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诡事屋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4/8 10:44:18 作者:千年鸡肉卷 来源:纵横中文网
诡事屋
诡事屋
作者:千年鸡肉卷来源:纵横中文网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南洋降头,我接。百鬼轮回,我接。……到头来这是一个局,一个我未出生,便早已布下的局。

第七章

两人且说且行,这一日来到了个小县城,找了好几家客栈都是已客满,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几日是这个小县城特有的一个节日,十里八乡的人都来这儿过节了,客栈告急。

两人无奈地转悠了一条街,忽见街角有一所宅院,青砖瓦舍,四方大院,看起来是个平实富足的人家。阿善上前敲了敲门,出来一个中年人。

阿善忙作揖行礼,道:“大伯,我们是赶路的,客栈都住满人了,能不能在贵宅借宿一夜?”

中年人表情木然的点了点头,把他们让了进去。两人拴好马车,进了前厅,忽然觉得气氛不对,这家的主人──一对中年夫妇都哭丧著脸。两人暗自嘀咕,难道他们家刚办完丧事?

阿善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对夫妻二人拱了拱手,说:“在下叫李有财,这是我的夥计二虎,多谢大伯大婶愿意收留我们,不知大伯贵姓?”樊二虎撇了撇嘴:这假名字真是信手拈来,看来“阿善”这个名字也八成不是真的。

中年人勉强笑了笑,说“免贵姓余,出门在外难免有所不便,二位在我家别拘束就好。”转头对那妇人说:“老婆子,晚饭多做些,把这二位的也准备出来。”妇人应了一声下去了。

闲聊了一阵,两人只觉得这余大伯有些精神恍惚,不禁有些奇怪,但又不便深问。

晚饭端上来了,四人默默不语的吃饭,正吃著,不晓得余氏夫人想到了什麽,眼泪“唰”就下来了,嘴里喃喃道:“这祖宅,不晓得还能住几日……”

余大伯放下碗筷,说:“老婆子,你……唉,别在客人面前……”余夫人回过神来,擦擦眼泪,说了声“失礼”去了内宅,留下余大伯长吁短叹。

阿善问:“大伯,恕我冒昧,请问你们家发生了什麽事?”

余大伯叹了口气,说:“让你们看笑话了,我们家的铺子赔了钱,已经关张好几天了,没了收入我们迟早要把这祖宅卖了,心里……有些舍不得。”

阿善说:“怎麽赔的?大伯能详细说一下麽?大伯大婶逢如此大事还愿意收留我们,是好人家,说不定我们能帮上忙。”

余大伯看了看两人,一个是锦衣公子,一个是憨厚仆人,不像是坏人。特别是那位公子,一脸的关切不似作伪,不由自主就打开了心防,诉说道:

“我家在翠花街开了家布店,店面不大但生意还好,半年前,有人在街对面开了一家三间门面的绸缎庄──锦阳布庄,我这小店的生意立刻就变冷清了……但我毕竟经营了几十年,有一些老主顾给我捧场,所以生意还能维持下去。这本来也没什麽,我们夫妻不贪求大富大贵,有吃有住也就满足了。哪知……後来我家遇上了骗子,血本无归!”

听到“骗子”两字,樊二虎本能地看向阿善,阿善则毫不在乎地继续问:“大伯,您是怎麽被骗的?”

余大伯顿了一下,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闪动,道:“一个月前,先是有两个布贩子上门销布,要我进他们的布试著卖卖,我嫌他们的布花样不好看价钱又贵,就没答应。奈何他们天天来,甚至愿意赊销两匹,我觉得反正也不吃亏,就留了两匹,居然陆续卖出去了几丈。後来,有人自称是邻县富户的管家上门来了,他说这种花样的布在京城正流行,他家小姐很喜欢,老家老爷正派他给小姐置办嫁妆,就一口气要了十匹,还给了我五两银子的定钱。我没有那麽多布,就找来那两个布贩子,进了十来匹,花了二百多两银子。结果……那个办嫁妆的管家就消失无踪了,那些布也再也卖不掉了!我的店铺本小利薄,那二百两银子是我多年来的全部积蓄,这下血本无归,生意撑不下去只得关张了。我们夫妻又没有其他的收入,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只能卖了这块祖宅啊……”

阿善说:“大伯,布贩子和置办嫁妆的管家都是同一夥的,这个骗局并不高明,您太粗心了。”

余大伯含泪点了点头,道:“对!後来我才知道,那些布全是锦阳布庄的积压品,还听说他们想要成为街上的独一份,非逼得我关门才肯作罢。只怪我一时贪心……我们这里民风淳朴,我又是本份的生意人,才会上了当啊!”

樊二虎说:“大伯,您没去告官麽?”

余大伯说:“去了,没用!县太爷说凡事都要有凭有据才能办案,我根本拿不出证据!”

