉默。

苏渝面上一阵臊,开始脑补她究竟有多少次梦到或者想到过他。

都到了哪种程度。

这边苏渝兀自想着,自己脸先想了个大红。

她刚想问男人跟她有没有什么心电感应,万一他能知道她在想些什么,那才是真的日了狗了好吗!

这样想着,苏渝刚一抬头,话还没出口,猛然发现对面沙发上坐的男人有些不对劲。

他面色潮红,原本白得近乎泛光的皮肤惹着一层怪异的绯红,脸上鼻尖沁出许多汗水。

像是极度忍耐着什么,男人抓着沙发布,咬牙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苏渝吓了一跳,赶忙站起身走到他旁边去。

“喂喂,你没事吧?”

一摸,他的手以一种诡异的温度烫着。

脸上和额头上也是。

“哎哎,你别吓我啊!”

苏渝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这样,彻底慌了神。

她想起身去找找冰袋什么的。

手却忽然被男人捉住。

男人呼吸间的热气都烫得惊人,他清冷的双目有片刻迷离,拉着苏渝,气息有些微弱地说:“你不要有奇怪的想法……”

“啊?”

“我可以看到……”

“什么?”

男人没再解释,因为他一脑袋栽到苏渝颈窝。

彻底失去了意识。

神!他!妈!

苏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昼隐搬到自己的床上。

她叉着腰粗喘,毕生的脏话都瞬间跑到了嘴边。

忍了忍,苏渝折回去,拿了冰袋出来,给男人敷在额头。

男人不停出汗,身体的热度烫得惊人,刚换的衬衫很快被汗湿了,苏渝几乎要被吓到了。

他是怎么突然出现被她看到的她不知道,但是苏渝明白,如果他就这样有什么事,她一定会很难过。

苏渝没再犹豫,一边默念非礼勿视一边帮男人把衣扣解开,脱下衬衣,用湿毛巾给他擦拭身体。

男人的肌理分明肌肉紧实。

每一块都像是天然的艺术品一样,不多丝毫赘肉或者野蛮感。

摸起来触感也不错……

苏渝想着,瞥一眼男人合着眼眸的俊脸,一副禁欲而高贵,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

那又怎么?

梦里的时候……

还不是让她给侵犯了。

苏渝这样想着,伺候男人的动作却没停。

不停地换水帮他擦汗,换冰块给他降温。

天将亮的时候,苏渝终于累垮,摸一把男人恢复如常的体温,趴在床沿彻底不省人事。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苏渝幽幽地睁开了眼睛。

她的睡意浓重,迷糊的挣扎着起来,去门口,打开了门。

“小渝……我来给你道歉的。”

戴俊站在门口,看着苏渝累极了刚睡醒的模样,戴着眼镜一丝不苟,弯唇看着她。

苏渝愣神,刚要说话,戴俊像是做了十足准备一样,抬手把怀里的玫瑰花束塞进苏渝怀抱,然后趁她愣神间挤进了苏渝的家里。

“小渝,让我进来说,好吗?”

苏渝低头看了一眼玫瑰,感觉回落的瞬间,她记得昨晚的一切,脑袋里轰地一声,彻底清醒。

“不行!你等一下……”

来不及阻止,戴俊已经一边念念叨叨一边往她的房间而去。

想到房间床上赤.裸的男体,苏渝一瞬间觉得头炸开了。

根本没有的事,让戴俊看到,恐怕理亏的会变成她。

戴俊径直往她卧室而去,回头还在絮絮叨叨跟她调笑:“我又不是没来过。你这里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吗?”

苏渝只觉得气血上涌。

她拍上门,蹬蹬蹬几步跟上去。

“你别瞎想,他——”

苏渝话说到一半,瞥到自己床上,顿时噤声。

她的床上,被窝有些凌乱,但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那个昨晚在这待了一整夜的男人,像是没出现过一样,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真是见!鬼!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宋:从坑爹开始第八章在线阅读

    ‘妈,你明天有空去下我学校吗?’饭桌上,许心心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巴。许妈一手拿着碗,一手用筷子夹着米饭,听到声音抬头看向她‘去学校?怎么了?’‘我估计要被通报批评了。’许心心说的无伤大雅似得。‘通报批评?’许妈声音陡的提高,‘许心心你在学校做了什么?’许爸似乎也被吓到,停下手里的筷子看向还在继续吃

