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羽殇凌天之怀疑(9)

2021/4/8 11:53:57 作者:聆羽 来源:纵横中文网
羽殇凌天
羽殇凌天
作者:聆羽来源:纵横中文网
三天界,我不想称霸,但我也不愿任人宰割!我管你是万叶清也好,叶玖诗也罢!这三天界内,谁敢动你一根汗毛,我便将他全身毛都扒光!

幽深的夜幕,一道流星倏忽划过,留下长长的尾迹。

一路化光,甩脱追兵,眼看正气山庄近在眼前,风无常松了一口气,顿时觉得当真是气空力尽,无以为继。

计算得刚刚好。

只不过,这么慢的恢复速度,恐怕三天内他的功力都无法回到全盛时期。

这个时候就分外怀念魔剑杀生,剑之魔能无穷无尽,若魔剑还在,也不至于仅仅几招就力不从心。

魔剑失落何处仍旧全无头绪,等西剑流之事完结,他就该去寻剑,还要设法回转苦境。

“是风无常,嗯,怎会如此?”

一进正气山庄,史艳文察觉风无常脚步呼吸有异,嘴角还残留血渍,连忙上前。

伸手一探,对方体内空虚,显然内元消耗过渡,还有不轻内伤。

史艳文眉头微微一皱。

“这魔气…是炎魔幻十郎。让我助你。”

“那就麻烦了。”

风无常神态轻松,并不在意自身伤势。他此刻内元不足,无法自行疗伤,有他人相助,可以省下不少力气。

纯阳的内力带着暖融融的热量,所过之处,抚平细微不可见的创伤。

感觉到内伤大致平复,史艳文还要继续输功,风无常摇头拒绝。

“明日是天下风云碑开碑之日,你不宜过多消耗,接下来我自己便可。”

风无常站起来,随手拍拍灰,一抬眼却对上了俏如来愧疚的眼神。

俏如来沉重道:“是吾之过,如果不是因为我太大意,离开了忆姑娘身边,也不会……”

“事发突然,你总不能不顾燕驼龙安危,说到底,是我太过轻敌……”

风无常叹了口气,动作夸张的以袖掩面,道:“再这么互相自责下去,我这个正气山庄的新任护卫,就无颜再待下去了。”

“来来来,别自责,笑一笑,眉头不要皱的那么紧嘛。”

俏如来勉强一笑,风无常内心一叹,这孩子……心里苦啊。

从种种迹象,史艳文大概猜出风无常所做之事。

他温言问道:“先生去了西剑流?”

“打了一架,魔之甲果然麻烦。”

风无常瞅了瞅俏如来,白发的少年闻言神色一黯。

“喂喂,这边没缺角哦,不用担心。走跳江湖这么年,要是这等程度都闯不过,那才是真正漏气……这一次收获不少,只是没能带回忆无心。”

“忆姑娘之事,艳文会全力营救。但先生实不该独自面对西剑流,此番全身而退,已是万幸。”

淡淡责怪之意,却不显突兀,只让人感受到全然的关心与亲近。

帮风无常疗伤,史艳文才是最了解情况之人,功力透支到这种地步,要是再晚一点回到正气山庄,就是十分的危险。

当事人反倒感受不深。

在苦境,风无常已经习惯挑战一个又一个强大到令人绝望的对手,习惯了一次次超越自己的极限,此时面临的境况让他有一种司空见惯的感觉。

风无常就是这样一个人,任何时候都不悲观,永远相信自己手中之剑。

但史艳文的关切让他十分受用,那种发自内心真诚就像是温暖动人的春风,轻轻拂过人心。

尽管他们认识不久,风无常某种程度上身份神秘,可史艳文待他的态度,却是始终如一的真挚。

这样的史艳文,总是令风无常联想到素还真。素还真有一种奇异的人格魅力,可以轻易化解一个人的防备,就连曾经不死不休的敌人,也可化敌为友,倾心相交。

因为只要走近他,与他相处,就能领会到那份纯粹的心意。

和这样的人做朋友,永远不需要怀疑他的真心。

所以就算是他那小气任性,个性极端的半身——拒绝所有人的接近,看待万事万物冷酷漠然。面对素还真也会一退再退,对于他的请托从不拒绝。

二者这种以心交心,以真待人的风格简直一模一样。

“我是胸有成竹才行此险招,咳咳…你们就不想知道我有什么收获吗?”

对抗西剑流,是当前最重要之事,史艳文和俏如来的表情都严肃起来。

风无常回忆之前交手的细节,正要开口说话,却突然顿住。

小空之事,尚无完全把握,此时告知史艳文,只会给他多添负担。明日天下风云碑开碑,西剑流必有算计,他须专心应对,还是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再说。

只要炎魔不死,一切都还有机会。

他若无其事的换了个话题,先简单交代了一遍经过,然后道:

“我与炎魔对战过程中,发现魔之甲似乎存在隐藏破绽,虽不是完全确定,但也有七成把握。如果有人能够从旁牵制,助我一臂之力,或有可能突破魔之甲。”

“之前你们曾提起黑白郎君可破魔之甲,若白狼黑龙合一之事一直无进展的话,不妨由我一试。”

史艳文眼中满是动容,正是因为在炎魔复生之际与他交过手,他深深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

江湖中有多少人会主动承担起如此危险的任务?

