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捧我弟弟当冥王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4/9 2:25:41 作者:方天泽 来源:纵横中文网
捧我弟弟当冥王
捧我弟弟当冥王
作者:方天泽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疯子带着一个挂逼假道士,帮一个转世的真和尚当上冥王的故事。疯子喜说歪理,和尚爱谈正道,道士一脸懵逼跟着瞎胡闹。一路上出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悲催的人,每个故事说书人都会用心讲述。品读期间如出现身体或者心理不适,请及时就医!

李衍活了十七年,还是第一次如此自怨自艾痛心疾首,难受得一整晚都未合眼。

第二日清早,端王随意换上一套浅蓝长裙,带着眼下两抹浓重青紫便心事重重地去了洗竹苑。

而崔家表哥一见到宜安表妹,便问她昨日回去后是否同端王商量过了、两人打算何时向太后坦白真相。

李衍被问得心烦意乱。虽然他不愿意再撒谎,可是他骑虎难下也只能继续扯谎。故而又哄骗表哥,说是昨日回去后同端王商量过了,等到夏天太后生辰到来时,端王会大操大办玩闹一场,趁太后心情愉快时再向她坦白真相云云。

李衍这厢支支吾吾地说着瞎话,崔渚一边听一边观察他的神貌,见这活泼表妹今日愁容倦怠沉郁异常,心下便有了猜测:许是宜安表妹已经想要坦白认错,但端王殿下并不愿意改变现状,所以宜安妹妹才会如此忧愁煎熬。

这样想着,崔渚对端王的观感却是糟糕了几分。

从前,他认为端王是王孙真性情。后来,他察觉端王是个只顾儿女情长、不知长远打算的愣头青。而现在,崔渚更是认定了端王既不懂得诚实可贵的道理,而且没有一点大丈夫的担当勇气。

可怜宜安表妹无名无分无依无靠,放眼整个王府,也只有端王能够给予她庇护。

而所谓的“庇护”,又何尝不是一种“控制”呢?

宜安表妹就如同一株柔蔓,牢牢依附于端王这棵大树之上。大树往哪里长,柔蔓就往哪里跟。

崔渚昨日对宜安表妹心生怀疑,但是今日看来,无论表妹身上有什么可疑之处,根源恐怕还是出在端王身上。

就说端王身发红疹不能接待崔渚这一条,很有可能也是假话。崔渚揣测大约是端王不愿意见他,宜安表妹才随口扯谎糊弄他罢。

至于端王为什么不愿意见他,崔渚稍稍一想就能想到很多原因:或许是殿下怪罪崔渚在接风宴上扫了大家兴致,所以故意冷落他;亦或者是殿下从来不把崔渚当作自己的亲信,只因母亲要求,才勉强点头让他入住王府中。

当然,无论幸原公子再怎么聪明绝顶心思剔透,他也想不到真实原因会是什么了。

崔渚也暗自下定了决心,等到端王愿意接待他的那一日,他一定要同端王好好说说为人处世的道德道理,可不能再让端王随心所欲任性妄为下去了。

那厢李衍编完了一通瞎话,便怯怯地瞧崔渚的严肃神态,问:“雁洲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崔渚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温和地说:“没什么。”

李衍却是怕了,双手抱住崔渚的胳膊,怯生生地问:“雁洲哥哥,你究竟在想什么呢?告诉我罢,好么?”

见李衍这副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模样,李衍更是认定宜安妹妹在王府里没有任何可以倾诉心事的对象,也难怪她会被端王引诱着误入歧途了。

就连宜安妹妹先前嚣张跋扈颐气指使,此时看在崔渚眼里,也只是她色厉内荏虚张声势的表现了。

崔渚于是对宜安更生怜惜,道:“宜安妹妹,若是你以后有什么烦心事儿,都可以到洗竹苑来同哥哥说。对了,我昨日见到你在欺负端王殿下的贴身侍卫,你以后最好不要再这么做了。”

“阿?我欺负李世荣?”李衍呆了呆,忙辩解,“我揪他耳朵只是在与他玩闹,并不是在欺负他呀。”

崔渚好言劝导宜安妹妹:“你觉得是在玩闹,但人家未必觉得有趣。侍卫也是人,你揪他的耳朵,他也会痛、也会哭、也会伤心难过。佛曰众生平等,这句话的意思是……”

这边,崔渚苦口婆心地劝着李衍众生平等的道理;那边,李衍听着听着就走了神。

他愣愣地瞧表哥清俊的面容,只觉得在这日光与青竹映衬之中,幸原公子周身散发出了万丈佛光,令人双膝发软就要下跪参拜。

于是,李衍拿一双水盈盈的眼睛痴望着崔渚,眼神中透露出了万分崇拜,薄唇微分,喃喃地说:“雁洲哥哥,你竟然能喋喋不休地讲这么多大道理,真不愧是幸原公子!”

