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偏执反派求放过[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5/4 23:28:07 作者:薛泞 来源:晋江文学城
偏执反派求放过[快穿]
偏执反派求放过[快穿]
作者:薛泞来源:晋江文学城
等待解v

“锐哥,你想啥呢?”

听到声音的陈锐回过神来,笑了下:“没想什么……”

忽然一怔,下意识的目光朝邻座的两个中年人看了一眼。

然后……

陈锐放下酒杯,起身,径直的向两个人走了过去。

这时,两个中年人还在聊天和感慨。

“这趟算是白来了,劳什子的双规。带够了钱,寻思着把咱们要的钢筋买回去,赶紧把养猪场盖起来。这可倒好,钢铁的价格说涨就涨,来回的路费白花了不算,买不着钢筋,养猪场的架子又不知道拖到啥时候去了。”其中一个中年人发着牢骚道。

那个头戴鸭舌帽的中年人给他把酒满上,叹了口气道:“怨不得旁人,是咱们把事想简单了。“

这俩人一个叫王建军,另一个叫李田。

78年改革的一阵春风席卷了神州大地,中国近几年的经济飞速发展,各行各业快速兴起的同时也在飞快的壮大和完善,展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繁荣昌盛的壮观场面。

王建军和李田俩人也算是抓住了改革开放的尾巴,与别人不同,他们把目光放在了“养猪”这一行业上。最近几年,养殖业尤其吃香,猪肉的行市更是节节攀升。去年一毛三一斤的猪肉到今年已然涨到了四毛七。两个志同道合的人碰到一起一合计,干脆自己投资建场,搞一个规模中等的养殖场试一试闯一闯。

他们的场子是去年建成,经过一年时间经营和发展也确实尝到了甜点。于是,今年年初李田主动提出来养猪场扩建,并且刚一提出来立刻得到了合作伙伴的积极响应。

然而扩建的第一步就遇到了困难,原材料严重不足……

王建军喝了一口闷酒,语气难掩懊恼的道:“白天我给建材市场的经理递了两条烟,寻思着能不能让咱们先赊账,过两天再把钱给他。结果人家连客气都没客气,不答应不算,还差点让保安把我给打出来。他娘的。”

“双规的这阵风刮的紧,以前那些招数能不用就别用了。”李田接过话来道:“实在不行咱们想办法收点旧钢筋,反正也是盖猪场,质量差不多就行。”

“市场行情这么紧俏,就怕难啊!”

王建军把杯子里的白酒一口饮,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巧了,也正好是这时,陈锐走到两人桌前,笑着问道:“两位要买钢筋?”

俩人一愣,纷纷抬起头来。

当看到来人是刚刚跟他们起过一点小矛盾的陈锐时,王建国脸色顿时一变,一只手下意识的摸起了桌子上的一个空啤酒瓶子。

李田倒还算镇定,冷淡的扫了陈锐一眼:“你有事吗?”

陈锐耸了下肩膀:“没什么,就是问一句两位是打算买钢筋吗?”

还是同样的问题,让王建军有些莫名其妙,也让李田脸上闪过一丝愠怒。

“是又怎样?”

另一边,李虎和石青正拼着酒呢,一侧头就看见陈锐和俩外地佬在那聊着。

李虎吓了一跳:“我草,锐哥跟那干啥呢?”

石青也转过头来,表情一呆的同时,呼的一下起身,顺手抄起了屁股底下的板凳:“干仗了,先别喝了。”

“锐哥也是,要动手提前打声招呼啊。”

“买多少?”陈锐依旧笑呵呵的问道。

“五六吨吧。”

“到底是五吨还是六吨?”

李田皱了皱眉头,对陈锐这种审问一般的语气相当不满。

“五吨,你有吗?”旁边攥着酒瓶子的王建国哼了一声道。

“我说有,你们信吗?”陈锐嘴角一勾,笑的有点邪。

我信你个鬼!

别说李田、王建军不信,就连拎着板凳冲过来的李虎哥俩也一百个一万个不信。都是光着屁股长大的老铁,陈锐家里啥情况他们一清二楚。别说五吨钢筋了,家里连根钢筋质地的烧火棍也没一根啊。

王建军差点给气乐了,就这么一毛头小子,红口白牙的说他能拿到五吨钢材,你当钢材市场是你家开的啊?

他赶苍蝇一样的挥了挥手,一脸的不耐烦:“有这功夫回家多看几本书,叔叔正忙着呢,没工夫跟你开玩笑。”

陈锐脸上的笑意收敛,对王建军的态度有所抗拒,也因此语气变得严肃且冷淡起来:“我也很忙。钢筋我有,但是不是卖给你们,也要听听你们能出多少钱?”

王建军和李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别说,还真让陈锐给唬住了。

王建军没开口,却见李田态度强硬的直接拍板道:“价格我们给不了你太高,还是那句话,你要是真有钢筋,一千五一吨,有多少我们要多少。”

陈锐闻言沉默少许,他点了点头模棱两可的道:“这个价格我先考虑考虑,对了,两位留个联系方式吧。放心,就算要买卖,也是等你们先验了货,确定成色和数量以后,你们愿意买就买,不愿意的话就当交个朋友,一走了之即可。”

李田目光闪烁了一瞬,迟疑道:“可以,不过我们没带手机,我把招待所的公用电话号码给你,到时打这个电话就能找到我。”

李田找人要了张纸条,写下一串电话号递到了陈锐手上。

陈锐道了声谢,领着李虎和石青又坐回了他们那张桌上。

看着三个年轻人的背影远去,回过神来的王建军嘴角荒诞的一笑,他问李田:“你还真信了那小子说的?”

