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饮泪花在线阅读云泥之别

2021/4/9 1:56:16 作者:叮咚乌拉 来源:言情小说吧
饮泪花
饮泪花
作者:叮咚乌拉来源:言情小说吧
他是别人眼中的“孽障皇子”,最终却荣登帝位。登上帝位第一件事就是要攻打别的国家。这样真的好吗?果真是那个“孽障皇子”会做的事。嗯……是昏君没错了!只有躲在深宫的某个祸水知道,他不过为了她罢了……“陛下,攻打萨达,不急于这一时!”“可是,她不能等了。”“那……”“她该醒了,朕走了。”我想保住江山,更想保住你……

这王家嫡子,向来瘦弱不堪,长得矮小,差了自己一大截,脸白如敷粉,整个人都是柔柔弱弱的,看起来比女子还不如。如此模样,却是个男子,委实造化弄人,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没出息地,他反正是看不下去。

听说王家那帮“名士”素来有服五石散的传统,王易安从小待在那个家里,想来也是食用过,不然怎会长成这般模样?

真是令人厌恶。不过,他想到那日醉酒的晚上他对王易安做了什么,他更厌恶的是自己。

如王易安所说,自己当时是咬了他的耳朵,实质上却是……

只有他自己明白,他是做了多么恶心的事,一定是月光撒在王易安的脸上,迷蒙了他的眼,让他产生了某种错觉,他才会……他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做出那等事,幸好那个王家嫡子神经大条,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只认为他是在咬他的耳朵。

至于那句“我当你是朋友”,是他说给自己听的,他那日并没喝醉,只是有些放纵,为了不让自己越线,他不得不反复强调这句话。

他心中还有远大的抱负,不可能因为这等事毁了,尤其是正夫人生辰那天发生羞辱他的事,更是坚定了他心中所想,他不要一辈子受限于庶子身份,不要一辈子都活在嫡长子的压制下。

诸如谢武原、王易安之流,除了一个“嫡长子”的身份,哪一点比他强?

那日,车马送别临走之时,王易安他爹塞给他一大包银子,让他尽心尽力服侍,不要让王易安受一点儿委屈,话里还含沙射影责备他刚刚推了自己儿子的行为是逆行倒施。但出于两家情面,也就不跟他计较,没当着那么多人提出来,并不代表没看到,希望下次不要再犯。

王族长可知道,他也是父母生养的,王易安受不了一点委屈,那他就活该受委屈吗?

一想到这些,他就后悔自己那天醉酒时的所作所为,后悔自己对王易安流露出的温柔,原本是要伤她的,可转瞬又舍不得,拿了另外个杯子格开。

他是时候反省了,做大事的人就要铁石心肠,而他……还远远不够。

“休息够了吧?起来!”

“你又怎么了?!”王易安急急忙忙穿鞋袜,忍着痛追了上去,刚刚还好端端的,他怎么又这样了?是自己惹着他了?

可刚刚自己一句话都没说啊!

唉,他总是这么喜怒无常。

又走了一个时辰,王易安觉得脚下那一双都不是自己的了,但还提着一口气,只因为前面那一人还在不停地走着。

突然,那高大的身影停滞不动了。

“诶,你怎么不向前走了?”王易安不由得向前走了几步,这才知道前方上山的路已被暴雨冲刷得面目全非,发生了滑坡,面上全是新翻出来的黄色泥土,四周他们不熟悉,也不知道哪里还有继续上山的路。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山峰顶上的书院还有一大堆距离,这可如何是好?

“没有路了,怎么办?”王易安扯着谢武甫宽大的袖子,一双眼睛直盯着他瞧。

谢武甫不耐烦,甩开她的手。

王易安正无所适从,突然一个清清朗朗的男声传来:“两位兄台有礼了。”

一转头只看见一个粗布麻衣的年轻男子,只瞄一眼那衣服的料子,连人都没看清长啥样,王易安便没了兴趣,贱民罢了,她完全不做理会。

倒是平常十分暴虐易怒的谢武甫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还了个礼:“不知这位兄台从何而来?”

“在下就住在这山中不远处,近两日鹿山书院有新学生来读,受山长之托,代为引路,你们二位可是新生否?”

“原来你是引路的,我是金陵王家的嫡长子王易安,他是我的书童,你快去找顶轿子担我们上去,一路上走得我累死了,快去快去!”

