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在年代文中发家致富之尘心(1)(9)

2021/4/9 5:29:46 作者:腹下海藻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年代文中发家致富
在年代文中发家致富
作者:腹下海藻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又名《绑定养殖系统后我带领小伙伴们奔小康了》一朝穿越,顾嘉鱼成了南坪村大队书记家的小闺女为了更美好的生活,绑定了养殖系统的她决心在广阔的农村土地上大有一番作为首先,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比如村里游手好闲但生得一副好相貌且能说会道的二流子;比如成分不大好但是有一手家传养蜂绝技的严老头;比如那个家徒四壁和寡母相依为命但极擅算账的小可怜鸡、鸭、鹅鱼、虾、蟹猪、牛、羊还有嗡嗡叫的小蜜蜂顾嘉鱼表示:养殖,我们都可以!一众小伙伴们(深信不疑):听老大的!!!女主颜值奶萌作风大佬*阅读指南*1.苏、爽、

落叶归土心归尘。

同样的路线,不变的青山绿水,牧林田园,可是这一切在我眼里仿佛是那样的陌生。时光流逝,如梦初醒,可我已经不再是年少时的我。

长途辗转,整整一天一夜的行程显得格外漫长,临近傍晚终于到了曾经熟悉的小镇。这儿离我曾经服役的缉毒武警驻守营地并不远,朝远方眺望甚至能隐约看见那飘扬的旗帜。

可是那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数年过去我已经不属于那儿,那儿也不再属于我。

小镇地处西南边陲,四周雨林气候潮湿,而此时正值雨季所以周遭更显得潮湿。

周遭雾气浓重,由于四面环山环林,清晨和傍晚水汽容易凝结,此时的水雾就更加凝重,再加上潮热不散,雨季时节的林中小镇有种说不出的潮闷。

数年之前的小镇并不算繁华,由于不是什么贸易流通频繁之地,往年又多受毒品交易影响,经济并不算好,人流量也并不多。只是数年过去外面的世界早已千变万化,而此地仿佛世外桃源依旧保留着曾经的古色古香。

我有些诧异,此情此景没什么变化,但给我的感觉却陌生了不少。孤寂和冷清与曾经的闲淡和散趣截然不同,小镇的那种清逸似乎变得有些冷寂,曾经的镇上人都去哪儿了?

在小镇中行走,记忆中的楼和路都没多大变化,只是原本生意不差的店铺此时都已关门闭户,而且从门和锁的锈迹中一眼就能辨识那些曾经熟悉的店铺已经闭户累月了。

整日的奔波让我突然有了饿意,西南边陲特有的美味重新在我舌尖泛起记忆。

菠萝饭和蕉叶蒸鸡。

“老板,就要这两个,谢谢麻烦快点。”我一边催促道,一边咽口水。

途径这家熟悉的餐馆竟还没有关门闭户,我果断停下了脚步。

“好嘞,稍等会儿,先坐。”曾经稍显轻浮的老板,此时竟显得有些沉闷而愁眉。

等着上菜真是漫长的时间,我无聊的抬头看着餐馆内白花花的墙壁上各种无关痛痒的广告,一眼望去别无新意。一眼扫到尽头,靠近店门口的位置贴着两张寻人启事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两个人看起来并不像是青少年或者年迈的老人,看样子身材壮硕,年龄分明写着25和28岁,打扮像是傣族的两兄弟。

25岁和28岁的壮硕男子会轻易走丢么?寻人启事上明确写着,体型匀称,智力健全,身高分别是175厘米和178厘米。拐卖?但是只听说过拐卖妇女儿童,没听说过拐卖大老爷们的啊,都是当地傣族粗犷的汉子,双双走丢谈何容易。

我正在发呆,老板端着我的菠萝饭和蕉叶蒸鸡走近我的餐桌旁,瞅着寻人启事,叹了口气,“最近镇子和周围村子里总是走丢人,这都好几个了。”

我拿起筷子问了一句,“最近?”

