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她是恶毒正妻(重生)之这小子有点妖啊!【求收藏、求评价】

2021/4/8 21:07:45 作者:予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是恶毒正妻(重生)
她是恶毒正妻(重生)
作者:予乔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这个原配可不是好惹的》已开文。卫莺上辈子丈夫不喜,公婆不理,兢兢业业打理中馈,却被平妻和小妾联手陷害横死在小庄子上。她的儿子被彻底养废,最后被人打破了脑袋,母子两个的痕迹被抹平,反被说成是恶毒狠辣的下堂妇,而她丈夫却妻妾和鸣,左拥右抱,一家人共享天伦。贵妾是被抱错的庶妹,平妻是知道未来走向的先知。好在,她回来了。*这其实就是重生回来的嫡妻把宣平伯拉下马,把儿子推上位的故事。但卫莺后来才发现,一切都变了个样。卫母:身为女子应当贞静贤淑,笑不露齿,移步轻缓,轻言细语...卫莺:不会骂人的女子算不

心头压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但在有能力履行这份责任前,也只能将它压在心里。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韩松先是用家里的哑铃简单的练了一下器械,然后又顺着小区来了一段五公里慢跑,休息了一会,等到天大亮了,这才买了一份早点,准备吃饭去剧组报道。

器械锻炼与晨跑,是韩松每天都会坚持的事情。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尤其是演员这种对身体损害相当大的职业,有时候为了拍一张戏,彻夜不眠几乎是常有的事情,连轴转好多天也是司空见惯。

而这时候,一个健康的身体就显得相当重要了。

而且,保持一副好的身材,也更容易获得粉丝的青睐。

毕竟,良好的身材,总比大腹便便更容易让人接受与青睐。

吃过早饭,韩松便溜达着朝影视基地走去,等到赶到剧组,时间差不多快到八点了。

薛道平虽然还没来,但一些来得早的道具、场务都已经开始忙碌,布置片场了。

韩松赶到之后,也没闲着,而是看哪的工作人员忙,就上去搭把手,顺便在剧组里混了个脸熟。

虽然跟组的工作中可能没有这些,但韩松也没有偷懒,或是假装清高孤傲什么的袖手站在一旁。

等你成了腕,这么做会被人说有个性。

但是当你什么都不是的时候,这么做只会被人说成SB。

十多年时间的拍戏生涯,不止锤炼了韩松的演技,更是教他学到了不少人情世故。

不刻意的去奉承讨好谁,但也不会看不起谁。

这便是韩松的处事原则。

帮着布置了一会,已经步入中年的薛道平,终于捧着个保温杯晃悠悠的来到了片场。

而韩松,也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他的工作,基本就是负责处理好剧组招来的群演做好‘背景’,就和昨天的工作一样,偶尔也会上场去扮群演。

毕竟,蚊子腿再少也是肉,之前对二战士兵的学习,已经将韩松的薪酬额度消耗了大半,急需补充。

忙忙碌碌,时间过得很快。

而没用几天,韩松每天跟组的酬劳也被定了下来,一天300,参加群演的戏份另算。

这工资,比许多剧组的正式工作人员都高了,但却没人提出异议。

因为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韩松的工作与成绩,是配得上这个价钱的。

往常许多因为群演出现各种失误,而导致重拍的戏份,自从韩松负责协调群演之后,就几乎再也没有发生过。

而且他对群演的协调调度做的都很好,机位摄像也舒服,薛道平看着也舒服。

很多原本可能会NG个两三次的戏份,有了韩松的协助,几乎次次都是一条过。

这为剧组所节约的时间与道具成本,给韩松一天300的薪酬一点都不算多,说起来甚至还是剧组赚了。

因此,自然没有人对韩松拿这份高薪酬提出异议。

要真是有人敢提,别的不说,薛道平就会先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

十来天的跟组拍摄时间过去了,韩松基本和整个剧组上下也都混的熟悉了起来。

一天,在又协调着一组群演拍过一个片段之后,薛道平把韩松叫到了他面前。

“小韩啊,这些天你在剧组工作,做的不错,看你演群演的时候也都很到位。”

薛道平先是和颜悦色的夸赞了韩松一番,继而说道,

“我这里有个小角色,暂时还没找好合适的人来演,要不要来试试?”