崔渚愣了一愣,接着哭笑不得地说:“原来我讲了这么多话,在你耳中竟是喋喋不休。”

崔渚虽然脾气温柔,但若是被人说了一句“喋喋不休”,搁在平时他也不会再纠缠下去了。但是对上这宜安表妹,他却无法轻易放过她。

见表妹仰着一张清丽小脸,崇拜又仰慕地看着自己,崔渚心中一动,忽道:“人们都说身体力行,既然讲道理对你没用,那么我就用行动来教你罢。”

说罢,崔渚便抬手拨开李衍颊边乌发,接着两指捏住李衍的耳垂,再用指腹轻轻揉了揉那处嫩/肉,口中还说:“妹妹,请你为那名侍卫设身处地想一想,若是你这样被人欺负了,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羞臊?你还觉得这是在玩闹么?”

而李衍哪里还听得到崔渚在说什么!

崔渚的手一碰上李衍的耳垂,李衍就浑身一颤,全身气血都急速涌上了被崔渚揉弄的柔软之处。

原来被金刚罗汉收服的感觉竟会如此玄妙,短短一瞬竟如同一生般漫长,李衍只觉魂魄离体飞入了虚空,飘飘然不知所踪……

崔渚信手揉弄着李衍的耳垂,忽见李衍的耳朵、脸颊、脖子全都红透了。

洗竹苑内清净无人,远方云海漫漫,近处竹影摇摇,而宜安一袭蓝裙垂首默立。

她平时明明活泼又娇蛮,崔渚如此欺负她,按照她原本的性格肯定是要愠怒或反抗的,但此时她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脸红如霞顺服承受。

平常总是暴躁娇蛮的女子若是偶然露出了温顺神态,倒是更让人欲罢不能。

幸原公子愣愣地望着自家表妹,只觉得一颗玲珑心如同春水般温柔融化,胸中那副小妹居室图更是灵动活现,梦中虚影眼看着就要与眼前真人重合在一起……

这时,一阵清风莫名吹过,吹得竹林细枝簌簌作响,如同一记警钟,恍然将崔渚拉回了现实。

崔渚回过神来,再看自己放在表妹耳朵上的手,只觉悚然一惊!

饶是端王再怎么对宜安轻慢随意,她到底也是端王屋里的人,我怎么能一时犯楞摸了端王的情人?

于是崔渚猛地抽回手,轻咳几声,道:“雁洲失礼了,还请妹妹莫怪。”

李衍脸红羞臊地低下了头,一边儿用细嫩指尖绞着发梢儿,一边粗声粗气地说:“你、你……”

不管宜安接下来要说什么话,崔渚都是不敢听的。

只怕自己再多听她说一句,或者再多看她一眼,事态就再也无法控制了。

崔渚忙打断李衍的话,急匆匆地说:“对了,妹妹不是来取账簿的么?我已经查完了总账,还写了十条经营节约开源节流的法子,这就给你取去。”

接着不待李衍说话,崔渚便转身回了屋里,脚步略显急促,显然是心已经乱了。

李衍只好压下被表哥摸了耳朵后产生的那种玄妙情动,暗道崔表哥好生奇怪,明明是他动手摸我的,为什么反而是他落荒而逃,搞得像是我在调戏他?

如果说小妖精被金刚罗汉碰了身体以后脸红心跳还属正常,那么,金刚罗汉碰了小妖精以后也会如此慌乱吗?

他和表哥两个人究竟是谁收服了谁呢?

那崔渚很快就取了王府总账和经营文章,夹在一起交给了李衍。

于是李衍也不再纠缠这小小事故,忙查验“左膀右臂”的作业。

端王先翻开总账,接着惊喜地发现,账簿中疏漏差错或语焉不详的地方都被崔渚用朱笔圈画了出来,一目了然十分清楚。

端王再翻开文章一读,此文条理清晰,字迹优美。虽主题被框定在经营之道的范围之内,但崔渚也引用了君子养德、简朴廉洁的道理。通篇读下来,叫人觉得心胸开阔气度平缓。不愧是幸原公子的文章,实属于上乘佳作。

李衍爱不释手地捧着幸原公子的墨宝,道:“雁洲哥哥,你的字写得真好看,我都舍不得把这几张纸交出去了。”

崔渚叹了口气,道:“你本也不该将这几张纸交出去。”

李衍迷惑地眨了眨眼睛,崔渚无奈地说:“宜安妹妹,这检查账簿的活儿应该不是端王交给我做的,而是端王交给你做的罢?若是你将这篇文章原封不动地交上去,端王看出了字迹不同,岂不就知道了你借花献佛假手于人的事情?”

