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刘克崮:

  土地出让金是不是都装进去了?

  周天勇:

  都装进去了,对没有进预算的我们有一个测算。

  周天勇:

  宏观税负率,我认为很高。另外是企业税负率,因为从比例中看,美国联邦税收中,企业所得税率只占11%点几,2015年,我们15万应税种绝大部分是企业交的税,这是和其他国家的差别,因为人家那都是财产税、社保税、个人所得税,是占大比例,如果把对方税收加起来的话,房地产税会占到县市一级政府的60%,好像是。另外,世界银行每年搞全世界营商环境的评价,里面有企业税负率,根据各个国家的各项税收,综合计算这个国家的税负率,我们国家是64%,美国是34%。

  最近有几个比较典型的,一个是资溪江南化纤厂在美国投资的一个报告,波士顿一个关于制造业比例的分析,还有曹德旺,我把这几项综合起来以后发现,贷款利率,美国制造业投个厂子能贷到2.5的贷款,中国最少到6%到12%,这是财务成本。运输成本,如果美国是100,中国就是200。能源成本,电、石油、天然气综合起来,美国是100,中国是220。土地成本就没谱了,要看在哪儿,美国基本上非常低,大概中国最少是美国的9倍—50倍。工资,美国是100的话中国是17,建厂成本美国如果是100,中国是25,中国钢筋、混凝土成本比较低。综合成本下来,美国波士顿的计算,2015年已经和美国一样,2017、2018年开始中国就反超。

  刘克崮:

  就是联邦收入中企业的来源只占11.5%?

  周天勇:

  11.4%,因为现在很多人说他交税以后债务怎么办,他和中国不一样。第二,他可能会用种查税这类的,逼你去美国。再有,他演讲时说关税从20%提高到40%,中国向他们出口大概是4800多亿,进口是1400亿,对美的贸易逆差大概3000多亿,美国总得贸易逆差里中国占50%,美国大概7000多亿贸易逆差。特朗普肯定要用这一招,但是要用多狠再说,但肯定会影响中国的制造业,如果中国不应对的话,制造业为什么“脱实”,是因为在中国越来越不赚钱了。

  为什么向虚?放贷,一般的银行利率都五点几或者六,到了企业手里一般都十二、十三,我算了几个部分,银行、中间部门,比如小贷公司、信托这些中间机构,加上民间借贷、集资,整个利润在2011—2014年这四年间暴涨,最后我写了国民经济高利贷化,但是没太引起注意,而且外国文献有的认为2014、2015年经济利润的80%都在金融手里。

  周天勇:

  再就是土地涨价太快,地和房轮番涨价,先买的坐地就涨价。我党校的房子前几天还4万,现在变成8万了,财务增值太快了,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不是搞制造业,不是搞实业,不是开饭馆挣的钱,都是倒房子倒成中产阶级。2012年的时候,西南财大有一个调研,城镇居民13%没有房子,租房子住,66%一套房,21%多套房。但是2015年变化是多少我不知道,可能多套房的比例提高了,加入比例没有变,2015年的房子,城镇里面抛掉成交县城农民买的房子,多套房子平均有五点几套到六套,不含农民工。农民工在务工地买了0.9的房子,2013年的数据,只有100万。但是在县城,或者成交他的家乡附近,农民买了四千多万套。

  周天勇:

  怎么办?解决这个问题要有实招,光说没有什么用。第一是增值税降5个点,先把制造业救了,看看所得税能不能降5个点,但是增值税这块5个点,我以前说降2个点,我看不行,特朗普这么一弄,2个点一点用处都没有,必须降5个点。社保费率、五险一金一定要降到30%以下,虽然养老金缺口很大,但是社保费率太高了。我觉得人大应当有一个法律,中国行政收费乱七八糟的有很多,有一个法律,除非极个别的,全违法的给停了算了。因为这一块我们算了一下,连财政统计中加上没有统计上的,这块有五六万亿,比土地出让金都多。

  周天勇:

  2015年有一个数据,要把这个停下来,地方政府现在都是以费补税,没钱了让这些部门出动,罚一次钱。另外就是小规模纳税企业,每个月3万元的起征点太低,我认为应当提高到10万。把成本抛掉,没几个钱。我们现在这个发展阶段,发展中国家低中收入的一般是19—21的政府宏观税负率最合适,25—30是中高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是30—40的范围,我们没到发达国家,我觉得中国的宏观税负率应当控制在30%以内,法律上应该严定,宏观税负应该在法律上有一个红线。降成本还有一块,解决银行、土地、能源、运输领域的改革,价格高的都是垄断行业,银行垄断,土地垄断,行政寡头拍卖,运输垄断,能源垄断,所以我觉得进一步加快银行的准入,银监会改了这么多年,放了十几二十几个民营银行,这哪是改革。因为美国的中小企业也融资,但是他的融资为什么这么低呢?它有社区银行,社区银行不准跨区,限定规模,把成本赶紧降下来,垄断不改革,成本降不下来。

  周天勇:

  从房地产来看,最大的就是土地和房屋制度改革,大的前提,国有和集体土地所有制不变,但是土地财产使用权一定要确权,一定要明确,不管宅地、林地、耕地、城市的房屋,财产使用权一定是个人的,一定是自然人或者法人的,这是一条。第二个要废除“土地年期制”,现在20年、50年、70年应当废除,永久制就完了。第三个,废除建设用地必须征用集体土地,必须征用国有土地才能建设,土地不管是集体、国有都照样盖楼,非得征用为国有干吗呢?就是倒一下地。再就是废除行政寡头垄断卖地,现在招牌挂一定要废除,像股票交易、期货交易一样挂牌交易,政府监管就完了,供需撮合。逐步收缩土地出让金,以房地产税来替换,但是开征房地产税是很关键的事,我估计2017年开征不了,但是要想一下怎么开征,现在财政部、国土部有一个方案在那儿存着,可能提交人大讨论,但是我觉得恐怕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