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特种足球队之我回来了!(1)

2021/4/8 19:53:48 作者:游不远的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特种足球队
特种足球队
作者:游不远的鱼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特种兵竟然成为了一个文武学校的足球教练,还说要将这支足球队训练成会武术的特种足球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日落西山,距离城门下钥仅剩一个时辰,远处翠色山丘在落日余晖下称出一抹金色,景色美,却是难以赢来急切进城出城百姓的目光。人流推搡中,忽闻不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那天地一线的翠色美景中疾行而来。漫漫沙尘中,看见的,是那扬鞭踢马腹的瘦弱素色身影,听见的,是马足踩踏嘶鸣之声。

临近城门时,洛子懿缠了几圈缰绳的手一个一蜷,望着高挂在城墙上的几个大字,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京城,我回来了!”男儿装扮,英姿飒爽。

离家五载,甚是想念,想当初她为了能够游遍名川河流,增长见识,做女子所不能做,和父亲闹了不小的矛盾,一气之下就走了整整五年,想她也真是不孝,离家越近她心中越是忐忑,也许这就是近乡情更怯吧。

收拾好心情,驾着马缓缓行至将军府,在将军府门前,没有记忆中有孩童嬉戏玩闹,看到的反而是残破的牌匾与被大理寺所封的府门,眼前尽是萧条模样。

洛子懿快步跃下马,几步上前,站在府前不知所措,“怎么……怎么会如此……”

还未消化掉眼前之事,闹市传来官府清道之声,下意识的,洛子懿冲上前去,闹市口站满了人,层层包围,根本看不清犯事的究竟是何人,无果下,正准备转身离去,四周说话声,让她步子一顿。

“要我说,这洛家三代为朝廷尽忠职守,先祖们更是马革裹尸战死沙场,在帝休王朝可是有相当稳固的地位,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些蝇头小利而与叛将通敌叛国呢?这里面铁定有猫腻。”

“这亲眼有人看见洛将军与叛将私会,还能有假不成?这帝休王朝基本有一半是靠洛家打下来的,他怎么可能甘愿为臣,这通敌也是极大有可能的。”

“你说什么!”闻言洛子懿一把揪住对方的衣襟,震惊道,“被问罪的是洛家?”

说话之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半天未缓过来,洛子懿也不管他,用力推开他,往人群中挤去,刑台上,父亲、母亲以及兄长跪了一地,她真的慌了,不顾一切的往前冲。

洛父眼尖,一下子瞧见了她,大喝一声,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见女儿停住动作,他大声吼道,“我洛家世代效忠帝休,我更是将一生的心血献给了帝休,可最后却落的满门抄斩的下场,使我洛家无后,只因我洛阳天识人不清,给洛家上下招难,是我活该!”他视线停留在某一处,慢慢平静下来,眼眶泛红,整个人尽显苍老之状,“我只求能有忠烈之士为我平反,还我洛家清白,还我洛家百年声誉!使我在九泉之下能得到安息!”

怕引人怀疑,他移开视线,狠心的不再看女儿一眼,早年一别,一别数年,如今一别,一别永年,子懿愿你能明白为父的心啊,切莫冲动行事。

“行刑!”见时辰正好,监斩官员毫不留情面的扔下牌子。

持刀大汉对着大刀喷上一口烈酒,洛阳天脖颈间一片湿润,他转过头,对着跪在他身旁的妻儿温柔一笑,缓缓闭上眼睛。

手起刀落,温热的液体溅起,站在前边的百姓,无一幸免,洛子懿颤抖着抚在脸上,素色衣裳也被鲜血染红大半,她僵硬着身子转过身去,不敢再看下去,四周的人看见她一身的鲜血也是怕晦气,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身后传来一声又一声“斩”,她咬着牙,想将泪水逼回眼眶,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双手死死的握紧,指甲掐进肉中也浑然不觉,血从指缝中流出,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像是一滴一滴落进她心间一般。

父亲死前说的话一遍遍回荡在她耳畔,分明是要她为洛家报仇,为洛家平反,她没资格冲动,她也没资格悲伤,泪水只能是在为洛家平反之时所留。

“女儿一定……”她稍做哽咽,“一定会完成父亲遗愿!”

她虽然五年未在京城,但难保不会有人认出她来,今后怕是要一直以男儿身待在京城,洛家是回不去了,而以往的好友……她现在身份特殊,还是不要她们添麻烦的好。

再三思虑下,她寄居在一小有名气的酒楼内,充当一个店小二,此处不大,可确是在城中最中心的位置,多少达官贵人经过此处都要上来小酌两杯,她无形中总能得到不少消息。

也许是她长的过于俏丽,男子装扮的她总能引的老板娘对她频频侧目,多次对她明示暗示,导致其他小二对她怀恨在心,脏活累活总是会轮到她头上。

楼上包厢一直是她负责,老板娘也再三叮嘱过她,今日有贵客来临,千万不要怠慢。

好在她做事向来谨慎,事先总会做好检查,不然还真是被那些人害死了。

望着包厢内一地的污秽物,她有些气愤,眼下是来不及叫人打扫了,深吸口气,认命的蹲下来拿着用具一点点擦拭干净。

“哎呦,熊大人,周大人怎么今儿来的这么早啊!这位俊俏公子是?”楼下传来老板娘掐媚的声音,让洛子懿一惊,加快手上的动作。

“老板娘少贫了,包厢准备好了吗?”

