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我成了学霸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5/4 23:27:00 作者:隆隆L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成了学霸
我成了学霸
作者:隆隆L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名为一个学霸系统的系统降临到一名高中生身上的故事。

邓布利多来到这个麻瓜孤儿院的时候,已经是在三年之后了。

这个年轻的阿不思·邓布利多还留着利落的短发和少许络腮胡,都是赤褐色的。他穿过马路,开始沿着人行道往前走,他身上是一件得体但又奇怪的暗紫色天鹅绒套装。

在他前面是一栋看起来有些阴森的四方屋子,四面围着生了锈的栏杆。他大步流星地走上台阶,敲了敲大门。门开了,一个女孩探出头来,小脸上有些脏兮兮的。

“下午好。我和科尔夫人有个约会。”

女孩盯着邓布利多古怪的样子,看上去在判断这是不是一个坏人,最终她回过头吼了一声:“科尔夫人!”

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大声的回应。女孩又转过来对着邓布利多。

“进来吧,她这就过来。”

邓布利多走进了铺砌着黑白瓷砖的走廊;整个儿看上去破旧不堪,但是一尘不染。一个瘦削、疲惫的女人就急匆匆地朝他们走了过来。她脸上棱角分明,神色焦虑。

“下午好,”邓布利多伸出了手,“我叫阿不思·邓布利多。我给你写过一封预约信,你邀请我来了。”

科尔夫人揉了揉眼睛,显然也在为邓布利多有些奇怪的装扮疑惑,然后她说:“对。嗯——好吧,那么——到我的办公室来吧,先生。”她把邓布利多让进了一个小屋子,里面一半是起居室,一半又是办公室。这里和走廊一样破败,家具陈旧,而且房间的色调看起来凌乱不堪。她请邓布利多坐到一把摇摇晃晃的椅子上,自己则坐到乱成一团的办公桌后面,紧张地盯着他。

“我到这儿,正如我在信中说的,是来和您探讨汤姆·里德尔……”

门口传来一声动静,邓布利多就扭头看去,一个男孩推门走了进来,看见房间里的两人,明显愣了一下,目光在邓布利多身上停留了好一会,才有些支吾着说:“抱歉,科尔夫人,我忘记敲门了。我本来是——抱歉。”

像个恶作剧被抓的孩子,科尔夫人没有过多在意,说:“没关系,西里尔,出去吧。”

看男孩慢慢关上了门,邓布利多沉思了一下,说:“这个孩子是——就是西里尔?”

“噢,是的,抱歉,请你把之前的话再说一遍吧。”

“和您探讨汤姆·里德尔……和西里尔·盖伦·格林德沃未来的安排,”邓布利多说。

“您是家属吗?”科尔夫人问。

“不,我是个老师,”邓布利多说。“我来的原因———希望接他们去我们的学校。”

“那么,这是什么学校?”

“霍格沃茨。”邓布利多说。

“是这样的,他们出生的时候就被列到学校的名单里了.....”

事实上,西里尔并没有离去,他静静地站在门口,聆听着里面人的对话。邓布利多应该没有想象得到,自己竟没有察觉一个孩子在门口偷听他们的对话....

或者是,他没有在意?

“我在想你能否可以告诉我一些汤姆·里德尔的过去?”

听见熟悉的名字,门外的西里尔拳头握了握,呼吸又放慢了一些......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等待着汤姆的身世被说出来。

“没错.....我记得无比清楚.......那是除夕夜,天寒地冻的,又下着雪,你知道。糟糕的夜晚.......然后那个女孩,她看起来和我差不多,穿得破破烂烂的,看上去虚弱无比,跌跌撞撞地走上大门口的台阶。她绝不是第一个这样的。我们把她带进来,大约一个小时后,她把孩子生了下来,不久,她就死了。”

“她死前说了些什么吗?”是邓布利多的声音,“比如有关孩子的父亲?”

“噢是的,很巧,她说了这个.....”

“我记得她跟我说,‘我希望他长得像他爸爸,’老实说,她这么想是对的,因为她一点儿也不好看,然后她告诉我要给他起名叫汤姆,以纪念他的父亲,中间名是马沃罗,纪念她自己的父亲,然后她说男孩的姓是里德尔,就这些。”

“我们当然按照她说的给孩子起了名,这个可怜的女孩似乎把它看得很重,可是没有什么汤姆和马沃罗,也没有任何姓里德尔的人来找过这孩子,没有任何亲属来找过来,显然,我们就一直把他留着了。”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西里尔当然知道这是他的全名,不过关于名字的出处竟然是这样的。叹了口气,西里尔揉了揉自己额头上柔软的金发,对之后他们谈话的内容失去了兴趣———至少,之后相比不会再有更多重要内容了。

“他肯定会去你们学校念书,是吗?”

“肯定,”邓布利多说。

“我说的事情不会改变这一点吧?”

“不会,”邓布利多说。

“不管怎样你都会把他带走?”

“不管怎样。”邓布利多庄重地重复道。

这段对话落入西里尔耳中,让小西里尔本来想要离开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这位优雅而又礼貌的男孩,眼里第一次出现了厌恶的情绪。

他当然知道,科尔夫人决定说出那些发生在汤姆身上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哦,没错,那些意外———因为魔力失控出现的意外,西里尔当然知道自己和汤姆到底是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但是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爬上去做这件事的.......孩子们都叫他怪胎,他和小比利吵过架,然后——”

西里尔露出了奇怪的微笑,他真的很想告诉科尔夫人,可怜的小比利的兔子还真不是汤姆干的,而是他。

西里尔再次扫了眼里面的邓布利多,他突然想到,邓布利多这回也应该要把他一起送到霍格沃茨去,他从未和这个传说中可以抗衡那个黑魔王的强大巫师正面接触,不过,从他微微蹙起的眉头,和眼底无法隐藏的一小点警惕.....