“易安兄,在下有礼了。”

“易安兄?也是你一个贱民能叫的?”王易安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人倒是长得蛮俊的,不过比起谢武甫来弱不禁风的,一身穷酸打扮,就他这样的,还能对她金陵王家的嫡子称兄道弟?

谢武甫看不下去了,一把拎起她,凑到耳边小声地说道:“王易安,你今天能不能睡进温暖舒适的房间,还得仰仗人家,你最好客气点。”

“知道了知道了!”要她自降身份和那样的贱民说话,打死她也做不到:“我派我的书童和你接洽,你有什么都同他说。”

“这位兄台,你贵姓?”谢武甫丢开手中的那个人,换上一副和善的表情。

那穷酸公子听了王易安那般瞧不起人的话,也没见有什么愤恨表情,仍是带着温润的笑,耐心地说道:“在下江余,字恒之,家中老父砍柴为生,着实穷酸了些,希望二位去到寒舍,不要嫌弃。”

“怎么,干甚么要到你家去?!”王易安一听到要去那穷酸贱民家下榻,当即很是嫌弃,“你爹是樵夫,你们家肯定……”

江余听出那语气里的嫌弃,脸上有些异样,谢武甫见状赶紧死死捂住王易安的嘴,赔笑道:“我们公子今天走了太多路,脑子已经不清醒了,无妨,你只管带路,我看这一时半会也上不了书院,还不如就在兄台家借宿一晚,兄台请!”

王易安死命挣扎,奈何争不过谢武甫力气大,被直接挟裹着亦步亦趋。

“王公子,山上的小路被泥水冲刷阻隔了,且明日还有大雨,鹿山书院正找人抢修,只得委屈你在寒舍几日了。”

“不委屈,我家公子最擅长吃苦,这等事算不上什么,是吧,公子?”

被捂着嘴的王易安在谢武甫示意下,只得闭眼点了几下头,谢武甫这才放开了她。

江余就在前面带路,王易安故意走慢,不愿同他并排走,谢武甫见她实在走得太慢了,时不时会等上一等,督促她走快些。

可王易安仍对要夜宿在贱民家的事耿耿于怀,十分不高兴,嘴里还不住地碎碎念。说什么“贱民的家有多脏,能住人吗?”“你看看他穿的衣服,是怎么有勇气出来见人的?”

江余隔得远,谢武甫耳力向来好,隔得又近,听得很清楚。他看看自己的衣服,一身陈旧玄衣,且裤腿上沾满了许多泥水,而王易安的裤腿也好不到哪去,在细雨里走了好几个时辰,心里旋即浮起悲凉之意。

他适时扶住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让她低头:“你看到你衣物有多脏了吗?”

王易安低头看了几秒,然后抬起头毫无情绪地对上他的眼:“嗯,蛮脏的,可是那又怎样?”

“你这么脏的衣服都穿了,你凭什么说别人的家脏?你说说别人前能不能先看看自己?”

“我看了,我看了,你可不能污蔑我……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王易安脸上严肃中带有不解:“我的衣服只是脏一时,贱民却是贱一辈子,他们的家自然也是脏一辈子,我和他们从来都是不一样,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那我呢?”

“你和他没什么两样,穿着一样的破旧衣服。”

谢武甫沉默良久,王易安是什么人,他最清楚不过。

小时偷针,大时偷金。

他怎可因为王易安一时兴起,流露出来的善意,就忘了她的本质?

小时,欺负他最惨的就是王易安。原本谢武原,谢婉青没那么讨厌他的。是王易安教会了他们嫡庶有别,嫡庶之间有云泥之别。

他隔着袖袍摸到手臂上凹凸不平的瘢痕,那是王易安亲手烙上去的,下贱人的标志。

他冷笑转身:“……我懂了。”

这是生气了?谁让他来刺激她嘛?她就是不想搭理贱民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琉璃同人】叙世第8章在线阅读

    第008章引起骚动公孙家做梦都没有想到,此次竟然会在洛家吃了憋。特别是洛家高层特别是洛向荣夫妇的憋,反而出乎意料地吃了洛天的憋。此举着实让公孙家有些拳头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的感觉。毕竟,这件事情洛家长辈并没有任何的表态。公孙家之人自然也不能够没有肚量真的和洛天这样一个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小屁孩的洛天计较

