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榜都市行之石昂

2021/4/9 4:16:33 作者:浅清水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榜都市行
神榜都市行
作者:浅清水来源:纵横中文网
当洛天达到道的最高境界,道就是自己,自己就是道。而这一世,什么古武世家,什么邪灵,什么黑恶势力,统统都是道路上的垫脚石,惬意和舒服才是这一世的追求。

第三章 石昂

“你给老娘起来!”

“我操,这么远,你们都追来,她妈的狗鼻子啊!”石昂反绑的双手,四处摸索着,想在这来时手里还有一把枪。

感觉强光打在他的脸上,石昂不快地甩甩头,可眼前的情形让他大吃一惊!这哪里还是什么葫芦洞里,就是刚刚跑回的大路上,石昂被林展一路人五花大绑,没有什么女人,更没有什么尸体!

“吊起来打!”

“啊!啊啊啊,别别别,有什么话好好说,林展小姐,你看你人长得那么漂亮,心地肯定是善良的……”看到身前的水锅滚滚,这一下去还不得成回锅老油条!?虽然没有油?!

石昂突然看到她一副墨镜下露出的月牙形伤疤。

“知道自己拍错马屁了!你也是该死,你干嘛要抢兄弟的枪,你他妈的挺你牛逼啊!”

操你妈的,要是被老子逮到把柄,老子一定不放你,我石昂这么大还没有这么憋屈过,你个死娘们!石昂狠狠咽一口气,你给我等着!

“林小姐,曲陀寺可不是一般地方!就你这点装备怕是有去无回吧!你怎么也得给我点实质性的武器吧!”石昂一本正经地说,连语气都换得严肃,说话时还一副要拼命死死盯着罗安,示意他解开绳子,甚至一脚就踢翻了身前的锅。

这下可惹恼了罗安等人。

“妈的,你干什么,你!你!你!你!踢的是我们的晚饭!赔得起吗?!你赔得起吗?!”说着还一个劲地用**敲打他的脑袋!

画风两连突变,结果蒙逼的还是只有石昂一个人,我靠!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没自觉,杀了,没你曲陀寺一样找得到!”石昂一听吓得半死,忽然感觉头一沉,迷迷糊糊地看见自己倒下了。

“没有我,连靠近都不可以,林小姐,你既然带人远从浙江而来,既然身上背着几代人的恩怨,就不想空手而归吧,还有,从你的手上的黑线看时间也不多了。”石昂听见自己在说话,可是自己明明没有张嘴啊,突然那石昂转过头来,诡异地一笑,看得他起一身鸡皮。

林展沉着脸望着石昂,忽而一笑,“石昂,有什么要求好说的,这件事成了,给你二十万!”

“哇!二十万,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石昂一阵窃喜!可一听他说不要钱!这特么地就来气了。

“不要?!二十万,石先生,要多少钱你才肯带路!?”林展显得有些不耐烦,几个人咵咵地开了保险杠。

“不要紧张,林小姐,一码归一码,我自然有我的单道理,到时只要不阻拦石某才好。”

“哈哈,这还好说。”罗安打着哈哈,一脸怀疑地看着他,石昂突然间就闭目不说话了。

“妈的,搞什么鬼,那人是老子的替身吗?!居然连那娘们从哪来的,要搞什么都知道,太邪门了!”石昂恍恍惚惚地念叨着,一旁的林展看着他的脸,“石先生的意见我们会好好考虑的!罗安,去打点野味来,好好犒劳石先生!”

石昂坐在火堆旁边,将这两天经过的一切回忆了遍,说不出来的怪异,明明就是看见了李册封的,石昂用木棍搅了搅火堆,真他妈的邪气!

身体里的那个人究竟是敌是友!怎么可能一个人体内重生着两个人!

青烟幽幽向上翻滚,石昂躺在地上,感觉月亮出得奇的大,隐隐的两边还有一对耳朵,像及了青铜面具。

“糟糕,难不成和几年前一样?”忽然一股沁人的馨香幽幽地从火堆传过来,顺时感觉额头一阵**眼前一黑,恍惚之间看见自己真在一个斜着向下的石洞里匍匐前进,面前有一口滚滚冒着血水的锅自己竟穿过那个锅,继续向下,最后被一个半开的棺材吃掉了。

石昂一个激灵,翻身坐了起来,脸上全是虚汗,石昂借着月光的位置大致判断是凌晨三点左右,启明星隐隐地闪着光,他突然后怕起来,可现在是无论如何也回不去了,石昂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他也不敢确定这里到底是他的梦里,还是在现实。

本来这次回老家就是觉得时间太久,回来重新看看,没有想到真的会再次发生,我死可以,但希望李册封一辈子都不要再踏入这个地方半步。

天还没有亮透,石昂带着一行人完全靠着感觉乱逛,好在石昂又回环一条相似的路后,终于见到了那些回环墙,石昂暗暗一惊,那些倒掉的墙竟完好无损!

