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斩妖问道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4/8 19:57:10 作者:火烧云天 来源:纵横中文网
斩妖问道
斩妖问道
作者:火烧云天来源:纵横中文网
圣元宗当代最杰出的弟子之一赵伏麟因为偷学妖族神通被驱逐到放逐之地,放逐之地充满着杀戮、算计、丑陋。赵伏麟凭借着自身的努力和智慧,披荆斩棘,闯出了放逐之地,又穿过天妖界,终于回到了人类世界。但当他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物是人非,至亲死了、挚爱舍他而去、挚友更背叛了他…在外有妖族虎视眈眈,在内人族分崩离析,在绝境之下,看赵伏麟如何逆转乾坤…

三人有笑有谈,恰似多年好友,眼前的庞然大物已然一命呜呼,不可不说骑士的准头真乃神赐,一击毙命,直达飞龙眉心,贯穿脑后。

天色已晚,就如当时妥协陆六六的话,秃头不要一丝半毫,了却不愉快与仇恨,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放过了秃头。

骑士可没答应,当面站在了秃头身前,拔剑相逼,“猎魔人我可没答应他,我的头脑非常清醒,别把我当傻子看。”

很明显,骑士并没有被刚才的交战与笑谈冲昏头脑,心中时刻牢记着自己的侠义准则。

“谁把你当傻子看,现在怪物死了,任你而为,跟我没关系了。”陆六六讲道。

“很好猎魔人,非常感激你并没有违背我们的之间的约定。那么现在,让我们来一场公平的决斗吧!”骑士扬手把剑丢在了秃头脚下,转身拔出了恶龙头里的长矛。

“没这个必要吧洋人朋友!为什么不能退一步呢?非要弄个你死我活才好吗?”秃头嘴上说着,手里却已经捡起了地上的剑。

“恶人终归死在我的脚下,没什么可退步的!来吧恶徒!”话音刚落,骑士朝着秃头刺了过去。

谁知秃头把剑用劲甩了出去,骑士弯腰用臂甲挡住了飞来之剑,而再一回头却瞧见秃头已经逃离了自己,于是抬步追赶。

“算了吧骑士,你追不上他的,这次放过他吧,何况你已经精疲力尽了。”陆六六摸着白马,它总是这么灵性,在需要时赶来。

“不知道这次放过他会有多少无辜的人遭到杀害,我的确没有余力了,但是我的信念告诉我是可以的!”

“那还费什么话啊!去追吧,我还有要事,先走了骑士,后会有期。”话毕,陆六六策马而去。

很快,旷野变的昏暗漆黑,点点萤火攒动在骑士周围,他确实没有余力了,汗水早已灌透了板甲里的肌肤,腾腾热气正从脖子里往外冒。可是他诧异陆六六为什么没有从飞龙身上取下猎物,哪怕是一片鳞片而已作为杀死怪物的证据,真是蹊跷,这难道是他的作风?

沉思后,骑士花了一段时间唤来了战马,带着一片鳞片朝着陆六六离去的方向追去了。

深夏的夜空乌云密布,骤然间起了大风,估计一场暴雨即将来袭。

此时已经入夜已久了,镇子的街道空无一人,却不知怪物早已归西,只有一个不怕死的老头在镇口乘凉。忽闻黑夜里传来了蹄哒的马蹄声,只见一人一马,人披黑袍马蒙黑毯,仿佛是从漆黑的夜色中剥离出来的。

“嘿!来报名杀怪物的么?晚咯晚咯,没你名额了。”老头光着膀子起身说道。

“来领赏金的,怪物死了。老大爷你知道镇长在哪住吗?”

“什么死了!你可别玩我,我还没老糊涂呢!”

“没老糊涂出来干嘛?不在家里蹲着?快说镇长住在哪。”

“我跟你说,别看风大,我这身子壮得很!要不是别人劝我,我早就扛着刀去找那个怪物了!跟你说,我这不是在吹,当年……”

“哎!老头儿有完没用完!镇长到底住在哪啊!说!”

“在那边儿!眼瞎的都看得见!”老头气愤的指了指远处山岗上的一点通明亮光,好似阴云中的一颗明星,相比眼前的昏暗街道及房宅,显得格外光亮。

没错,那就是镇长大人的居所,一家四口人正享受着晚餐。

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镇长厌烦的从丰盛的的晚餐前起身走向了房门,问道“谁啊!有毛病么!什么事快说!”

“听说镇长您派了能人志士猎杀怪物,可曾想已有近二十人惨死,难道只为把赏金据为己有而已?”

一番话语破门而入,直戳镇长心头,饭桌前的三口人吓白了脸,不觉饭从口中掉在了地上。

“爹!怎么回事这是!不可能被识破啊!”镇长的儿子绷紧嘴唇低声说道。

镇长没有作答,心想不可能走漏风声,包有余这个人合作已久不可能出岔子,难道是他的手下?思后,镇长平复了一下心情,颤颤巍巍的试探道:“包老弟的手下?”

