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张永军:

  再加上它是一个快速流通的产业,比商品流通要快得多,因此我们找不到很好的数据来解释它,但是我们有理由推测,服务业方面用于交易的货币占用的这种数据,弥补不了在商品方面我们比他多占用的金额。还有一块,大家可能还会想到,即便考虑到商品和服务,但是你没有考虑金融方面的,很多金融方面的交易实际上也是有一块货币是用来做金融产品的交易。但是如果你要考虑这一块的话,我们知道实际上金融方面因为资金交易速度更快,所以即便交易金额两国之间会有所差异,但是在金融交易方面,你占用的货币它也弥补不了中国用于商品交易方面这块所占用的货币的数量。

  张永军:

  因此,我们觉得从整个全社会的交易结构、生产结构来看,由于效率低,再加上我们的结构上主要是更重一些,不像美国服务业占的更高。这一块考虑下来就会使得我们产生相同的增加值,我们需要更大量的总产出需要更多的交易,我们占用货币的这块实际上是更多的。因此,在一定程度上能解释我们为什么货币量需要那么多。第二块,你要考虑比例,货币化的程度,要考虑货币指标方面的差异。就是刚才刘行长问美国用的什么指标,美国用的是M2,中国用的也是M2,看起来都是M2的指标,但是两者实际是不一样的,因为中国M2把落后的货币都涵盖进去了,而美国在M2之上,过去历史上是有M3的,2016年大概6月份之前,美国是公布M3的,现在不公布了,但是他是有M3指标的。在M3之上,还有一个更广义的货币流通指标是L,这些实际上就是说,现在美国有一个影子统计机构,还在按照美国过去联储的统计方法,测算美国的M3和L,如果用相同的方法测现在的M3和L的话,美国最广义的货币指标跟我们的M2在很大程度上更相近一些。

  张永军:

  如果去比较M和L,美国的L已经超过了中国的M2,因为美国的L里面有一部分是跟有价证券相关的,即便中国把M2和有价证券考虑进去,美国的L也是超过中国的。因此我们看这个货币化指标,从货币供应量来看,因为美国的M2是个狭义的指标,中国实际上是一个最广义的指标,涵盖了所有的范围,直接看这个比例,说中国比美国、日本高多少,实际上它在绝对水平上去比较,应该说是有问题的,而更多的你不仅要看总量,更多的要看结构。实际上我是想给前面几位领导和专家做一个注解,为什么整个经济运行效率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脱实向虚”问题,其实很大的原因就是经济生产的方式、模式和生产的结构相对比较落后,我们的效率比较低,实际上是很大的原因是它所造成的。

  张永军:

  当然这里面有这样的问题,本身除了整个结构,就是刚才说的生产领域的问题之外,刚才讲到为什么我们的货币化率比较高,为什么整个经济运行、金融运行的成本都比较高,我在这里也有一些想法,刚才其实各位领导和专家已经讲到了。在这里面有一个原因,整个社会的总产出的使用结构是偏向投资的,实际会导致对长期资本需求比较旺盛。

  张永军:

  第二个方面,为什么我们金融运行的成本比较高,实际上跟全社会信用体系不健全有很大的关系。整个社会的资金水平如果低的话,比如说在金融运行的时候,你可能要面对更高的不良贷款率,因此这是一个问题。第三个,刚才专家们也讲到了我们的金融体系不健全,供求存在着结构性的矛盾,我想从几个方面来概括一下:

  一是为什么我们的金融运行效率低,在我们这个金融体系里面,很多资金本来应该用直接融资的方式,比如用发股票的方式或者几个人组成一个股份公司这样的方式来解决资本金的问题。但是恰恰因为我们资本市场不发达,或者整个社会信用体系不是很健全,造成了我们直接融资的比例比较低,相当一部分的资本金实际上是用间接融资解决的,这样一个问题实际上也是造成金融效率运行低的原因。

  张永军:

  二是用间接融资解决直接融资的问题,这里面就有相当一部分是用短期资金来满足长期资金的需求。比如说刚才讲的,如果说你是办企业做投资的话,要从银行或者是其他金融机构有贷款,或者是其他方面的来源,但是银行里面很多的存款不见得是长期存款,是用短期资金的余额解决长期资金的需求,需要做制度上的安排,链条稍微做的长一点,因此这会造成一些问题。

  张永军:

  三是现在由于我们相对缺乏大量的小型金融机构,面对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他们的资金需求,我们被迫是用大型金融机构去满足小型的甚至微型的金融机构的贷款需求。这本身实际上是效率比较低的一种情况,而且大型金融机构本身是不愿意去满足小微企业的资金的需求的,因此也会易出现融资难的问题。

  四是我们这块还存在用正规的金融来提供本来应该由非金融机构提供的金融服务,比如说在农村,实际上像农户的一些资金的需求,你非要找一个银行给他提供,还要让他提供各方面的资金资料,显然对两者来讲,无论是资金的供给方还是需求方,都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成本会提高。刘行长曾经支持过一个机构,中国有一个机构叫中合农信,实际上是对中国贫困县的贫困农户做支撑,运行得很好,其实是用非正式的金融服务来满足这种非正规的机构的这种金融需求。

  张永军:

  因此,这几个方面是我们整个金融效率比较低,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融资难的问题难解决,资金从金融系统里面出不去这样一个问题。总的来看,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从根本上来讲一是现在要像中央讲的,从实体方面来讲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从金融方面来讲,完善金融体系,提高金融的效率,刚才前面几位领导和专家实际上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详细的论述,我在这里面就不多讲了,我就简单向大家报告这么多。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