林展并没有捕捉到他的惊奇,也只是一味惊叹这曲陀寺的微妙。灰黑色的暗影缠绕着整个地方,石昂也是头一次见,从前在老家也完全没有想到竟还有如此诡异的地方,中间的阁楼高耸出来,四边青瓦色的飞檐下都挂着一个小铃铛,时不时发出悦耳之声,微妙而诡异,石昂觉得很是熟悉,像是在血洞中午听到的那曲歌。

再也没有退路了,几年前我没有死,可还是逃不过宿命。

“此寺本不是寺,原是古时代时期惩罚奴隶的场所,称为狴犴。”石昂一本正经的说道。

“请吧!”林小姐一伸出手,意示石昂前面带路。

“妈的,又不是老子说的话,唔,兄弟,麻烦你下次出来的时候提个醒吧?要不要每次出现都这么~~怪异~!”面对这样一个生在自己体内的人,只有好远言相对。

回环的墙是按照周易八卦的方位的排列而左右移动交错的,和上一次来时的位置完全不同,每一堵墙上的正中间镶着一个古制的铃铛,无论风如何涌动,也默着不动。而阁楼上传来的声响让众人都不寒而栗,曲陀寺幽幽之色笼罩着。

“应该是用了某种古时秘阵刻意将日光挡住了!”林展一语说出,石昂也微微一叹。突然石昂隐隐心口作痛,从昨天来过这里之后就一直不正常,他发现这曲陀寺的排方大致是成“椭圆”,不同的墙长度大有不同,从高原处看上去竟有些相似昨晚上看到的月亮面具。

这么大的回环迷宫,如何走得进去?那个“石昂”也没有再出现,这让石昂有些着急,便只好顶着头皮上,石昂刚刚上步第一脚,两边的墙快速翻转,从地下闪出无数条刀面,大概是有些年岁的原因,石昂碰到的只是半截钝器,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石昂强装淡定地蹲了下来,扫过两面颓迹斑斑的墙面,恍恍惚惚发现每一面墙上都有一个面具,细微之处星位的分布。

忽而陷入一种忘沉的感觉,这就是“石昂”出现的征兆。

“他”径直地向寺庙中间走去,眼里像是有光一般,可以看得出每一步正确的落脚之处,并撒下一些白灰,以示意林展,石昂仔仔细细地看着竟像是家里的那本书上的图画,悠悠地不免想起一些事来。

石昂的爷爷是一位在民国时期守林子的退休军人,整日整天在大山里转悠,直至老糊涂了时,还是一整日在大山里不肯出来,最后死在一座庙里,手里就死死抱着那本书。想到这里,石昂左右看看,细细地回想了一下,那庙的字里也带有一个狴字。

“我是“魙(zhan)“魙”是恶物,积无数鬼的死气,借着圆月的光辉而生,传说飘摇在三界之外,少有道长能够降伏。可以叫我喻叔……。”

“好重的死气!”一行人才走到一半,石昂突然不得不停下来。

他抬头望望天,不见一点光色,只有意识存在的石昂也感到一阵阵冷,像有无数的鬼在撕咬他的肉。“林小姐,既然我已做到这份上,你也应该给我一把重武器啊。”说着石昂边转向另一条路,随眼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

面前是宽阔的沙地,还没有真正走到阁楼之下,那梦里的水晶棺就在此时地上的水龙阵法中央,棺内琳琅满目的玉石四处可见,四周摆满了红木制的普通棺桲,都用铁链与水晶棺相连,每个棺前皆有香腊等平常祭品,唯独水晶棺前空空如也!

如此肉眼看不完的阁楼内幽幽久久泛着回声,吚吚哑哑像鬼嚎一般。不由得使石昂想起葫芦洞里的场景。

“水晶棺,这里还有人常来吗……”

“水龙阵法,但水晶棺内并没有镇压的尸体,难道,……分尸祭,此路不通,绝对不能过去!”石昂皱着眉头,幽幽启口。

“不行,都走到这里了,不回!”林展的枪正抵着石昂的后脑勺,“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想尽办法,回去你一样死。”

“办法,不用我想,自有人想。”石昂笑着对她说,林展一脚迷茫,正想他话里的意思。

突然一阵惊慌失措的大叫充次在四周,一半的人疯了一样地在地上翻滚,开始大打出手,自相残杀。剩下的人正想上前阻止,都被石昂阻拦下。

“不是说想进去吗?这是给它的过路费,你们连这都不想给啊?石昂突然觉如果必须要有人死,大不了多死些,反正最后谁也逃不掉。”

尸首四处散落,血液溅飞,石昂看着他们紧皱眉头,估计心里都在想自己的死法,不知不觉都战栗起来。

“把尸体丢到水晶棺,有伤口的人也不要靠近。”几人小心翼翼地按照他说的办。

“你踏出的这一步,你只会后悔来这,所有人都会死的,包括你,你也不例外。”石昂轻轻地对她说,一句一字都如死亡的判决。

林展一动不动,直到水晶棺里的尸首干干净净,水晶棺也幽幽泛着红色的气息,四周的普通棺木,也竟相颤抖起来,发出呜呜之声,突而,又死一般得平静下来。一条清晰的石路显现出来。

“走吧,反正都是死路一条,多你们几个不多,少你们几个也不少!”