“也不是最近。”老板甩甩头,刚转身。

“之前我在这儿当兵,你家的菜还是那个味儿,好吃。”我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满嘴蕉叶香味四溢。曾几何时,遇到周末闲暇没事我们与几个战友就会到这家馆子聚餐,点上几瓶酒加上几个美味,不亦乐乎。

老板再次转身,打量了我半刻,忽地咧开嘴,“有印象,有印象,可是都好几年前了吧?”

我点点头,想起往事又是不由得心头一阵,一时语塞不知作何言语。

“你这是出来旅行?”老板瞅了眼我的旅行包。

“恰巧路过想回来看看。”

老板从烟盒里抽了支烟递给我,“可是大不如前啊,这儿跟以前比可是没得比咯。”

“嗯?”我埋头借火点燃了含在嘴里的烟。

“还不是毒贩害的,走的走,丢的丢,也不知道是走了还是走失了。”老板啄了口烟,重重的吐出烟雾。

我诧异道,“怎么可能?武警缉毒支队就在附近,镇派出所人也不少,怎么毒贩却卷土重来了?”

“谁知道呢,就从几年前突然猖獗了不少,游客不必说,都是避而远之,就连镇上居民都走了,如今剩下的都是舍不得走的。”老板抽了口烟继续无奈地摇头。

我不置可否,不再多言。

小镇街道的行人的确较之之前少许多…

走出餐馆天色已经漆黑,熟悉的小镇显得更加陌生,原本热闹的镇街道曾经到了晚上人烟不绝,而此时冷清的有些落寞。

一阵晚风吹过,雾气未散,却让人觉得背脊发凉。

没想到昏睡了几年,变的不止是我,就连曾经的故地也找不回以前的感觉了。

拐过几个街角,终于找到了入住的旅店,刚准备进门,一抬头不料刚好瞧见旅店的门口旁边的墙上贴着的一张寻人启事。

与餐馆里张贴的人不同,这个人年龄看起来更大一些,40岁左右,告示的纸张已经泛黄且字迹模糊,应该是更久一些时候张贴上去的了。

寻人启事?我要不要也张贴两张张寻人启事,柳毅和康剑虎呢?我自顾自的弯了弯嘴角,回到房间关门准备睡觉,从窗户看出去小镇静悄悄的,水雾遮住了屋檐,近处的树梢像是被云压着,让人喘不过气。

镇中灯火稀稀拉拉的,小镇比起当年已经完全变了感觉。

入夜,可能是身处故地,熟睡时梦到了和战友们曾经驻守在此的岁月,各种片段凌乱琐碎,但都是那时难忘的记忆。

“队长,放心吧,咱们几个齐心没有完不成的任务。”一个已逝的战士对我喊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奥奇传说之圣王传说之开启系统【1/10】

    夕阳西下,暮色降临,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带来了繁星灿烂的夜空。夜色如墨,冷月高悬,凉薄的月光如层层白纱笼下,大地上浩浩渺渺的薄雾朦胧神秘。羽化神朝边疆,有一座雄伟的山峦巍峨耸立,厚重的山体巍峨险峻,高耸入云,直没入苍茫的夜空,好似要进入传说中的九重天宫。山腰处,有一片苍莽的林海,老树虬劲,古藤攀缠,高

  • 我种的植物都成精啦!在线阅读第1节

    陈轻羽睁开眼睛时,眼前一片黑暗,脖子酸疼的厉害。她抬手准备揉一揉脖子,入手的却不是光滑的脖颈,而是搭在脖颈上类似丝绸的东西。她一把扯下脖子上的丝绸,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的同时,眼前也变得明亮起来,只不过陡然见光的眸子迅速眯起以适应屋内的光线。屋内的光线其实并不明亮,只有几支红烛摇曳着散发着柔和的光亮。陈

