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娱乐圈]幸福的光年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5/5 1:38:50 作者:浅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乐圈]幸福的光年
[娱乐圈]幸福的光年
作者:浅萱来源:晋江文学城
渣男这个称号不是谁都能担得起的。权志龙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渣,还是写书说他渣的。那个渣啊,完全有水平上档次。大爷他明明就是五好青年一个,优质丈夫人选,跟渣哪里挂钩了?写书的那个谁小心了,千万别被我碰到咯,不然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渣。柳小暖从来没有想到她有遇到权志龙的那一天。当她遇上她笔下的‘渣男’时,她只想说一句:人品啊,出个国都能遇到他,报应来了...附:本文拒绝扒榜。

苏盈被梁美英死死抓着走不掉,一定要她顺从。

可她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自然也没那么容易被洗脑,反而越来越反感这种看似和善地跟你说话,笑容里却藏着针刺,你要敢不顺从就扎一下逼你就范的行为。

她知道自己应该顺从地说那些所谓孝顺、养弟弟、diss嫲嫲和别人的话,可她说不出口。

而她不说,那肩膀就像被大铁钳抓住一样越来越疼。

就在她想随便敷衍一下的时候,东间传来章婆子中气十足的声音,“打量我聋呢?我还没死呢!”

苏盈立刻朝着梁美英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o⊙)!!小声道:“嫲嫲听见了。”

老太太耳朵真尖。

梁美英哼了一声,松开闺女的肩膀,小声道:“嘘,别惹她,凶着呢,小心她打你。你嫲嫲最不喜欢你了,你刚出生的时候,她看都不看一眼,嫌你是个丫头片子。”

梁美英一直给原主洗脑,章婆子十分讨厌女孩子,尤其是原主,让她躲远点。

不过记忆里也没有章婆子打原主的画面,只是被洗脑久了心里害怕,只要章婆子一瞪眼原主就吓得赶紧躲开。

梁美英给孩子洗脑,小孩子不会觉得哪里有问题,只会顺着她的引导一遍遍地强化这种观念,而思想也越来越扭曲,心态不健康。

这些前世苏盈都经历过、见识过,自然不会再上当。

不过梁美英在这里骂章婆子,苏向东作为儿子居然一声不吭,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不是闭眼养神就是傻乐呵。

你傻乐个毛啊!

苏盈也不知道他乐什么,所以说一个家里婆媳关系不好,多半就是男人无能。

而她原本对梁美英的印象并不坏,毕竟梁美英对原主温声细语,嘘寒问暖的,看起来很关心。最关键的是,苏盈发现家里就梁美英和老苏头两人下地干活儿,养着一家子六口人。

对于独立自主的女性,苏盈向来是敬佩的。

可以不同意对方的三观,但是要敬佩人家养家糊口的担当。

其实在原主的记忆里,一家子就没个正常的。

不说她自己被洗脑洗的跟应声虫一样,二妹则没存在感像个影子人。

就说家里那些大人。

老苏头是一个干巴瘦老头儿,整天闷头干活儿,不怎么说话。开口不出三句就是“谁家又生了个儿子,那沙雕样都能生儿子,老苏家哪里比他们差?老苏家可不能绝户,一定要有孙子传种接代才行。”

苏向东空有皮囊没有一点能力,从小就被老苏头养废了,除了吃喝懒睡没点担当。作为男人他不干重活儿,一天到头不是吹牛就是串门,经常去雪梅家蹭小酒喝。

嫲嫲章婆子就是一个凶巴巴、抠搜搜、怪里怪气的裹脚小老太太,头发见天梳得油光水滑,自己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嘴巴永远在动,不是骂人就是吃东西。

用梁美英的话说“你嫲嫲属牲口的,天天就会嚼鼓。”

嚼鼓这词儿苏盈联系了一下,应该就是咀嚼反刍的意思。

梁美英不用说,每天都活在自己肯定会生儿子的励志大戏里,不断给长得俊的大闺女洗脑要孝顺娘、供养弟弟,对自己那个窝囊男人反而并没有什么意见。

估计所有敌意都冲着婆婆去了。

苏盈概括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爹是个软饭男,娘和爷爷是传宗接代的脑残粉儿,小老太太坚信这种人是神经病。