几人心里壮着胆,徐徐向前,突感脚下石路开裂,本想回转身向外跑,身后的空地全变成了洞壁!一个黑洞霍然出现在脚下,几人掉了下去,石昂心想,果然是连真的寺体都无法进入,苍天悠悠,你们吃人得吃到什么时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毒戮天下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花楼纯光二十七年,临州桐理。三月,春寒料峭,路边的杏花热热闹闹地开了满树,浓烈繁丽。杏花能开半个多月,花开时,正是桐理春祭时。温雪晴从城外回来时,正是桐理最热闹的时候。开头冗杂严肃的祭拜祷告已经过去,鼓声鞭炮齐响,踩高跷的,骑布马的,舞彩带的,林林总总,欢歌笑语。人来人往,往日矫健的千里马反而

  • 杀青、领盒饭在线阅读画符的深哥帅呆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宋深就醒了,他背着行李来到了古玩街的珍宝斋,就看见卢兆财正拎着一只公鸡从菜市场走回来,那公鸡一看就很有活力,落到他手上了还在嚎叫个不停。“深哥你这来的可真是巧了,我还准备等下到家之后在通知你过来的。”卢兆财冲他笑,拍了拍手上的鸡落下一地的鸡毛,“看看这家伙多活泼,到时候威力保管够。”卢

  • 古代闺秀在七零第一章

    姜媛艰难地走在烈日下,可怕的太阳烤得她口干舌燥。这里是某一处戈壁,一处荒漠的边缘,远处是起伏的沙丘,脚下正在沙化的岩地偶而混合坚硬的草,从她裹脚的破羊皮的缝隙中钻进去,磨着碎沙,剧痛而崎岖难行。和她蹒跚地走在一起的还有二十多人,来自波斯和大马士革的商人,埃及和中非的黑奴,土耳其和突厥的战士。他们来自

  •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圆滚滚减肥第一天

    庄圆圆雄心壮志的立下了这个决心。三天之后,她就败给了现实。现实,就有很多东西。比如酥炸排骨,回锅肉,酸辣土豆丝,可乐鸡翅。这些都是很现实的东西,就像游戏机吸引男孩子一样,食物也吸引着庄圆圆。但是她晚上只吃了一小碗米饭,圆圆妈急得焦头烂额,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不是失恋了。庄圆圆坚定地开口,“我要减

  • 辰星棱镜在线阅读第九节

    杨轩的意识从卧龙山庄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想找太子丹指点指点修行的入门,结果什么都没问出来,看来只能靠自己了。正在这

  • 我的男神是校草在线阅读楔子

    大漠之上,北风冽冽,黄沙漫天。凛冽的北风与恶劣的环境只是让他稍稍低下了戴着斗笠的头颅。在漫天黄沙中行走的路铭不知为何停下了脚步,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刀。他微微抬起了头,看向对面那一道在黄沙中若隐若现的人影,随后缓缓摘下头上的斗笠。若有人看见此时的两人,必定会惊呼道:“是塞北刀王黄石安与中原第一刀路铭!

  • 主播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第1章

    有河就会有岸,有岸就会有渡口。风云度在邕水是比较大的渡口,渡口北面即江南古镇半坡仙,半坡仙传说由仙子而得名,说是龙王的九公主芸九娘娘曾经在这里驻足,也由此,支撑了半坡仙的繁荣。特别最近几日,每年一度的四月初九百花竞艳盛会就要到了,方圆百里喜欢茶花的风雅之士,更是带着自己的绝品心爱,来此一展妖娆,也因

  • 我有一座玄黄塔在线阅读第3章

    熊贝是汇演结束后才知道自己把舞蹈说成舞diǎo的,红着脸承受了同学们几天的调侃,尤其是华鑫,最近总故意嚷嚷着“舞diǎo舞diǎo”,惹得小熊臊得不想理他。也真是奇怪,可能是她集体荣誉感比较强,那天华鑫的顺利演出为班争光后,他的形象瞬间从混世小魔王荣升为二胡小能手。针尖对麦芒的两人不知不觉中发展成刚

  • 盛世之下第三章

    “既然是妖,那我们也不必客气了。”我们追了这么久的小鬼,可不能让这个西门吹沙坏我们好事。虎鹤双仙对视一眼,同时抢在西门吹沙面前朝着桔梗攻去。虎仙巨大的拳头和鹤仙尖锐的双钩直面桔梗面门,竟是直接想要桔梗的命。真是笨蛋,都不知道要先摸清敌人的底细再动手吗?算了,就让这两人帮我探探这个妖的底细好了。西门吹

  • 权术:首席秘书之河边救人(3)

    一路从仙家山往家里跑,陆子风发现自己好像一点都不累,除了脑袋有些晕之外。到村口时,陆子风停了下来,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脑袋上还有血迹,要是回去,母亲肯定会担心自己。于是他就想着到村子附近的小河旁把全身上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尤其是要把头上的血迹擦干净。可陆子风刚刚走到小河附近,就听到了一丝特别的声音,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