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大唐:我爹是李元霸之第三章

2021/4/8 20:11:30 作者:嗷呜牙呀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我爹是李元霸
大唐:我爹是李元霸
作者:嗷呜牙呀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乾穿越到了大唐年间,携带者一款神级融合系统。接受完系统传承,本欲过着闲云野鹤的隐世生活。不料恰逢乱世,大唐百姓被人鱼肉,当成牲畜宰杀。望着人间炼狱般的大地,李乾发誓要将突厥——亡族灭种!统统杀个片甲不留,猛将入世,鬼神避退。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其余蛮夷之国联合对抗大唐,那就以杀治杀,一并屠了!朝中腐儒要求停止杀戮?以仁义教化?一起杀了!后来…他发现,自己穿越的身份好像不一般。……..(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哥哥,景奚哥哥……”凌希听见摔门声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苏景奚蹲在茶几前维持着收拾文件的动作,看那表情明显是走神了。

凌希走上前,轻轻扯住苏景奚的袖子摇了摇,“景奚哥哥难过了?”

苏景奚回过头给了凌希一个安抚的笑容:“没事的,他那个人……”那个人其实没什么脾气,因为有脾气总是当场就发了。

“那个人是哥哥很重要的朋友么?”凌希想到自己住到这里的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这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来找苏景奚的,平日里也没听苏景奚提起过什么朋友。她还因此担心她的景奚哥哥是不是有孤僻症呢。

“他么?”苏景奚像是陷入了回忆里,好一会儿才笑着说:“嗯,是挺重要的。”然后起了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

“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的,小希要先做完作业才可以玩游戏,不然以后不准你玩了。”

“景奚哥哥是去找刚刚那位大叔?”凌希揪住苏景奚的袖子,仰起小脸担心地问。

苏景奚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在凌希面前蹲下来:“你啊……我既然让你跟着我,我就不会抛弃你,所以不要多想。还有,以后见着刚刚那个人,要叫哥哥,不要叫大叔,他可是很在意的呢。”

他居然看出来我的害怕了么?凌希心里对苏景奚的安抚感动,松开了袖口背着手乖巧地说:“景奚哥哥去找他吧,要快点回来哦,你可是答应我,今晚要跟小媚师姐切磋的,小媚师姐可是早早等着了。”

“好,我很快就会回来。”苏景奚起身便出了门。

苏景奚下了楼就看见楼下停着的银灰色的小车。当初路洛一定要红色的,说是很拉风,很招美女的目光,又很符合他阳光开朗的性格。

可他在买车之前问了苏景奚,于是便买了银灰色的,只因为苏景奚不喜欢太热烈太耀眼的颜色,就像他这个人的性格一样,不冷淡,但也不热烈,如同一杯温水,是刚刚好的温度。

路洛果然在车子里。这个人明明比他大,可在他面前做出来的那些事却没几件不像个孩子的。

或许是如此,所以每次下定了决心说要离开他,却又还是会因为担心他照顾不好自己而放不下心吧。

说起来,这次隔了两个多月没去见找他,连电话也没打一个,真的是他们认识以来分开得最久的一次。

不过,也是因为有了这一次过长的不见才知道,原来路洛没有自己的照顾,也是可以活下去的。你看,他现在不挺好的么?

苏景奚苦笑,然后摇了摇头,把脑子里这些不正常的情绪全都赶跑。

拉开车门钻进车内,拿过路洛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的烟,掐灭:“你不是说戒烟了?”

“你谁啊?我戒不戒烟你管得着么?”路洛头都没抬,语气也是很冷漠的。

苏景奚极力忍住想笑的冲动,但肩膀还是一抖一抖的。

“卧槽!!”路洛忽然转过身来,逼近苏景奚,抓着他的衣领怒声问:“我哪里想多了,你说!我哪里有想多!两个多月了,你不去找我不说连个电话问候也没有!说好了要一起玩,我不A你就绝对不A的游戏,可是你一声不吭地就卖号了!而且你卖号了我还是从别人哪里知道的!我冒着有可能出车祸的危险开车来找你,可是你却为了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屁孩跟我发脾气!你说我有没有想多?”

明明对方在怒气冲冲地说着自己的不满,表情也是一副跟苏景奚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样子,可被他抓着,近距离看着他发怒的样子,苏景奚却愈发地觉得好笑,起初他还能忍住,可最后终于忍不住,轻轻地笑出了声。

路洛正发着脾气呢,忽然就听见低沉清越的笑声,低头一看,发笑的人不正是自己手里抓着的那位么。于是他满腔怒气顿时被狐疑给取代,没好气地问:“笑毛啊?”

苏景奚还是笑,笑得路洛快要没耐心了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你这么大个人跟个孩子计较干嘛?不就是叫你一声大叔么?”