李衍惊道:“你怎么知道这活儿不是端王叫你做的,而是我推给你的?”

崔渚摇了摇头,笑而不答。

李衍一时间脸红心臊,对以德报怨的幸原公子更是钦佩得五体投地。若是没有崔渚提醒,他真的就要把这几张纸交给陈宛太后了。

于是,李衍向崔渚告罪,迫不及待地回了听泉阁。

他先唤人取来笔墨纸砚,再以崔渚的文章为模板,按照自己平日说话的语气改写了一遍,这才大功告成。接着,李衍如获至宝地将崔渚的手迹收到了书柜中,然后就拿着新文章和王府总账来清心观邀功。

陈宛太后本来给了李衍五天时间,没想到端王只用两天时间就完成了任务。

李崔氏先翻开总账,这本总账她早已看过,哪里有问题她都了若指掌。眼下她细细地检查朱笔圈画,发现竟无一处缺漏,便知李衍一定是耍了手段。

因为她当初查账都花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而李衍才短短两天就交出了作业。知子莫若母,要说傻衍儿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到如此谨慎细心,李崔氏是第一个不信的。

所以,真正的查账人肯定不是她的呆儿子。

李崔氏放下账簿,再一读文章,便更加肯定李衍是耍手段了。

虽然李衍已经修改过一遍崔渚的文章,两人的遣词造句说话语气都截然不同,但这篇文章的立意构思仍然透露出作者那仁厚温润的君子胸怀。而衍儿这小笨蛋自然不是什么仁义君子,他哪里写得出这种水准的文章呢?

陈宛太后心思聪颖,看过总账和文章,再将文字中透露出的种种品质合到一处,便凑出了答案——衍儿一定是去找幸原公子崔雁洲帮忙了。

而李衍还懵懂无知地仰着脑袋,乖巧地正跪在席间,等待着母亲的夸赞表扬。

好在陈宛太后的本意就是想让李衍和崔渚多加亲近,因此,她也没有戳穿李衍作弊的事情。

她表扬了李衍几句,弄得李衍欢呼雀跃好不高兴。接着,将文章和账簿一并交给王府管事,嘱咐全府上下都按照文章中列出的十条方法依次照做。

李衍才松了口气,还没高兴多久,李崔氏又唤人取来王府田地的佃户契约,给李衍安排了新的任务。

端王府田地广袤佃户众多,察验契约可比翻阅账簿麻烦多了。这一次,李崔氏一样不许外人给李衍帮忙。

但李衍有表哥在手俨然无所畏惧,便在母亲面前拍胸脯打包票,然后昂首挺胸地出了清心观。

接着,他便一路狂奔直冲听泉阁,又从男装换回女装,再马不停蹄地奔向洗竹苑。

一见到崔渚,李衍立即拱手作揖,低声下气地求他再帮一次忙。

这一回,李衍也不再哄骗崔渚,而是直接跟他说,端王把这些活儿都交给了宜安妹妹,宜安妹妹力所不及,所以再来求崔渚帮忙。

崔渚仔细一问,才知宜安妹妹是将王府的佃户契约都拿来了。

宜安姑娘做的这些活儿不是王府账簿就是佃户契约,每一件都是关乎王府经营生存的关键。崔渚心想端王竟然把这些东西交给表妹,看来是十分看重她,说不定还有心要培养她将来掌管王府。

于是,崔渚心中对端王殿下有所改观,口中自然于是答应要给李衍帮忙。

不过这一回,崔渚不再一味包办。他将李衍唤到身边,一边翻看佃户契约,一边指着陈宛府地图图纸,细心教导表妹如何辨认王府封地的疆域范围和佃户所在。

要说这端王建府也有些日子了,但他建府以来成日里只知道惹猫逗狗玩闹作乐。要不是崔渚,李衍还搞不清楚陈宛府是个什么地貌形状。

他真没想到崔渚对端王封地的大情小状如此了然于胸,简直比本王还要了如指掌,看来幸原公子来陈宛之前肯定做过一番功课。

惊叹之余,端王又觉得心酸难受。

表哥这么贤惠能干,他却因为男扮女装这种愚蠢的理由要把他送回幸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待佃户契约一事完成之后,李衍一样去清心观邀功,陈宛太后也一样不拆穿他,收下佃户契约,再给了他一项更难的任务。于是,李衍再去找表哥帮忙,崔渚再是悉心教导耐心指点。接着下一次又是更难的任务……

