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 正文

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文章来源:www.jzzbp.com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9:20

   原标题:周天勇:2017年房地产税很难开征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在12月21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第九十期“经济每月谈”上表示,开征房地产税是很关键的事,估计2017年很难开征,但是要想一下怎么开征的问题。

  周天勇表示,从房地产来看,最大的事就是土地和房屋制度改革。第一,在国有和集体土地所有制不变的大前提下,土地财产使用权一定要确权,不管宅地、林地、耕地、城市的房屋,财产使用权一定是个人的,一定是自然人或者法人的。第二,要废除“土地年期制”。现在20年、50年、70年应当废除。第三,废除建设用地必须征用集体土地。第四,废除行政寡头垄断卖地。现在招牌挂一定要废除,像股票交易、期货交易一样挂牌交易,然后政府监管,供需撮合。

  “逐步收缩土地出让金,以房地产税来替换。但是开征房地产税是很关键的事,我估计2017年开征不了,但是要想一下怎么开征。”周天勇说。

  在周天勇看来,开征房地产税之前,首先要对土地的价格进行分类,一类是市场价,一类是按五年六年国际上家庭不破产的房价收入比确定的价格。现在我们的市价里包含很多泡沫,对泡沫征税是不合理的。其次对住房的功能要区分,是居住消费性住宅还是投资性住宅,应当分开来征税。对居住消费性的住宅,应当按照五年或者六年能买一套房子的价格征税。对投资品的房子可以按照市价征税,但是不宜累进。

  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春正:

  尊敬的各位嘉宾、媒体的朋友,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第90期经济每月谈。我是国际交流中心的咨询专家,由我来主持今天的会议。前不久召开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这是一次很重要的会议,在会议上总结了2016年的经济工作,部署了2017年的经济发展和改革任务,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作了非常重要的讲话。为了学习和深刻领会中央的精神,本次经济每月谈的题目考虑到当前经济生活中确实存在的问题,就是实体经济发展困难,资金存在着“脱实向虚”的问题。今天请几位专家,是这方面的顶级专家,就如何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中的“脱实向虚”问题,以这个为题来进行讨论。四位专家分别是:刘克崮同志,他是中国普惠金融储金会筹备小组的组长。第二位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行长李若谷同志;第三位是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教授;第四位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研究员。他们在金融和经济领域中都是造诣非常深的,今天先请四位专家进行演讲,然后再提问题。首先请若谷同志先讲,他是原来进出口进口的董事长,也是行长,担任过中国人民银行的副行长,若谷同志从事金融工作时间比较长,有着深厚的理论功底,对金融实践活动了解也是比较深的。下面请李若谷同志演讲。

  李若谷:

  关于经济“脱实向虚”的问题,现象看了很长时间,深入研究也不敢说,但有一些想法。大家都知道,我们的货币供应量增长是比较快的,连续百分之十二、十三的增长速度,流动性是不成问题的,但我们看到资金是短缺的,我们看到的现象是资金短缺,资金紧张,这是一个现象。

  第二个现象,金融资产增长很快,实体经济增长比较慢。投资效率大幅度下降,去年50万亿的固定资产投资,也就形成了4万多亿的GDP,用不变价格计算,大概80年代时1.3元人民币的固定资产投入可以产生1块钱的GDP,现在大概是13块钱,10倍。劳动生产率也在下降,投资的效率也在下降,所以实体经济回报率非常有限,也在下降。

  李若谷:

  第三个现象,资金在金融体系里空转。当然最后可能也走到实体经济,但实体经济的成本上升,经过信托以后,从银行出来到了信托和其他金融机构,再到实体经济,实际上使实体经济成本上升。再就是资金流向了房地产等资产部门,这也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

  现在看到好像所有的企业都在做金融,大家都认为金融是赚钱的。我认识的一些实业家也都涉足银行、保险,还有很多大型的企业,他的营利不是原来的主业,而是房地产。这些现象都是比较明显的,“脱实向虚”,大家不愿意到实体经济,主要是因为实体经济收益下降,比以前有大幅的下降。

  李若谷:

  劳动力成本上升,所以企业纷纷向国外走,美国的综合投资成本至少比我们低1/3左右,所以企业就到海外去投资,反过来对人民币的汇率形成压力,因为外资往外走,拿人民币买美元,美元往上走,人民币就往下走,这些现象就都出来了。 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脱实向虚”的表现,主要是实体经济不行,而且实体经济不是今天才不行的,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如果经济政策是正确的,结果应该是相对比较好的,我以前讲过这样的观点,让消费推动经济增长,但是因为工资水平没有那么高,因此消费不起来,人均收入的水平比较低,但怎么才能把消费推动起来,得收入上去才行,收入要上去需要实体经济比较好,这样收入才能上去。金融是个虚拟经济,金融是没有办法让整体收入上升的,像股票市场都是“零和游戏”,输钱的人是把钱输给赢钱的人了,是零和的,不是正和的操作。如果坚持这些东西,实体经济就要受到一些影响。

  李若谷:

  我下面讲讲怎么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很多政策不是没有,其实以前也都提过,就是实体经济,特别是搞创新和高端制造业的,这些要减税,企业的税负是比较重的,各种税费加起来是比较重的。所以,要大幅降低搞实体经济,特别是高端制造业,鼓励的行业要降税。因为有降税财政收入就会下降,有的地方恐怕要加税,想抑制的部门,比如金融业的平均回报率要比实体经济高很多,是不是金融的资本利得、房地产应该考虑加税,这边减了,那边加一点就可以平衡一些。企业的负担比较重,现在去杠杆,企业就要注资,国有企业的注资要成为一种常态化的东西,他总在发展,如果不给注资就靠借贷发展,这样杠杆率就会高,所以注资是个问题,要不断给它注资,减税也和注资有关系,降税以后,企业收入多了以后就可以注入资本金。鼓励的行业还可以搞贴息,政府贴息、银行贷款贴息,这都是解决“脱实向虚”问题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