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另外,“脱实向虚”这个问题,今年中央也给各个银行打招呼,你也不能再这么弄了。其实这个货币政策上有一个窗口指导,实际上就是政府打招呼给各个商业银行,这些措施今年还是稳下来,不要有大的金融波动,这是主要的。但是随着未来的发展,2018年以后可能有一些大的动作,对银行坏账进行剥离、处理,会不会像当年四大公司剥离资产,会不会有那种动作,但是2017年还是一个“稳”。

  刘克崮:

  这个题是个比较重要的题。现在从两个方面说,一是我们该给的钱没有给下去,这有巨大的市场。中央的任务第二条是农村,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几亿农民在那里生产,他不会出大的系统风险,农民对自己的信誉是很珍重的。另外,新的农村经营经济体在迅速的成长,大专业户、家庭农场、农业合作社,现代化的农业企业都在成长,这个领域很宽阔,往下走。往下走的风险小,要改变坐在约等于五星酒店的办公楼,西服革履,不往下去。要下去,共产党靠农民起家的,靠穷苦贫困农民和工人起来的,别忘了这些人,谁把我们抬上来的,很多国有银行、金融机构不往下走,对不起人家,要往下。

  刘克崮:

  第二,已经误入歧途,已经装进去的,等待经济回暖,很严重的面对现实进行处理,第一道大量的产能过剩,我们这么拉动,那么拉动,打着电话催着逼着往下放款,把很多地区,把十几年、二十年过去停的、闭了的项目都捡出来去干了,入进去了怎么办?该破产破产,该重组重组,银行也提呆帐准备金,你把那些呆帐准备金该核销核销,但是自己的机制不出,自己该砸进的钱不去处理,自己的坏账不核销,等着国家一道令,几万亿来个债转股大剥离,不可以,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信用,虽说不是非常好、不是非常优秀,但是支撑着改革开放、建国六七十年,改革开放快三四十年了,我们是在成长的,我们现在的社会信用大体上可以支持我们继续运转,绝不能用一个债转股,绝不能一风吹,把现实的杠杆下来了,现实的资产负债表好看了,但是破坏了社会信用,借了钱不还能行吗?银行贷错了就要充,充你的资本金,该避的就要避,企业和金融机构垮了,一定是少数,多数人会支撑着。所以我们要规范的走这条路。

  刘克崮:

  最后一个,就是我们在体制机制方面要有一些新的办法,怎么引导大家往下走,你的货币政策、金融准入政策,机构准入,允许开放,要鼓励建设那些服务农民、服务个体户、服务微企业的小金融机构,挑好的做。别说建村镇银行,一下子很多人报名,建小贷公司,一点人动没有。现在已经不少了,小贷公司九千,村镇银行一千多,担保公司六七千,典当公司八九千,这些加起来两三万,找优秀的人,你愿意下去做,乡村扶贫农民银行,乡村扶贫小贷公司,国家给予营业税,现在叫增值税了,现在全免了,所得税减征,实行对外资的政策。鼓励他们下去,然后做中的不减免,做大的鼓励他往下走,某些政策不给他,每年拉名单,谁帮了多少农民,进行鼓励,建立新机制。所以能把这些该下去的下去,该风险防范的就吸收教训,轻点别进去,这两个做到,等经济回升时就好了。

  中国青年网记者:

  各位专家都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现在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那么大,有一句话叫做信心比黄金还重要,请问各位专家从各自的领域来看,中国的经济信心来自哪里?还有一个问题。我是中国青年网的记者,还有一个问题单独问一下周教授,这几天大家看到有一篇网络文章传的很热,说周天勇教授喊话说营改增减税5000亿都是假减,问了一圈企业家都没有减,当时我们不在现场,想请周教授就这个问题再说说,谢谢!

  张永军:

  你讲到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前面有同志问中国经济现在是不是有风险,我觉得中国经济从长期来看还是有信心的,如果说各方面能采取适当对策,把风险控制住,我们有信心保持这个中国经济实现一个比较适合的增长速度和良好的发展势头。现在我们讲问题都很多了,当然很必要,从长期来看,实际上我们还是有继续发展的基础和潜力。

  张永军:

  第一,刚才讲到中国现在成本高,国际竞争力和前些年相比有所下降,但是我们还应该看到,实际上我们中国现在毕竟从收入来讲还是处于中等,现在的劳动成本比好多发达国家还要低很多,这些方面我们还是有竞争的优势。

  第二,这几年中央国务院一直采取比如实施创新驱动战略,采取了很多方面的政策,其实在努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近几年,我们有一些科技方面的成果,有产业方面的发展,实际上在培育新动能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这些方面对于经济未来的发展起的作用,我想会越来越大的。

  张永军:

  第三,从需求端来讲,现在就中国来讲,很多方面实际还是有短板,如果你要弥补这些短板的话,还是有很大的投资空间,因为无论从需求还是从供给来看,从我们的基础条件来看,只要我们能把握得好,把风险防范住,经济发展的前景还是比较好的,还是有希望的。

  周天勇:

  第一个问题我简单说一下,因为我用了三年的时间,一年半研究经济怎么下行,还有一年半研究怎么给弄上去,最近三四月份出两本书。我觉得如果说彻底弄不上去就没有信心,其实中国这个经济还能翻转上去,当然不会有那么大的幅度了,我觉得有这么几个条件,中远期来看,其实中国这个民族比较勤快、勤劳,而且也比较睿智,因为我跟国外的一些专家谈,他说现在比较勤快的民族看来就是德国、中国、美国,虽然一些国家人口很多,但是不勤快,就是不勤奋。而且中国这个民族还愿意创业,有点钱就想办企业,我们把环境做好,这些都是没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