他相信,邓布利多在见过小汤姆后,一定会在心里对汤姆更加警惕....

除非汤姆不说出那个秘密。

西里尔回过神来时,就看见邓布利多饮下一口酒,神色变得有些严肃。

“现在说说西里尔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路漫漫,偏南第6章在线阅读

    袁泉捂住头,觉得头一阵阵的刺痛,按掉闹钟,正准备起床,却感觉自己的怀里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他掀开被子,一个精致复古的铜镜赫然出现在他怀里,他仔细一看正是昨天晚上被百清砸掉的那个。真是见鬼了!竟然破镜重圆了!他眨着眼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和诡异。“难道我现在还在做梦?还是昨天晚上在做梦?”袁泉揉了揉眼

  • [王者荣耀/约策]倾盖如故在线阅读第九章

    情绪释放的需求固然是有的,但是并不是那么强烈,因为知道对方仍还活在这世上。花晴雪想,这已经是最好的安慰了,所以我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伤心。感情之于我不是必需品,去寻找他的身影也仅仅是为了确认那一份真实,倘若还能有更近一步的可能,那大概是一个拥抱吧。对,只是一个拥抱。或者,牵住他伸过来的手,满足他一

  • 兄弟有系统姐妹你真的是程律吗?

    那男生此时正专注于调制面前的鸡尾酒,当最后把柠檬片贴在杯壁后,他才开口道:“让我替你还人情可以,但怎么说也得有好处吧?”罩着一个小女生不难。但如果这个小姑娘和林星澈有关系,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讨点好处,也太亏了。程律听了他的话,放在旁边的手机提示音响了都没在意。他敲着桌面,姿态懒散,打着感情牌,要笑不

  • 书行诸天在线阅读第一章

    “啊啊啊啊,好烦啊,怎么还不开学!”没错,这是因疫情延迟还未开学的大二学生向婉,此时她正像条泥鳅一样躺在床上扭来扭去。“嚷嚷什么嚷,我看见你还头疼呢”向婉的妈妈推开门进来斜了向婉一眼“啊,你还是我亲妈吗?不是昨天还说我是你的小棉袄呢,今天就开始嫌弃我了。”向婉本来躺的好好的,听见妈妈说完这句话,气的

  • 咸鱼翻身手记炎帝

    “再待下去,恐怕就真的舍不得小轩辕了。”在另一边出现了,侯坤,叹了叹口气说。“我先去逛逛吧,古华夏我还没见过呢,今天正好见识见识。”在有熊部落,到时候他都没去参观一下,现在只能在别处看看了。不过估计没什么好看的,毕竟现在还是太古时代。这附近全是兽皮做的帐篷,有些甚至还是石洞,或者几根木头搭成的小屋,

  • 少年派:我夺舍了林妙妙第五章

    花洗尘刻苦修行,平日还要下山为阁里积攒功德,和林苏相处得很少。林苏性格活泼随性,走哪都是热闹,可同他一个月也不定能说上一句话。只是甚少往来的他们,也发生过一件不为人知的事,而花洗尘今晚就梦见了这件事。一年前的中秋,昆仑宫上下一同开宴喜迎佳节,共度良宵。花洗尘刚从山下回来,风尘仆仆,打算回屋洗漱一番再

  • 仲夏恋歌第七章在线阅读

    林煦晚自习打开手机,微信群里那个高二大群突然炸开了锅。9班:千真万确,听说是高二艺术系的莫诗灵!8班:啊我女神!!9班:天呐也太羡慕了!好羡慕好羡慕*100867班:命太好了吧,不过好般配啊我天!6班:她真的超级好看,9999一排9999刷下来,林煦满脸莫名其妙,拿起水杯喝了口水,一直划到最上面,他

  • 全能战兵在线阅读第五节

    “找我什么事?”洛尹觉得,既然是游戏,眼前这个是NPC,那她也没必要去伪装自己去迎合一个纸片人物,所以做回自己,从不屑的语气开始。从上班到下班,这裴觉就像个冷酷无情的机器,坐在一边,看着某次发呆,然后反复的进行:点菜,吃菜,点菜,吃菜。每次点一点点,吃一点点,一顿饭硬是给折腾到她下班,而他也硬是没吃

  • 也有白月牵衣袖之穷鬼与土豪(5)

    ”叮“终于又解救出一本,嘴角勾笑,可是他又发现个问题,以前是兑换系统的时候吧,还有个袋子可以把这些都存在里面,现在袋子也没了,这东西没地方放啊,放怀里它占地方,插腰上,不美观,用手拿?现在就一手一个了,放脚下?哼哼,让系统爸爸看到,非一个大雷击脑瓜子上不可。”你可以试试刷新商城,看看有没有专门储物器

  • 雄兵连之终极圣战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现在站立的地方是一处山丘之地,地势不是很高,树木只有寥寥的几棵,地面则长满了杂草。四周荒无人烟。此时正值夜深,我却没有丝毫睡意。那些草,湿漉漉的,还很扎人。加上这个地方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存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安心入睡。走到一棵大树旁,平躺在大树之下,双手垫在脑后。透过大树那茂盛的树叶缝隙,望着夜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