“怎么了?该办的都办完了,来拿钱呀!”

“啊哈哈!果然果然啊……”镇长趴在门板上长气叹了一串,饭桌前的家人也缓下了身子。

砰的一声,一把锃亮的长刀从石镇长后背里蹿了出来。血槽呲呲放血,一时间鲜红的血雾弥漫整个房间,盖满饭桌,飞溅满面。

顿时,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从房里刺了出来,不是镇长,而是他的妻儿。

嗖!长刀抽了回去,镇长栽倒于地,痉挛抽搐起来。

门吱呀开了,只听到了一句话:“我就长这样,看见的都得死!另外赏钱也是我的!”

“啊!”一声大吼从里屋传了出来,接着镇长的儿子举着一柄剑冲了出来,直奔而去,却戛然驻足,因为长刀已经贯穿了他的胸膛。

“愣子都会死在我的刀下,因为他们根本不在意究竟是谁的比较长,对吧小姐?”杀手走到镇长女儿前,托起她的下巴,向其吐了一口浓烟。她则瞪着直勾勾的双眼,嘶哑的讲道:“杀人狂!有种杀了我呃!…”

“吆!看来当大小姐当惯了,该教训一下了!哈哈!”

而旁边的老母却伸出胆寒的手抓住了杀手的胳膊,哀声恳求放过自己的女儿。

“去你娘的!”鲜血浇满了墙壁,老母一命呜呼。

“陆六六!你个混蛋!”一声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吼了过来。

骑士伫立在瓢泼大雨中,手中的鳞片随之滑落。

吼声过后,陆六六松开了镇长女儿的脖子,深吸了一口闷烟,回过了头去。

“啊哈!盖尔森骑士好久不见啊,怎么?你也来凑个热闹?”陆六六恰似玩笑的说道。

“告诉我猎魔人!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滥杀无辜!”骑士怒吼道。

“没有没有,该杀就得杀。还有一个娘们儿,要不要一起来快活快活?”

骑士没有作答,昏暗的门灯下他怒不可遏,双眼好似一把燃烧的枪头。一丝沉默后,骑士开口了:“很好!果然没错,世道从不缺恶人,剑下的恶魂也不过如此。”

话毕,骑士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后退了几步,“猎魔人!今天你必须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死的代价!”

骑士的言语斩钉截铁,无法抗拒。“嘿嘿,小姐我一会就回来,可别乱跑哦。”陆六六蹲下掐住镇长女儿的脖子威胁道,随后摸起地上的长刀赴战。

暴雨如倾盆之水,但却冲不完地上的血流。二人对立相向,一言不发,伫立不动。

“怎么猎魔人?为什么不举起你手中的刀。难道想跟那些恶徒一样逃之夭夭吗!”骑士打破沉默讲道。

“呵!我只是在想我们道不同而已,的确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背道而驰。能跟你做搭档我很荣幸盖尔森骑士。”陆六六举起了长刀,“那么骑士不要手下留情啊!”

话语落下,骑士冲了上去。

“砰!”一声沉闷的枪响,骑士栽倒于地,哀嚎着抱的自己的膝盖,“卑鄙的混蛋!啊……”

“有点受潮了。”陆六六收起火枪,然后迈步过去一脚踢开了骑士手中的剑,“很抱歉骑士,没能让你如愿以偿,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只能委屈你小睡一会了。”

说完陆六六就一刀头闷晕了骑士,把他塞到了柴房里,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向了堂屋,口中大吼:“哈哈!不要让我逮到你啊小妞儿!”

很显然,恶人陆六六得逞了,并卷走所有财物,慌忙提上裤腰带连夜奔逃不知去向了。

这一晚注定不会安稳,陆六六逃走后却来了一群更为极恶之人。自此这里将民不聊生,暗无天日。

次日雨后天晴,烈日焦炙着大地,骑士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只是左腿膝盖没了知觉。他翻开柴火爬到了门口,却瞧见满院子的人,皆带刀披甲,其中还有一个似曾相识的中年人正在跟他们一块谈笑。

骑士晃了晃头,视线终于交织在了一点,定睛一瞧却大惊万分,正是昨天惨死门前的石镇长!他正夸张的说着什么,活蹦乱跳,行为举止根本不像一个文人官员,嘴里叼着烟,衣袍半解不敞,声音也变得戾气非凡,仔细一听根本不是初次见面时的声音,甚是奇怪。

难道陆六六根本没杀死他?还是另有隐情?骑士细想后觉着奇怪可疑,但是现在的境遇不允许他出面质问,或许会惹祸上身,只能先行告退,择日再究。

意料之外的是镇长一伙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吆喝着去喝酒。于是骑士借此机会唤来了战马,并准备离开,却瞧见一个女人赤裸着身体依靠在门框上,双眼空洞无神的盯着自己,却没有一丝渴望解救的眼神,麻木呆滞。骑士心头一阵刀割般的酸痛,但是胯下的战马以为主人准备就绪,结果狂奔而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万界送外卖之洛星辰首下山

