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我们知道,中国高货币化最近几年大家经常会用一个指标,当然相关指标有很多,刚才几位领导和专家已经讲到这方面的问题。比如说金融业的增加值已经比主要国家的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例比多数发达国家的都要高。另外还有一些研究报告,比如说近几年很多企业都是实体的企业,通过各种方式参与到基金里面、保险公司里面、信托公司里面等等。类似有很多的现象。但是,现在讨论比较多的一个指标,就是通过中国的M2和GDP的比例来反应,一般认为中国的M2和GDP比例比一般国家都高,现在来看从表观上来看确实是这样一个情况,比如2015年,中国的M2和DGP比例是205%左右,和主要的国家比,美国是70%,我们看了这样一个指标,也会觉得我们国家货币化的程度非常高,而且就金融方面来讲,钱在空转,“脱实向虚”的问题很严重,我们怎么来看这个问题呢?我讲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但我不是说中国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而是说要从更全面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张永军:

  直接做一个比较,一是刚才讲到的,比如说在2015年中国货币化比例已经比美国高很多,另外,从近些年的变化情况来看,我们货币化的比例一直呈现上升趋势,尤其是2007、2008年之后上升势头比较快。另外一个大家讨论比较多的问题,现在中国和美国相比,我们的货币已经比美国多很多,2015年的时候,我们的M2规模,美国是12万亿,中国是21万亿,已经比他高出8万多亿美元,这些指标确实都反映出来我们这方面的问题,如果看这个指标,我们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看这个问题不光是要看总量,更多的是要看结构和经济运行的方式,我们首先要看这个问题,还是要从根源上来看。

  张永军:

  我们要是直接拿M2和GDP比例直接比,看这个指标是会有问题的,中间要看很多的问题,因为从根源上来说,货币是用来做交易的,最根本的是交易职能,用来做商品和服务流通的。从这个角度来讲,货币交易的是商品的价值,而不是商品和服务的增加值。因此,从根源上来讲,拿GDP和M2相比,本身就出现了问题。你交易的不是增加值,而交易的整个商品的价值,过去学政治经济学你就会明白这个很简单的道理。这就会涉及到一个问题,不看GDP要看什么?我们要看你这个货币用来交易的,就是全社会的商品服务、交易的总规模,要拿这个东西在不同的国家之间去做比较。这就出现一个问题,没有直接对应的统计指标,所以你要找一些跟这个问题相关的一些指标。

  在这里,我自己想了一些办法来对比这样一个指标。首先,在GDP的上一层是全社会的总产出,这个指标倒是能找到,美国的经济分析局在公布GDP的同时要公布全社会的总产出,而中国在过去早些年的时候公布工农业总产值,现在隔几年编一个投入产出表,实际上在这个投入产出表中我们有全社会的总产出,比较这个总产出我们就可以看出来,由于全社会的经济效率比较低,全社会的增加值率是明显低于美国的,因此我们的GDP现在和去年比,我们和美国差7、8万亿美元,但如果去比全社会的总产出,那么这个差距就会明显的缩小了。因为现在中国最新的投入产出表是2012年的,如果去比较2012年的水平的话,2012年美国GDP是7万亿,中国是接近8.2万亿,会差很多。

  张永军:

  如果考虑到全社会的总产出,我们全社会的总产出是25.8万亿,美国是28.4万亿。这样的话,实际上差距已经很小了,因为这里面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问题呢?主要是刚才说的,我们比如分成一二三产业的话,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占经济的大头,二产也好,三产也好,我们增加值的比例都要比美国低,说明整个经济运行的效率都比美国低。比如说按照二产的话,我们增加值的比例,大概中国不到25%,但是美国大概是28%左右。而三产我们跟他差的更多,增加值方面。这是直接的二产和三产之间的差异。

  第二个问题,我们总的结构,二产的比例,比如说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的增加值率就是在GDP这边占的比例,差不多接近44%,美国只有20%。因此,你两个增加值率都比他低,我们这个二产的增加值率比三产还要明显的低,而我们二产占的比例要比美国高20个百分点左右,整个造成的结果是全社会的增加值率其实要比美国低很多的。造成的一个总的情况是什么?在中国全社会的总产出是GDP的3.1倍,美国只是GDP的1.8倍,这样就造成两者之间的差异。

  第二个方面,我们说的是产出结构和产出效率方面的差距,其实第二个方面还有流通效率的差距。如果看流通,能看出来我们的差距更大,比如说2012年,因为现在能查到的最新数据是美国物流的数据,只能是2012年的,中国每年都会公布物流的数据。中国2012年的时候物流的总额是将近180亿人民币,折合成美元的话大概是28万亿的物流,美国不到14万亿,他们只有13.05万亿的物流,其实我们的物流就是在企业之间不断地一轮一轮的交易形成的。

  张永军:

  我在这里面用物流的总额是想表示中国整个交易的总额,商品交易的总额,实际上我们中国要比美国高一倍还多,这就意味着我们实际上大量的在商品交易方面,这是比较明确的,就是在商品交易方面我们占用的货币比美国要多,因为量我们就比他们高一倍,再加上效率比美国还要低一些,因此用于商品交易的货币数量我们肯定比美国多。在这儿就有一个问题,这里只比较物流,但没有比较服务流的交易,美国GDP比我们多了七八万亿,其实都是服务业多出来的。我们工业的增加值现在都比美国多了。但是我们要注意,服务业是生产和流通相结合的过程,交易的流程应该说比工业、商品的流程短很多,因此尽管美国在服务业上增加值比我们多7、8万亿,就是说你要折合成服务业的总产出的话,其实比我们多的这个差距小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