樊二虎见这好心的大伯如此难过,心里也不好受,想到阿善头脑灵光,不由得求助似的看著他。

只见阿善诡异的一笑,低喃道:“我得想个法子,让他们把骗得银子吐出来……”

第二天,阿善和樊二虎来到锦阳布庄。夥计一看是个穿著华丽的美公子,还跟著随从,不敢怠慢,笑脸相迎道:“这位爷,想要什麽料子?”

阿善不理他,神情倨傲地逛了一圈,最後在一匹锦缎前站定,摸了摸宝蓝色的布料。夥计忙说:“这位爷真有眼光,这是杭纺的,您穿上身一定更气派。”阿善哼了一声,道:“给我裁一丈。”夥计麻利的裁好了布。

二人出了锦阳布庄回到了余宅,阿善拿出剪刀裁掉了一尺,说:“二虎,咱们去换。”樊二虎疑惑地问:“这是干吗?”阿善一笑:“只管去,他们不换咱们就闹。”

果然,那夥计不认,梗著脖子吵:“布是我裁的!我清清楚楚,给的绝对够数!”

阿善冷哼一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是来讹你的?我这种身份的人用得著贪你这块破布?小爷我是咽不下这口气!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金富贵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敢给我吃这个亏?”

夥计看他这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不敢再强硬,把掌柜请了过来,掌柜见其他客人都在窃窃私语,怕他们再闹下去坏了名声,咬牙吃了暗亏,只得换了一丈布给他。

两人又回到余宅,吃罢中午饭,阿善把布展开,拿起剪刀在一端戳了几个窟窿,然後在樊二虎耳边如此这般了一番,打发他再去锦阳布庄。

第一次演戏,而且没有阿善跟著,樊二虎紧张无比,但想到可怜的余大伯又不得不鼓起勇气,一进店门就把布狠狠地扔在地上,大吼一声:“你这黑店!换给我的是块破布!”

掌柜捡起一看,立时就恼了:“你是找碴的吧?原本没有这些窟窿!”

樊二虎见上钩了,更加卖力吼著事先准备好的台词:“我家少爷只想买块布做新衣服,怎麽会故意把布弄破?分明是你这黑店做买卖不规矩,欺负我们外乡人!我看你这店应该叫黑心布店!”

掌柜的忍无可忍,招呼一声:“夥计们,给我打!”

十几个夥计一拥而上,把樊二虎围住拳打脚踢。樊二虎按照阿善的吩咐,护住要害蹲下身子任他们打,他皮糙肉厚,这些夥计都是没有武功的普通人,打上去顶多疼一疼倒没什麽大碍。但他还是很配合的喊:“打死人啦,哎哟!你们十几个打一个,打死人啦!”

他越喊那些人越起劲,待他们发泄完毕,樊二虎装作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还咬破舌尖让鲜血顺著嘴角留下:“你们……仗势欺人,等著瞧……”说罢,踉跄的走了。

掌柜越想越觉得这一天过得实在晦气,那仆人看起来人高马大的竟是个脓包,看来那主子也没什麽了不起的。

掌灯时分,布店打烊了,掌柜一边算帐一边吩咐夥计们上门板。正当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停到了门口,一人急冲冲的进来,吼道:“你们这黑店!打死了我的仆人,我要告官去!”掌柜抬头一看,正是那个美公子。

阿善绕过柜台,不由分说拎著掌柜的领子把他拽到了门外,那里停著一辆马车。阿善挑开帘子往里一指,道:“阿忠跟了我十几年,居然被你们打死了!走,跟我去见县太爷!”

掌柜的本来还叫著“你想干什麽?放开我!”之类的话,往马车里一看,立时说不出话来了。只见那高大的仆人躺在车中,面如金纸,嘴角鼻孔有干涸的血迹,敞开的胸前青一块紫一块,尽是挨打的痕迹。

掌柜颤抖著手摸了摸,这人竟然身体冰凉,呼吸心跳全无。

“啊?这……这是怎麽回事?”掌柜面如土色。

阿善咬牙切齿道:“我还要问你是怎麽回事!我让夥计来换布,他却被打得摇摇晃晃地回去,才一炷香的时间就开始七窍流血,我叫了大夫来看,说是被打伤了肺腑,无力回天了……眨眼间的功夫,好好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去了!”

掌柜的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这个大个子怎麽这麽不禁打?不过当时的确是十几个人打一个,保不齐谁下手没轻重,这可怎麽办?人命关天啊!要是传出锦阳布庄打死了人,多晦气的事,谁还敢上门?更严重的是,若闹到了公堂上……自己和夥计们全都跑不了。若是抵死不认帐呢?不行,他们来闹过两次,看热闹的人不在少数,再加上这个大个子是真的死这儿了,简直就是证据确凿,想抵赖都不行!

