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虫族】一梦迷蝴蝶第5章在线阅读

2021/4/9 2:32:47 作者:闻人致远 来源:晋江文学城
【虫族】一梦迷蝴蝶
【虫族】一梦迷蝴蝶
作者:闻人致远来源:晋江文学城
周维做了一个绚烂又离奇的梦,梦醒了,眼前人还在!!!好想往后余生,我们能一起相携到老!

完颜傲雪却是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左手使魔剑派武功,右手使狐狸派武功,便是威力大增,心道:看来魔剑派武功虽然是歪门邪道,但是也未必没有可取之处呢。

她一旦想起武功,便抬起双手,在空中隐隐模拟剑招,凝心思考自己取胜的原因来。

阳光照射下,一个少女,便这般静静地在山林之间,雾气之中,凝心思考着。雾气遮住了她的脸庞,却让她的背影更加飘然若仙,在山林中形成了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

天地间的风雨,此时竟然也是停歇了下来,轻风习习,拂起了她的发丝,吹动着她的衣襟。

而文啸天此时却是已经踏上了重回狐狸峰的归途了,这个夜晚,他大醉了一场,便是将昔日的所有不快都忘在了脑后,躺到床上之后,很快便沉沉睡去了,他这一觉却是直到正午在睡醒,用过午饭之后,文啸天说明自己要回狐狸峰去看望师父,羽潇却道:“文兄弟,你既然已经叛出了狐狸,为何还要再回去呢?”

文啸天眼望远方,道:“我文啸天一日为狐狸弟子,便终身是狐狸弟子。”说着一拱手道:“别过了。”便走到岸边,叫喽啰开船。

完颜玲急叫道:“文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文啸天望见她的眼神,心中一动,想起自己实在负她良多,便道:“待我回去看望师父以后,一定会回来的。”完颜玲脸上黯然的神色立时晴朗了许多,道:“好,我一定等着的你的。”羽潇见她如此痴情,不由得暗暗摇头。

文啸天想起当年自己离开狮子寨时的情景,不由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心道:五年已过,不知师父还记得我么?

在他的心中,那一座狐狸峰,却是永远地刻在了深心的最深处了,无论何时,也不曾磨灭半分,那许许多多的青春的闪烁着激情的记忆,此时又似乎浮现在了眼前,他深深地吸气,吸气,望向了远方。

离开了太湖,他踏上了归途。

飘荡在外的浪子,此时终于回家了。

他一路前行,直到已经可以隐隐望见那座山峰,那座让他魂牵梦绕的山峰。

他向着那座山峰深深地望了一眼。

仿佛身上也压着千斤的重担一般,竟然压得他几乎无法喘过气来,他又是深深地呼吸,鼓足了勇气,终于向山上走去。

轻风,悄然拂过他的脸庞。

啪嗒一声,一滴雨滴却是落在他的身上,原来是多雨的杭州又下雨了,他已经离开杭州很久了,不过毕竟在这里度过了五年的时光,对于这里的雨,也是颇为熟识了,此时却是如同遇到了老朋友一般。

他不愿见到别人,便索性绕道上山,穿过稀稀落落的树林,已经渐渐望到狐狸弟子的住所了。

文啸天呼吸着这里的特有的熟悉的气息,忽然间觉得浑身上下格外的舒适一般,或许是多年的思念此刻终于化作了现实吧。

树枝被风儿轻轻地吹动,随风摇曳着,发出阵阵悦耳的响声,平日里文啸天对这种声音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如今听来,竟然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心中说不出来的舒畅,闭上了眼睛,鼻中闻着这树林间的清新的空气,深深地呼进嘴中,又呼出去。

他独自一人,在树林中前行着,穿过风雨,一步一步地向山上攀登着。他身负上乘轻功,但是此时却是不愿施展轻功快步上山,而是缓缓地一步一步地爬了上来。

或许,他是想脚踏实地地感受一下这里吧。

熟悉的山,熟悉的树,熟悉的道路,熟悉的风光,甚至是熟悉的空气,熟悉的感觉,无一不让他回到了那些在狐狸峰上的岁月,他望着山峰,轻轻地叹息,心道:那时候,那时候……

有多少闪烁着青春的激情的记忆,凝固在了这幽静的山林间?

有多少流淌着艰辛的修炼的汗水,滴落在了这幽静的山林间?

恍如隔梦!

毕竟,自己已经五年没有来到这里了,五年,可以改变多少事情,但是深心深处,却是有多少还未曾改变么?

似乎,他仍然渴望着,奢求着,师父走了过来,抚着他的头,笑骂道:“你这个小家伙!练功又偷懒了吧。”

只是,那个身影已经在记忆中渐渐地模糊了,以至于就连他的面容,也无法看清楚,他的声音,也是若隐若现。

他深深地望去,这一眼,到底是怎样的情怀?

你内心深处,是否也在期待着什么呢?

可是这,终究是不可能的了,不可能的了。

他忽然眼神一动,望见了那一棵大树。当年,他便是在这里,第一次看到了江天野和白云两人在树旁的森林中紧紧地相拥,他的心此时却是被莫名地刺痛了一下,深深地刺痛了。

眼前似乎又出现了两人成双入对的身影,江天野英俊的脸庞,几乎让他心碎,他忽觉恍惚,竟然要摔倒一般,急忙收敛心神,继续迈步前进。

他低低地低语着,向着前方看去,忽然望见前方却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银狐洞了。他隐在大树之后,悄悄地向着那边望去,只听到两个熟悉的声音在响着,一个是贾一凡,另一个是薛一飞,他心神一动,心道:两位师兄白天不练功,来这里干什么?