所以婆媳俩势同水火,虽然没有上手挠,但是日常互怼那是必须的。

尤其梁美英,逮着一切机会给嫚嫚洗脑diss老太太。

在苏盈这个穿越者看来,这个家真的是一地鸡毛。

冬日天短很快晌午。

苏家两顿饭,晌饭是不吃的。

谁要是饿了就随便吃两块地瓜面疙瘩对付一下。

苏盈虽然不怎么饿,但是自小被小老太太教导要定点吃饭,一顿不吃就觉得缺点什么,这一天不够完整。

对她和小老太太来说,吃饭是人生最重要的事,“你这辈子能耐也罢,窝囊也罢,饭是必得好好吃的。”

所以晌午的时候,她准备吃饭。

先从暖壶倒一碗热水,再用碗盛两块地瓜面疙瘩和咸菜,然后都端到灶台上。准备好了,她搬一个高脚板凳坐在灶前,开始认真吃午饭。

冰冷的地瓜面疙瘩一点也不好吃,她只好泡在热汤里,等热乎了然后再小口小口咬着吃,真怕吃完会胃疼啊。

可她要是敢拿草烧火做饭,保管被喷死,因为在这里柴火和粮食一样珍贵。

梁美英看到就道:“娘要是能当家,就给你煮个鸡蛋吃。”鸡蛋都在东间小箢子里藏着呢。

章婆子在东间炕上听见,没好气道:“早上不是才吃了炖鸡蛋,怎么就那么馋?统共就四只鸡,一天下不了两个蛋,还不够你们惦记的。”

梁美英不甘示弱,“鸡是家里养的,怎么我就不能惦记?我嫚嫚瘦得没有二两肉,吃个鸡蛋怎么啦?”

章婆子发出很大的嗤声,“哈!能吃她嘴里去再说吧。”哪次不是打着给嫚嫚吃的幌子,最后都吃到你们两口子肚里去?

苏盈故作不知,只安静地吃自己的饭。

别人吵翻天,也碍不着她吃饭。

梁美英发狠道:“不就是看我还没生出儿子欺负我?早晚我比你多生个!”

说着她就出门去院子里收拾那些捡回来的树枝子。

东间的章婆子又开始嘀嘀咕咕数落个没完,不过她声音小,都是自言自语,苏盈也听不清。

吃完饭喝光热水,苏盈没急着起来,又坐了一会儿。

她穿来这几天发现,其实章婆子并不可憎。

虽然梁美英说章婆子好吃懒做的,可在原主的记忆里嫲嫲也没闲着,不是掐辫子就是帮人剪纸,要么就是缝缝补补、洗洗涮涮。

不管干什么,反正不闲着。

说起来家里就苏向东一个吃懒饭的,不是躺在炕上睡大觉就是出门遛他自己,要么就是去雪梅家蹭吃蹭喝,最该骂的是他。

可家里人居然从来不骂他,老苏头对这个老来子宠的很,自己一把年纪整天下地干重活也从来不说让儿子干。要是队里人让苏向东干活儿,他还得说什么“向东身子骨弱,干不了,我和他媳妇干就行,大家伙儿乡里乡亲的多担待哈”。

梁美英也不骂他,甚至还对他宠得很,让苏盈说就跟宠儿子差不多。

槽多的简直让人无槽可吐。

苏盈站起来走进东间,她想看看章婆子是怎么掐辫子的,有没有什么隐藏商机。

掐辫子是当地人的一种营生,把麦秆草用一种特殊的三棱针破成三片,然后浸水泡透,拿出来一节节地编辫子。编成的辫子用途主要是包边,诸如篾席、蒲扇、麦草草帽等。有这个草辫子包边,那些东西不容易破。

反正这时候乡下人最多的就是功夫,最缺的就是钱和各种物资,缝缝补补又三年那是基本的,什么东西都是用得不能再用还得想办法继续用呢。

不过这营生一般就是没力气下地的老婆子带着孩子干,壮劳力是不会做的。

苏盈看老太太盘腿坐在炕上掐辫子,手上动作飞快,可吸引苏盈视线的却是她腿下露出的尖尖小脚。

章婆子这个年纪的人,裹脚的并不是很多,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老太太手上动作很麻利,嘴巴里还抿着麦草,瞥了苏盈一眼没说话。