“当然没问题啊薛导!”

韩松精神一震,跟组跟了十来天,终于来机会了。

龙套也是分级别的。

虽然在薛道平口中只是个小角色,但他知道,这所谓的小角色,肯定不是只在某个片段里露个面的路人甲路人乙能够比拟的。

最少,也得有几句台词!

如果能够饰演这样的一个角色,对韩松来说,已经算是个不小的进步了。

“恩,那行,我先考考你。”

韩松虽然满口答应,但薛道平并没有立刻敲定下来,他还要考校考校韩松。

要是韩松没能通过他的考验,这角色自然也就和他无缘了。

“这样吧,你先演一段哭戏试试。”

薛道平想了想,说出了对韩松的考校题目。

“哭戏?是哪种哭,喜极而泣?害怕?还是其它?”

韩松不假思索的问道。

哭戏也分很多种的,在不同的情境下,哭出来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呦呵,小韩的口气还不小。”

坐在薛道平不远处的副导演王志刚不禁说了一嘴。

哭戏,绝对是极为考验演员基本功的戏份。

毕竟,让人在瞬间转变情绪,哭出眼泪来,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哪怕是一些正规学院派毕业,受过专业培训的学生,也有大部分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至于带着不同的情绪哭泣,那难度更是又往上飙升了一个层次。

想哭出来就已经很难了,更何况还要带着不同的情绪呢?

不过既然韩松提出了问题,薛道平自然也不会不回答,他想了一下,随口说道:

“那就带着畏惧和害怕的情绪哭吧。”

虽然这么说,但在薛道平心里,就算韩松表达不出这畏惧和害怕的情绪,只要待会他真能哭出眼泪来,薛道平都会算他过关。

薛道平提出考题后,韩松先是略微低头思索了几秒,当他抬起头来之后,薛道平顿时愣住了。

因为他已经看到,就这几秒的时间,韩松看向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微微泛红,眼泪更是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呼,呼——’

韩松的眼睛圆睁,瞳孔微微收缩,嘴巴更是微张着,发出阵阵短促而压抑的呼吸声。

那感觉,就像是他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凶怪,生怕声音大了将对方惊动。

他的身体,更是在轻微的颤抖,微张的口中,上下牙关止不住的轻轻磕碰着,发出‘咯咯’的声音。

害怕和恐惧夹杂的目光,从韩松的眼睛中流露出来,再加上他惟妙惟肖的身体动作,看的薛道平和王志刚背脊都不禁有些发凉,

就好像他们身后真的有什么可怕的鬼怪一样。

“可以了!”

薛道平连忙开口说道。

“薛导,怎么样?这角色?”

韩松紧接着问道,在他脸上,那恐惧害怕的神情已经完全消失,转而取代的是一丝微笑。

“这角色是你的了。”

薛道平深深的看了韩松一眼,然后从一旁拿出几页剧本,交到了韩松手里,

“你要演的就是剧本里这个叫柱子的角色,回去看看剧本,明天就有你这场戏。”

“好嘞薛导,那我先走了。”

接过薛道平手中的剧本,韩松笑了笑,便准备回家好好研究一下剧本和自己的角色。

“老薛,这小子有点妖啊。”

看着韩松离开的背影,副导演王志刚忍不住对薛道平说道。

“没错,的确有点妖。”

薛道平点了点头。

只是短短的一个片段表演,甚至连他这个导演都给震住了,这份功力,不是那种沉浸演艺之道多年的老演员,根本表演不出来。

而现在,这种浸入骨髓般炉火纯青的演技,却在一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体现了出来。

这怎能不令人惊叹?