    神州大陆四足鼎立,东之幻月国,西之破风国,南之炎阳国,北之星海国。我们的故事就从幻月国开始。幻月国帝都灵京城外四十里有座通天巨峰名曰灵月仙山。相传五百年前有个法力无边的道士云游至此深感此峰灵气逼人,乃修仙练道的绝佳场所。于是就凭借高超的仙法登上峰顶开山立派成立灵月仙宗。自号灵月居士广纳门徒宣扬道法。

  • 拾花缘落花情第七章

    chapter007洛基在简亦倒数的最后一刻,已经按照原定的计划扣动扳机,分别朝着左右两侧的冰霜巨人守卫射击。在一连击倒了三个守卫之后,他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手里拿着两把枪,那简亦呢?洛基开始控制不住地将自己的目光朝着简亦的方向望去。只见简亦手中只是拿了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匕首,与劳菲近距离的搏斗。阿斯

  • 万界之最强连锁商业帝国在线阅读第一节

    “你最近又胖了,哦,3KG,我的天啊,麦考夫,你那聪明的大脑就不能用来控制你的嘴巴吗?”不止是吃方面,夏洛克的话显然还在暗示麦考夫经常讽刺他这件事。在麦考夫眼里,他大概是一只比较不一样的金鱼?果然麦考夫撇了自己的弟弟一眼,慢悠悠的说道:“夏洛克,别像那些蠢的和金鱼一样的人,我这样不算胖。”“需要我翻

  • 总裁陷阱:甜蜜俘获第三章

    来找方二的人,姓何,是个木匠,年纪三十来岁,隔壁何家村人。之所以来找方二,是因为他的儿子已经失踪三天了,想让方二帮忙去观里问问,看能不能找到他儿子的下落。“怎么会突然失踪,别不是被拍花子给拐走了吧?”有不知情的人问道。说到这个问题,何英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我家大郎是因为与我吵架,离家出走的。他年纪也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痴心第2章在线阅读

    青春的味道(二)看着凉生快速的往回走,妈妈摇摇头,顺便在菜地里拔几根大蒜,紧走着几步跟在凉生后面。一边剥去蒜头外的枯叶,一边细心的说着凉生:“你现在还小,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过几天你爸说去找找唐校长,看看他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母亲的话让凉生燃起来一些希望。“对,我怎么就想不到呢,他是校长,说不定可以

  • 北道天狼之第一章

    “啪——”灯光像流泻的水一般缓缓淌过,暖黄色的光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客厅。屋子里没有人。一个高瘦型的男人在原地里站了一会,才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解锁之后摁下快捷键1。“陆临夏,你还没有回来?”那边听上去很吵,他听见男的女的声音。“我这边还在拍戏,估计要熬夜了。”陆临夏在那边说,也许是感应到他的不开心

  • 漂移世界[综]在线阅读副本进行时

    花酸菜从屋子里出来,在院子里找到了正在腌酸菜的阿菜:“阿菜.....啊呸,阿月呀。”已经改名为邀月的阿菜抬起头,看见花酸菜,连忙放下了手上的酸菜,小跑过来:“姐姐!”花酸菜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头,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蹭亮的大钢刀,递给邀月。“来,现在没什么好装备,你拿着这刀凑合下。”邀月迟疑的接过刀,看

  • 从导演到娱乐帝国回家

    第002章回家等他们离开,苏青忽然想起来——她没有拿通行证。她有些恍然,捏着拎袋在门口好是站了会儿。不远处有几棵沧桑的古松,映和着夜色下飞檐斗拱的办公楼,和她一样沉默。后来,岗哨的过来问她来干什么的,苏青精神恍惚,没有开口。岗哨的卫兵皱了皱眉,但还是耐着性子跟她讲道理,问她找谁,可以先去岗哨登记。可

  • lovelive脱线木偶商沫乐的光环

    “唔…”商沫乐(从现在开始商沫就叫商沫乐)睁开眼睛,第一感觉是…疼!全身都疼!“故事现在进展到女配第一次给女主下毒失败后,你现在疼是因为刚刚被打了一顿,至于怎么打的,书中没有详细提到”商沫乐本想刚才的可能是一场梦,现在浑身疼只是车祸之后的事,还没想完系统的声音就在脑海中响起。商沫听后一脸生无可恋,怎

  • 最嚣张狂少第九章

    单翊刚到家就给沈恬恬发信息,见对方没回又发了一条,聊天页面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却迟迟没有收到信息。她猜沈恬恬应该在组织语言,又或者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单翊有些无奈,她们的距离感好像并没有因为那个吻而拉近。——下次一起吃饭吧?她又发了一条信息,对方依然正在输入中。两分钟后,她终于收到了回复。沈恬恬:好。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