苏盈假装不知道她和梁美英的口角官司,“嫲嫲,你怎么不弄点颜色染染,彩色的更好看,肯定能卖钱的。”

草辫子原料廉价,工艺简单,需要的就是工夫,所以虽然能卖钱,做的人也不是很多。

而章婆子因为裹了小脚出门不便,掐草辫子也不方便卖,所以都是自用再就是给她闺女家和一些定期来看她的亲戚。不卖钱,梁美英说她瞎忙活给别人做工。

听苏盈这么说,老太太抹搭一下眼皮翻了一眼,寻思是不是梁美英让孩子来说什么,估摸着惦记自己编的辫子。

她哼了一声,故意大声道:“哪里有钱买洋红洋绿?”

这时候供销社能买的颜色也就是洋红洋绿,一毛钱买一纸包。

一毛钱也贵的!

谁出钱?

她自然不是针对苏盈,这婆媳俩也习惯,说话指桑骂槐,比着孩子互相怼。

她冷不丁那么嚎了一嗓子把苏盈吓一跳,苏盈怕她继续骂人刚想离开。

这时候老太太却朝她扔了个东西。

那东西在炕上骨碌一下,滚在苏盈手边,竟然是颗大红枣。

苏盈怔了一下,捡起来握在小手里,疑惑地看着她。

老太太努努嘴,小声道:“自己吃吧。”

要搁以前,原主有点什么东西都要交给梁美英。现在苏盈却想把这个枣送给雪梅,虽然就一颗有点寒酸,不过以往都是吃雪梅的这还是第一次要送给雪梅东西呢。

而且自己要去她家借住……哎,穿的这是什么人家啊。

不去不行,家里没有棉被,她可不想再被冻死。

她和妹妹跟着爹娘睡,爹娘睡光板炕盖被子,她和妹妹睡光板炕盖褥子。褥子不大,横着盖俩人露腿,竖着盖宽度不够,妹妹睡觉还不老实抢被子。

而且,苏向东和梁美英俩人晚上活动也不少,她穿来才这么五天,他们就活动三次。

那种尴尬,苏盈表示真是够够的。

所以,虽然借住别人家有些厚脸皮,她还是要借的。

她希望自己快快长大,以后自己能做主,也好回报雪梅家。

“谢谢嫲嫲。”她习惯性地道谢。

老太太纳闷地瞅她一眼。

苏盈心里一紧,哎呀,自己忘了,原主可不会说什么谢谢之类的客气话。

她赶紧循着原主的小动作掩饰一下就走出去。

等她走了,老太太拍拍坐在窗台那里玩麦草的二嫚儿,“二嫚儿,你姐姐不对劲。”

二嫚儿茫然地看着她,“啊?”

老太太没好气地道:“你没发现你姐姐这几天不一样?”

二嫚儿:“哪不一样?”

老太太在她头上不轻不重地怼了一巴掌,“你说你,长得丑又笨,真是块榆木脑袋。”

二嫚儿:“啊?谁啊?”

老太太:…………

真是不知道随了谁,你那舅精明得跟个贼似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路漫漫,偏南第6章在线阅读

    袁泉捂住头,觉得头一阵阵的刺痛,按掉闹钟,正准备起床,却感觉自己的怀里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他掀开被子,一个精致复古的铜镜赫然出现在他怀里,他仔细一看正是昨天晚上被百清砸掉的那个。真是见鬼了!竟然破镜重圆了!他眨着眼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和诡异。“难道我现在还在做梦?还是昨天晚上在做梦?”袁泉揉了揉眼

  • [王者荣耀/约策]倾盖如故在线阅读第九章

    情绪释放的需求固然是有的,但是并不是那么强烈,因为知道对方仍还活在这世上。花晴雪想,这已经是最好的安慰了,所以我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伤心。感情之于我不是必需品,去寻找他的身影也仅仅是为了确认那一份真实,倘若还能有更近一步的可能,那大概是一个拥抱吧。对,只是一个拥抱。或者,牵住他伸过来的手,满足他一

  • 兄弟有系统姐妹你真的是程律吗?

