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在线阅读功法选择!(求收藏,求鲜花,求评票)

2021/5/5 1:42:26 作者:上邪公子 来源:3G小说网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
豪门夜宴:总裁大人,轻点撩!
作者:上邪公子来源:3G小说网
“夜宴”是座名震东南亚的夜总会,是宁海市富豪显贵们的销金窝,是著名的声色犬马之地。南宫伊月以为自己是灯红酒绿下苟活的蝼蚁,可是却没有想到,在这里她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金龟婿”程昊天。身份、地位、才华、相貌……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总裁大人我想“撩”你!可是,当撩妹儿变成孤注一掷的情深,欲罢不能的他上演了一出总裁与少将夺妻的奇遇记……干什么都好,霸道总裁的老婆居然要当军嫂?“妹儿,他少将张影川有什么好?豪门阔太难道你不喜欢?!”“妹儿,别跑!军区大院多刻板!咱家里的景色那是相当的不错,豪门夜宴等

北极星,麒麟,雷霆和无极四大武馆可是天阳基地市的四大巨头势力。

虽说在这里的分馆,但是这四大武馆的名头可是震撼全球的。

这四大武馆,正是当今四大巨头所创办。

此时他们的的教头全部走向林峰,自然引来所有人的瞩目。

“林峰是吧,我是北极星武馆的教头刘宇,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武馆。”

“同上,我是麒麟武馆的萧林!”

“雷霆张猛!”

“无极冯候!”

“哇!”一下子全场轰动了。

四大武馆的名头,毋庸置疑。

在场的武馆可不少,但是能与他们比肩的完全没有。

没看到自从他们四人走来开口后,其他武馆来参加这次招收的教头只有暗自咬牙么?

要知道,一旦被这四大武馆招编,学费全免不说,每年还能拿到最少七位数的津贴。

最关键的是,只要接受招编,就能任意挑选一本功法,免费的哦!

并且,有了四大武馆的牌头,走出去都会让人敬畏几分。

这是那些精英武大和小武馆完全没有的待遇。

林峰扫了四人一眼,眼中也露出了一丝震惊。

这次来参加考核之前,他已经突破到了武师境,可是居然还看不穿眼前四人的实力。

而这四人,外界报道只说是武师境,可是显然他们是藏拙了。

尤其是雷霆张猛和无极冯候两人,看上去犹如深渊。

之前这两人也与其他两人不同,并没有说邀请他之类的话,只是报了个名号。

似乎看出了他的猜想,张猛爽朗一笑开口道:

“你的测试成绩确实傲人,不过要进入我们两家武馆还需要参加两个考核。”

“哦?是什么?”

“悟性考核和实战!”

此话一出,四周的人全都暗呼:果然!

同为四大武馆,实力毋庸置疑,不过形式作风决然不同。

相对来说,北极星和麒麟武馆主张广撒网。

而雷霆和无极则是主张宁缺毋滥。

达到拳力标准是一回事,还需要考核此人的悟性和实战应变能力。

所以,就武馆成员数量来说,反而雷霆和无极少了很多。

但是量虽少,质却极强,并不影响他们的地位。

“我接受!”林峰想了一下,直接开口。

听到他这话,北极星和麒麟武馆两位教头兀自摇头苦笑。

天才都有傲气,这也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换做任何人都会选最强的。

不过他们也没完全气馁,因为这悟性考核和实战可不是谁都能过的。

一旦没通过,他们还是有机会。

张猛和冯候也是互望一眼,眼中划过一丝赞许,但是并没有表露什么。

每年都会有一些个特例被看重,林峰的成绩虽说傲人,但是也不是说没人能做到。

大家族大势力家的子弟并不少,何况比天阳基地市强大的基地多的是,这里没有,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

然后最后通过三重考核的人,并不是很多。

张猛直接拿出了三本功法,摆在林峰面前。

“选吧!”

定睛看去,《霸天拳》,《破天刺》,《魔神三变》。

三本功法,一本为拳法,一本为剑法,一本则是增幅类功法,而且还都是黄品功法。

刘宇和萧林则是再次苦笑一声,还真是他们两家武馆的作风。

对于平常学员,完全没有接触过功法,之前所谓的苦修,不过是一些吐纳方法和简单的炼体诀。

这和功法完全是两个概念。

而功法从低到高分为:凡品,黄品,玄品,地品,天品和神品。

按说拿本凡品功法也就可以了,居然拿的是黄品,这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林峰的资料他们并不是没看过,记录上这娃娃之前才245斤的拳力,一下子达到了1500,这跨越这么大,确实蹊跷。

但是作为武者,都有自己的秘密,这些他们也无需去管。

不懂隐藏,没有秘密的武者,在他们看来不过是莽夫。

林峰这样,反而对他们胃口,只要品性没问题,就没事。

只扫了一眼,林峰果断选择了《魔神三变》,这让所有人都感到了意外,增幅类可是最难的。

要是换个人,肯定会选最简单的拳法。

“确定选这个?”

“是的!”

“好!给你三小时,去那屋,看你能领悟多少。”

林峰没有多说,只是笑了下,带着书进了屋子。

“他居然选择增幅类功法?”

“呵呵,选是一回事,能不能领悟才是关键。”冯候轻笑道。

是个人都知道增幅类功法强,至于所谓的天才自然也不服输,会选择最强的。

但是事实告诉他们,结果都是悲剧,反而错失了一次机会。

正当他们闲聊之时,林峰那屋子的门打开了。

“嗯?这才进去五分钟吧?这就放弃了?”