“瞧您说的,熊大人是我们这的贵客,自然是时时刻刻准备好了,等您来啊!上楼第一间就是了,您请。”

噔噔噔,众人一步步踏上楼梯。

待洛子懿整理好,一回头,人影已在窗纸上晃动,来不及出去了。

“大人们请。”老板娘替他们推开房门,隐约闻见了什么味道,皱着眉四处环顾,在偏角落处,看见一小心往屏风里缩的的身影,心凉了大半,朝廷命官在这商量事,要是发现有人偷听可是死罪啊!

“行了,老板娘,你先出去吧,有事我们会叫你的!”

“可是……”她偷偷撇了一眼洛子懿方向,咽了咽口水,退出房外,“诶,是,大人们有什么事再吩咐。”

透过屏风,三人的身影入目,两老者穿着官服,怕是就是老板娘所说的熊大人与周大人,而另一个黑衣黑冠黑袍,自他进屋起,就隐隐带有一种压迫感,而那二位大人对他表以尊称,怕是来自皇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极恶圣人[异能]之回家扫墓(1)

    阳春三月,湘南的一个古镇,正是山花绽放之时,无数的踏青者在古镇的山岗上,沐浴着春天温暖的阳光。一阵阵的春风吹着每一个人的发梢,呼吸着山岗上那新鲜的空气,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青青的树,绿绿的草,都呈现了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随着春风的轻轻吹来,那满山的山花香夹在清晰的空气中,真是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 不灭之始第一章在线阅读

    2017年五月一号,这一天是五一黄金假期的第一天,但是洛晨却选择留在公司继续工作洛晨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在汉东省名不见经传的小广告公司,因为公司利润不高,所以像洛晨这样的小职员,月薪就只有三千多这些收入,扣除母亲的医药费和自己的房费、水费、电费,基本无余,但是洛晨相信,凭着自己的努力,生活一定会一天好

  • 秘术:鲁班咒在线阅读第七章

    卫国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就算别人不会联想那傻子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们也会想你会不会跟那傻子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或者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傻子。”“喜欢他!?”卫宁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那些人怎么想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好吧我直说,我之所以选那个傻子当队友,是因为我想要打破学院的记录。”“什么

  • 猎天争锋在线阅读第八章

    七个小光团,缓缓变化成七柄形态各异的长剑!七柄长剑,分别有着不同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剑身上雕刻着奇异的符文,看起来十分的神秘!“北斗七星的本源,凝聚成七色剑,那么你们就是北斗七剑,名为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紫微看着漂浮在面前的七柄长剑说道。这七柄长剑为北斗七星的本源所凝聚而

  • 大佬都是我前男友在线阅读第8章

    “这是什么?”刚睡醒她还有些懵,并没有伸手去接。两人虽然在昨晚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但说实话,她心里并没有把他当男友。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道理她懂,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收获都需要付出代价,所以她从不轻易要别人的东西。“信用卡。你以后别去做家教,也不准去广场卖画,任何兼职都不准做。”他知道她还去各种店

  • 重生之我是小明之不知姬将军的眼中还有没有王上(求鲜花 求支持)

    暴君系统?暴虐值?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穿越者必带的金手指,自己也将会如那些系统流小说的主角一般,虽然要完成各种各样奇怪的任务,但是最终必定会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过上没丨羞没丨臊的生活?听这个名字,是要老子以后当皇帝?在这个世界,以这样一个身份,当han国的王问题不大,但是要当皇帝,这就有些困难了吧

  • 封魔师之幼崽期

    不等这些孩子有什么准备,只见周围的发球机突然变了,变成了十台,将他们全都围住。“酷拉皮卡哥哥,我好怕呜呜。”沢田纲吉小手紧紧攥着酷拉皮卡得衣服,眼中仿徨不安。“没事的,哥哥会保护你的。”酷拉皮卡心里也非常紧张,但是性格温柔的他还是冲沢田纲吉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幸村精市叹口气,没说什么。那边,轰焦冻上

  • 月影飞扬(网王同人)在线阅读第10章

    花暖阳只觉得自己浑身疼的难受,仿佛被马车倾轧过一样。不过,这个形容词可不是乱说的,咳咳咳,容易引起误会。花暖阳其实人已经清醒了,但就是不愿睁开眼睛。想想自己做的那些事,醒来肯定会被骂的。但是,谁知道我居然不能接受这个世界的内力啊,谁知道上官飞燕的毒还带时间的啊,谁知道技能那么耗蓝而我的蓝又那么短啊。

  • 苍穹斗之废材太嚣张异世召唤

    血色苍穹,笼罩一片原野。流光逸彩的草地上,五色的蝴蝶翩翩飞舞,万花丛中,一位身着淡蓝羽衣的少女,脸上洋溢着纯真幸福的笑容,她尽情的追逐打闹,跑跑跳跳,如仙子一般,婀娜多姿。此刻,不远处的山坡上,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翩翩美少年,他静静地看着草地上的少女,眼神里含情脉脉,闪着明亮的光辉,仿佛像是一颗璀璨的

  • 梵天战纪在线阅读第6节

    九好好告别芦苇荡是镇子附近一个长了很多芦苇的小水泊,整个夏天的暴雨让水泊的面积增加了一倍,看起来像个湖泊,秋高气爽,一阵微风吹过,水纹欢快的向远处翻滚,芦苇哗哗的响起来惊得野鸭也跟着叫。“我给你画张相吧”李瑾说。郑宇成盘腿坐到了湖边,身穿墨绿色Polo衫和浅蓝色牛仔裤。李瑾用铅笔繁忙的素描,半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