    那男生此时正专注于调制面前的鸡尾酒,当最后把柠檬片贴在杯壁后,他才开口道:“让我替你还人情可以,但怎么说也得有好处吧?”罩着一个小女生不难。但如果这个小姑娘和林星澈有关系,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讨点好处,也太亏了。程律听了他的话,放在旁边的手机提示音响了都没在意。他敲着桌面,姿态懒散,打着感情牌,要笑不

  • 书行诸天在线阅读第一章

    “啊啊啊啊,好烦啊,怎么还不开学!”没错,这是因疫情延迟还未开学的大二学生向婉,此时她正像条泥鳅一样躺在床上扭来扭去。“嚷嚷什么嚷,我看见你还头疼呢”向婉的妈妈推开门进来斜了向婉一眼“啊,你还是我亲妈吗?不是昨天还说我是你的小棉袄呢,今天就开始嫌弃我了。”向婉本来躺的好好的,听见妈妈说完这句话,气的

  • 咸鱼翻身手记炎帝

    “再待下去,恐怕就真的舍不得小轩辕了。”在另一边出现了,侯坤,叹了叹口气说。“我先去逛逛吧,古华夏我还没见过呢,今天正好见识见识。”在有熊部落,到时候他都没去参观一下,现在只能在别处看看了。不过估计没什么好看的,毕竟现在还是太古时代。这附近全是兽皮做的帐篷,有些甚至还是石洞,或者几根木头搭成的小屋,

  • 少年派:我夺舍了林妙妙第五章

    花洗尘刻苦修行,平日还要下山为阁里积攒功德,和林苏相处得很少。林苏性格活泼随性,走哪都是热闹,可同他一个月也不定能说上一句话。只是甚少往来的他们,也发生过一件不为人知的事,而花洗尘今晚就梦见了这件事。一年前的中秋,昆仑宫上下一同开宴喜迎佳节,共度良宵。花洗尘刚从山下回来,风尘仆仆,打算回屋洗漱一番再

  • 仲夏恋歌第七章在线阅读

    林煦晚自习打开手机,微信群里那个高二大群突然炸开了锅。9班:千真万确,听说是高二艺术系的莫诗灵!8班:啊我女神!!9班:天呐也太羡慕了!好羡慕好羡慕*100867班:命太好了吧,不过好般配啊我天!6班:她真的超级好看,9999一排9999刷下来,林煦满脸莫名其妙,拿起水杯喝了口水,一直划到最上面,他

  • 全能战兵在线阅读第五节

    “找我什么事?”洛尹觉得,既然是游戏,眼前这个是NPC,那她也没必要去伪装自己去迎合一个纸片人物,所以做回自己,从不屑的语气开始。从上班到下班,这裴觉就像个冷酷无情的机器,坐在一边,看着某次发呆,然后反复的进行:点菜,吃菜,点菜,吃菜。每次点一点点,吃一点点,一顿饭硬是给折腾到她下班,而他也硬是没吃

  • 也有白月牵衣袖之穷鬼与土豪(5)

    ”叮“终于又解救出一本,嘴角勾笑,可是他又发现个问题,以前是兑换系统的时候吧,还有个袋子可以把这些都存在里面,现在袋子也没了,这东西没地方放啊,放怀里它占地方,插腰上,不美观,用手拿?现在就一手一个了,放脚下?哼哼,让系统爸爸看到,非一个大雷击脑瓜子上不可。”你可以试试刷新商城,看看有没有专门储物器

  • 雄兵连之终极圣战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现在站立的地方是一处山丘之地,地势不是很高,树木只有寥寥的几棵,地面则长满了杂草。四周荒无人烟。此时正值夜深,我却没有丝毫睡意。那些草,湿漉漉的,还很扎人。加上这个地方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存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安心入睡。走到一棵大树旁,平躺在大树之下,双手垫在脑后。透过大树那茂盛的树叶缝隙,望着夜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