  • 都市之我有超能力之恶灵

    药王庄距赤武部不算近,药肆一直在想为什么父亲会命老朱舍近求远的从赤武部接引灵士。要想弄清楚这事,赤武部这一趟是非去不可了,他给阿琼留给暗号,如果阿琼完成了父亲的任务就会第一时间来找他。赤武部崇尚武力,相传赤武部门主赤雪涛手上有一支赤武死士,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神鬼相遇,相杀不误。从进入赤武部地界起,无

  • 俏女赖上野性男第四章

    柏坚说到这里,脸上仍带着美好的憧憬。当年他虽对李香紫暗怀情愫,但确未有过非份之想。他继道:过了几天,忽然有人来敲门,声音轻短,颇为礼貌。我满怀以为是李香紫姑娘闻听了墙风,特来品尝我的茶。我顿时大喜过望,竟然蹦了一蹦,去开了门。可是门外的人不是李姑娘,是一个大汉和一位妇人,二人身边放着雨伞,包裹等物,

  • 一觉醒来我的姐姐重生了之料理实习〈1〉

    今天有料理实习课,乃菜从一大早就开始期待,心情十分愉悦,可是坐在她前后左右的同学们可就开心不起来…上课时间偶尔传来奇怪的哼歌声,或是冷不防地一阵阴笑,又或者是咒语般的碎碎念,再加上以上所有动作都是在面无表情下所做,让乃菜的邻居们一个个感到汗毛直竖,却也没人敢出声阻止。“喂,你知道你今天的表情很可怕吗

  • 夏雨森森在线阅读第7章

    脑海里面信息越来越汇集,夜白的眉头也越皱越深。李艳丽,三十八岁,从事教师职业十六年,可以说是资深语文老师。获奖颇多,受到学校领导器重。家里有一个女儿在读初中,丈夫也是教师。不过夫妻分居,长时间不在一起。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很多信息是负面的,收受红包,排挤学生,言语侮辱…从五年前开始这样的信息越来越多。

  • 娱乐之我真是星二代第五章

    吃完早饭,鹿爷爷,鹿爸爸鹿妈妈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对楚悠的手艺他们是放心了。其实张芊芊就是用灵泉水煮的粥,反正这水能让味道更好,少量用这水也不过是让大家在这一天能够精神焕发而已。“小楚,”老高在家长走了之后就没了正行,撑的摊在沙发上。“之前我们只是大致谈了一下,今天你正式入职,我们谈谈你的工作范畴、

  • 霸凌天下在线阅读第八节

    “曼妮,把之前沃克修的那座加农炮位置挪一下,对,就是那座,离得太远了,把它摆在箭塔的攻击范围内,然后”“臭小子别发呆了。”麦尼的声音将林钲拉了回来,“我待会要去给他们授课了,你乖乖在这里呆着,听话,晚上带你出去逛逛这座繁华的城市,让你见识见识人类的世界!”“石头。”林钲偏了偏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 崩坏NPC被我撩了[无限流]在线阅读第3章

    许涧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准确地说,现在只要会上网会看电视的人,都认识秦沉,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对他那一张脸印象深刻。秦沉虽然只比许涧大两岁,在娱乐圈的人气和地位却和许涧是两个极端:秦沉年少成名,离三金影帝就差一座奖杯。许涧是默默无闻的炮灰群演,他是炙手可热的双金影帝,许涧出车祸都在观众心里掀不起一点

  • 绝世七小姐在线阅读第5章

    曲晨回到家后,第一时间翻找出那个替身小泥人,刚来燕京时一通的忙活,他竟然怱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刚刚在古玩店听白老爷子提起命格之事,他险些将爷爷花费心神为自己保下的半条命丢了。如是这样,他还不得悔恨死了。算算时间,将替身泥人从青岛别墅取出到今天,七七四十九日的时限还未到,也松了一口长气。仅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