李田笑着摇了摇头:“出门在外,最忌讳得罪本地人,何况还是三个半大小子。”

王建军露出一副了然之色,重新端起了酒杯:“来,再喝一个。”

另一边,李虎和石青俩人一脸懵逼状。

“锐哥,五吨的钢筋,你上哪搞去啊?”

陈锐故作神秘的眨巴眨巴眼:“山人自有妙计。”

“切!”

李虎差点竖起一根中指,撇了撇嘴巴。

倒是石青突然抬起头来:“锐哥,你该不会是想……”

李虎一拍脑门,他也想起来,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陈锐:“靠了,别告诉我,你真是打的棉花厂的主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珠CYZTR在线阅读第三章

    林染和陈之夏周一下午没有课俩人越好去逛街,谢忆吴雨婷俩人下午刚好都有课,没法和她们去,心里欲哭无泪,只能诅咒她们被太阳烤焦,哼哼。林染换好了她的格子小短裙,穿了件白体恤,穿了双高帮帆布鞋,对着镜子照了照很满意。背着包包,陈之夏刚好换好衣服从卫生间出来,俩人打了辆滴滴,刚上车她的手机就响了,是“苏狗燃

  • 我为凡人第1章在线阅读

    “现下,万金方是唯一的线索。”长孙十一如刀刻般清晰的轮廓浸在昏黄的烛火中,若明若暗。“你准备怎么做?”姜云凝注着他。“你去一趟太医令苏衍的府邸。”“你要让他帮你查?”“母亲在临死前拼命将这三个字写在我的手上,可知这三个字一定藏着极重要的秘密,或许事关真正的幕后黑手。而知道这三个字真正含义的,恐怕只有

  • 给爹送绿帽第1章在线阅读

    “大哥,我们运气真好,竟然是一株即将化形的青莲。听闻大力牛魔王即将大婚,你我兄弟二人将这株青莲献上,混个妖王之职岂不美哉?”“二弟,别急,距青莲化形还有些许时间,等到它引动天劫的那刻才是它法力最充盈之时,也是药效最强的时刻。”“嘿嘿,大哥放心,小弟明白。”两道充满恶意的声音将青墨的意识唤醒。“我这是

  • 羽灵一起(张起灵同人)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为亡刃将军的恋人身份的暗夜比邻星,自然是会无条件的支持亡刃将军。而且此刻暗夜比邻星所手持的神枪,乃是来自于灭霸的杰作,能够释放出可以泯灭物质的能量光束,威力足以一瞬间将宇宙之中的绝大多数物质直接化作虚无。所以当超巨星看到了神枪之上闪烁起来的光芒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感觉到毛骨悚然。在黑曜五将之中,超

  • 那些黑化病娇的言情文之墓园之战

    三年后的某天深夜,法师学徒皮克正在房间里研习毒物学。他用滴管从滴瓶里吸出一些翠绿色的液体,滴在一只小白鼠身上。白鼠惨吱一声,当场毙命。它的身体以翠绿色液体滴中处为中心向四周腐烂融化,散发出阵阵恶臭。皮克用笔挠了挠头,在实验笔记本上写道:“第235次实验失败,第1083号实验体惨叫声未达到分贝要求,惨

  • 妖精食肆 [参赛作品]异族的求偶

    【滴——】【逃生舱智能系统已启动,正在检测周围环境,含氧量30%,温度30℃……适宜人类生存。】【开始唤醒……】偏中性的电子音传入耳中,半夏感觉自己刚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睡了个悠长的午觉。大约是睡得太久,他意识到自己该醒来了,眼皮却沉重万分,难以睁开。耳边电子设备运转的细微声音格外催眠,半夏尝试了

  • 我奶凶我是攻之警察上门(9)

    “为什么我有一种天下英雄尽入我彀的感觉呢?”陆凡的飘飘然没持续一秒,就被他否定下来。虽然系统鉴定很NB,可以看出目标的才能。但也只是如此而已。陆凡想要查阅更详细的目标资料,要么支付威望值来鉴定,要么得到从动物身上得到相关的天赋特长。“不过也足够了。”“我可以凭借这个辅助功能,到附近大学生走一圈。”陆

  • 强者为王[灵气复苏]团圆饭

    把云小双送到安全云如海和她母亲周欣然手里后,宋徵羽就在这一家三口千叮咛万嘱咐中离开了。宋徵羽叹了一口气,虽然答应了他们马上回家,不要在街上逗留,可是不去看一下苏木怎么样,那她不是白忙活一场了。走吧,去那边看看那帮人怎么样了。离开云家人视线后,宋徵羽向家仆示意,橦华一惊,劝阻道:“小姐,这街上这么乱,

  • 大师兄今天又没吃药在线阅读第1章

    一、穿越沈翘楚穿越了,还穿成了一个带把的。她刚从母体中出来,没来及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便听到耳旁有人喊道:“恭喜老爷!是个小少爷!”话音还未落,又听见一声惊呼:“夫人……夫人!”……前世的沈翘楚是一个历史学博士,好不容易留校做一名讲师,本以为从此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却乐极生悲出了车祸,再醒过来时,发现

  • 大秦:我用刮刮乐怼天下在线阅读第10章

    “我这到底在想什么!”初虹呈咬了咬嘴唇,摇了摇头,好像要把高建的背影从脑海中摇走一般。“不行!堵在这里什么都晚了!我也要跟去!”青山路距离台东夜潮酒吧也就一两公里的距离,高建仅仅用了五分钟就跑到了那里,夜潮就在台东最繁华的街道上,高建顺着夜潮摸到了后面,在小道上就看到酒吧后门密密麻麻的站着十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