“可是被叫大叔我就是不爽,我明明只比你大一个月,为什么我就成大叔了?我靠,我看起来像个大叔吗?”苏景奚轻巧地把话题引到不重要的部分,路洛居然也就忘记了自己来找苏景奚的目的是什么。

苏景奚细细打量路洛,这人生了一双剑眉,这种眉的人该是刚强果断,不苟言笑的,可他却偏生了一张圆脸,柔化了刚强严肃,平添了几分可爱,倒很是讨喜了。

“我两个月没去你那,你就在垃圾里睡了两个月吧?”苏景奚一副嫌恶的样子与路洛隔开了些许距离。

“怎么可能!老子有手有脚的不会自己收拾啊!!”说话的语气却不是很理直气壮。

刚刚是谁说要他去帮忙打扫屋子来着的?苏景奚懒得戳破他的谎言:“开了多久的车?”

路洛抓抓头发,看看车窗外,又看看自己衣服上的图案,最后还是老实地答:“一个半小时还多一点,就一点点。”

“那就是说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点的时间你是在迷路中。”

“额……”知道就行了嘛,有必要说出来么?我不要面子的啊。

“晚饭还没吃?”

不提还好,这一提路洛的肚子就叫起来了。他立即装委屈装可怜地看着苏景奚,还扯住了他的衣角:“景奚哥哥,我饿!”

擦,这人是有神经病吧?前一刻还能折能腾,下一刻就可怜兮兮得像是被父母抛弃了的小孩!还卖起萌来了。

苏景奚看着眼前的人,抚额轻叹:果然是一入剑三深似海,卖萌卖腐都不用请老师教的啊,直接就会了啊!!看来他在没被荼毒之前就A掉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下了车,苏景奚背对着里面的人说:“想吃什么?”

路洛搓着手开始点菜了:“嗯,水煮鱼,糖醋排骨,葱油鸡蛋,麻婆豆腐……”

苏景奚淡淡地回头看他一眼:“不想吃的话就继续。”

路洛立马老实了:“额,给我煮碗面就好。嗯,可不可以要求加个鸡蛋?”

他心里奇怪得很,明明苏景奚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哪怕真拿自己怎么样了,也不是打不过他,怎么被他这么淡淡一看,自己就怕了呢?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苏景奚:“……”

于是路洛又像只走丢了的小狗一样跟在苏景奚身后进了屋。

苏景奚径直去厨房给路洛煮面吃,路洛看一眼厨房,心情老好了,所以看到因为听到了动静出门来的凌希也不计较被叫“大叔”的事,还觉得这小萝莉眼睛大,脸圆圆,梳着两条长马尾的样子像个实体版的藏剑萝莉,可萌可萌了。

于是他朝凌希招招手:“过来,叔叔有话跟你说。”他此时觉得,大叔这个称呼很是可爱了。

凌希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觉得此人多半有病。不仅没过去,还往后退了一步,说:“你为什么不喜欢景奚哥哥?”

她刚刚上线的时候和小媚师姐说了家里发生的事,小媚师姐说这个高大的男孩应该就是他家景奚哥哥喜欢的那个贼秃了。

但这贼秃不喜欢他家景奚哥哥,因为贼秃他有情缘。不过后面这个是小媚师姐的猜测。凌希认可这个猜测并后悔地想:我应该多抢那个秀秀几件装备的。

路洛张口就说:“我喜欢啊,我可喜欢苏景奚了,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不是兄弟。”凌希说:“是爸爸妈妈之间的那种喜欢,要天天睡一起,然后会生小孩的那种。”

“额……”这个话题很危险,要是答得不好,苏景奚说不定又要躲他两个多月,那可就太难受了。

路洛看了厨房一眼,小跑几步到凌希面前,弯着腰哥俩儿好地搂住凌希的脖子小声问:“谁跟你说这种少儿不宜的话题的?你说出来,我替你景奚哥哥教训他。”

凌希是绝不可能出卖她的小媚师姐的,她握了握拳,挺直了背说:“我自己要问的。”

路洛又看了一眼厨房,这个角度能看到苏景奚站在流理台前,正微微弯着腰在洗一把翠绿的小葱。

他多看了一眼苏景奚那细瘦的腰,心想果然是大蠢羊宫的咩,这腰过于好看了。然后又联想到南皇道长那备受玩家们青睐的翘臀,目光不由自主地就从腰上往下移,心里感叹:果然又翘又挺还圆润。

等等,我在想什么?!路洛表情凝固了一瞬间,然后拍拍胸口,跟自己说:“我可是直男!”再笑嘻嘻抬头看凌希,正要说话时,发现这萝莉双手捧心,双眼贼亮地看着自己。

萝莉还说:“你刚刚是不是被景奚哥哥迷住,想做他的攻?”

“不,不是,我没有。”路洛赶紧拒绝:“我有老婆的,我跟阿景是铁哥们儿,我怎么可能会想摸他屁股,搂他腰,你别瞎说!”

苏景奚端着一大碗面出来,面无表情地说:“秃子,吃面了!小希,作业都做完了?”

一大一小两个像做了坏事被当场抓获,立马老老实实的了。一个乖巧地说“我早做完啦”,一个讨好地滚到苏景奚面前,接过他手里的碗说:“别烫着手,我来。”又闻了一下,赞美说,“真香,阿景你厨艺好得没话说!”

