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王春正:

  感谢李若谷同志的精彩发言。下面请刘克崮同志发言,长期在经济管理部门,也在金融管理部门工作,也是一位知名的学者,善于从理论和实践结合的高度研究问题,发表了不少独到的见解。下面请刘克崮同志发言。

  刘克崮:

  大家下午好,国经中心举办这次每月谈,题目定在中国经济“脱实向虚”问题的解决上,我觉得这个题目选得挺好。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了四件事,2017年比较突出的,第一,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第二,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三,着力振兴实体经济;第四,推进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今天的主题落在振兴实体经济,同时引出“脱实向虚”,“虚”主体应该指的是金融,实际上实体经济和金融的关系,在现实中这四个问题都在里面,产能过剩有很多都是金融参与的,农村很多老问题解决不了,基层金融服务比较差,越穷越弱的越差,几乎没有,常年解决不了,这是金融的老问题,也是对虚实的判断问题。我们感觉中国的实体经济的越来越虚,开始明显的体胖、力虚,给人这种感觉,态势不太好,很多精英,有眼光的开始往外走了,当然因素比较复杂。关于房地产,金融是推动的第一主力,这四件事都与今天这个主题相关。

  刘克崮:

  因为题目比较新,我询问最近官方对这方面的措词有什么正式的文件,说好像还没有什么级别比较高的正式文件出来,我感觉这就对了,一个方针、一个口号的提出一定要慎重,提出来以后就是清清楚楚的,我今天着重说一下对这个题目的理解,内涵、外延,我们应该怎么认识,词义、概念、用意、现象,要联系实际,要接地气,不能无的放矢,现实中是什么,就是现实中的现象,然后是现实这么发展,有什么危害,现实产生这么多问题,这么大危害,原因是什么,横向看,看看自己的过去,看看国际,我们比照一下,不要关着门说我最漂亮,没有比较怎么说自己漂亮?要放眼世界,看看人家怎么走的,人家现在怎么样,最后我们才有分析,究竟问题重不重,危害重不重,原因清楚不清楚,趋势清楚不清楚,最后,国际国内的经验教训是什么,然后落在我们怎么办,方向怎么办,原则怎么办,框架性的东西怎么办,具体的任务,最后是具体措施,我用一点时间,比较简短的说一下思路,框架性的,一个分析问题的框架,分析问题的路子,能够找到一些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比较清楚了才能提出。

  刘克崮:

  我是中国普惠金融促进会筹备小组组长,没有在民政部登记,但是一行三会,民政部、国务院的实质性审批都结束了,等待新的社团管理组织条例出台,就这个名我就有不同意见,因为中央用了普惠金融,其实我认为这个词有误会,这个词翻译者说源于2005年联合国世界小额信贷年,最早是2003年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说出去的,英文的意思是包括、包容、包含,有恩惠之意吗?没有。反义词是排斥,你的金融排斥很多人,排斥小的、微的、弱的、贫的、残疾的,金融排斥人家,人家也有权利,我们就是包容金融、不排斥的金融,这就是联合国文件的原意,我们把它翻过来,经过程序最后上了中央文件,十分隆重的改成了普惠,“普”字和包容有关系,不排斥人家,都进来,普遍、普及、广覆盖。惠,翻中国的字典,惠字不管是大字典、中字典、小字典,第一写恩惠,给人以好处,所以我们大量的普惠金融在给人以好处,不要也给,穷就给,结果人家原来没有债,给了他反而负上债了。养了几个羊之后,之后卖不出去,你养我养,几个村、几个县同时养,养完了之后,羊不值钱了,然后就卖不动,亏了。你不帮他还挺好的,你帮他反而负债了。然后是全贴息,风险四级兜底,担保公司兜,兜不住,县政府兜,县政府兜不住,市政府兜,市政府兜不住,省财政兜,四极全兜了,银行干吗?银行就瞎放,放完了坏账你兜,机制坏了。一贴息,价格信号变了,你贷款很低,他贷款很高,信号变了,市场机制乱了。

  刘克崮:

  我正在研究社保,保险,养老保险,保险这词就不清楚,什么叫保险,常规大众的保险什么概念?一个事发生概率很小,但是一旦发生了损失很大,比如说车险,撞死人了,人身意外险,轻的撞坏车了,发生概率很小,但是发生了很严重。多数人不发生,但是每个人都有发生的概率,虽然有,但一发生你死了,我不能死,交个保险,用多数人有可能,发生了就很严重,但是多数人不发生,只有极少数人发生,所以大家交个小钱很好忍受,这个人发声了,我们放开,常规的保险。但是养老,多数人不老,少数人老,不老的人帮助老的人,不存在吗?什么叫多数人老?所有人都得老,我们还没有到科学年代,让一部分人不老,这和常规保险,保险的技术就是大数定律,算精账,究竟是99人不老还是999人不老,还是9999人不老。还有其他的例子,包括现在的供给侧,有侧就有前后,就有正反?侧是这个的话前后是什么?这就有歧异?供给就是一个事物的双方,生产有共赢,有供需求,这就是供需双方。

  刘克崮:

  结构性改革,产业结构、数量结构、农轻重结构、城乡结构,是个发展问题,改革是体制机制问题,到底是属于研究发展问题还是体制机制问题,当然,研究发展问题有其他的因素,发展本身的问题,技术的问题,地球自然环境的问题,体制机制问题,我说这个例子,所以词意、概念、定位、解释、目标、实际,这些串起来这个问题十分重要。这里面的“实”没有意义,主体上就是实体经济。虚,有问题,什么是虚?广义的虚,虚拟经济,我真不明白虚拟经济究竟包括什么,但是我的脑子里好像主要是说金融,这是广义的虚拟经济。虚拟经济有什么好不好的事吗?我觉得没有。因为放贷、保险、债券这都是常规的工业化初期、中期普遍用的,我们现在是工业化中期或后期了,常规的金融都是可用的。剩下是量的问题,任何事进了商品市场都有供求关系,金融供不应求,信贷供不应求,保险供不应求还是供过于求?这是个常规的量的问题,这里面会有一个过度、过剩和不足的问题,现在信贷的问题就是对大企业供应过度,中企业大体合适,对小微、农户严重供不应求,越往下越供不应求,所以这是第二层的问题,就是广义的虚拟经济,我认为主体是指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