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嫁给落魄反派之后(穿书)之蜕变(3)

2021/5/4 23:16:07 作者:鸡腿冰淇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嫁给落魄反派之后(穿书)
嫁给落魄反派之后(穿书)
作者:鸡腿冰淇淋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已完结】余希希一朝穿成了即将要嫁给落魄反派的炮灰女,而炮灰女她爹还出卖过反派。回想书中的结局,余希希只觉得天要亡她。偏偏系统还总要她去反派面前刷存在感。大婚当夜,慕安阴着脸直接掐住余希希的脖子将人从床上甩到了地上。后来,慕安红着眼将人压在他的轮椅上,十指相扣,额头相抵“你是我一个人的,逃不掉。”食用指南:1.感情为主的甜文,剧情都是浮云。2.文章节奏可能有跳跃。3.逻辑不严,架空,请勿考据。4.作者会看建议,但拒绝人身攻击。5.以上,不喜勿入。--------------作者的预收文:言情

宿主:唐煞。

年龄:14岁。

激活能力:自愈、洞悉。

唐煞忽然觉得脑子里凭空多了一个偌大的屏幕,上面记录着奇奇怪怪的信息,屏幕最上面横挂着一根槽,不知道有什么作用。来不及多想,xiong口的肋骨陡然传来一丝微弱的刺痛。

他以为很正常,但随之而来的痛苦,令他无法想象,就像全身骨骼被数千数万根尖锐的钢针刺透,疼的他几乎无法呼吸,转眼就晕了过去。

三个时辰,唐煞醒来后立即检查身体,不但没受伤,这副羸弱的身体似乎更加充满力量。

不,是骨骼更加粗壮了。

唐煞不可置信地看着有力的双手,皮肉间穿行的青筋,骨骼间饱.满的肌肉,与之间简直是天壤之别。

“难道是杀神系统为我洗经伐髓?”唐煞由惊讶变作狂喜,穿越这种事都有,有杀神系统倒也不足为奇。

不光身体变强,刚患的风寒也彻底好了,应该是“自愈”能力起了作用,为了证实这是真的,唐煞随手从chuang头抽出用来镇压邪祟的宝剑,剑锋寒光如水,换做以前的他,绝不敢下手,但现在的唐煞经历过内心最痛苦的折磨和恐惧,只要不是要他命的事情,他都敢去做。

剑锋轻快地划过手臂,雪白的皮肤上立即撕开一道十公分的伤口。

鲜血淌下,染红整只手掌。

唐煞紧盯着伤口,他能感觉到伤口的温度在上升,有种灼烧感,不一会儿竟是真的冒出丝丝热气,血液快速凝固,转眼就结成深红色的血壳。

一盏茶的功夫,灼烧感逐渐退去,唐煞倒也不怕疼,指甲轻轻一抠,一大块血壳被揭开,皮肤洁白如雪,那条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一点伤疤都不留。

“我的天!”唐煞激动得浑身发抖,这一切都是真的。

杀神系统,牛逼如斯。

唐煞在自家后院修武,平时40斤石块都搬不起来,现在却能单手举起70斤的铁球,只是内力尚缺,不能过于修武。

现在唐煞还处于练劲的初期阶段,必须耐心修武,弥补以前荒废的日子。

夜幕降临,唐煞回房洗澡,待会儿还要和唐风一起吃晚饭。

除去外出办差,唐风每晚都要和唐煞一起吃晚饭,他觉得唐煞这孩子可怜,刚出生就没了娘,身体也落下病根无法修武,却又出生在这以武为尊的乱世之中。

只有对唐煞更加关怀,唐风心里才会觉得好受。

偌大的大厅,就唐风和唐煞围着一张瓷盘圆桌吃饭,下人静站旁边,看着这无比熟悉却无比温馨的情景。

唐风一碗饭才吃到一半,唐煞却已经在添第三碗饭。

还是第一次见儿子胃口这么好,唐风连忙给唐煞的碗里又添了一只鸡腿。

“煞儿,你最近好像有点不太对劲,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唐煞抬头看了看满眼关怀的唐风,笑道:“爹别多想了,我就是觉得饿。”

“饿了就多吃,你打小就吃不下东西,所以身体才差,多吃点,晚上我让厨房再给你煲鸡汤,哈哈。”看到儿子胃口这么好,唐风是打心底高兴。

唐煞忽然抬头说道:“爹,我们家算是名门世族,应该也留下了武功秘笈之类的吧。”

唐风目光微凝:“你这孩子从不过问这些,今天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嘿嘿,好奇,我将来总是要继承家业,所以想知道。”

唐风摆手命所有下人退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丝绢,摊开丝绢,里头竟是一本发黄的蓝色小册子,上面写着四个模糊不清的小字:“九阳至尊”。

四下望了望,确定只有父子二人,唐风这才放心地说道:“这是我们唐家的家传心法《九阳至尊》,乃无上心法,煞儿,我们唐家曾是帝王嫡系,修炼至尊之体,国破山河,唐氏后裔沦为平民,但这本心法却是传了下来,丝毫不比秦王世家的内经差,爹天资愚钝,本该止步于武者阶段,愣是靠着这本《九阳至尊》达到宗师阶段,唉,可惜你无法修武,不然爹早就把这本心法传给你了。”

“无法修武并不代表不能研习,爹,我想研究一下《九阳至尊》,兴许对我有用。”唐煞恳切地说道。

唐风用莫名的眼神瞧了唐煞一眼:“也好,但有一点切记,有关《九阳至尊》的消息一点都不能传出去,皇帝最忌有任何因素触犯他的真命之气,若是被他得知我们是皇族后裔,咱爷俩就算完了。”