如是重复五六回之后,崔渚进府已经两个月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年的一百种孤独在线阅读第二节

    小光被熟悉的饭香味叫醒了。唔,好像有点饿了呢。在爷爷那里的那个高帽子鬼只是个梦吧?小光睁开眼,看见熟悉的天花板,房间里也有从窗帘里透过来的柔柔阳光,感到一阵心安。“小光!”突然眼前出现一张秀丽的包子脸。“小光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啊!”他还在?小光噌的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来了。那个竟然不是梦吗?小

  • [娱乐圈]我,站哥,打钱!第3章在线阅读

    从睡梦中饿醒,是常有的事,衙外街,大概也只有李家,一天只吃一顿饭。平头百姓人家,一天两顿。稍微有富余的人家,一日三餐。像赵提举家,则是一日四餐,三餐之外,还有个夜宵。饿得睡不着,到厨房翻找食物,存放豆子的陶罐,空空如也;灶台角落放芋头的位置,空无一物;存放面粉的瓦罐,倒是还未见底,也就一小捧,明天可

  • 洪荒拆迁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大早,木香就整装待发。白狼吃决大叔烤的肉吃的开心,又经过木香边吞口水边给它描述人类那里好吃的东西,昨晚松了口。害怕白狼反悔,一大早木香就精神满满的醒了过来。再次拜托白狼配合,将决大叔搭在了它的背上。是的,搭,像扛大米那般。白狼只愿意木香坐在它的背上,其他人类哪凉快哪待着去。好在白狼比较高大,小心些

  • 安宁在线阅读第五章

    驻马枕鞍燃烟暖,静听夜雪待风停。忽来他乡游侠客,解酒相邀杯莫停。

  • 莫念莫语之玉佩世界

    夜,大雪茫茫。烛光微微燃跳,倒映出两个萧瑟的身影。“嘎吱”房门开启,一道瘦弱的身影闭门而出,穿过茫茫大雪,来到后院的木房。林萧然看着手中的三颗灵石怒道:“大夫人实在过分,娘亲这一遭罪迟早得要回来!不过凭我现在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弱小,只有尽快汇聚灵气,打通经脉,修炼到更高的修为,才能为娘亲出头。”林萧

  • 重生之天穹之上在线阅读这本书

    这本书,我构思了二十二天。啧,没错,我构思的时间我记得很清楚。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会是我剩下的两年半大学生涯最后更新的一本。大概每个月会在十万到十五万左右更新,当然,我更新的数量是看你们给我的收藏和打赏(笑哭)。这一个月,每增加一百收藏加更一章。每日的打赏超过五十块加更一章。一个月以后的更新么…

  • 捡到一个前男友第七章在线阅读

    闹了一晚上,第二天婚宴依旧照常进行,大家多了一项谈资,宴会越发热闹了。王翠苗一来就听说了昨夜的事,本来想要和江家闹,让她们陪点钱什么的,再一听是顾清诺搞的鬼,上去直接抽了她一巴掌。开早宴的时候,顾招娣在江老太的陪同下四处敬酒,江家的亲戚有不少,但是江寄北已经不在了,大家自然不舍得多给钱,所以拜下来的

  • 中原中原找哥哥第10章在线阅读

    肩扛楚玄的人可不管楚玄心中所想,更加不顾楚玄的虚弱,扑通一声将其随意的摔在坚硬的囚车中,不屑看了一眼,锁紧囚车门离开了。楚玄被这样一摔,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却也好,终于能够感到痛,说明感知正在一点点的回归。铁制的囚车很大很冰冷,其上还有潮湿的水滴缓缓流下。其内此时有着不下十几人,全部蜷缩在角落,全身污

  • 末日:最强机甲蓝图系统在线阅读正气VS痞气

    周一的脚步,顿了一顿,虽然不太想要见到此人,但出于礼貌,她还是开口打了声招呼,“卓队长。”卓向阳松开环抱着的双手,长腿一迈,就到了她跟前。往常周一觉得自己的身高即使是在不少男生面前也不会低一头,可每一次卓向阳站到她面前这样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时,她就觉得自己完全没了任何的气势。教室里熙熙攘攘的人们这会儿

  • [综]脑补基本法鸣砌家族,玉坠弯刀

    “你是说,你父亲认识我爷爷,到底什么事?”我惊异地问。韩东不紧不慢地说:“我得亲口跟老爷子说。”“那我现在带你去找老爷子。”“不急,我先跟你说几件奇怪的事。”小韩慢悠悠地说。“赶紧说!”“你不觉得,你被抓到派出所,很奇怪吗?”“你得把我急死。咋回事?”“那天早上,我下楼准备骑车上班,一个陌生人看起来