掌柜的脑子飞快地算计著,最後一咬牙,有钱能使鬼推磨,只有此一途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万界送外卖之洛星辰首下山

    神州大陆四足鼎立,东之幻月国,西之破风国,南之炎阳国,北之星海国。我们的故事就从幻月国开始。幻月国帝都灵京城外四十里有座通天巨峰名曰灵月仙山。相传五百年前有个法力无边的道士云游至此深感此峰灵气逼人,乃修仙练道的绝佳场所。于是就凭借高超的仙法登上峰顶开山立派成立灵月仙宗。自号灵月居士广纳门徒宣扬道法。

  • 拾花缘落花情第七章

    chapter007洛基在简亦倒数的最后一刻,已经按照原定的计划扣动扳机,分别朝着左右两侧的冰霜巨人守卫射击。在一连击倒了三个守卫之后,他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手里拿着两把枪,那简亦呢?洛基开始控制不住地将自己的目光朝着简亦的方向望去。只见简亦手中只是拿了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匕首,与劳菲近距离的搏斗。阿斯

  • 万界之最强连锁商业帝国在线阅读第一节

    “你最近又胖了,哦,3KG,我的天啊,麦考夫,你那聪明的大脑就不能用来控制你的嘴巴吗?”不止是吃方面,夏洛克的话显然还在暗示麦考夫经常讽刺他这件事。在麦考夫眼里,他大概是一只比较不一样的金鱼?果然麦考夫撇了自己的弟弟一眼,慢悠悠的说道:“夏洛克,别像那些蠢的和金鱼一样的人,我这样不算胖。”“需要我翻

  • 总裁陷阱:甜蜜俘获第三章

    来找方二的人,姓何,是个木匠,年纪三十来岁,隔壁何家村人。之所以来找方二,是因为他的儿子已经失踪三天了,想让方二帮忙去观里问问,看能不能找到他儿子的下落。“怎么会突然失踪,别不是被拍花子给拐走了吧?”有不知情的人问道。说到这个问题,何英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我家大郎是因为与我吵架,离家出走的。他年纪也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痴心第2章在线阅读

    青春的味道(二)看着凉生快速的往回走,妈妈摇摇头,顺便在菜地里拔几根大蒜,紧走着几步跟在凉生后面。一边剥去蒜头外的枯叶,一边细心的说着凉生:“你现在还小,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过几天你爸说去找找唐校长,看看他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母亲的话让凉生燃起来一些希望。“对,我怎么就想不到呢,他是校长,说不定可以

  • 北道天狼之第一章

    “啪——”灯光像流泻的水一般缓缓淌过,暖黄色的光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客厅。屋子里没有人。一个高瘦型的男人在原地里站了一会,才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解锁之后摁下快捷键1。“陆临夏,你还没有回来?”那边听上去很吵,他听见男的女的声音。“我这边还在拍戏,估计要熬夜了。”陆临夏在那边说,也许是感应到他的不开心

  • 漂移世界[综]在线阅读副本进行时

    花酸菜从屋子里出来,在院子里找到了正在腌酸菜的阿菜:“阿菜.....啊呸,阿月呀。”已经改名为邀月的阿菜抬起头,看见花酸菜,连忙放下了手上的酸菜,小跑过来:“姐姐!”花酸菜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头,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蹭亮的大钢刀,递给邀月。“来,现在没什么好装备,你拿着这刀凑合下。”邀月迟疑的接过刀,看

  • 从导演到娱乐帝国回家

    第002章回家等他们离开,苏青忽然想起来——她没有拿通行证。她有些恍然,捏着拎袋在门口好是站了会儿。不远处有几棵沧桑的古松,映和着夜色下飞檐斗拱的办公楼,和她一样沉默。后来,岗哨的过来问她来干什么的,苏青精神恍惚,没有开口。岗哨的卫兵皱了皱眉,但还是耐着性子跟她讲道理,问她找谁,可以先去岗哨登记。可

  • lovelive脱线木偶商沫乐的光环

    “唔…”商沫乐(从现在开始商沫就叫商沫乐)睁开眼睛,第一感觉是…疼!全身都疼!“故事现在进展到女配第一次给女主下毒失败后,你现在疼是因为刚刚被打了一顿,至于怎么打的,书中没有详细提到”商沫乐本想刚才的可能是一场梦,现在浑身疼只是车祸之后的事,还没想完系统的声音就在脑海中响起。商沫听后一脸生无可恋,怎

  • 最嚣张狂少第九章

    单翊刚到家就给沈恬恬发信息,见对方没回又发了一条,聊天页面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却迟迟没有收到信息。她猜沈恬恬应该在组织语言,又或者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单翊有些无奈,她们的距离感好像并没有因为那个吻而拉近。——下次一起吃饭吧?她又发了一条信息,对方依然正在输入中。两分钟后,她终于收到了回复。沈恬恬:好。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