  • 修灵第4章在线阅读

    要不说小孩不好带,会跑的更不好带!要是遇上那种会跑还作妖的小孩,不一巴掌拍死都算客气的。这是金嬷嬷的心里话。“谈墨!你个上蹿下跳的瘪玩意儿!药园子里到处马粪是不是你弄的!满陆家镇还能找到你这样的女娃儿不?”药园门口一个叉腰拎棍做茶壶状的妇人冲向跑远的一个六七岁穿着丫鬟服的小姑娘大声吼道,手上的棍子舞

  • 灵魂风云传说第8章在线阅读

    自从盛颜工作室正式开业后,盛初颜不断收到来着各界的邀请函,什么拍卖会、名流宴会等等,一看就知道邀请的是御少夫人……不过盛初颜没空理会这些,因为,她自己本身就很忙~发布会那天展示的礼服红得不行,多少世家千金、明星等争抢着,有时间盛颜工作室门庭若市,门口的地板都快被踏碎了。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那两款贴合大众

  • 生在80后第十章在线阅读

    搬出谢简房间之后的谢随安本以为自己的日子会轻松很多,但是他却没想到搬出后的日子才是最难熬的。因为自从他搬出谢简卧房之后,他老是感觉自己和谢简之间好像变了,但又说不上什么变了。那种琢磨不透的感觉,让谢随安很不安。但他也不知道他在不安些什么,只是隐隐觉着如果自己不做什么的话谢简会离他越来越远。谢随安越想

  • 【阴阳师+东京喰种】换着马甲掰弯你在线阅读第九章

    翌日,蒲桃又起了个大早,准备便当,还花心思摆拍下来。这个做作习惯已经持续小一阵了,好不容易凑齐九张美图,她一次性po到了朋友圈,仅对云间宿可见。她开辟出一片荒草地,精心打理,把它变成只对云间宿开放的私人花园,他推开窗就能看见。可惜的是,盼了一早上,蒲桃都没等来云间宿动静。不知是有意无意,她都要走去他

  • [陈情令]葬花在线阅读第3节

    成岁带着景行开始参观工作室。进门就能看见,一览无余的就是客厅,客厅是公共空间,大家吃零食,休息,讨论,观看成果,批斗大会都是在这里进行。正对着大白墙吊着的投影仪可以连Wi-Fi,要用的时候拉下幕布,这是装修过程中张叔最得意的东西,整套造价高达五千八百块。与客厅仅一道推拉门之隔的是餐厅和厨房,只有腾哥

  • 灵武修神第八章在线阅读

    此时的辛母脸上虽有些错愕,但并没有排斥,更没有制止。至于池雪,更是悠闲地倚在法拉利的方向盘前,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我什么都不知道!”杜安然低下头回避,想要走出密密麻麻的人群,这样的地方让她很压抑。“杜小姐……”“杜小姐……”各种问题蜂拥而至,吵闹的声音在耳边连绵不绝。杜安然很头疼,这样的场面虽

  • 上古伤痕在线阅读第3章

    “先生——先生,您没事吧?”苍痕远旅感觉头皮生疼,他皱了皱眉头,耳边传来刺耳的嗡鸣声,他用手臂支撑起自己的身子,但身体似乎被另一个力量给托了起来,当他能够分清眼前的景象时,一个戴着圆形头套的陌生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呵!!”苍痕远旅吓得一哆嗦,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他两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不过对方

  • 灵气复苏:最强大叔在线阅读第5节

    “我吃完,得去练会剑,这次有炒菜和米饭加成,不知道剑气会不会增长。”龙佑民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屋取剑。“何谓加成?”宁若安又一次感到困惑,自从认识这个神奇少年龙佑民后,仿佛让自己贫瘠灰白的人生,增加了很多鲜艳的奇物,让他感觉十分刺激。“我所修炼的这门内功,名叫《天道亘远诀》,乃是上古时期传下的一门奇功

  • 我是玄幻游戏大BOSS在线阅读第8章

    “咕——”贺允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里楠摸摸自己的肚子,转过头对贺允说,“我肚子饿了,我没吃早饭!”他刚准备吃,就被贺允拉出来了......贺允一头黑线,“你是小孩子吗,饿了不会吃东西,现在才说!”“不,”里楠突然坐起来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含着棒棒糖的小孩子,“小孩子饿了也会立刻吃东西~”往往只有小孩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