“他也算聪明,明知不可为,也没必要浪费时间!”

冯候只得摇头,而刘宇和萧林倒是不在意,你们不要,他们可是要。

正当他们两个笑着上去要说些什么时候,林峰开口了。

“我已经学会了,要怎么展示?”

“什么?你,你学会了?”

一瞬间,全场哑然……

(跪求鲜花,评票,月票支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之神级主播泡芙

    “唔,头好疼啊。这是哪儿啊?”陈婷看向窗外的风景锤了锤头,真是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咚~~咚咚~~~“您好,客房早餐。”“哈?稍等啊。”“我没有叫早餐啊,你们是不是送错了。”“没有,这是周总让我们给您送过来的。”“周总?谁呀?”“咳咳咳,是我,睡了一晚上就不负责了?”“你瞎说什么!”“呵,你先下去吧。”“

  • [网王]土豪追求记似梦初觉

    一句话过后,屋里悄然无声,奶奶沉默了半晌,好似在和仙家沟通,也好似在整理语言,正当大家等得有些焦急的时候,奶奶突然开口了,语气变得凝重无比。“古云,你且听好了,如今我也只能告诉你我所了解的,奶奶我也不是全知全能。你此世为人,佛缘极重,所以极易招惹到灵体,无论是神,是佛,是仙,是鬼还是其他邪祟,无论好

  • 漫威之神级亚索第七章在线阅读

    就在丁薇薇向张扬畅谈自己的理想的时候,大勇也在医院里,给躺在病床上输液的李一峰送饭。李一峰的手术还算顺利,中指基本能保住了。李一峰的父母在城西区开了个拉面馆,平时忙得滴溜乱转;李一峰是体育特长生,跟家里扯了个谎,说最近到临市去比赛,他的父母也没有怀疑。而李一峰平时在学校里收保护费,也攒了几个钱,应付

  • [HP]神奇男友在哪里在线阅读第二章

    越靠近青玄宗,底下的景色就越是仙气飘飘。哪怕是没有修炼过的陆沉音,也能感觉到周围灵气愈发充裕。等白檀终于停下御剑时,其他三名弟子早已在山门外恭候多时了。陆沉音摇摇晃晃地从剑上下来,此时山门处不止他们几个人,还有许多其他弟子,出于避嫌,她没再拉着白檀的衣袖,但她到底还是太虚弱了,又御剑飞行许久,下来时

  • 吾为侠岚吾为零第7章在线阅读

    凤璇烨见皇姐这般,蹙眉埋怨道:“皇姐,您还是不要多想了,父后应该是真心疼爱您的!且最该抱怨父后的应该是二皇妹吧,毕竟父后对她十分严苛!而且你忘记了,父后就算再忙每日也会给皇姐一个人做补汤,我跟二皇妹都没有这等待遇呢!你居然还不知足?真真是一个糊涂的。”听凤璇烨如此说,她也觉得是自己想的太多了。皇后可

  • [综]猫猫们为何那样第三章

    不管我的小猴子怎么与众不同,他还是一只猴子呀。猴子就该有猴子的样子。第二天,我见他还是上蹿下跳的,前一日的惊奇顿时就碎成了沫沫。同样碎成沫沫的还有我的病,这次不药而愈,简直神奇。而这一日,我总感觉有人在跟着我。这种感觉很奇怪,终于,在这天傍晚,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咦?这不就是昨天盯着我和小猴子看的人

  • 网游之逍遥神游第十章在线阅读

    听说闭关两百年的师叔终于出来了,而且离开昆仑一个多月,回来后就直接召了炼昊等人,他们在司奎峰一待就是大半天,至今还没人出来,昆仑掌门皖邵真君火急火燎也往司奎峰赶。一路上他都在苦思冥想最近是否有什么大事,是魔族有动静?还是哪个妖王脑筋又抽了欠打了?或者是又有什么不知死活的魔修出来惹人嫌?他这师叔一向不

  • 武侠之最强镖局在线阅读第9节

    “不好意思,章天,我来晚了。”韩溪气喘吁吁的坐在了正在看电话的章天对面。章天看了一下时间说“没事,我也刚来不久。你想喝什么?”“喝个果汁吧,刚和夏暖晴喝完咖啡。”“她怎么样?这么晚了,还没走么?”“当时她说去洗个手就走了,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寝室了吧。”“嗯?”章天盯着电话忽然眉头紧了一下,“从咖啡馆到

  • 玄幻之神级前世在线阅读第九章

    不管怎么样,考试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大不了把试卷补起来就是了。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更11点出头了,补觉补了四个多小时,估计午休是不用睡了。但愿今晚能睡个好觉,虽然明天没有考试,但再睡过去的话,老师肯定是会有意见的。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她都不好意思见老师了。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要下课了,她现

  • 重生以后剑碎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冯氏带着孩子们收拾东西,顾承勇则是和阿喜去预备了马车。他们这一次出去,暂时还没定下来要去哪里。顾承勇的意思,既然说了是家里母亲生病,不如干脆就回老家去算了。算一算,也有五年没能回去了。上一次回去,还是趁着林瑾瑜回京述职的机会,回家去看了看的。这几年都是过年过节的派人回去送了些年礼,并没有带妻儿回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