苏景奚看着他捧着面碗颠颠地往餐桌前一坐,拿了筷子就吃了一大口,然后烫的大叫却又不舍得吐出来,拿着手对着嘴使劲儿扇的样子,心里因为那句“我跟阿景可是铁哥们儿”的话对自己造成的巨大伤害一瞬间就没了,摇了摇头无奈地说:“个蠢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种的植物都成精啦!在线阅读第1节

    陈轻羽睁开眼睛时,眼前一片黑暗,脖子酸疼的厉害。她抬手准备揉一揉脖子,入手的却不是光滑的脖颈,而是搭在脖颈上类似丝绸的东西。她一把扯下脖子上的丝绸,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的同时,眼前也变得明亮起来,只不过陡然见光的眸子迅速眯起以适应屋内的光线。屋内的光线其实并不明亮,只有几支红烛摇曳着散发着柔和的光亮。陈

  • 都市之我有超能力之恶灵

    药王庄距赤武部不算近,药肆一直在想为什么父亲会命老朱舍近求远的从赤武部接引灵士。要想弄清楚这事,赤武部这一趟是非去不可了,他给阿琼留给暗号,如果阿琼完成了父亲的任务就会第一时间来找他。赤武部崇尚武力,相传赤武部门主赤雪涛手上有一支赤武死士,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神鬼相遇,相杀不误。从进入赤武部地界起,无

  • 俏女赖上野性男第四章

    柏坚说到这里,脸上仍带着美好的憧憬。当年他虽对李香紫暗怀情愫,但确未有过非份之想。他继道:过了几天,忽然有人来敲门,声音轻短,颇为礼貌。我满怀以为是李香紫姑娘闻听了墙风,特来品尝我的茶。我顿时大喜过望,竟然蹦了一蹦,去开了门。可是门外的人不是李姑娘,是一个大汉和一位妇人,二人身边放着雨伞,包裹等物,

  • 一觉醒来我的姐姐重生了之料理实习〈1〉

    今天有料理实习课,乃菜从一大早就开始期待,心情十分愉悦,可是坐在她前后左右的同学们可就开心不起来…上课时间偶尔传来奇怪的哼歌声,或是冷不防地一阵阴笑,又或者是咒语般的碎碎念,再加上以上所有动作都是在面无表情下所做,让乃菜的邻居们一个个感到汗毛直竖,却也没人敢出声阻止。“喂,你知道你今天的表情很可怕吗

  • 夏雨森森在线阅读第7章

    脑海里面信息越来越汇集,夜白的眉头也越皱越深。李艳丽,三十八岁,从事教师职业十六年,可以说是资深语文老师。获奖颇多,受到学校领导器重。家里有一个女儿在读初中,丈夫也是教师。不过夫妻分居,长时间不在一起。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很多信息是负面的,收受红包,排挤学生,言语侮辱…从五年前开始这样的信息越来越多。

  • 娱乐之我真是星二代第五章

    吃完早饭,鹿爷爷,鹿爸爸鹿妈妈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对楚悠的手艺他们是放心了。其实张芊芊就是用灵泉水煮的粥,反正这水能让味道更好,少量用这水也不过是让大家在这一天能够精神焕发而已。“小楚,”老高在家长走了之后就没了正行,撑的摊在沙发上。“之前我们只是大致谈了一下,今天你正式入职,我们谈谈你的工作范畴、

  • 霸凌天下在线阅读第八节

    “曼妮,把之前沃克修的那座加农炮位置挪一下,对,就是那座,离得太远了,把它摆在箭塔的攻击范围内,然后”“臭小子别发呆了。”麦尼的声音将林钲拉了回来,“我待会要去给他们授课了,你乖乖在这里呆着,听话,晚上带你出去逛逛这座繁华的城市,让你见识见识人类的世界!”“石头。”林钲偏了偏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 崩坏NPC被我撩了[无限流]在线阅读第3章

    许涧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准确地说,现在只要会上网会看电视的人,都认识秦沉,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对他那一张脸印象深刻。秦沉虽然只比许涧大两岁,在娱乐圈的人气和地位却和许涧是两个极端:秦沉年少成名,离三金影帝就差一座奖杯。许涧是默默无闻的炮灰群演,他是炙手可热的双金影帝,许涧出车祸都在观众心里掀不起一点

  • 绝世七小姐在线阅读第5章

    曲晨回到家后,第一时间翻找出那个替身小泥人,刚来燕京时一通的忙活,他竟然怱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刚刚在古玩店听白老爷子提起命格之事,他险些将爷爷花费心神为自己保下的半条命丢了。如是这样,他还不得悔恨死了。算算时间,将替身泥人从青岛别墅取出到今天,七七四十九日的时限还未到,也松了一口长气。仅接着

  • 花影压重门在线阅读第3节

    周启铭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年背着个包站在他身后正盯着他手上的牌子看。来人皮相很嫩,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还没成年,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看着像个乖孩子,但一想他刚刚说话的语气,似乎又没看上去的那么乖巧。“你是……季节轮回?”周启铭一点都不觉得在公共场合说出了他的游戏id有什么不好意思。少年嘴角略微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