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周天勇:

  第二,我们现在的人力资本、教育在全球也是第一了,但是每年的学生毕业量,从国外回来的,经济学上讲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会越来越大,叫人才红利。

  第三,现在我们科技创新、科技进步的投资量也越来越大,我们已经占国民生产总值的研发投入二点几了,新技术一些领域,核聚变、量子等等,好像已经达到19、20,在全球先进领域中的领先技术。我估计可能2026、2027中国会出一批颠覆市的技术和颠覆性的产业群,再拉起第二波速度来。第一步是2018、2019年通过大力度的改革拉起一波速度来,因为80年、92年、00年这三波速度要么是大力度的改革,要么就是制造业开放,倒逼改革,都是这么引起来的,下行都是这么扭过来,我想2018、2019年第一次把它翻上来,我估计必须要有大的动作。这是第一。第二,从现在创新技术开始储备,我们2026、2027年又会有一波产业爆发引起的经济上行。如果说2017、2018年我们能生孩子了,全面放开,因为20年前的人口增长率决定20年后的经济增长,一般是看曲线,如果第三波再起一下,估计和美国的竞争就不大了,但如果这三波都不行就很麻烦了,但是我想我们肯定会有一波颠覆性的技术。

  王春正:

  改革创新的红利,肯定是要支持中国经济长时间的稳定发展,特别是中高速发展,是完全可以的。

  周天勇:

  应该没有问题的。另外就是大国规模经济,中国人口众多,版图比较大,产业链都比较全,比如美国核装置,四台电站现在才上,如果配套的话,不划算,每一个产业链,但是中国上这么多核电站,产业链就核算了。中国弄一个互联网的约车,在澳大利亚、加拿大没法弄,人太少,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就是人弄起来的,所以大国规模经济也是一个优势,关键是改革,如果说我们政府少管一些,税费降低一些,中国是有活力了。我认为希望很大的。第二,那天在工商联的一个年会,我讲了一下,我说现在财政部说增值税、营改增减了5000亿,我问了一圈好像没有减那么多,说减这么大的幅度非常大的,我们大概今年能收14万亿,减了5000亿,相当大的力度

  刘克崮:

  补充一个,刚才我自问自答,在国民收入核算中政府、企业、个人的分配关系,20多年个人的在降,企业的在升,企业是什么?企业就是资本,工资不在企业里,工资在个人,企业就是资本,政府是自己的税费,这三块,这是宏观数。给大家的感觉,怎么在企业概念上差异很大呢?第一,把口径分开就会好一点,把金融和生产企业分开,分成两块,这就会好一些,国际上很多国家是分开的,是四块,就是政府、企业、金融、个人,如果分开就好多了。为什么“脱实向虚”,就是金融收入高,利润高,企业再降,越是困难的时候,企业的利润率哗哗的在降,金融服务的还在那儿挺着,分开,这是第一道。

  刘克崮:

  第二道,垄断和非垄断,像油、电、土地,垄断性很强,非垄断的其他行业就不行了。

  第三,国企和民企,非常不一样,这是我自问自答,给大家一个思路。

  5000亿,因为我干过税政司司长,我曾经在93年改革的时候,就是原来的产品税一大堆,类似美国现在的销售税,见销售额就征,但是这个东西重复征税。增值税是比较好的税,每一段的增值按增值率走,叫增值税,所以不重复。当时把我们的产品税和少量的增值税的试点,以及一些其他的散税都并到新增值税里,少量的产业,烟酒、汽柴油征了消费税,那会儿对劳务这块搞不清楚,所以就把那块维持在劳务这块,就是营业税,就是现在的营改增,那时候没有时间了解它,很复杂,额又比较小,所以就放下了。

  刘克崮:

  这一轮是把营业税转入到增值税里,好处就是抵扣,这样不重复征税。比如一个汽车,它从矿开始,轮胎、电器、胶皮,一段的生产,小厂子、中厂子,大厂子,一直到底盘、壳等等,每一道销售都征税,累计到最后是重复征税,这样能够把各道已交的税抵扣掉就不重复了,所以这个税只要有抵扣,它一定是总量减税的,这是从税种的性质来说。

  现在我没有专门的调查,像刚才说的西南财大,大家做金融、税负,建议这样的机构多做一点民间调查,说点白话,官方统计有时候威望很高,有时候某些方面也许大家不是太信,搞一些这样的社会组织的调查,辅证一下。

  刘克崮:

  最后一个,我的切身经历,我们在93年搞税制改革的时候,33%所得税,现在有一个副部长叫史耀斌,当时我是副司长,财税改革司副司长,他是副处长,还有一个大学生叫余志华(音),就我们三个人,根据大家各种调研,汇集财政部、税务局汇集出来的资料,我们弄了几套方案,最后在北戴河测算的,35、33、30等等,我们的原则就是名义税率绝不能升,略有下降,减免税可以规范。出了17的增值税,出去了,33的所得税出去了,17的增值税出去了,都是名义税负,绝不升,有一点微降,然后停止减免税,然后规范,加强征收,原来没交不能说我增费了,是你该交。这之中还有一道,凡是有亏有赚,如果你是税负升了,不能认为你就老升下去,最后的道理那儿,因为是市场经济,所有产品最后在哪儿找齐,在价格找齐,价格是一个产品平稳运作以后社会正常的供求关系,增了税负就逐渐涨价,涨价就甩,减了税负别人就挤你的税负,我的工作经验,一般周期是半年左右,在一个地区变更税制以后,半年左右通过价格就把它找回来,最后取决于供求,这是价格,然后最后取决于利润在哪里,你的成本,价格是市场走来走去,走了一个供求平衡的价格,最后你在这个价格里面成本低利润就大,成本高利润就小,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