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李若谷:

  现在经济已经比较市场化了,但是金融却相对集中,因此两个是不匹配的,怎么让金融更加市场化,这样才能对经济的发展支持比较有利,特别是小微金融机构。现在每年批三家五家、十家八家,这个速度是不行的,对经济的支持,速度是有问题的,因此要想办法把大银行拆大变小,得有这种考虑。小微企业是就业的“主力军”,又拿不到资金,他怎么发展?小微企业的特点是大银行没有办法替他服务的,100万、200万、500万的借贷需求和一个20亿、30亿的贷款需求比,整个程序、人力、成本、功夫都一样,因此他不会为小微企业服务,再怎么设立小微服务中心,最后是不起作用的。我到底下去了解情况,小微企业照样拿不到钱,统计数据是不反映实际情况的。金融体制要变化,同时金融的监管也要跟着变化。

  李若谷:

  投资的审批制度,尽管现在发改委做了很多改变,有的下放了,有的网上审批,这都是进步,都是一种改善,但最主要的是,应该规定一定规模以下的投资不要再审批了,有点替人家担忧,特别是民营企业,他是自己的钱去投资,你还替他担忧,要审、要批,一般的民营企业自己会想,该不该投,投什么东西,自己会比较小心,我觉得没有必要让国家有关部门审批这些东西,审批权我觉得应该大幅度下降,原来三千万就得批,现在提高到一个亿,我觉得不行,要大幅度提高审批的上限,多少亿以上才批,要不然不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改革措施,如何能够使得实体经济获得好处。

  李若谷:

  另外,要创新金融工具。现在我们风险投资方面比较弱,现在很多创新的产品、技术,刚开始营利是不确定的,因此银行就不可能给他贷款,特别是一些轻资产的东西,银行比较难,就得靠风险投资基金,风险投资基金的规模有限,要足够大,才能对企业的发展、实体经济的发展比较有效。实际上大中型企业应该尽快自动化、机器人化,减少劳动力的使用,统计局公布我们是美国的7.4%,这么低的劳动生产率怎么和美国和其他国家竞争?是不行的。劳动生产率为什么比较低,是在经济中机器的使用、自动化方面比人家差很多,平均100块钱,中国只有20多块钱是投资机器的,国外一般都60—70元,我们的劳动生产率低,要大幅度提高劳动生产率,就得支持小微企业的发展,大中型企业不用这些人了,小微企业得发展起来,供应链要发展起来,小微企业要发展起来,就得有相应的支持小微企业的金融机构,没有这个就没有办法支撑实体经济的发展,所以金融体制的改革也是一个关键。

  王春正:

  若谷同志讲的“脱实向虚”的变化和产生的原因,以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脱实向虚”的问题,发表了很好的看法。一会儿若谷同志要提前走,看看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先提出来。

  记者提问:

  您如何看现在的制造业回流问题,特朗普之后表示要进行大规模税改计划,您怎么看?中国企业在税的方面压力比较大,您觉得接下来中国的制造业会不会受到美国制造业更多的挑战?谢谢。

  李若谷:

  实际上已经影响到中国的制造业了,美国有一个制造业回流统计的机构,从中国回流美国的制造业是全球最多。现在纺织业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由于机械化之后,大幅减了人力,所以也回流美国了。美国南卡州是纺织业比较集中的地方,厂房都废弃了,现在很多厂房让中国的纺织企业又用起来了,美国制造业回流政策已经对中国的制造业产生了影响。如果特朗普上台以后继续减税的话,继续采取对企业发展或者对制造业发展有利的政策的话,可能会进一步吸引中国企业回流到美国去,这是很有可能的。也要注意特朗普的政策是相互矛盾的,一方面说要减税,另一方面又说增加很多支出,对企业的补贴、军事军费增加。钱哪儿来?税收减少了,那边要增加,怎么弄?所以是有矛盾的,他的政策未必都能够兑现。但是我觉得中国特别应该注意对企业的减负,因为不去减少实体经济的负担,就真的没有办法发展了,特别是对高新技术企业和高端制造业,我们的高端制造业是非常弱的,比如数控机床,我们是第一大出口国,但是数控那部分的核心是进口的,这些不解决,中国的制造业就会遇到很大的困难。

  记者提问:

  我想请教李行长,您刚才讲了减税的问题,现在发达国家制造业回流也是一个共同战略,反映出成本的差别越来越小,综合成本的上升,我们和美国的成本也差不了太多。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税收是高的,在世界上相比我们的税负都是高的,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减下去。这一轮有没有比较硬的措施能够把这个问题落实,让企业在这一轮竞争中,尤其是在新产业革命竞争有新的竞争优势?

  李若谷:

  减税喊了很多年,但实际效果不是很明显。我到底下去了解五险一金减负,最近出了两个政策,合并以后可能会减。我到企业了解,五险一金不仅没减,还有的上升了。作为我们这些人,只能不断呼吁对企业减税的事要重视起来,但国家确实有困难,刚性支出特别多,如果税收收不上来就要多发债,因为有很多刚性的支出,光农业补贴一年就1万多亿,十几万亿的财政收入,现在是15万亿,1/10要拿来补贴农业。刚性支出也很厉害,但是我们的体制里面的漏洞、浪费也很多,这是一个共生的现象。怎么减企业的税,必须中央下决心这个事才能办得成,我们只能不断呼吁,而且现实也会使中央下决心,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这次特别强调解决“脱实向虚”的问题,所以中央是会下决心的,我认为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就是减少企业的税负,特别是高端制造业,实体经济、小微企业的问题一定要解决,否则经济真会遇到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