“爹,我明白。”唐煞放下碗筷:“我吃饱了,先回房歇息。”

“嗯,晚上早点睡,待会儿我命厨房给你熬鸡汤补补身子。”

唐煞急着回房可不是为了歇息,而是等不及要看看这本家传的无上心法。

烛光下,唐煞翻开《九阳至尊》第一页,密密麻麻的小字瞬间映入他的眼睛和脑海,像一波波小蝌蚪般涌来。

每一个小蝌蚪似乎都化作一个小人,不断地摆出修炼九阳至尊的姿势,每一个姿势都深深地印在唐煞的脑海中,约莫一个时辰,三十多页的小册子竟是被他看完了。

最令他惊讶的是,《九阳至尊》上的每一个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而且也能说出缘由。

如此恐怖的参悟能力和记忆能力,难道就是“洞悉”能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元灵神盘第2章在线阅读

    002菜品端上来,五花八门的。过了百多年,食物的味道也略微有些变化。顾云梦不是没吃过宫里的饭菜,他捧着碗细嚼慢咽,一点也不似他的风格。上一次在宫中吃饭时,他战战兢兢地和朱棣在一起。那时候皇上尚是新帝,眉宇之间却是褪不去的疲色,一顿饭吃到最后,琴白还让他药倒了皇上。分明是没多久之前的事情,如今回忆起来

  • 乘风微阳之朋友和母亲

    李天越打来电话,周三来出差,早班的好处就是晚上的时间方便协调。吴珏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子才到了饭店。李天越已定居北京,因为刚有了孩子,父母跟着去照顾孩子了。父亲退休前一直在工厂工作,家也在工业区,现在工业区已整体外迁,他家附近的环境倒是好了许多,高中的时候,很多个周末都是在李天越家里度过的。包房在三楼,

  • 邪灵问道一瞥

    离非正翻到三百年前的两族大战记事时,一把冷剑从背后搭到肩上,离非低头看了一下剑刃,没有回头。“你一直如此讨厌我,是因为我的身份吗?”“姑娘过虑了,我只是做好我该做的。”“看来我和雪月姐姐是没有办法成为朋友了。”离非起身,欲离开。“站住。”雪月收回剑,“姑娘身体已恢复,请尽快离开山庄。”“我不要,我喜

  • 余生有幸之乱步生气地问(5)

    005.度过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上午,日向沙耶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手机一早上都响个没完没来了,好不容易到中午消停了一会,却没想到正当她准备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了一个电话。不会又是她的男朋友打来的吧?这次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没有任何备注。应该不是男朋友了吧?毕竟这个电话她都没有备注过名

  • 末日之老子是丧尸第二章

    第2章第二日,酆都月在书房处理着外出时积压的公务,一剑随风来见酆都月。酆都月一边处理着公务,一边吩咐道:“与不夜长河的交易已经谈妥,商队半个月后就会出发,你记得调派人手护送;昨日的那批新人已经通过试炼,这批新人的素质不错,接下来的训练由你负责,完成训练后,就补上之前的空缺。”一剑随风一一应着,两人事

  • 异界我最富之纵横在线阅读第1节

    四月,乍暖还寒,法国,戛纳。化妆室里。女人垂着头,微微咬着唇角,纤白手指停顿片刻,似是犹豫不决,那样小心翼翼,又带着点偷偷的甜蜜:“今天红毯的定妆照,好看么?”下方就是一个照片,照片里的自己一袭素色长裙,红唇雪肤,眼睛乌黑明亮,看着镜头有些微微的羞涩,像看着情人的青涩少女似的。她手指选中那张照片,又

  • [系统]带着奇迹暖暖上分在线阅读第6节

    06猛料的诱惑(下)虽然跟江牧野说定了,江北却还是先从自己这边开始查起来。首先要排查的就是自己手机的聊天记录,万一是自己不小心分享出去了那她就得准备负荆请罪了。没翻几条,就破案了。江北就看到了“自己”将视频发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梁英。但江北很确信自己没有给任何人发送过这段视频,那么就只

  • 冰龙物语在线阅读第七章

    鲁王手指一激灵,把整个棋盘都撞落在地,眼神发狠:“先生,你说的可是真的。”聂长风摸摸手里的拂尘傲然道:“自是真的,若是王爷不信,可当虚妄。”鲁王眸色一时间闪烁不定,她先前就已经见识过聂长风算卦的本事,此时,不由得她不信,她先前本是先帝长女,理当继承皇位,可先帝偏袒,竟将我封号定在远离上京的汴州,她不

  • 妖姬血瞳第一章

    舞池里男男女女混合在一起,一群寂寞的灵魂在肆意的起舞,他们和嘈杂的音乐一样,不知疲倦,弥漫在空气里的是数不尽的纸醉金迷。一杯酒顺喉而下,从喉咙辣到胃里面,他像喝凉白开一样往下灌,微微睁开眼睛,透过五彩斑斓的光,红色分外显眼,来回交换,竟然一时之间分不清天上人间,萧安榛右手挡在眼睛面前,唇角勾起的弧度

  • 『灵珠同人』女娲神传之神农手卷疑团

    周海醒来的第一件事就问妖怪除了没有,当白羽把罐子交给他的一瞬间,这哥们竟然哭了。男人有时候可能就如此简单吧。这次还多亏了白兄弟了,要不是你我老周就交待在这了。白羽回道:周大哥,客气了。你我相识一场即是朋友,我怎么会见死不救呢?白兄弟,冒昧的问一句,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第九处呢?周海问道。周大哥的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