一时间,薛道平竟然对韩松明天的表演,变得有些期待了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怪都市:最强德鲁伊之夜帝是废物

    元武大陆修真界,夜氏家族会客厅。“夜家主,你看我跟你说的那事儿?”下首一个人看着主位的男子问到。男子听到这话微微失神,看了看那人又看了看那人身旁的女子,脸上写满了苦涩。那人见此又开口道“夜家主,如今这夜家的局势可不乐观啊,若夜家不与我唐家结盟,这夜家恐怕是撑不到月底啊,你难道以为你夜家还能出现一个紫

  • 我是鸠摩智第8章在线阅读

    荣耀的知识画庭记的很快,等Theking升到十级时,她终于如愿装备上了隐藏任务给的橙武。直播间的水友们看见她的武器,表现的都很惊讶。【我记得这个武器是新手村的一个隐藏任务给的吧?】【这么欧?!!】【遇到隐藏任务的概率大概是0.1%,天呐,大魔王真滴是欧皇吗??】【真实柠檬了:)】“哦....你们说这

  • [恶作剧同人]左手恋人之第五章

    “不用等了,这家伙不会回来的,这个家伙,果然很冷血”追命冷冷的道、无情抱着憨憨说着“他会回来的,就算不是为了我”冷血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冷大哥,你去哪儿了,我们都担心没有机会和你告别”冷血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只是神侯府现在已经被查封了。“回来就好”诸葛会心一笑,因为知道现在的冷血已经在六扇门和神侯府

  • 西游之儒道至圣第七章在线阅读

    飞飞连忙倒了一杯茶,递给王嫣,“你又怎么了?又听到奇怪的事情了?”王语嫣皱着眉头,很无奈的表情,白飞飞一头雾水,刚才的话语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吧?“飞飞,我听到了几个危险的人名,这可是要死人的节奏,”“说说,什么人这么危险,把你吓到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身上整了很多□□,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药剂,反正

  • 正阳家政,在线抓鬼第五章

    沉沉的夜幕之下,关念薇举着手机,尽力照清了前方不远处的人和没有脑袋的粉色玩偶兔子。东玉是怎么来的,又是什么时候来的,关念薇一概不知,她只想纠正东玉一件事:“东总,这世上不可能有鬼。”表情认真得仿佛在做学术报告。东玉沉默了一会,然后看向自己脚下这只嗷嗷叫着饶命,货真价实的鬼怪。东玉也纠正道:“关秘书,

  • 凌天邪尊第7章在线阅读

    “阿弥陀佛……”刚查看完属性,陡然一声佛号传来,韩骁心中一惊,循声看去。只见一名瘦骨嶙峋的白眉老僧此时正站在他的身边三尺远处,正目光灼灼地看着韩骁。韩骁强自镇定心神,面对着白眉老僧,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施主浑身气血精壮,正值壮年,易容成方丈模样,偷入我藏经阁,却又没有偷走任何一

  • 触及不到的阳光在线阅读第二章

    在经过数月漫长的努力后,我们小明同学的命运似乎有了一个转折点,他发现浸泡着自己的液体不断的减少了,而外面传来的声音是那么的急促,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将要发生点什么了。突然间胸前一凉,强烈的光线照亮了自己的世界,一直大手把自己从这层软绵绵的东西里面抓出来了。同时听到周围充满阵阵欢笑声。紧接着“啪”的一声,

  • 逐途星海之当飞车党遇上最强海贼(3)

    此时水中倒映出的,是自己无比熟悉的面孔。那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子,冷酷而成熟外表下,是一副精致且犀利的五官。与穿越到海贼世界的时候相比,年龄上似乎小了一些。现在的外表,是一个四十多岁但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大叔。“不肖子们,你们的老子回来了!”白霸起眼光一冷,随即仰天大笑。爽朗的笑声中,有冲天的豪气,

  • [综漫]这栋房子没有鬼之第1编 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_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

    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习近平这次全会部署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我们党在治国理政上的自我完善、自我提高,不是在别人压力下做的。在坚持和拓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个根本问题上,我们要树立自信、保持定力。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是一个重大课题,有许多东西需要深入探索,但基本的东西必须长期

  • 那年夏天,栀子花开第十章

    Part.10君怜回家后,姑姑们把陈年往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好让君怜有一个基本的概念。君怜心不在焉的听完了全程,对姑姑的同人初期活动有了大致的了解。当然,也加深了对姑姑的“崇拜”。晚上,君怜给攸苒打电话,讲到一半,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呼噜声,无奈,挂掉了电话。果然,小孩是靠不住的。为了应付姑姑的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