  • 英雄联盟之不灭之心心痒难耐

    莫芳芳的莫香酸糕店开业七日后,终于在第八日停止了免费赠送,店里的顾客虽然依旧络绎不绝,但却明显少了许多。莫老爷坐在酸糕店的后头,正和莫芳芳说着话。“爹说什么来着,你这么免费送不是办法。你瞧瞧,如今刚恢复了原价,这人就少了一半。”莫老爷颇有点肉疼自己搭进去的那些银子。莫芳芳的眼睛刚刚好利索,此刻撒着娇

  • 高校不集团重操旧业

    第二日清晨,一念早早的便起了床。这是在正元寺当和尚当出的习惯,早起念经做功课,然后再清扫院子,第二日再如此重复。但一睁眼看到却的不是寺院屋檐,而是陌生的门窗,那刻,念感觉心神游离,仿如做梦一般。用完早膳,​一念终于不得不面对出寺后的第一道难题:他的五铢钱用完了!一念突然想:原来在寺里也是有好处的,那

  • (择天记)山有木兮第六章在线阅读

    安帝靠在榻上,神情十分惬意,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李慧伏在底下也不容易。安帝没有睡着,这两半时辰他想了很多事,太多了,太多了!金原盛轻轻推开门,试探的问道:“皇上。”安帝睁开一只眼,语气里有股子不满:“说。”金原盛看了眼身后说:“李章来了。”殿里又没有了声。“进来。”安帝的话又一次让殿里活了起来,李章

  • HP之莉莉时光没有彩排

    一双双好奇期待的目光落在方寻的身上,也许这就是大家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中少有的娱乐吧,偶尔一些逗逼的插曲表演会让这繁重学习生活得到一点放松,若干年后,大家才会知道这种少年时代的生活原来是他们一生最珍贵的回忆。“老师,那个刚刚我只是跟同桌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我试探一下他有没有打瞌睡,于是掐了他一下,只是

  • 酷刑警与心理专家之二三事在线阅读第3节

    抑制剂的副作用来得很快,林晏一下睡死了过去,连乔屿在家里都没精力去管了。直到第二日下午,他心里惦记着晚上要坐夜机去剧组,才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洗手间里。林晏拖着仿佛被碾过的身体,对着镜子有气无力地刷牙,乔屿飘在他身后,跟拍杂志照一样坐在马桶上照镜子。林晏瞅着镜子里那只孔雀,实在看不下去了,“...

  • [猎人]小米到了猎人世界苍吾无垠

    “云迹呀,看看喜欢吗?”老人把刚削好的木剑在云迹面前晃了晃。“这孩子,怎么趴在这儿就睡着了,一会该着凉了。”老人抱起云迹,慢慢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好好吃饭,哪有一边写字一边吃饭能写好的,先好好吃饭!”老人轻轻地揉了揉云迹的头。云迹扭过头去,正要回答。老人却站在远处,刚刚还明亮的天空此时却黑了下来,天

  • 一千年了还没统治人类真是个屑老板[综]二弟、三弟,大哥来了【求收藏^_^】

    当王朝按照系统的指示再次来到集市的时候还没有开市,众人纷纷围聚在布告台边看布告,只见很多人根本不识字,不知道布告上说了什么,王朝见此良机,觉得这时候就是自己开始表演的时候,因为他知道关羽、张飞一定会来看布告的,而且虽然他不会写繁体字,但是还是能认得的。只听得王朝清了清嗓子,朗声念道:“幽州刺史刘焉布

  • 清浮梦在线阅读九喇嘛(求收藏,求鲜花!)

    由于这件事对于鸣人的冲击实在太大,导致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就连卡卡西之后说了些什么,他也没去注意听,只隐隐约约记得几个词汇,什么“中忍考试”、“拼命推荐”、“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的”…………之后,卡卡西便宣布今天的集体活动结束,自己率先离开了演习场。接着,佐月也以修炼为名,紧

  • 焚天殤第6章在线阅读

    “爸爸…你醒醒啊!”朦胧中听到小小的声音,姜一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小小急切而又委屈的小脸。眼睛里眼泪汪汪,小嘴撇的老高。“咋了,小小,怎么哭了!”姜一忙把小小抱在怀里。“姑姑走了!”小小委屈的说道。“走了,去哪儿了”姜一还有点不明白“姑姑从那边门里出来了,我喊她,她都没听见,爸爸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