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刘克崮:

  第三个是投机、泡沫、玩虚的,甚至玩赌博,这就不是一般经济概念了,凡是金融危机、大危机中,在酝酿的后期都有泡沫,美国的次贷危机,泡沫,美国的证券化一次、两次,住房抵押,还有抵押,二次把抵押贷款打包,再证券化,三次证券化,CDS风险对冲等等,越玩越虚,那就是彻底的自娱自乐,在金融圈里自娱自乐,那就不是常规金融了,和实体经济完全脱节,我认为至少有三个问题:第一,是不是实体经济?是。第二常规的一般广义的金融,是不是?是。第三,就是超出常规状,就是不正常的虚拟金融,把投机、脱离实际的自己玩、自己炒作这个算为一类,我觉得这样研究问题可能会清晰一点。

  刘克崮:

  主要的现象,我觉得现在现象里应该包括两块:一,实体经济的投资收益不好,就开始进虚拟。两个方位,一个常规的虚拟,有量和供求。第二个不规矩的,乱来的,是游戏,是蒙人,是欺诈,是赌博,这一类又是一块。实体经济离开了自己待的那块,各种原因,转向了虚拟,两类。这是一个方面,我们需要研究,为什么出来了,是不是应该加强,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要振兴就得加强,现在有点单薄了,地位下降了。另一方面就是金融,金融本身就有“脱实向虚”问题,这个脱实是什么?应该为实体经济服务吗?现在不为它服务,大企业不要钱,钱不知道干什么,那还有中企业、小企业呢?很多人缺钱,还有微企业、个体户、还有城乡自就业创业者,还农民,农民还有富农、中农、贫农,不需要吗?需要,很多人都需要,央行放水,拉动放水,它不往那儿流,融资难的还是难,融资贵的还是贵,你怎么放了水呢?不对呢?不对啊,还难、还贵啊,那什么问题,这就需要研究了,是渠道不通,一堆钱不往那里走,放了水就往那儿走,大水库旁边,有工厂、有大农田,有机械化,有机关事业,水库一放水就都有了,工厂和机关事业都有了,农田少点,再往边远的农田,小农田没有啊,水库边上小农田可能就没有了,因为渠道不同,只有干渠,只有几个重点方向,小毛细管没了,不行啊。我觉得这个现象是需要仔细研究的,就是金融本身“脱实向虚”,一个是经济主体“脱实向虚”,一个是金融本身“脱实向虚”,或者是离实,或者是弃实趋虚,有常规的和超常规的。这是逻辑上说。

  刘克崮:

  现实中有一点,要出指标,判断我们的金融是不是过多了,(图)中国的金融业GDP占全国总GDP的比,左边是2001年开始,4.69,右边是2015年,现在是8.39,接近涨了1倍。大家看趋势,04、05年下来一下,01、02这一段是亚洲危机的尾声,我们搞改革,银行坏账特别多,搞银行改革,股份制啊,上市、剥离坏账,到了05年这段金融整顿差不多了,该上市的上市了,该股份的股份了,坏账走了,强身健体了,走了干什么他不管了,反正他要轻装上阵了,随之经济就上了。到一个时点,07、08继续走,到2011、2012始终在平滑的上,全世界有巨大的变化,07年次贷危机,08年全球金融危机,08、09是全球的经济危机,我们从08年末提出拉动,真正的拉动是09、2010年,2009、2010年我们大规模拉动,如果没有这些拉动,跟国际经济的规律一样,这儿开始,从2008年5.7开始,我认为就应该下来了,我们没下,挺住了,一枝独秀,然后一直上来。从2012年以后,全世界又有点不好了,2012、2013,特别是2014,我们更好,哗哗的上,这条曲线往上走,两个预言,一个是慢慢平缓,折回来,慢慢的下来,第二个是倒V字型,一下子上去,一下子中国经济危机,就这两种结果,靠我们自己的认识和工作,这个曲线上的非常陡。

  刘克崮:

  (图)这是全世界主要国家的比较,人家是怎么动的,中国最中间这个蓝线一直在上,特别是这两年,我们开始出泡沫,开始出现不良状态,开始出现数字的虚假,就是自己玩,不断地放大,和实际的金融本质毫无关系,这里面的风险在聚集。美国是粉红的,美国比较平稳,2011年比较好,到中间下来了,这就是08年,然后往回走,美国是比较合常规规律的一种变动,缓慢回升,(图)现在到了2012年以后,俄罗斯是下面的蓝线,不行了,英国是黄线,从2008年开始,2009年危机波及到世界,欧洲不行了就是09年以后,下来了。在四个线里头可以突出的看出,我认为中国处于超常状。

  刘克崮:

  金融GDP占GDP的比,我们已经远超过了所有的发达国家,包括日本,我们现在的经济水平,金融占GDP的比为什么世界第一?是这样的吗?是合理的吗?是需要的吗?这是需要我们研究的首要问题。这个量就可以作为我们认为我们金融是不是有水分、是不是有虚、是不是有沫的一个综合数据。所有上市公司,金融板块的利润超过了所有其他实体经济,这个数正常吗?下面是分概念,我认为现在是四个突出的问题,就是经济在“脱实向虚”。

  第一,股市,我们的股市在拼命的炒,我们的股市已经超出了资本市场股市原本的属性,就是大规模的、重要的、迅速的、快速的集资,体现在IPO上市,然后拿钱,我们所有股民在第一次出现的时候,IPO上市给的钱企业拿走了,留在股市的是什么?比如他拿走了100亿,他留在股市的是100亿的股,大家炒的不是已拿走的钱,那100亿已经拿走了,炒的是一堆符号,一会儿上去,一会儿下去,大家跟着兴奋,炒的是运行过程中的价差。到年终,比如1月1日上市,到12月31日有个分红,大家把分红早忘了,炒的就是一个过程。相当于一个水缸里有100条鱼,一人100亿,这个人把鱼缸里的1005拿走了,剩下一个鱼是个符号,所有的鱼在里面吸、吐,这些鱼不论怎么吸、怎么吐,水缸的水是没有变的,你吐的就是他吸的,他吸的,就是你吐的。我干中央巡视组副组长三年,其中半年深交所,半年上交所,几个月和证监会沟通,出了一个资本市场总报告,给大家一个数,90年开的业,2012年交的报告,用的是2011年的数,21年,21年的股市,所有的股民登记的大中小全算,亏的80,赢的10,平的10,21年里,80%的股民是亏的,就是陪着玩的。我一般比较低调,这些事我都不说,有一次有人让我讲课,我讲完坐在一排,听我讲完了,他问我第一个问题,您很专业,我问一个问题,现在股市我是上还是不上?我说这个问题应该你自己答,我跟你说了,你自己判断,你属于那80的还是属于那10的,我就不答了,我怎么知道你有多大本事。股市已经很严重的偏离了股市的本质,是为实体经济融资,是为投资人的资金增值,绝大部分人不增值,而是损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