他不了解风无常此前的经历,但这几日相处,从风无常的一言一行可以看出,剑客与西剑流之间,并不存在不可解的仇恨。对于中原局势,也并没有忧愤之心。

既不是血海深仇,也不是心怀天下,而以剑者非凡的修为,是否由西剑流主宰中原对他根本毫无影响。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选择对上西剑流?

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他看着风无常的眼睛,那种温暖而充满情感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多年的朋友。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会由然生出一种力量,那就是友情的力量。

世上没有什么比友谊更加珍贵,更加不可思议的东西了。

只要有朋友在,你就永远不用担心自己的后背,永远不会孤立无援,永远不会寂寞凄清。

这样的感受史艳文并不陌生,一路历经江湖风波,他有很多可以交托生死的挚交与战友。

但风无常不一样。

这名剑客的身上带着深深的神秘,就如同对自己莫名的善意。

风无常用手指挠挠脸,道:“那个,布局什么的不是我长项,只要你觉得时机合适,需要我出手,直接告诉我就行…这边砍人是专门的!”

史艳文深深看了他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好。”

他已经明白了,风无常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挑上西剑流,不仅仅是为了忆无心,也是为了炎魔幻十郎。

不需要任何客气与感谢的言辞。因为说什么已是多余。

风无常一怔,突然觉得这个场面似曾相识,非常熟悉。他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哦,对了。”他想起今日西剑流的见闻,补了一句:“我还在西剑流看到了神蛊温皇,不过奇怪的是,尽管面目一致,但我能确定这个并非我在正气山庄所见的温皇。这其中内幕,我不清楚,只是我认为你有必要知道。”

一言出,听的两人都是惊疑万分。

俏如来惊道:“怎会?!难道西剑流又有阴谋。”

风无常:“这还不清楚,我也只能确定两个温皇不是同一个人。”

史艳文面色凝重,缓缓道:“我明白了……神蛊温皇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很多人。同样,一个人可以是神蛊温皇,也可以有其他身份。”

风无常眨眨眼,奇怪,怎么感觉话里有话。

俏如来有些难以接受:“温皇前辈屡次相助我们,难道是另有目的吗?”

“未必然,厘清真相,并不等同伤害温皇。”史艳文温言安慰,然后看向风无常:

“可以告诉我,你是如何发现的吗?”

风无常微微一笑:“如果我说是感觉,你会相信吗?”

史艳文毫不犹豫答道:“我信。”

风无常道:“具体原理不清楚,就当是我的一种特殊能力好了——凡是我见过的人,就绝不会再错认。”

史艳文略一思索,道:“我希望你明日能帮我注意一人。”

“谁?”

“风云碑开碑至少需要四名位列名人贴之人,其中三人已定,分别是我、藏镜人以及荒野金刀独眼龙,你需要注意的便是出现的另外一人。”

独眼龙……风无常听到这话的第一个反应,这货不是素还真的外甥么?

哦,对了。

这里是隔壁棚,这个不算。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话题一下子从神蛊温皇转移到了另一人,不过早就习惯了这些人说一就联想到七□□十的风格,风无常没有多问,直接答应了下来。

同一时间,西剑流。

身为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抓紧时间引导整顿秩序,在短暂的混乱过后,一切又很快的井井有条起来。

休整建筑,医治伤员…这说不上西剑流入中原以来所遭受的最严重的损失,然而给西剑流总部带来的混乱却是前所未有。

这一场袭击,真正的伤亡也只有一些普通的忍者,然而赤羽信之介却看到了真正的威胁。

正面可单独对抗流主,大范围攻击的剑技不惧战阵威胁,而极致的速度使得以多胜少的方式难起作用。

只要想想就知道,一个光明正大表现出敌意的高手 ,如果他直接瞄准西剑流的高层进行暗杀,恐怕很多战略,他们都将备受制肘。

而这样一个实力非凡的人,却像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般,无人知道他的过去。

为了入侵中原,西剑流同样在情报上花了巨大的功夫,但无论赤羽信之介如何回忆,都无法想起中原武林曾出过这样的人物。

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意味着全然的陌生。

这个人有过怎样的战绩?他有没有亲人朋友?他的弱点又是什么?可否策反?可否利用?想杀死他又必须付出怎样的代价?