只听贾一凡叫苦道:“师父也真是的,啸天师弟去了那么久,仍然要我们每天打扫这里。师父现在不在,大师兄竟然还让我们打扫……”薛一飞道:“小声点,大师兄就在那边!”

贾一凡道:“这些年来,我也颇为思念啸天师弟,但是他毕竟已经……”薛一飞摇头道:“哎,若不是他害死了一帆师兄……”文啸天想起王一帆之死,心中更是一痛,心道:文啸天啊文啸天,你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谁害死了一帆师兄,你当真是无用之极了!

(未完待续)

回家了,心情有些沉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俏女赖上野性男第四章

    柏坚说到这里,脸上仍带着美好的憧憬。当年他虽对李香紫暗怀情愫,但确未有过非份之想。他继道:过了几天,忽然有人来敲门,声音轻短,颇为礼貌。我满怀以为是李香紫姑娘闻听了墙风,特来品尝我的茶。我顿时大喜过望,竟然蹦了一蹦,去开了门。可是门外的人不是李姑娘,是一个大汉和一位妇人,二人身边放着雨伞,包裹等物,

  • 一觉醒来我的姐姐重生了之料理实习〈1〉

    今天有料理实习课,乃菜从一大早就开始期待,心情十分愉悦,可是坐在她前后左右的同学们可就开心不起来…上课时间偶尔传来奇怪的哼歌声,或是冷不防地一阵阴笑,又或者是咒语般的碎碎念,再加上以上所有动作都是在面无表情下所做,让乃菜的邻居们一个个感到汗毛直竖,却也没人敢出声阻止。“喂,你知道你今天的表情很可怕吗

  • 夏雨森森在线阅读第7章

    脑海里面信息越来越汇集,夜白的眉头也越皱越深。李艳丽,三十八岁,从事教师职业十六年,可以说是资深语文老师。获奖颇多,受到学校领导器重。家里有一个女儿在读初中,丈夫也是教师。不过夫妻分居,长时间不在一起。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很多信息是负面的,收受红包,排挤学生,言语侮辱…从五年前开始这样的信息越来越多。

  • 娱乐之我真是星二代第五章

    吃完早饭,鹿爷爷,鹿爸爸鹿妈妈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对楚悠的手艺他们是放心了。其实张芊芊就是用灵泉水煮的粥,反正这水能让味道更好,少量用这水也不过是让大家在这一天能够精神焕发而已。“小楚,”老高在家长走了之后就没了正行,撑的摊在沙发上。“之前我们只是大致谈了一下,今天你正式入职,我们谈谈你的工作范畴、

  • 霸凌天下在线阅读第八节

    “曼妮,把之前沃克修的那座加农炮位置挪一下,对,就是那座,离得太远了,把它摆在箭塔的攻击范围内,然后”“臭小子别发呆了。”麦尼的声音将林钲拉了回来,“我待会要去给他们授课了,你乖乖在这里呆着,听话,晚上带你出去逛逛这座繁华的城市,让你见识见识人类的世界!”“石头。”林钲偏了偏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 崩坏NPC被我撩了[无限流]在线阅读第3章

    许涧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准确地说,现在只要会上网会看电视的人,都认识秦沉,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对他那一张脸印象深刻。秦沉虽然只比许涧大两岁,在娱乐圈的人气和地位却和许涧是两个极端:秦沉年少成名,离三金影帝就差一座奖杯。许涧是默默无闻的炮灰群演,他是炙手可热的双金影帝,许涧出车祸都在观众心里掀不起一点

  • 绝世七小姐在线阅读第5章

    曲晨回到家后,第一时间翻找出那个替身小泥人,刚来燕京时一通的忙活,他竟然怱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刚刚在古玩店听白老爷子提起命格之事,他险些将爷爷花费心神为自己保下的半条命丢了。如是这样,他还不得悔恨死了。算算时间,将替身泥人从青岛别墅取出到今天,七七四十九日的时限还未到,也松了一口长气。仅接着

  • 花影压重门在线阅读第3节

    周启铭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年背着个包站在他身后正盯着他手上的牌子看。来人皮相很嫩,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还没成年,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看着像个乖孩子,但一想他刚刚说话的语气,似乎又没看上去的那么乖巧。“你是……季节轮回?”周启铭一点都不觉得在公共场合说出了他的游戏id有什么不好意思。少年嘴角略微抽了抽,

  • 三生无怨第四章在线阅读

    秋彦在那儿自己生了半天气,等着一想到做饭,就又高兴起来了。他向来发愁的事儿少,用妹妹秋红的话说,就算是愁得睡不着的事儿,等着一觉起来,他就又高兴了。这会子,秋彦的注意力就全在今天的晚餐上了——全是肉。姨婆之前交代过,许之航这个人,在外面看其实是挺人模狗样的,但实际上,喜欢的东西都接地气的不得了不得了

  • 都市全能女婿第九章

    刘阿姨说起了自己的孙子,就突然健谈起来,絮絮叨叨说那孩子有多么的聪明多么的可爱。江晏不忍心打断她,好在不久后江小小就醒了,他这才岔开了话题让闺女稍微陪一陪这位为年幼孙子奔走的女人。这一招果然有效,刘阿姨明显开心了起来。江晏则在询问系统:“这位刘阿姨,在原来的剧情里该是什么人?”应该不会和他以前一样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