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第二,房地产,我们这次重要的进步,就是房子是住的,不是炒的。第一,中国没有统一的市场,二,没有一般一个完整统一的市场,我们的市场是分层次的,是分板块的,所以中央不要出统一的房地产政策,只能出指导性意见,省里都不要出,市里出,房屋调控的职责应该是居民居住地的政府,小到村庄、社区,大到城市,省部级市、正部级地级市。

  刘克崮:

  第三,银行金融,第一主力,一堆中介在那儿玩游戏,放款就好好放嘛,银行周边好多贷款公司,我那个打电话你要贷款吗?你要信贷吗?要贷款吗?你要发票吗?就是这样的。问在哪里来的,我说我有几个电话都留着,有时候会问问他,最近怎么样。有一次聊,你能贷多少钱?他说你要多少钱。我说我听听你的能力,他说我什么都能贷,我说你的钱哪儿来的,他说银行,我说哪个银行,某某A行,还有什么?B行业,还有呢?说别问了,所有银行我都能找着。这就是金融机构边上的一堆蛀虫,通过内部人介绍,你跟他贷款没有,他介绍来的就有了,他的贷款按照他的规定打到他账户上。我说你怎么拿钱,他说打到我账户上,他说先打到我账户上,然后打到他的账户上,我说你拿多少钱?我们商量一个点,我不钱就给他了,一堆蛀虫,自己玩自己,把成本弄得高高的。像信托、保理、理财、贷款公司、影子银行等等,很多,前面典型,配资炒股,支持,配资卖方,支持,第三块就是信贷。

  刘克崮:

  第四,纯交易,我们的资金交易所、外汇交易所、资金交易所一大堆,各种中介在那儿自己炒自己,找机会挣钱,整体在不断地推高,就像美国的次贷危机,房价不断地上,大家认为我进去半个月、三个月就能挣钱,确实有一段挣钱的比例挺高,但是别忘了,什么时候挣钱的人都少,只是在高峰那一段,没人说亏了,偶尔赚钱,所以给你的印象赚钱挺多,借着势就进去了,自己炒自己。我最近搞扶贫,我看了全国的农信社,大体给你一个概念,农信社在农村农民吸收了一堆存款,放给本县的低的10%、20%,高的百分之八九十,最高的百分之一百一二,为什么?比如邮储,吸了钱,把自己的钱全放完了,各地的邮储放不进去的钱,或者总行规定都交上去了,交上去能放还愿意放,诚信帮农民,然后就跟市行、总行、省行要钱。最后它的存贷率120%,最低的10%、20%。那70%、80%干什么去了?逐级的参加大项目,到市里、省里,最后进资金交易市场,进股市,进外汇交易市场,进各种交易去玩。

  刘克崮:

  为什么实的要往虚的走,经济学上就是两条,一是资本利润率,投资回报率,投资收益率,一回事。根在这儿,因为实体经济赚钱不多了,我们从十年前就开始上房地产、上股市、债市,根就在这儿。为什么会造成这样一个综合指标,我们在座的去分析。从金融角度和实体经济角度两个方面去找,因为金融高了,实体低了,从两个方面去展开。金融这方面,我总判断,一金融的定位,二个业的定位,三是在个业中就是五个板块的分析,机构问题,机构多不多?你那儿需要你没有啊,产品技术问题,你说农民不能压土地,没有财务表,又没人担保怎么给他?非认这些,上农村调查调查,一个村里祖祖辈辈就是老实人,村里都说好就是信用,看他能干什么,去调查,看看他的规模多少,打听一下周边的议论就行了。

  刘克崮:

  再一个是监管问题,小机构的公共服务问题,结算、信用、支付这些事就是公共服务,最后是政策的引导问题,谁做小的我们就支持他,我们对外资引入都是两免三减税收,我们对富兄弟、热心肠,帮助穷兄弟做小贷款,我们营部能也免税?营业税免,所得税减。四五年前我是财政部第一任税政司司长,我和老同志们议论,大约在2011、2012年就实施了,给农民放5万元以下的农民贷款,营业税全免,所得税减征。

  然后是应对,金融的应对我刚才说了几块,实体经济的应对,我看现在网上、文章上大多数人提到五个事,一是税负,二是成本,三是价格,四是负债,五是准入和管理。因为税负问题比较大,我曾经干过财政部税政司司长,所以我有责任给大家说一个框架,2013年春天,因为中央要开三中全会研究改革问题,正好2012年我的中央巡视组副组长卸任,2013年3月份我的政协委员卸任,开行顾问卸任,我几个正式的半虚的职务都没了就开始做研究,第一个就是财政和税收,我2013年报的财政改革方案,中央三中全会决定,取了六大项,把提高两个比重停止,改成稳定两个比重,把税制结构由间接税为主逐步向直接税、直接税平,往后是不是直接税为主再说,把地方税一定要做强做大,把财权与财力相应,这个词不对,要调过来,改成“事责”“或者是“事权”(音)与支出责任相应等等。

  刘克崮:

  其中,我提出来宏观税负要稳定,中央地方要稳定,宏观税负不能再提高了,因为93年改革的口号目标就是提高财政收入占GDP的比,就是提高中央财政收入占政府财政收入的比,这样运转了20年,我觉得历史任务完成了,主要目标达到了,出现了原本没有想到的新的副作用,就是个人占比迅速下降,企业占比迅速提高,很多人研究企业占比,研究企业税负,我给大家一个概念,在国家、企业、个人20多年的分配关系中,企业占比是不断扩大的,这是一个事实,宏观数据。不要轻易单独说我们的企业税负是全世界最高的,如果他税负高,那企业得到的收入部分在整个GDP的国民收入分配总量中的比重应该是下降的,就是他工资发多了,给国家交税多了,自己留的利润少了,这就是企业占比,而中国的企业占比在整个宏观经济中一直在上升。

  刘克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