未知,总是令人不安。

西剑流是外来者,但作为本地人的神蛊温皇同样也给出了相似的回答。

温皇深浅难测,即便几经试探,赤羽信之介仍感觉这人身上有着一层厚厚的迷雾。

他的话对于赤羽来说并不值得相信,但在此事上的态度、表现,真实的难以让人怀疑。

“在出现在正气山庄之前,江湖之中确实无此人记载,只是自古以来,就有九界的说法,或许他就是出自其他境界,所以在中原武林身名不显……。”

口胡了有等于没有的分析,神蛊温皇察觉炎魔幻十郎的深深不耐,话风一转,道:

“吾既然投靠西剑流,自当要为西剑流做出贡献。史艳文对吾有一定信任。温皇愿前往正气山庄探查此情报。”

深知没有厘清自己与任飘渺关系,至少在明天开碑之前,西剑流不会动到自己。

摇摇扇子……炎魔性情暴戾,枭雄之辈,残忍暴虐,说不定真会动手,还是需要给他一个理由。

神蛊温皇这个身份,他还不打算仅仅用到今夜为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我有超能力之恶灵

    药王庄距赤武部不算近,药肆一直在想为什么父亲会命老朱舍近求远的从赤武部接引灵士。要想弄清楚这事,赤武部这一趟是非去不可了,他给阿琼留给暗号,如果阿琼完成了父亲的任务就会第一时间来找他。赤武部崇尚武力,相传赤武部门主赤雪涛手上有一支赤武死士,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神鬼相遇,相杀不误。从进入赤武部地界起,无

  • 俏女赖上野性男第四章

    柏坚说到这里,脸上仍带着美好的憧憬。当年他虽对李香紫暗怀情愫,但确未有过非份之想。他继道:过了几天,忽然有人来敲门,声音轻短,颇为礼貌。我满怀以为是李香紫姑娘闻听了墙风,特来品尝我的茶。我顿时大喜过望,竟然蹦了一蹦,去开了门。可是门外的人不是李姑娘,是一个大汉和一位妇人,二人身边放着雨伞,包裹等物,

  • 一觉醒来我的姐姐重生了之料理实习〈1〉

    今天有料理实习课,乃菜从一大早就开始期待,心情十分愉悦,可是坐在她前后左右的同学们可就开心不起来…上课时间偶尔传来奇怪的哼歌声,或是冷不防地一阵阴笑,又或者是咒语般的碎碎念,再加上以上所有动作都是在面无表情下所做,让乃菜的邻居们一个个感到汗毛直竖,却也没人敢出声阻止。“喂,你知道你今天的表情很可怕吗

  • 夏雨森森在线阅读第7章

    脑海里面信息越来越汇集,夜白的眉头也越皱越深。李艳丽,三十八岁,从事教师职业十六年,可以说是资深语文老师。获奖颇多,受到学校领导器重。家里有一个女儿在读初中,丈夫也是教师。不过夫妻分居,长时间不在一起。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很多信息是负面的,收受红包,排挤学生,言语侮辱…从五年前开始这样的信息越来越多。

  • 娱乐之我真是星二代第五章

    吃完早饭,鹿爷爷,鹿爸爸鹿妈妈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对楚悠的手艺他们是放心了。其实张芊芊就是用灵泉水煮的粥,反正这水能让味道更好,少量用这水也不过是让大家在这一天能够精神焕发而已。“小楚,”老高在家长走了之后就没了正行,撑的摊在沙发上。“之前我们只是大致谈了一下,今天你正式入职,我们谈谈你的工作范畴、

  • 霸凌天下在线阅读第八节

    “曼妮,把之前沃克修的那座加农炮位置挪一下,对,就是那座,离得太远了,把它摆在箭塔的攻击范围内,然后”“臭小子别发呆了。”麦尼的声音将林钲拉了回来,“我待会要去给他们授课了,你乖乖在这里呆着,听话,晚上带你出去逛逛这座繁华的城市,让你见识见识人类的世界!”“石头。”林钲偏了偏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 崩坏NPC被我撩了[无限流]在线阅读第3章

    许涧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准确地说,现在只要会上网会看电视的人,都认识秦沉,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对他那一张脸印象深刻。秦沉虽然只比许涧大两岁,在娱乐圈的人气和地位却和许涧是两个极端:秦沉年少成名,离三金影帝就差一座奖杯。许涧是默默无闻的炮灰群演,他是炙手可热的双金影帝,许涧出车祸都在观众心里掀不起一点

  • 绝世七小姐在线阅读第5章

    曲晨回到家后,第一时间翻找出那个替身小泥人,刚来燕京时一通的忙活,他竟然怱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刚刚在古玩店听白老爷子提起命格之事,他险些将爷爷花费心神为自己保下的半条命丢了。如是这样,他还不得悔恨死了。算算时间,将替身泥人从青岛别墅取出到今天,七七四十九日的时限还未到,也松了一口长气。仅接着

  • 花影压重门在线阅读第3节

    周启铭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年背着个包站在他身后正盯着他手上的牌子看。来人皮相很嫩,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还没成年,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看着像个乖孩子,但一想他刚刚说话的语气,似乎又没看上去的那么乖巧。“你是……季节轮回?”周启铭一点都不觉得在公共场合说出了他的游戏id有什么不好意思。少年嘴角略微抽了抽,

  • 三生无怨第四章在线阅读

    秋彦在那儿自己生了半天气,等着一想到做饭,就又高兴起来了。他向来发愁的事儿少,用妹妹秋红的话说,就算是愁得睡不着的事儿,等着一觉起来,他就又高兴了。这会子,秋彦的注意力就全在今天的晚餐上了——全是肉。姨婆之前交代过,许之航这个人,在外面看其实是挺人模狗样的,但实际上,喜欢的东西都接地气的不得了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